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玄幻›大魔尊:我養了一隻噬元獸
大魔尊:我養了一隻噬元獸 連載中

大魔尊:我養了一隻噬元獸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想吃臭豆腐 分類:玄幻

標籤: 想吃臭豆腐 牧雲 玄幻

人如何,魔又如何,善惡皆在一念之間;人魔妖三界混亂之中,一魔一妖攪動風雲;平日里看似人畜無害的一人一貓,竟是令人聞風喪膽的魔王和大妖
展開

《大魔尊:我養了一隻噬元獸》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黑色玄脈


「牧雲,九品玄脈,嗯?黑色?」吟唱人看着驗脈石,有些愣神

「黑色玄脈是什麼玄脈?不是只有紅橙紫綠四色玄脈嗎?」有人疑惑問道。

「魔物果然是魔物,連玄脈顏色都和人類不一樣,哼。若不是太上祖師護着,必然讓他生不如死。」眾多圍觀者中夾雜着一道陰狠的聲音。

...................................

天玄大陸,聖陽山上。

「牧雲,前日你魔化傷人,作為執法長老,此次廢你玄脈,滅你魔氣,你可有怨言?」一中年男子站在執法堂外的台階上方,一臉厭恨的看着下面的少年。

台下被困龍索綁着的少年,一臉堅韌的看着前面的男子,並未搭話。

「不要臉,若不是你的兒子咄咄逼人,牧雲哥哥怎麼會陷入魔化,又怎會打傷於他,你現在是用執法堂的權力公報私仇。」一個身着青裙,唇紅齒白的少女從天而降,朝着牧雲身邊走去。

原來中年男子是執法堂的長老,他的兒子囂張跋扈,見牧雲被稱之為所謂的魔物,便對其百般欺辱。

但沒想到的是,牧雲體內魔氣爆發,直接將其重傷,差點丟掉了性命,於是執法堂長老為了報復,便惡人先告狀,將其擒入執法堂,欲廢其玄脈,斷其根源。

「是她,她居然來了。」下面有人驚訝道。

「這位師姐是誰啊?」看着明顯是新來的弟子發問。

「她都不認識,怎麼在宗門混的啊?她可是青陽峰主的女兒,據說是有着紅色極品玄脈的天才少女。」

有宗門的熱心的弟子嘲諷道。

「攔下她」中年男人示意周圍的執法者們。

隨後執法堂站出一個弟子,欲攔下少女,卻不料根本不是對手,女孩直接提劍將其擊翻在地,但之後又走出來三個人,看是鐵了心要攔下女孩。

「林妍師妹,這是執法堂,不要太過分了。」站出來的執法堂弟子喝道。

少女並未理他,反而是臉上露出了一絲殺意,似乎是在警告諸人,阻擋者—死。三名聖陽宗弟子見林妍並未停下腳步,也是各自提起武器,將她圍了起來。

「你們若敢傷她,我必讓你們付出血的代價。」台下被綁縛着的牧雲開了口,語氣中透露着一絲不容置疑。

「還有力氣管別人,現下還是管好你自己吧,斷玄指」台上的執法長老輕喝一聲,雙指併攏,輕輕一指,一道光芒便射向牧雲的眉心,隨後他收回困龍索,眼睛死死緊緊盯着牧雲,他要看到牧雲痛苦的樣子。

