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我是劍仙,我的劍很無情
我是劍仙,我的劍很無情 連載中

我是劍仙,我的劍很無情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麻衣劍客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武俠修真 顧北休 麻衣劍客

仙界之上,是無盡的虛空與混沌
但在虛無之中,有神人開闢了一片鴻蒙
鴻蒙倒也沒有孕育生命,只是鴻蒙之中有着一座庭院
院子中央有一顆柳樹, 柳樹底下坐着兩個老頭
「太初,閑來無趣,下棋如何?」 「你個小老頭,難的清閑來我處尋樂,我又何懼之由?」 「太初啊,這次你可得用心啦
」 「混沌,我用心了,你老小子招架得住嗎?」 「試試才知?」 「好,試試便試試,看看多年來你老小子棋藝增進幾分
」 ... 一晃便是無數個春秋
棋盤之中又象徵著太多太多
知道,知道一道霸道無比的聲音炸響
「吾太陽神已力破萬發!」 無邊的黑暗被光明所驅散
彼岸還會遠嗎? 太陽神看着不遠處的混沌想到
「劍道子何不出來一見!」 「昊坤,你還是如往常一般性急
」 「打了才知
」 太陽神霸道無比的拳法襲來
劍道子不慌不忙提起手中的柳樹條抵抗
「好了,太陽神,我是有要事前來
」 劍道子微微使勁,將太陽神擊退
「哈哈哈,痛快!」 「再來!」 劍道子無奈的搖頭
二人又鬥了數不清個春秋
... 「都去摸魚了,我也睡了,好睏啊
」 鯤鵬眯着眼睡著了
在這短短的功夫里,凡境又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人魔之爭!展開

《我是劍仙,我的劍很無情》章節試讀:

第7章 乾坤書院


雲海所言極是。

朝廷之中能與其抗衡的不過兩手之數。

但勝於他的並不少。

如那乾坤書院的院長司馬欲。

乃一品境大拿也,一身浩然正氣,可震懾朝廷內外宵小。

至於那聖者境,雲海倒也沒見過。

不過他估摸着當年青山上的那位仙人便是聖者境。

其次大夏皇帝夏無極多年前便是一品境巔峰高手,今日有未踏入聖境不得知。

那妖族帝族的族長應當是聖者境。

而那貂從生,乃是妖族大族貂族的大長老。

妖族頗為神秘,自從上古一戰後,與人便斷絕了來往,只是最近百年有了聊洛。

...

帝都,乾坤書院。

司馬欲居於七星閣頂端。

此處近天,察風雨,觀氣候。

司馬欲睜開了雙目,其混沌的眼眸刺穿了虛空。

「氣運繚亂,氣機不顯,天下打亂,在西方!」

司馬欲西望,喃喃的說道。

「有大凶出世!不日便會降臨人間。」

「備馬,隨我進京面聖。」

「是!」

一隊車馬出了七星閣,朝着皇城奔去。

...

雲府之中。

顧北休醒了過來。

「不對,發生了什麼?」

顧北休目光緊鎖,遙望着西方。

「魔?」

顧北休緩緩的說道。

阿大也醒了過來。

...

妖窟。

帝城。

帝族老族長宇文川從無盡的休眠當中蘇醒。

他看着西方,不曾多言。

其身旁跪拜着多位巨獸。

「老祖宗!」

宇文川並未答覆,緩緩的說道。

「召開妖族大會!」

話落,宇文川消失在了原地。

平靜的妖窟熱鬧起來。

...

西方,極崖谷。

此處常年隱居着一位高人。

此人姓江名王,又號極崖仙人。

江王看着不遠處噴發的火山,感受着那股讓自己都心揪的氣息。

「魔?它們回來了?」

江王緩緩的說道。

沒錯了,就是魔,看這徵兆不日便會回歸。

那放逐的魔又回來了?

江王面色變得凝重。

「快,集合人馬,收拾東西,去京城!」

江王說道。

「是,仙人!」

江王修仙不離世俗,後人頗多,在極崖谷內建了一座大城。

只是隨着江王的一聲令下,極崖谷忙碌起來。

浩浩蕩蕩的車隊朝着京城走去。

江王上前探查一番。

「不出兩年,魔族便會回歸。」

江王看着地上的咒文,深知此事不可逆。

人族出了妖孽,是誰在接引魔族?

江王的雙眸射出無邊的殺氣。

時不我待,江王飛身前往京城。

...

平靜的江南沸騰了。

前些日子,眾人還停留在無名劍客的印象之中。

今日,浩蕩的車隊朝着京城邁去,無數仙人過江,實乃眾仙過江。

各大仙人施展神通,紛紛掠過江南一帶。

...

京都。

到有着幾分暴風雨前的寧靜。

只是那皇城之內,卻有些紛雜。

此刻,大小官員皆在朝上,京城之中數得上名的高手也都在此。

夏無極端坐在高處。

緩緩說道。

「魔族回歸,諸位如何看?」

「陛下,臣以為,魔族回歸,定然實力即便不如前,也異常強大。」

「諸葛丞相可別滅了我大夏的威風,那些個魔族沒人瞧見過,誰又知其高低,這些年來我鎮壓過得魔人不少,倒也沒新奇,不過是小貓三兩隻罷了。」

蠻王毫不在意的嘟囔道。

司馬欲則閉着雙目,老神在在的站在一旁。

「臣以為,蠻王說得對。」

「臣附議。」

「臣附議。」

...

