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把我的初吻原裝還給我
把我的初吻原裝還給我 連載中

把我的初吻原裝還給我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花香小魚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劉朵朵 古代言情 司徒揚

武藝高超、醫術精湛,對愛情專一而又不自信的甜美超級醋精小家碧玉女孩與不懂武功,面如冠玉、清新俊逸、溫文儒雅的大將軍的獨生少爺偶遇並一見鍾情,歷經一波三折的愛情故事!展開

《把我的初吻原裝還給我》章節試讀:

第5章 歸途遇大山賊,危在旦夕


晚上,朵朵怎麼都有些難以入眠,老想着貌若潘安,冠如宋玉的司徒揚,紫衫瀟洒美少年,皎如玉樹臨風前。他緊緊擁抱她入懷的時候,那一剎那凝視她的眼神是那麼讓人難忘,他身上那淡淡的的玫瑰香又讓人心安與喜歡啊!

可惜!他已名草有主,心有所屬……

幸好他不知道她是姑娘家,心中雖有小小的失落,但是心情卻特別的好,默默地偷笑起來。

「朵朵,快睡吧!忘了他哈!」朵朵看着旁邊另一床上的兩位熟睡的桃姐,微微一笑。朵朵,心中暗催自己快睡。

也許每一個少女心底都私藏着一些小小的甜蜜吧!朵朵也不例外。

自己拉了拉小被,心中默念:「一顆星`兩顆星、三顆星……」朵朵是沒心沒肺的人,過往的人,一下子都會淡忘了。

當晚,司徒揚也和朵朵一樣輾轉難眠,讓他面紅的是:今天,我怎麼啦?司徒揚不斷地回想與朵朵這兩次見面時的情景,莫名其妙的開心。

雖然非常遺憾劉公子是男生,但是他仍對劉公子好感不減。想到這裡,司徒揚默默地姨媽笑了。等他入眠時,月亮落西山了!

司徒揚這兩天,有些類似相思,莫名其妙地發現劉公子的身影總在他眼前老是晃來晃去!特別是那對迷人的小酒窩,讓他沒辦法定心做事,甚至懷疑自己對男女之情取向有問題。為這事,他曾專門厚着臉皮前去左相相府找歐陽飛要那本「春園醉圖」看看。

這事搞得歐陽飛嘲笑他思春了,在國書館藏書閣時「假正經,偽君子。」還用心地誘引他說出心中美人是誰。

儘管被歐陽飛扒得火燒臉面,司徒揚還是默默地守護着他喜歡的人。還是不好意思,也不會把自己內心想法供出來,默默地壓在心底。

他沒有把「春園醉圖」書帶回家,他只是認認真真看了幾頁。他認為儒生是讀書人,不要沉迷這類無聊的書籍中。他只是想確認清楚自己的心,自己對男女之間的取向。對劉兄的感情是那樣的情感罷了。

他這怪異的行動讓歐陽飛甚是不解,不斷地追問他是何緣故,而他只是紅着臉笑笑而過。

看着「春園醉圖」,司徒揚心跳加速,圖中的男女之情……他簡直看得面赤耳紅,**裸的生理被誘惑了。

「千真萬確,我是正常人,我是男人,我喜歡女人呀!我這是怎麼啦?我喜歡女人,女人啊!那既然我沒有斷陽之癖?那為何我對劉兄那麼有好感?這好感不是一般的好感而是男女之間的那種好感?我被他吸引着,我一定是中邪呀!」司徒揚百思不得其解,自尋煩惱中……

話說朵朵主僕三人,這兩天都在忙碌找各種葯源。穿梭在京城各個藥店之中,每一個藥單都做了細細的分類與確認。認認真真,一絲不苟,專業不落瑕疵,畢竟這是救命的藥物,絲毫不可弄錯。

第四天清晨,朵朵一行, 把裝好的藥物放置一輛馬車上,準備好路途所需品,立馬起程。又要三天三夜方能回到家,儘管路途遙遠,但是能代勞父親之苦也是心甘情願,愉快之美!