「啊~」牧雲吃痛,雙腿跪在地上,兩手按在土裡,頭上的汗水不斷滑落,而嘴角也是溢出了鮮血。

要知道在天玄大陸,玄脈乃是一個玄者的第二條心脈,可以幫助玄者吸收天地間的靈氣,化為自身的玄氣,從而達到修行的目的。

一個玄者玄脈被毀,不單單是不能修行,更重要的是體內玄氣失控,這時一旦控制不好,便會有生命危險。

「牧雲哥哥。」林妍高喊一聲,不顧自己被打傷的情況,直接強行突破了三人的包圍。

「我帶你走。」林妍扶起牧雲便要向後山的方向離去。

牧雲看着身旁衣袖染血的少女,有些感動,這些年被人當作邪魔,宗門幾乎所有人都對自己避之不及,只有她還默默守着自己,現在又為了他,強闖執法堂。

「今日之辱,他日必定百倍奉還。」牧雲臨走前,看向執法堂前的眾人,一字一句的說道。

這話從一個被廢了玄脈的廢物口中說出,本不應該有什麼反響,但在場諸人竟皆忍不住打了個寒蟬。

黃昏時分,青陽峰後山的小木屋中。

此時的林妍已經離開了後山,僅留下牧雲一人,這個木屋是自從他第一次入魔後便自行要求搬來的住所。

木屋內燈火通明,設施極為簡陋,一張小木桌、一張木床和一隻小黑貓便是牧雲的全部家當了。

「難道真的沒辦法運轉玄力了嗎?」牧雲一次次的嘗試運轉自身玄力,但卻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敗,他根本感受不到自己玄力的存在。

他恨自己的無用,數次心神不定,被魔氣侵襲,從而讓人抓住把柄,自己被廢去玄脈不說,還害的師尊受辱,整個青陽峰連帶着被責罰,若是如今不能恢復玄力,怎能對得起師尊的庇護。

想起師尊對自己的種種照顧,即便入魔也仍舊沒有放棄自己,牧雲便咬緊牙關,欲做最後的嘗試,他聚集了一團天地靈氣,想要強行吸收。

「不想死就停下手上的動作,玄脈受損,體內已經沒有可以容納靈氣的地方了,之前若不是那個少女幫你清除了體內殘餘的靈氣,你早就死了。」正當牧雲要引靈氣入體的時候,一道淡淡的聲音傳了出來。

「是誰?」

牧雲聽到聲音後,猛然一驚,手上動作也是停了下來,而後尋找這道聲音的來源,屋子就這麼大,一眼望去,他便將目標定在了床尾的小黑貓上。

「豆包?剛才是你的聲音嗎?」

牧雲試探性的問道,這隻小黑貓是他在後山修行時候遇到的,當時小貓昏迷不醒,帶回來後,餵了些水,才慢慢醒了過來,之後起好名字,便和他一直生活在後山上了。

「啊~我警告你,最好不要再叫這個名字,永遠不要,否則後果自負。」小黑貓聽到牧雲的稱呼後,黑色的毛髮瞬間炸了起來,怒聲警告道。

「你,竟然真是你,居然會說話,你是妖獸嗎?」牧雲顯得極為好奇,似乎也忘了剛才的事情。

原來自從人妖魔三族大戰後,妖族損失太大,從而進入各類大山和古迹當中隱居了起來,所以現在只有特定的地方才有妖獸的存在。

像牧雲這種自打出生還未下過聖陽山的玄者,是從未見過妖獸的,要尋妖獸,也只能去往天剎皇朝都城後方,皇朝圈養妖獸的妖獸山上才可以找到。

「小子,你聽好了,小爺我可是噬元獸一族天才,不是你這種小廢材能比的。」小黑貓一臉傲慢的說道。

「噬元獸?那是什麼妖獸?」牧雲顯然沒有聽過這個名字,不解的問道。

「妖貓一族聽說過沒?噬元獸族群是妖貓一族的佼佼者,真是沒見識的傢伙」見他這副模樣,直接鄙視起來。

牧雲顯然還是不清楚的,但也並沒有繼續讓它鄙視下去,先止住囂張氣焰再說其他,於是直接單手將小黑貓提了起來,開口說道。

「既然你這麼厲害,怎麼會淪落到這裡的?而且還是這麼小的黑貓,我一隻手都能治你」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到這裡來,不過你最好先放我下來,否則你一定會後悔的,我可以幫你恢復玄脈。」

