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原神:以執行官之名,改寫天理
原神:以執行官之名,改寫天理 連載中

原神:以執行官之名,改寫天理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雲間詠嘆調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雲間詠嘆調 林華 遊戲動漫

至冬的商船停在璃月港,工人們一箱箱地卸着貨物
木輪軋過木板的聲音嘎吱作響
輪椅停在棧橋上
眼睛處矇著黑紗的少年安靜地坐着,臉上沒有任何錶情
港口前等待已久的執行官第十一席公子大步走上了棧橋,他好奇地打量着面前看上去孱弱到彷彿自己一拳就能打死的少年,臉上漸漸綻放出燦爛的笑容:「歡迎你,畫師,我很期待與你的共事
」 林華露出禮貌的微笑,與公子伸出的手握在了一起
夕陽落下連綿的山脊,天空被蒙上灰色的幕布,如同不久前的一場深夢…… ps: 1.眾所周知,我是一個挖坑狂魔,所以如果出現正文一章一個坑實屬正常操作
2.本文無女主,無CP,沒有旅行者空或者熒,劇情流(我就是不喜歡寫女主,只想搞事業/攤手) 3.主角是瞎子也不是瞎子,屬於能力副作用
4.這是一場不太一樣的永夜,吃不了刀的掉頭快跑!千萬別回頭! 5.本書有大量劇情猜測,皆是個人理解,歡迎討論,不歡迎反駁,謝謝
展開

《原神:以執行官之名,改寫天理》章節試讀:

第7章 你贏了


剔透的水晶骰子落在桌面上,發出丁零噹啷的響聲,最終停在了6點上。

百聞念出點數的時候艾卡希爾的臉色蒼白。

這個點數將決定整場棋局的輸贏。

而現在——

凝光笑盈盈地將自己的棋子落在標註着群玉閣的地方,目光落在林華身上:「你輸了,畫師。」

林華沒有說話,他兀自沉默了許久。

艾卡希爾忐忑地看着自家執行官的臉色。

按照棋局現在的形勢來看,林華確實已經輸了。

除非……

就在艾卡希爾胡思亂想之際,身旁傳來一聲輕笑,林華抬起頭「看着」凝光的臉:「是嗎?可我覺得我還能……掙扎一下。」

說話間,他拿起桌上的骰子輕輕一拋。

骰子發出一連串的脆響,最終停在了十點上。

看到這個點數,在場眾人都不可避免的愣住了。

十點。

也就意味着林華的棋子將正好與凝光落在同一個位置上。

「看來我的運氣不錯。」短暫沉默了幾秒,林華笑了起來,語氣輕鬆愜意,絲毫沒有在懸崖邊走過的劫後餘生的感覺。

凝光再度將目光落在身旁的少年身上。

作為一個執行官,他的年紀看上去太過年輕,但或許正是因為這份年輕令他從頭到尾透着一股純粹的瘋狂。

她忽然想起很久以前,七星在討論愚人眾執行官時,瑤光曾評價過:

