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影后被大佬拐跑啦
重生:影后被大佬拐跑啦 連載中

重生:影后被大佬拐跑啦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好胖大白菜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宋鈺 景宜 現代言情

孟念杉重生了,變成了個風情萬種但名聲賊差的女明星
女明星身材相貌沒得說,最重要的是居然還有個大總裁未婚夫,清冷矜貴偏偏不愛自己
哼,算了,搞男人哪有搞事業香
情場浪子陸星琦,人氣巨星沈逾明,哪個不比大總裁有趣
奇怪,不是說各玩各的嗎,大總裁你怎麼又吃醋了,公開?才不要,影響我釣男人
導演潛規則?綠茶心機重?不好意思,我景宜也不是吃素的
展開

《重生:影后被大佬拐跑啦》章節試讀:

第4章 殺青


「景宜?」聲音一如往昔的清冽低沉,是宋鈺。

景宜見來人是宋鈺就往他懷裡鑽,他身子冰涼清冷,很是舒暢。

宋鈺見她縮在自己懷裡就解扣子,奇怪的問她:「你怎麼了?」鼻端傳來酒味:「喝醉了?」

景宜不答話,手上的動作加快,宋鈺想推開她就往後退,誰料景宜不折不撓,上前抱住他。

溫香軟玉在懷,宋鈺幾乎把持不住,正要繼續推開她,景宜已經吻了上去。

外面不知什麼時候下起了小雨,時而激烈,時而輕緩,淅淅瀝瀝的下了一整夜。

喉嚨幹得要命,景宜勉強睜開眼睛,身體又酸又疼,她顧不上穿衣服踉踉蹌蹌地走到桌前倒水。

正喝的舒暢浴室門開了,她大驚,一溜煙地鑽回被窩,一臉警惕地看着從浴室出來的男人。

宋鈺腰間系著浴巾,上身裸着露出好看的腹肌,寬肩窄腰,劍眉星目,五官立體的像是混血,線條流暢清晰,他頭髮濕着還往下滴水,性感又禁慾。

見景宜光着身子眸色一深,唇邊露出一抹笑:「跑什麼,又不是沒見過。」說著俯身去撿地上的衣服。

景宜心怦怦直跳,她還沒有反應過來,地上全是凌亂的衣物,昨晚那件紅色裙子幾乎被撕碎,

宋鈺用食指勾起那條裙子,挑眉看向床上的景宜,目光帶着挑逗和勾引。

景宜咽了口唾沫,意識漸漸回籠,昨晚的記憶清晰起來,她臉紅得要命,用被子捂住臉不敢看他。

宋鈺看她反應覺得好笑:「衣服我讓人送過來了。」

景宜躲在被子里瓮聲瓮氣的:「知.知道了。」

見她躲在被子里他上前就扯掉,冷不丁地露出景宜帶着紅暈的小臉,因為皮膚白皙,脖頸間的吻痕分外明顯,她秀眉一皺,又將被子拉下來:「你走開!」

「用完就丟,你這人當真無情。」

景宜笑出了聲,從被子探出頭看他:「成年人各取所需怎麼了?你不也沒拒絕嗎。」不過話雖如此,這卻是她的第一次,昨晚的酒里大約摻了什麼東西,讓她身體如此反常,想到這個景宜心裏越發氣憤,這個李榮和,絕對饒不了他!

