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旅行者九五二七
旅行者九五二七 連載中

旅行者九五二七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一路往昔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方澤 聶小涼

皇帝歷5719年!(公元3023年) 距離第三次世界大戰已經過去了四十三年
全世界因此進入了大涅槃時代
經後的幾十年發展,全球氣候進一步惡化,緊縮的資源與劇增的人口形成了不可調解的矛盾
旅行者計劃就此實施…… 【你是否遵循旅行者計劃的所有安全法則?】 【確認】【拒絕】 「確認!」方澤點擊確認的按鈕
………… 【旅行者系統啟動中請稍等……】 方澤按照系統提示帶上了虛擬感光頭盔,看着虛擬面板上加載完成的界面,還是猶豫了一下
【系統加載完成,尊敬的旅行者9527號,旅途愉快】展開

《旅行者九五二七》章節試讀:

長城在,故鄉就在


黃巢建造的樹屋很高,大概有幾層樓那麼高。

站在房屋前,被柵欄圍着的平台上,方澤發現,這樹屋選的位置很不簡單。

即便是在四面高樓包圍之下,仍是可以看見四個面的情況,尤其是先前廣場。

倘若是尋寶者駕駛飛行器來,方圓幾公里,唯有那個廣場可以落下,而在老人的木屋上可以清晰的注視廣場上面的一舉一動。

自己和聶小涼剛到的時候,可能就被對方盯上了。

這老人不愧當過僱傭兵!

「來來,娃娃們都進來喝口水」。

「嗯,謝謝!」

「謝謝你大猩猩!」

聶小涼調皮一笑。

進屋後,方澤打量起屋內的陳設,木質的書架,木質的桌椅板凳,最後方是一個懸掛的吊床,看上去有一些年頭了。

回過頭,是一張泛黃的照片,照片採用了特殊製作,看上去有3D的質感。

方澤看到照片上有三個人,一個魁梧的男人,一身軍裝,帶着一副黑色墨鏡。身旁是一個有着中東特點的女人,穿着一席淡黃色的長裙,手中抱着一個扎着羊角辮的女娃娃。

場面很溫馨,他們身後的背景是長城!

照片表面擦拭的很乾凈!

在相框的最下面有一行字,看不出年代,就只是很簡單的寫着——長城在,故鄉就在!

相框的一旁是另一個照片,兩個人,一個人仍是穿着軍裝帶着貝雷帽的男人,只是此刻的男人蒼老了許多,不自覺的挺起了啤酒肚,儘管他努力的吸着氣。

而男人的旁邊是一個嬌小的女生,帶着一副快遮了半張臉的近視眼鏡,雙手疊放在身前,夾着一本書。

一雙大大的眼睛,卻因為一笑,眯成了兩個小月牙!

很多年不見,仍是一股熟悉感撲面而來,畫中的人是方玲,不會錯。

她眼角處有塊傷疤,是方澤小時候打鬧用玩具砸的!