「司馬先生,您如何看?」

夏無極詢問道。

司馬欲的雙眸中透露出無邊光彩,緩緩的說道。

「此事是大是小,不日便會揭曉,陛下還請稍等一番,江湖之中那些世外高人會給出自己的解釋。」

「這魔難纏與否,打了才知道,但準備不可少。」

「司馬先生說的對,諸葛丞相,你有何看法?」

諸葛雲擺手。

「臣以為,魔現雖示弱,但不可輕視。」

「行,那就以西一帶駐紮防線!眾將聽令。」

「命....」

雲海率兵二十萬,以極崖谷後的邊陲城為要塞,鎮守此處。

...

朝廷機器運作起來。

一日間,變了天,無數的公爵侯爺被外派。

京城的人多少也知道,要生站端了。

可是極西之地,上萬年未曾有人踏足了,防誰?

朝廷沒有說,民間議論紛紛。

顧北休知道是防魔,雲海同樣也知道。

只是他今日回府是道別。

「顧先生...」

「雲家主,此事我已知曉,你放心去!」

雲海鞠躬。

「切莫如此,落了情分。」

雲海依舊感謝了一番顧北休。

「分內之事。」

雲海給家裡人道別一番,其正室坐鎮家中亂不起來。

雲海告訴慕容愁,若有要緊事,詢問顧北休。

慕容愁知曉自己丈夫話里話外的分量。

魔?

顧北休的眼神變得尖銳了。

...

旁邊的院落里。

雲夢瑤回到裡屋,急忙拿出了圓盤。

上面早已熱鬧非凡。

「此事與魔相關!」

"什麼?天一!可是那..."

「正是那上古記載的魔!」

雲夢瑤看着圓盤上的交談。

魔?

雲夢瑤有些印象,在書院上學的時候,先生跟他們談過魔,實力強勁,不擇手段,屠滅生靈,再上古時期,被眾聖,儒家三聖,道聖,佛主所擊潰,放逐於無盡虛空之中。

魔要回歸了?

雲夢瑤有些後怕,她怕的是自己的父親。

雲海率兵鎮守前方,稍有不適...

雲夢瑤不敢多想。

但是以其六品武功,難能幫上許多。

且其修鍊兵道。

雲夢瑤的眉頭皺到了一處。

過了一會兒,圓盤上又閃現了一跳信息。

是天一發的。

「人妖相盟,指日可待,青年才俊,速速提拔。」

雲夢瑤明白了一些,大夏朝要開始提拔青年才俊了。

正好,諸葛雲這操辦着這一事宜。

所以的工作都安排妥當了,但是單就這一項讓諸葛雲難以下筆。

如何取捨,如何平衡,是世家還是寒門,是才俊還是權貴。

諸葛雲有些頭疼。

此時夏無極聖旨下來。

「公平公正!」

諸葛雲吃了定心丸,開始大力推行自己的想法。

京城,書院,道堂,佛寺之中不願多開的秘境統統開放。

特別是宗門之中人士,定要吸引而出,而非明知有難而逍遙在外。

此事頗難,但司馬欲相於其言,肆無忌憚的去做。

此事自有人會去解決。

何人?

諸葛雲不禁有些疑惑,但是他還是照做了。

...

只是雲海坐鎮在外,他孫子的事自然要有一個說法。

宇文川知道,如果妖族給不出一個說法,那麼人妖結盟之事暫且放緩,便會被有心之人所利用。

他召見了貂從生。

「大族長!」

「從生啊,閉關潛修不知多少春秋,當年你還是個毛頭小子,今日以使我妖族之脊樑。」

「多謝大族長關心...小貂一心為妖!」

「我又何嘗不知呢?外人妄以血統挑撥我妖族之關係,但可能嗎?」

宇文川霸氣的說道。

「妖族,本就沒有高低貴賤之分,今日我妖族那些中流砥柱多少出於小族?」

「只是依舊有人心懷抵觸!」

宇文川冰冷的聲音如同寒冬的裂風,噗嗤的打到貂從生的臉上。

「小貂啊,你可知魔此一事?」

宇文川話鋒一轉,問道。

「大族長,我時常關注!」

「時常關注就好,切莫高高再上,被下面的人蒙蔽了雙眼!」

宇文川緩緩的說道。

「那你認為我妖族能否對抗魔族?」

宇文川問道。

貂從生沉默了,他好像明白了些什麼。

「那魔族實力強大...但畢竟不同上古...」

「錯!我妖族舉族之力也萬萬不敵魔族是也!」

宇文川回頭冷聲說道。

「只是可惜的是,我妖族境內自信之人不在少數,那四大神獸一族的族長又何曾把此事放在心上?」

宇文川緩緩的說道。

「可這些人妖合作是後來之事,今日我找你來與此事相關,你可能明白?」

貂從生心裏一寒,小心的說道。

「是...是雲海之孫一世?」

「正是!」

貂從生面色並未變化,低着頭一眼不發。

「夏無極昨日找上了我,表達了他的態度。但你畢竟是我妖族之臂膀,我便跟他說,會查!」

「小貂,你可刺殺了雲家那小兒?」

貂從生低下了頭,並未承認也沒有否決。

他等的是宇文川的結果。

宇文川頓了許久,方才說道。

「今日,是你做的也好,不是你做的也罷,我總歸要給夏無極一個交代,你在我妖族多年,我便懲戒你一番,你可懂?」

「為妖族,我心甘情願!」

「吾之手段,你可曾聽聞?」

貂從生咬牙說道。

「請大族長罰!」

「好!」

...

夏無極也算得知了宇文川的回復。

宇文川的手段他相信,宇文川也沒必要在此事上過多欺瞞。

夏無極給雲海捎了一封信。

「雲海,此事已有眉目,可恨之人終得懲戒!」

至於雲海是何心情,就是後話了。

上一本>>《含笑春風》
  • 下一篇:暫無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