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俠骨凡心
俠骨凡心 連載中

俠骨凡心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玊瑕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李錦 玊瑕

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現代口腔專業畢業大學生李錦夢穿似同非同的可以練武修法的異界……有大能搬山倒海通天之路、劍修刀客仗劍執刀除不平問天下何辜?純粹武夫一人問拳以神何為牛羊?展開

《俠骨凡心》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天青日白入夢來


東海之都臨海而建,在這東海從一座小村莊成長為在一個洲都舉足輕重的存在,屹立於東海任其海水波濤海妖攻打千年而不倒!

都城東邊緊挨着東海的一座小城裡有個孩子正做着一個奇怪的夢……

夢中彷彿是另外一個世界,那個世界與自己所在的天下格外不同卻也有些相似之處。

在那個世界自己是一名剛畢業的口腔醫學大學生,離開了學校的金字塔之後找了個診所上班,整日工作毫無樂趣不知生活意義何在。

對自己的工作談不上熱愛但也按部就班的工作着,自己感到思想被身體所奴役整日像個行屍走肉一般。

但好在自己對古籍感興趣特別是古武練法、道教丹功。工作之餘便練習古武方法,偶爾打打遊戲緩解情緒。

跟往常一樣,李錦下班之後去公園練習古武,動作經過長年累月的練習早已純熟無誤甚至差之毫厘便可讓拳意上身有那麼點「意思」了。

打完一套專門練肩的膀子身法後李錦長舒一口氣去往亭子里,盤腿坐在石凳上修習呼吸吐納法。過了大約十分鐘,李錦面色愈發潮紅隨之身體越來越顫抖,最後悶哼一聲睜開雙眼,可見雙眼布滿血絲隨後溢出鮮血,身體直直後躺摔落在地不省人事……

……

床上躺着的孩子突然睜大眼睛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額頭之上布滿汗珠,李錦望着全是木頭建築的房屋滿眼疑惑,猛的坐起身子抬起自己的雙手低頭望着自己身體就更疑惑了。

「我丟!這是咋個回事!怎麼變成小孩了」李錦自言自語嘀咕着。記得自己明明練習呼吸吐納法,可突然把氣行岔了一股熱流直衝腦門暈死過去了……

李錦重新打量一下自己以及屋子環境,屋子裡除了身下的一張床之外就有一張書桌一把椅子一個衣櫃除此再無其他物具。房屋建築古色古香就是有點年頭了……有點舊。

「看來我這是穿越了呀!不知道是哪個朝代?」李錦正要起身下床往外面看看就聽見敲門聲一個女人溫柔的嗓音傳來「錦兒起了嗎?你忘了今天是什麼日子了還睡懶覺。」

李錦聽到這溫柔的聲音感覺莫名的親切,而且李錦發現對方的語言發音跟自己原來的世界不同!有些像古代官話雅言發音,可自己又自然而然聽得懂,彷彿從小如此刻入骨子裡的記憶。李錦心裏一陣慌張,難道這具身體的靈魂不曾泯滅?一具身體兩個靈魂?

「誒!起了這就來。」李錦稍稍模仿發音自然而然。

李錦穿上衣服起身去開門,映入眼帘的是一位三十多歲的女人,身穿淡藍色衣裙,頭髮盤一個垂雲髻,面容較好,看向李錦的目光溫柔寵溺。

「錦兒,睡的不好嘛怎麼額頭全是汗水?哎,咋還不讓娘碰了呢!」那女子順手撫摸李錦腦袋可還沒碰到就被李錦躲了去。

原來她是這具身體的母親!!!在李錦四歲時父母便離異隨後父母兩人都不願帶他各自離開家鄉,從那時李錦從沒再見過父母一眼。

「額……做了個噩夢有些後怕。」李錦邊擦額頭邊解釋道,順便用衣袖遮掩自己複雜的眼神。

「呦,什麼夢呀,讓錦兒這麼緊張。走,去吃飯你爹等着咱倆呢。」女子輕笑一聲伸手牽李錦的小手去往客廳走。

李錦被牽的那隻手有些許僵硬,心想只得順其自然,自己也未曾感覺過母愛沒想到這世界還能彌補過來,那便好好珍惜!

呵呵挺好!只是自己還需一些時間來適應一番,況且孩子心性自己現在可一點都沒有的!!!

