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卡牌築夢師
卡牌築夢師 連載中

卡牌築夢師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憂鬱小懶蛋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太古 憂鬱小懶蛋 都市小說

少年太古意外獲得窺探他人內心和編織記憶的能力,但相伴而來的是數不盡的黑貓,莫名其妙的怪人,短暫失憶的發小…… 知道來到一家奇特的桌游室,遇到了神出鬼沒的店老闆,各有心事的顧客,他會如何使用已有的能力?展開

《卡牌築夢師》章節試讀:

第5章 楚河漢界(上)


七點零三分:

桌游室內一男一女外加一個小女孩都默不作聲,等待着在場的其他人先開口。

門外望不到邊際的水面成了他們與原來世界不可逾越的一段鴻溝,在絕境之中人們的大腦總會比平時更加靈活敏捷。太古此刻心裏全都是懊悔,如果當初他選擇逃避,而不是不自量力的選擇迎難而上,或許自己就不會踏進這家店,或許何玲在一段時間的悲痛後就會重新振作起來,或許自己現在也不會陷入這種與世隔絕的困境中,更不會招惹到秦雪之類的陌生同學……

想到這裡,太古也覺得很奇怪,秦雪此刻的反應相比於正常人可有點不正常了,按照常理來說一個正常人遇到這種情況不應該早就自亂陣腳了嗎?李可欣是個小孩子,可能是「初生牛犢不怕虎」,但秦雪一個有思考能力的女孩子面對這種情況竟然只是一言不發的坐着,未免太過冷靜了吧!

時間便在三個飽受煎熬的人身邊悄悄溜走。

七點十分:

「我們現在該怎麼辦呢?」秦雪抬頭看了一眼表,藉此自然得問出這句話。

太古也配合著看了一眼掛鐘,意識到才過七點十分鐘,距離翔哥回來還有相當長的一段時間,而且他們此時根本無法確定翔哥能不能找到他們,指望外人是行不通的。

「我能有什麼辦法。」太古還是想先試探試探秦雪的態度,決定有些話是否能向她坦白,如果可以,他還是想繼續隱瞞自己的事情。

「我只是單純想要問問,畢竟這麼干坐着也不是辦法。」

「你不吃驚嗎?」太古不停地偷瞄秦雪的舉動,他很在意她的舉止。

「當然很吃驚,這種超自然的情況我以為只能在小說上看看了,沒想到真會讓自己碰到了。」秦雪微笑着說,讓凝重的氛圍多了一點生機。她總是這樣笑着,好像永遠都不會有負面情緒一樣,太古在前兩次與她見面時就已經發現了她的這一特點,儘管他知道她的內心有多苦澀。

「你看上去一點也不害怕啊。」

「其實是害怕的,但我們還能安然無恙的坐在這裡,說明我們暫時還是安全的。」

短短几句對話讓太古啞口無語,他迫切地想知道秦雪到底知不知道自己的秘密,他也更願意相信秦雪什麼都不知道,但是目前的對話並不會達到自己的目的,甚至連基本的寬慰效果都不會有,乾脆閉上自己的嘴好好思考怎麼解決目前的狀況。

李可欣在面對冷下來的氛圍時也開始變乖,只是安安靜靜地在一邊察言觀色,但是這個小孩子並沒能看出什麼超越年齡的想法來。

七點十五分:

隨着時間的推移,三個人內心的焦灼感愈來愈烈,李可欣心思單純,尚且還能鼓搗自己的事。其他兩個人光從他們看錶的頻率上就可以看出他們的不安。

秦雪見太古遲遲不打算開口,便想趁機把自己來這裡最想說的話吐出來:「我聽人說你很不一般,可以幫人排憂解難之類的。」

這一句話讓太古剛剛安下的心又高高懸起。

「聽誰說的。」

「不止一個,但是我不能告訴你是誰。」

「你不覺得他們的說法很扯嗎?」

「這個……嗯……。」秦雪發覺到太古抵觸的反應,不知是否該繼續說下去:「其實我本來也覺得難以相信,但是神奇的事現在就在我的眼前,正常人難免會多想吧。」

「也是。」太古不再繼續爭辯,秦雪對自己的好奇已經是不可逃避的事實,就算她現在不知道關於自己的秘密,之後與她在這家店共處的時間裏也難免會暴露,此時太古的心裏又多了一件煩心事。

太古看着窗外瓢潑的大雨,不由得又想起了何玲最後一次到這家店裡的情景,當時她的父親將那句話說出口的一剎那自己心裏的滋味再次湧上心頭,他已經快忘了之前平凡而又單純的活着的感覺了,那一定很美好吧。