「男娃娃,來喝口水吧!」黃巢端着一杯水走過來。

看了一眼照片,黃巢緩緩說著,「你姐姐常提起你。」

方澤沒有過多的驚訝,意料之中的事情。

「嗯,謝謝大伯,我可以和你聊聊嗎?關於我姐姐!」方澤認真的問道。

黃巢有一絲猶豫,點頭答應了。

……

兩個人丟下聶小涼走出小木屋。

「娃娃,我知道你想問什麼!我能告訴你的只有一件事,我其實是你姐姐的病人,一個戰後的自殺行為者!」

黃巢毫不掩飾的說了出來,他指着河的對面,「大樹下的事情你應該看到了吧?」

看來對方注意自己很久了,方澤點了點頭,「嗯,是一個割腕自殺的女人」

「那其實是我女兒!」

方澤看向黃巢,聯想到先前的畫冊中的小女孩,心中說不出的感覺。

黃巢表現的很平淡,像是訴說一個陌生人。

這種感情流露,讓方澤感覺很不自然,就像整容失敗後的殭屍臉。

「她是第一批自殺行為者,而我是繼她以後的第二批!」

「最初幾年,自殺行為就盛行了,但當時生物學家說,自殺是生物的本能,其目的為的是種群更好的傳承。」

「還拿出日本自殺森林說事,在他們那些個人類學、生物學專家的解釋下,起初的世界**並沒有給予重視,一直到後來,自殺者急劇攀升,世界**才意識不對勁」。

「等到救治時,第一批感染者幾乎都死了,等到第二批病毒爆發時,世界**成立的勸生組織,便誕生了。」

勸生組織竟然是世界**成立的!

這讓方澤內心頗感驚訝!

更驚訝的是,自己姐姐早在冬眠前便是全生主義者了,那自己的姐姐為何會在後來選擇冬眠?

假設,勸生主義是世界**設立的,那麼那一套平行映射理論是不是也是世界**宣傳的?

加上基因冬眠技術的開發,剛好應對這一事件的發生!

而且對於勸生主義者,若說老伯說的是正確的,那麼世界**對這個組織的記載,以及聶小涼作為新世界的人對其的認知,豈不是是世界**有意篡改?

這讓方澤不禁開始懷疑這個世界的真實性!

到底是怎樣的事件,讓世界**放棄勸生主義,從而與它撇開所有關係。

「男娃娃你想什麼呢?」

黃巢的話,把方澤拉回了現實中。

深吸一口氣,方澤問道:「大伯,能不能問一下,我姐姐有沒有給我留下什麼東西?」

黃巢搖了搖頭!

方澤又問,「那她有沒有常去的地方?」

這時黃巢表情有點難看,好像有什麼話要說,最終還是話到嘴邊硬生生咽了回去。

「我曾跟着她去過一處居民樓……」

方澤理解黃巢的做法,怕自己想起以前的傷心事。

戰前的倖存者經歷種種,難免會把最深的傷口埋在最裡邊,默默承受。

所以舊世界的人,總是帶着一股獨有的憂鬱,反觀新世界,卻恰恰相反!

……

兩個人商量好後便離開了木屋,聶小涼說想要休息一下便沒有跟上去。

方玲經常去的地方離樹屋不是很遠,一公里的模樣,在一棟破舊的居民樓。

保留着幾十年前的特色,受那那麼多年以及戰亂的影響,仍然屹立着。

「就是那了」

順着黃巢所指的方向,方澤看到了。

其實早在遠處就注意到了,只是當時有點奇怪,那棟樓怎麼綠綠的。

如今走近了,才發現。

整棟樓早已經被爬山虎包裹。

臨近樓下,方澤擔心的看向木屋的方向。

黃巢的話在耳邊響起,「不要擔心她,她可機靈着那,況且我那小木屋一般人找不到。」

方澤點了點頭,繼續往前走。

這時的方澤發現了一個問題,不論是先前的廣場,還是這裡,好似都看不到動物的存在。

他把自己的疑惑告訴的黃巢。

黃巢攤開雙手,表示自己也不知道,只是說樹屋周圍兩三公里都極少有活物,反觀植物卻長的很茂盛。

黃巢若是想開個葷還要跑出幾里遠才行。

方澤猜測,這些情況可能與自己的姐姐有關。

「你先等一下」黃巢叫停了方澤。

看着黃巢一路小跑鑽進了一處灌木叢,過了一會才回來了。

「沒事了,進去吧!就在裡邊。」

方澤走了兩步,忽然停了下來,回頭注視着黃巢。

「我就不進去了,裡邊太悶,我呆不慣」

「你姐姐說這是她曾經的家,你應該記得回家的路」

方澤注視着他,他仍是一臉微笑,隱隱從對方眼中看出一絲解脫。

就像是小時候離開長輩家。

方澤對他揮了揮手,隻身走進了黑暗。

真好,回家了!

……

黃巢守在門前,直到方澤的背影完全消失在黑暗中。

方才轉過身來,注視着遠方的木屋。

「長城在,故鄉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