開始一天,都挺順利的。

第二天剛好天黑了,就入住一大客棧,這大客棧前不靠村後不着店的,荒山野嶺,有些微貴。

春夜喜雨,濕冷濕冷的,高山中的不知名動物叫得讓人心惶惶。有一些不祥的預感,使人多少有忐忑不安的樣子。

兩位桃姐姐不放心車中資物,就提出在馬車上過夜,小姐就要一間小房間入住,朵朵想想也同意了。

夜幕降臨,風聲鶴唳,四周黑暗,月色朦朧!風吹草動,有一種草木皆兵的感覺。隨着又下起小雨,讓春意更寒了。

正當難以入眠的青桃紅桃,稍稍睡得正香,一群山賊正在行動中。大山賊在三天前收到探子的情報:今晚有豪朗國最有名的三大珠寶商必經此店。

這大山賊不是一般的山賊,是蓄謀已久,有大規模有組織的通敵賣國,準備司機與敵國內外聯動造反的山賊,所以陰陽差錯,朵朵主僕不走運碰上這場大劫災了。

咣咣一聲響,一群老馬不安大叫。有排山倒海之勢,慘烈悲催,分不清是馬叫動物叫是人嚎啕大哭之聲,隨即有人大喊:「山賊大隊來啦!救命呀!救命,殺人了……」

驚惶驚恐的慘聲可見山賊大隊人馬眾多,並且是喪心病狂、滅絕人性、殺人如麻、飲血茹毛、窮凶極惡、暴戾恣睢、人面獸心、心狠手辣、傷天害理、令人髮指……

青桃頓時驚醒,同時接着紅桃走出馬車,守護藥物。一場腥風血雨 、硝煙瀰漫 、白刃相接 血流成河的戰鬥風暴來了。

青桃一邊打鬥一邊對紅桃說:少爺不知怎麼樣了,你先守着馬車上的藥物,我去保護少爺。山賊正在包圍客棧,搶的搶,打人的打人,殺人,還點火。客棧的客官頓時,嚎哭不斷……

這些山賊心狠手辣,偷、搶、燒火這算了,還殺人滅口,大小老幼都不放過,簡直是魔鬼!

朵朵此時也被外面的雜亂驚恐大哭聲擾醒,快迅着衣,立馬走出客房。

好傢夥,狼藉恐怖,滅頂之災在升級上演中。「大膽山賊,住手!看本少爺來收拾你這些狗頭。」朵朵凌空而降,從腰際拉出一寒劍,一顆人頭落地。

山賊們被嚇到了,也全被惹怒了啦!頭目大叫:兄弟們,不要怕他,我們人多,給我上。一場血腥惡戰不可避免了,大打出手!慘烈的戰鬥持續了一個多小時……

悲壯的戰鬥時間太久,住客棧的來往客官,商人即使也有眾多武士隨從,也難敵山賊人數不斷增多和有備而來的侵略大洗劫!朵朵功夫再好,人少難抗人多,三人堅持孤身奮戰。兩位桃姐受傷了,朵朵也受重傷,但是她還是使出毒針,用盡全力向山賊發功射去,倒了一片。不料下一批山賊又撲上來,危在旦夕。

此時一位身材高大的蒙面黑衣人向山賊大開殺戒,高超的武技,力大無窮,如雷電閃光的速度,打得山賊卧地慘聲不斷。飛鏢如雨落在山賊敵人身上枚枚穿心,招招致命!黑衣人的功夫不是一般的強。

天暗黑,雨又下比較大了,這倒春寒的,又濕又冷。朵朵見來者黑衣人是大救兵,也驚也喜!看看當下的局勢,不容樂觀。人生地不熟,山賊人數眾多,又要保護藥物。思來想去,立刻命令兩位桃姐撤退。可是青桃紅桃不願意,青桃堅持要保護小姐,讓紅桃守護葯資。

三人還在爭辯不下時,蒙面黑衣人卻說:「兄弟,快走,在前面山廟集合。小兄弟,快,快走,再不走,就不行了!他們會增加救援的,人會越來越多」

朵朵望着遠在山頂排着隊往山下走的的火把,就明白黑衣人說得是對的。急忙對紅桃說:「小弟你立刻走!不用擔心我們,我們隨後也去找你,快,快走呀!山廟見。」沒辦法,紅桃只得拚命一躍,上了馬車使勁地拍着老馬拉着藥物狂跑而去……