李可欣看到兩個人剛才湊的那麼近,露出了一副「哇!」的小學生起鬨的表情,這在太古看來非常欠揍。

時間在三人的沉默中一分一秒的逝去,掛鐘指針的指針也在機械的轉動中將時間推向「七點三十分」,奇怪的是在秒針指向正上方的那一刻不知從哪裡傳來兩顆玻璃珠碰撞的聲音,音量非常大,但是分辨不出來自哪個方向。

「玻璃珠的聲音!我聽到了。」李可欣興奮地從沙發上下來,開始四處尋找那兩顆玻璃珠的蹤跡。

啪嗒,啪嗒……

潮濕的聲音吸引到了三個人的注意——店裡又來了一位客人。

在這種情況下店裡進來的是不是「人」很難說,李可欣害怕地躲到秦雪身後,秦雪也沒敢再像剛才一樣熱情的迎接客人,太古經歷的險境比這兩個女孩子都多,所以表現得很冷靜,但是也沒敢直接迎上去。

這位客人是個男人,身高目測一米九,還是非常健壯的那種,他身上淋濕的黑色體恤和灰色短褲能很好地體現他健壯的身形,不過此時大家的注意力並不在他的身材上,而是在他手裡的那把熟悉的油紙傘上,那把傘不就是剛剛虞姑娘手裡的那把嗎?

一個舉止粗魯的彪形大漢,在大雨天拿着一一把剛剛外出的美女的傘,美女不知所去,這不妥妥的法制欄目套路嗎?

「你們有看到一位白衣女人來到過這裡嗎?」男人的精神狀態看起來並不穩定,聲音有點沙啞。

「方便說一下你找她做什麼嗎?」太古冷靜地走到男人面前,仰頭問道。畢竟他是這裡唯一的男人,總不能一直躲在女孩的身後吧。

男人瞬間伸出兩隻強有力的大手按在太古瘦小的雙肩上,太古差點一個沒站穩就被直接按倒,這不僅僅是因為男人巨大的力氣,還有他異於常人的雙眼:太古透過男人被淋濕的劉海還能看到他布滿血絲的眼睛,一隻眼睛上有兩個橫放着的「8」形的瞳仁,他兇狠的眼神像是一頭雄獅在看向即將被審判的獵物一樣,低頭大聲質問瘦弱的太古:「這麼說你見到過她?」一旁的秦雪見狀甚至都不敢呼吸,她真的很害怕這個男人下一秒會直接揮拳打向太古。

「不清楚,你總要告訴我們她具體的情況,我們才能更好的幫助你。」太古知道以男人目前的情況如果直接說實話場面很可能控制不住,畢竟他們根本解釋不清楚虞姑娘去了哪裡。自己現在的這句回答反而更容易讓男人陷入自己的邏輯之中,既能消除男人的戾氣,保證他們的安全,又能套出男人更多的話來奪取主動權。這也是他這些天來處理一些人的記憶時得到的一點經驗。

男人頓時像是泄了氣,兩隻手鬆軟了起來,嘴裏低聲重複着:「她的情況,她的情況……」然後慢慢走向店內。

秦雪見狀連忙接應男人坐到沙發上,然後給予了太古一個讚許的表情。

「您能先告訴我們你叫什麼名字嗎?」

男人沒有回答秦雪的話,而是行屍走肉般的坐在沙發上不停地重複着剛剛的話。

太古向秦雪示意不要再追問,然後慢慢地走到男人對面坐下,緩緩地閉上雙眼,男人也陷入睡眠之中……

五分鐘後,太古張開了雙眼,發現男人還在保持着正坐的姿勢睡眠,但是秦雪正在平靜地注視着自己,也不知道看了多久,在想什麼。太古下意識地準備應對秦雪接下來的發問,但發現秦雪很快就收起了目光,並沒有主動盤問自己剛剛的情況,似乎是在給自己台階下,但她這份意料之外的冷靜反而讓太古的心更加不安。

太古抬起頭看了看牆上的掛鐘,立刻發覺了不對,沒有絲毫猶豫就起身走到門外,在看到門外景象的那一刻便明白了目前的狀況,在駐足思考片刻後,便轉身對秦雪講道:「我大概清楚現在的情況了。」太古用右手指向那名陌生男子說:「他應該是傳說中的項羽。」

秦雪對於太古這句話倒是表現出了吃驚,立馬轉身看向「項羽」,反覆確認太古的話的合理性。

「我知道,我知道,就是剛才課本里看到的那個,我找找……」小孩子總是願意表現自己來得到大人的誇獎,李可欣積極地開始尋找剛才那首詩但是反覆翻找了幾遍都沒能再找到:「怎麼回事?找不到了……

秦雪並沒有理會李可欣,只是暗自思考自己的那些猜測,她開始愈發覺得自己來這家店是對的選擇。

李可欣依然在堅持翻找這篇《夏日絕句》,殊不知書中的詩早就走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