小黑貓明顯知道牧雲的軟肋在哪裡,這話剛出口,牧雲便聽話的將他放了下來,而後認真的對着小黑貓請教了起來。

「這才是正確的態度嘛。」小黑貓有些得意。

牧雲並未在意,只要自己能夠恢復,多讓它鄙視兩句又能怎麼樣呢。

在小黑貓觀察下,發現牧雲的玄脈被廢的並不嚴重,僅僅是有些破損而已,這應該是聖陽宗執法長老自身境界並不高絕的緣故。

於是在小黑貓的指示下,牧雲閉上眼睛,緩慢的彙集起一絲天地靈氣,將靈氣慢慢引向已經破碎的玄脈,而後嘗試轉換為自身玄氣。

而後小黑貓額頭之上出現第三隻眼睛,一道力量從中傾射而出,瞬間將牧雲玄脈上的靈氣化為玄氣,而後將氣體化實,如金色絲線一般的玄氣,緊緊的纏繞在牧雲破碎的玄脈上,這不禁讓牧雲痛苦的低喝了一聲。

「一定忍住痛苦,而後繼續彙集靈氣,直到將破碎的玄脈全部固定上。」小黑貓也認真了起來。

聽了小黑貓的話,牧雲也是忍住痛苦,繼續開始了下一次的嘗試。一次又一次的痛苦洗禮着他的身體,到最後他似乎都有些麻木了。

「咦,這小子除了黑色的玄脈,居然還有第二條玄脈,不過這第二條玄脈竟然被隱藏了,這條玄脈若是顯露出來,怕是要嚇傻不少人啊。」小黑貓天眼睜開之後,意外發現了牧雲身上驚人的秘密。

正在恢復玄脈的牧雲自然是注意不到小黑貓的意外發現,他還在堅持忍受着那非人般的痛苦。

「呼~」牧雲長出了一口氣,終於是將自身的玄脈全部固定上了,這種痛苦也慢慢減輕了不少,雖然在黑貓的提示下得知,自己還需一段時間修養,但能恢復玄脈對於牧雲來說已經是最好的消息了。

「師尊,小妍,我一定會振作起來,站在你們身前,成為你們的庇護」牧雲心中暗下決定,而後看向身邊的黑貓,心中起了一些心思。

「小黑,做個交易怎麼樣?」牧雲知道對方厭惡自己之前起的名字,於是換了個稱呼道

「這又是什麼稱呼,算了,總比之前那個中聽,你想幹啥?」

小黑也沒再糾結牧雲的稱呼,主要是他的記憶似乎被封印了一些,根本不記得自己之前叫什麼了。

牧雲把自己的想法告訴了小黑。

他從這次修復玄脈的過程中知道了眼前這隻小黑貓非比尋常的能力,於是便想得到小黑的幫助,當然作為交換,他也會幫助小黑打聽它之所以變成這樣的原因。

「成交,雖然知道你也不一定能幫到我多少,但我覺得你能遇見我,就代表你多少有些氣運,幫你一把也不影響什麼,萬一你真是個有大氣運的人,說不定我還賺了。」

小黑明顯是對牧雲有了些興趣,而且在它恢復實力之前,也確實需要一個人幫他做一些它目前做不了的事情。

「既然成了夥伴,就先幫你驅散體內魔氣吧,也算報答你先前照顧我的恩情吧」

小黑見牧雲玄脈若隱若現的魔氣,於是選擇送他一份見面禮。

聽聞小黑能夠幫他驅散魔氣,牧雲心中極為感激,若不是體內的魔氣,本來作為青陽峰最有潛力的弟子,又怎會落到現在這個地步。突然的,他開始慶幸自己當初能帶已經昏迷的小黑回來。

小黑天目中又射出一道神光,進入牧雲體內,這時發現了牧雲魔氣的來源,神情有些微變,思考一瞬開口問起牧雲體內魔氣的來源。

原來牧雲是被聖陽宗太上祖師從邪魔戰場帶回來的孤兒,自小體內便沾染上了魔氣,時不時會被魔氣侵襲,從而爆發魔性,也正是因此被聖陽宗的弟子們厭惡,排斥。

「不對,這魔氣根本不是外界沾染上的,而是來自玄脈內部自行生成的,看來這小子身份不簡單吶,現下只能先進行壓制了。」

小黑天目之力深入牧雲玄脈,發現根本不是那麼回事,但也並沒有明說,畢竟受外界魔氣侵襲總要好過一個真正的魔人,更何況邪魔戰場上的人類孤兒,多半是英烈子嗣,這樣的身份才能安穩的在這個世道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