這是一群由極致的瘋狂與妄念構成的組織。為了他們那些無謂的信念與期許,即便是被黑暗與邪惡浸透骨髓也沒有絲毫怨言。

這樣的人是最為可怕的。也正是這樣的可怕造就了至冬在軍事上無可匹敵的地位。

在林華的身上,凝光再一次深刻的感受到了那種可怕。

這是與達達利亞截然不同的危險存在。

收回紛亂的思緒,凝光依然平靜:「即便抵達了與我相同的高度,支付不起與之匹敵的代價照樣會被碾成粉末。」

「是嗎?」林華笑着,沒有絲毫恐懼。

凝光微蹙起眉,意識到了某些不同尋常的地方。

「凝光小姐的根基都在這棋盤上,可我,在遙遠的冬都。」林華漫不經心地開口。

他的話讓凝光驟然眯起眼睛。

這局棋從來都不是什麼真正意義上的棋局。

從第一步開始,凝光與林華都非常清楚,這局棋所代表的意義,以及他們每人手中握有的籌碼。

而顯然,這位名為畫師的執行官從一開始就沒有把所有的籌碼放上賭桌,他所隱藏的甚至比凝光觀察到的還要多……

「你能拿出什麼樣的價碼?」凝光短暫沉默後問道。

林華的食指在桌面上輕輕敲動,輕微的噠噠聲彷彿時鐘的讀秒。

片刻後,他終於開口:「如果我記得不錯,凝光小姐最近應該需要一筆很大的摩拉開銷?」

他的話讓凝光臉色微變,緊接着開口:「作為商業貿易之都,閣下認為我凝光拿不出這筆錢?」

「不不不,我只是給凝光小姐提個小小的建議。」林華搖了搖頭,「北國銀行可以向七星開放為期一年的高額貸款,僅以最低利率收取利息。」

凝光一怔,緊接着笑了起來:「畫師先生,恕我直言,你們愚人眾的胃口有些太大了。」

「不急,我們出的價可不止這些。」畫師笑了笑。

凝光調整了一下姿勢,好整以暇地等待着:「願聞其詳。」

「「水雲間」的老闆,不知道凝光小姐聽說過嗎?」林華道。

凝光眯了眯眼睛,緊接着聽他繼續道:「根據愚人眾的情報網,凝光小姐對這位老闆可是關注了很長一段時間,不知道是為了什麼?」

明知故問!

凝光表情鄭重地看着林華。

水雲間老闆與愚人眾勾結,多次危害璃月百姓,這件事她不相信林華不知道。

「不過昨晚他應該就逃離璃月港了。」林華有些遺憾地聳聳肩,「凝光小姐派出的人應該沒找到人吧?」

「他現在怎麼了?」凝光頓時皺起眉。

「每個人身上都帶着債,有些債好處理,有些債則不好……尤其是我們愚人眾的債,膽敢逃債的沒有不付出代價的。」林華懶懶地開口。

「不過好在,我讓人留了他一條命,凝光小姐想要嗎?我命人送來給你?」

凝光抿起唇,過了好一會兒才輕嗤一聲,有些感慨:「剛見到畫師先生的時候,我還以為是和公子差不多風格的執行官,現在看來,我還是小看你了。你的準備很充分,但如果後續沒有加價,依然不足以支付這場交易。」

林華無所謂的笑了笑,他不知從什麼地方取出一封信,推到凝光面前:「這是我們給出的最後一道價碼——富人的信。」

凝光一愣,意外地看向林華。

林華聳聳肩:「請不要這樣看着我,我並不了解信中的內容。不過在我離開至冬時,他曾說過,看過這封信後凝光小姐一定會答應我們的合作的。」

「哦?」凝光挑挑眉,她對富人有所耳聞,至冬那位在財富上有着獨到見解的執行官。

她對於這位執行官早有興趣了,沒想到今天居然能收到他的信件。

她很好奇裏面寫了什麼。

拆開信封,凝光取出信紙閱讀起來。

艾卡希爾能明顯看出,在閱讀這份信件時,凝光臉上原本輕鬆的表情一點點凝重起來。

僅一張信紙,凝光就看了足足二十分鐘。

「真是令人出乎意料的內容。」凝光放下信紙,深深鬆了一口氣,表情帶着些古怪。

那麼凝光小姐的回答呢?

凝光陷入了思索,又過了十分鐘,她點點頭,將棋盤上屬於自己的棋子撥倒點頭:「恭喜你,你贏了。」

聽到這句話,林華的臉上浮現出了由衷的笑意。

他對凝光伸出手:「合作愉快,希望我們兩國的友誼永世長存。」

凝光也露出笑容,與他的手握在了一起。

「層岩巨淵的事我會儘快安排,至於畫師先生的第二個要求,我明天會派人將璃月地圖送到你的府邸。……另外,新版的「璃月千年」也會隨地圖一起送至你的府邸。」凝光飛快說著。

林華安靜點頭,在準備離開時,凝光又忽然叫住了他:

「帝君曾說過,凡是遵守規則之人,皆是璃月的朋友。」

林華聞言會心一笑:「那我想,我們會一直是朋友的。」

——分割線——

因為沒有旅行者,劇情安排就寬鬆很多了。

開局是從公子常駐璃月半年後開始的。(看到這兒大家應該也都對這點了解了吧。)

另外,我們並不知道公子在璃月謀划了多久,但就我個人認為,不管是謀劃神之心還是謀劃對七星的陰謀,都不可能短時間達成,所以這必然是一個漫長的過程。

所以本書劇情方面應該會比較慢。至少帝君這時候還沒想着退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