沒幾步路就走到了正屋,一張四方桌主位坐着一位中年漢子,有些許鬍渣面容剛毅身穿粗麻布衣。

剛一進屋,那漢子便是嚴厲的語氣「今天怎麼起那麼晚,忘了今天要做什麼了嗎?」

李錦還未回話,李錦母親便眉頭一皺「李戰!!怎麼跟兒子說話呢!在我這敢跟兒子擺臉子!走錦兒咱吃飯去馮理他。」

漢子無奈道:「吃飯吧,早去早回。」

李錦愈發好奇今天到底是什麼日子要做什麼事了。

細細品嘗着這異界食物的李錦又被李戰瞪了一眼「趕緊吃磨嘰什麼呢往常可不這樣,越是有事越不懂事!」

李錦委屈的看了眼母親。既然是孩子所幸就學學孩子賣乖!

桌子底下一隻小腳踩在一隻大腳上,母親朱夢真笑望着李錦溫柔說道:「乖慢慢吃不急。」

李錦心裏是真的委屈呀!!是真不知道咋回事!

聽李戰那麼一說朱夢真也感覺李錦確實與往常不同,可具體哪裡不同又說不上來,心想可能晚上沒睡好吧。

「錦兒,等會就要去家族參加每年一次給十歲孩子的根骨檢測,這關係到你以後所要走的道路,所以你可要打起精神來。」朱夢真輕聲囑咐道。

李錦裝作一副乖乖孩子的神態立馬點頭答道:「嗯好,我會注意的!」

所謂根骨檢測,根便是探查有無靈根氣脈以及靈根氣脈的優劣,這決定了一個人能否成為山上人修行人,優劣則決定了修行境界的上限,但也不能一概而論畢竟身居大機緣大氣運之人大有人在。

骨,便是稱筋論骨。若不能成為鍊氣士還可走另一條路:武道,純粹武夫。

武學一途雖說講究勤奮人人可修,但依舊講究筋骨一說,天賦依舊決定練武之快慢!鍊氣士難修,純粹武夫更需吃苦打熬身軀擁有大毅力者。

李錦聽到母親的話,心裏更是開心,果然這個世界與地球不同是可以修鍊的!不知不覺吃飯速度也快了許多。

李錦喝完最後一口粥擦擦嘴巴說道:「好了,走吧!」

夫妻倆相視一笑,李戰搖搖頭心想真是孩子心氣,但轉念一想自己兒子確實是孩子呀!

李戰站起身子拍拍衣袖說道:「那就走。」

李錦這才發現原來自己這具身體的父親身材修長虎背蜂腰!腰間束着一條灰布緞子更顯背闊腰細!面容也清瘦蠻好看嘞!就是鬍渣有點邋遢……

李錦一家是海上城李氏家族的旁系的分支,海上城總有四個大姓家族分別是陳,楚,李,丁。

四大姓既暗地裡勾心鬥角又同氣連枝一致對外!勾心鬥角也都是每一代年輕人之間的爭強好勝。

陳氏為本土大姓,在東海之都建造之初出錢出力最多,所以在此城紮根便有些出人意料,更像是「貶謫」一般。

楚氏家族是祖上一位老祖宗對世道失望跑到此處自願固守沿海,家族子弟皆是慷慨悲歌之士,每戰皆是死戰不退。殺力亦是四大家族之首!

李氏也是在東海之都初建完成之時被指派而來,無人知道為何而來這偏僻之地,但其他三大家族高層人物都知是書院學宮裡出來的。所以李氏家族在海上城開辦有學塾,所有李氏家族子弟都需要去學塾求學直到十五歲方可自行決定是否繼續求學。

丁氏家族專做生意,整個東都以及海上城都遍布丁家商鋪。所以丁氏財力是東都之首,丁家一位直系子弟口頭禪便是「沒有錢解決不了的事,如果有那就用錢袋子砸!!!」

李錦一家三口沿着主街道往南走約一刻鐘,李錦抬頭望向李府大門,門口立有兩隻石獅子,漆紅大門上有匾額書寫李府兩個大字,有一副對聯。

上聯:和善家風貴。

下聯:苦寒品格高。

李錦看着這些字,與地球上的漢字有些出入更加複雜與繁體字有些類似。字寫的很好,但自己不懂其中神韻只覺得好看罷了。

李戰領着妻兒走上台階抬手握住獸耳環敲了三下大門,大門尚未全部打開李錦便從從門縫裡看到裏面有許多人影。

一位佝僂老人笑呵呵的拍了拍李戰的手臂招呼道:「快進吧,你們是最後一家了。」

李戰撓撓頭尷尬的說道:「誒,好嘞來的晚些,對不住了管家。」

佝僂管家擺擺手,穿過人群站在廣場上朗聲道:「人已經到齊,現在檢測開始!」

李錦打量着場上眾人,同齡孩子也就十七位,心想一個大家族人是不是少了些?