宋鈺聽到卻笑得更加曖昧,他點了點頭:「是,你看得倒挺開的。」

「你技術也不錯。」景宜由衷地讚美道。

宋鈺擦完身子毫不避諱地在她面前穿衣服,西裝穿在他身上貴氣十足,真是種視覺享受,他繫上皮帶:「你昨晚 是怎麼了?」

景宜依舊躲在被窩裡:「喝醉了吧」

「僅此而已?」

「你別管啦,我……我沒事。」景宜支支吾吾的,宋鈺神色一斂也沒再多問。

看着宋鈺出了門她才敢穿衣服去洗澡,洗完澡出來,越想越生氣,她撥通了林深的電話。

他應該還在睡,是被鈴聲吵醒的,聲音有點沙啞:「喂。」

「還睡呢?心可真大啊,我昨晚差點被人害了,你給我接的什麼廣告?」一聽到他的聲音景宜就火冒三丈,她都差點被人吃了林深居然還在睡。

林深頓時就清醒了:「怎麼回事?」

「你怎麼搞的,喝了幾杯就倒,那幾個男的差點把我吃了。」

林深聲音還有點沙啞:「我也沒喝幾杯啊,怎麼會醉得這麼厲害,頭現在還疼呢。」

「到公司再說,我現在還在酒店,接我來吧。」

車裡景宜繃著臉,面無表情,林深皺眉:「那酒絕對有問題,我怎麼可能喝兩杯就倒了。」

「這還用說嗎?」顯而易見嗎這不是。

林深單手扶着方向盤,一手揉搓着後脖頸:「媽的,李榮和這麼不懷好意,我說怎麼突然就給我代言了。」

「他這麼大的品牌怎麼會找我這個三線來代言,你接之前也不想想。」

「我得找他去,媽的,你沒怎麼樣吧?」說著側身看向景宜,她穿着黑色長裙,露出鎖骨,脖頸間的咬痕十分惹眼,林深看到大驚:「你不會是被他們欺負了吧?」

景宜撫上脖頸,神色有些不自然:「不是他們。」

「你可別鬧啊,真是他們的話咱們得報警,你跟我說實話。」

景宜被他說得煩了,聲調高了起來:「都說了不是他們了。」

「那你這是怎麼回事?」眼神示意她的吻痕。

「不用管了,反正不是他們,」心裏默默地把宋鈺全家問候個遍:「對了,我昨天給了李榮和一酒瓶,他不會來找我吧?」

「哼,就等他來找,我還怕他不來呢!個臭不要臉的,自己耍流氓在先。」林深生了氣,語氣也硬起來。

「哪有證據,包間里沒有監控。」

林深勾唇一笑,從兜里掏出個錄音筆,摁下開關鍵,喧鬧的聲音傳來,李榮和略微沙啞的聲音十分明顯。

景宜聽到倒抽口氣:「錄音筆?」

「對啊,一個大哥教我的,只是錄的不多,後半截沒電關機了,就錄了前面一段。」他手裡把玩着,「不過嚇嚇他應該沒問題。」

「靠譜嗎?」

「他給你下藥肯定心虛,還把我灌醉,這次給他來個狠的。」

到了公司林深去跟總監蔣威解決李榮和的事,順便看看劉知恆的選角有沒有定下來。

林深解決完過來找景宜,準備送她去劇組,兩人往外走正好碰到上班來的甄甜,三人一起出發。

景宜在車上問他:「李榮和那事怎麼弄的啊?」

林深手扶着方向盤,聽她說話眉頭皺了下:「他說讓李榮和道個歉就算完了,合約繼續走。」

景宜聽了心裏頗不舒服:「合著我就白受欺負了?」

「所以我沒有答應,我要求解約,讓他們賠償違約金,蔣威直接就拒絕我了,說雲鶴飾品給咱們贊助過很多,鬧掰了不好看。」

景宜坐着不說話。

看她不高興林深解釋:「你別急,這事肯定給你個交代。」

景宜這才嗯了一聲。

林深又說:「總覺得你這次醒了之後不太對勁。」

她心裏咯噔一下,開口問道:「那是變好了還是變壞了?」

「當然是變好了。」

「那不就得了。」

那就藉著景宜的身體好好活一次吧,忘掉前世的自卑與怯懦,完成自己的夢想。

拍完今天的戲景宜就要殺青了,正好是傍晚,導演組織大家一起去吃個飯,慶祝景宜殺青。

上了保姆車,景宜縮在后座淺眯,正要出發的時候聽到「嘣嘣嘣」的聲音,她不耐煩地睜了眼。

陸星琦正站在車門外敲玻璃。

當時為了氣趙元微,景宜把他勾搭過來,兩人談了兩個月就分了手,當時還被趙元微買熱搜說介入兩人戀情,知三當三,報道說她水性楊花,換男人比換衣服還勤,景宜一直沒有回應過,畢竟這也是事實。

甄甜拉下車玻璃問道:「琦哥,怎麼了?」

「我的車壞了,景小姐方不方便載我一程?」陸星琦笑的人畜無害,眼眸燦若繁星。

甄甜回頭看景宜。

景宜想了想說:「不好意思啊,我的車放不下你。」

陸星琦探頭看看車內,連上司機也才仨人:「你這車也沒幾個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