場上青石板鋪就,場中除了一塊灰濛濛的大石頭再無其餘物件。

「哎李錦,你是想學武還是想當鍊氣士?」一個身穿月白色綢緞比李錦個頭稍高些的孩子走來用肩膀碰了一下李錦打招呼道。

李錦在腦袋裡思索了一番,得知這個孩子是李氏家族直系子弟名叫李虞笙,其叔叔李朗更是家族裡上一代族中的翹楚!

倆人平時在學塾里是同窗好友,經常在完成課業之後嬉戲打鬧不守規矩,惹的夫子們一個個吹鬍子瞪眼,當然最後還是少不了用手去「碰一碰」夫子們的戒尺。

「你呢?想走哪條路。」李錦回答道。

李虞笙微微彎腰對着李錦耳朵說道:「我已經是鍊氣士了,而且跟我叔叔一樣是名劍修!這個檢測是對你們這些末支子弟們準備的。」

聽到這番言語李錦心想果然不管在哪個世界都是要分出個三六九等,這座天下更為優勝劣汰弱肉強食!富家子弟跟普通人的差距永遠是條很大的鴻溝,普通人努力一輩子的終點也許就是富家子弟山上仙人的起點。

那我李錦便努力成為別人羨慕的起點!!!

「那以後有人欺負我你可要罩着我昂,境界高能者多勞嘛。」李錦開玩笑對李虞笙挑眉笑道。

李虞笙把胸脯拍的啪啪做響:「放心!有人敢欺負老弟你,就看哥哥的劍答不答應!」

「這境界劃分我還不太清楚,能跟我說道說道?」李錦問出自己心裏的想法。

「修道鍊氣士境界分為後天先天以及合道大能三部分。」

「後天境界分為練氣、胎息、旋照三境可謂修行之基礎,與武道前三境差別不大都是洗髓伐骨更改體質。」

「先天分為辟穀、開光、融合、金丹、元嬰、化神、入虛。辟穀之後便可不食人間穀物而不死,而化神、入虛兩境更可謂如「神」。」

「至於合道便是天縱奇才也難以達到的高度,其中風景更是傳聞甚少。」

「那武道境界呢?」李錦追問道。

「看你這猴急的。」李虞笙翻了個白眼。

「武道呢也是十一個境界,煉體、煉炁、煉神最後破虛入武神境界!」

「煉體分為銅皮、鐵骨、柳筋以後武道成就高不高就看這三境底子打的好不好很重要!」

「煉炁分為聚炁、輪海、歸一這三境便是打熬一口純粹武夫真炁,這一炁之長短便是同境相當兩人對敵決定誰輸誰贏但不絕對是生是死。」說到這裡李虞笙笑了笑,畢竟境界不絕對等同於戰力。李錦也跟着笑了笑也明白其中道理。

「煉神分為金剛、涅槃、化境這三境同樣異常艱難,最後便是破虛境入武神兩個境界。總之呀我是沒信心走武道一途,本少爺吃不得苦呀哈哈哈哈。」

李戰撇了眼竊竊私語的兩個孩子,對李虞笙其實李戰挺看好的,至於吃不得苦這種話也就聽一聽。吃不得你就能不吃?我看可由不得你的。

青石場上佝僂管家大喊一聲:「肅靜,準備開始檢測,各位孩子有序入場。」

「接下來我先說下事項,其實也不多就是孩子們將額頭貼在混沌石上放空念頭即可,混沌石發出光亮有動靜便可測出有靈根氣脈,若無動靜便沒有靈根氣脈。」

「沒有靈根氣各位也不要灰心失望,接下來就讓族內武道一途的宗師為各位稱筋論骨看能否修武道。」

「好了,現在開始。」

孩子們一個一個陸續排隊,李錦站在最後一位細細打量,回頭看了眼父母,母親似乎問了父親什麼問題,而父親不以為意似乎不太在乎這個檢測,那為何之前又一直催促呢?李錦搖搖頭不再想這些問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