青桃和朵朵與黑衣人並肩作戰,繼續殺出一道血路來。山賊最終害怕了,便放信號召集更多山賊。

黑衣人看着受傷嚴重,體力越來越弱的兩位小個子後生。只得一邊打一邊大聲命令:「小兄弟們,別戀戰了,我們要馬上都撤退,事不宜遲,不要戀戰。」黑衣人洪亮如鍾,穩重仗義感給朵朵與青桃有一種無比堅定的信任。

朵朵實在是不能再堅持了,青桃姐也像她一樣受重傷,血流不止。朵朵道:多謝俠士相救,好的,立馬撤退。

面對一群邪惡的山賊,三人盡一切力量衝出重圍。黑衣人也受傷了,仍然堅持守護着這兩位素不相識的小兄弟,殺死山賊,搶來兩匹。扶起重傷的青桃,黑衣人與她共一匹馬,朵朵一人一躍上另一匹馬背上,策馬奔騰,狂野飆升,消失在夜幕中……

話說紅桃雖然是練武之人,但是畢竟是女兒身,受傷受嚇受驚,一路狂飆!體力透支,意念一下模糊,最終也暈迷過去了。

半小時後,紅桃醒來,發現躺在山廟中了。在搖曳的燭光中看到了兩位年輕男子,眼緣覺得好熟,好像在哪見過,但是體力不支,又不省人事了。

「少爺,少爺,您看,您看,這個人好像是劉公子的僕人。」司徒揚經小棋一提,立即確認。

那就說明劉兄有難了,司徒揚一急:「宋一怎麼也沒回來,這麼久了,去買個吃的。」司徒揚心急如焚,坐立不安,渡來渡去。喃喃自語:「劉兄,劉兄千萬別出什麼事啊!宋一呀!快回來吧!快回來去找劉兄,去幫劉兄……」

宋一不經念,剛好回來。背着青桃,扶着朵朵三人滿身是血!分不清是雨水和血水了。「少爺,少爺,我…」司徒揚很意外,驚慌失措,他認出是劉公子了。

司徒揚定了定神,在心中又安慰自己一翻,能找到劉兄就好就好。他馬上前去扶住朵朵,輕輕喚朵朵「劉兄,劉兄,劉兄!」司徒揚剛開口叫,朵朵就倒在他懷中了!

歷經半小時,青桃紅桃分別都醒了,除了朵朵,受了重傷昏迷不醒,司徒揚等眾人千呼萬喚,朵朵算是有知覺了,小棋遞過水,司徒揚餵給朵朵。

宋一把自己遇到劉公子主僕三人的事情,大約向主人說了一遍。司徒揚聽了,非常震驚,豪朗國竟然還會有這麼大的賊窩,國之不幸!日後必定報官刑罰剷除賊窩!

以此同時他也暗暗感嘆命運與緣分,讓他與劉公子有如此深厚的緣分。兜兜轉轉,還是又有緣見面了!只是想不到是以這樣心痛的場面再次見面,令人唏嘆不已……

宋一看着自己一身濕漉漉的,劉公子主僕三人也是濕的,天氣又有些冷。他想了想還是向主人請求說:「少爺,此地不宜久留,山賊眾多,恐怕還會追來。咱們還是上馬車回前面的小鎮為好。劉公子他們傷勢有些嚴重,咱們也好為他們找醫師。」

司徒揚看着受傷流血的宋一,也同意這一建議,並且立馬啟程。

小棋扶着紅桃,紅桃挑一盞燈籠上了馬車,司徒揚抱起朵朵,也入了車內。宋一收拾東西,也挑一盞燈籠掛馬車前,青桃騎馬驅車,宋一也坐在另一輛車外驅車趕路。兩輛馬車,在慘淡的月色下,摸黑冒雨前進……

車內,紅桃也是不省人事,被小棋扶着坐。

司徒揚望着躺在懷中的劉公子濕濕的衣服,更是奄奄一息,令人擔心。司徒揚看着這麼俊俏的劉公子,高鼻樑,櫻桃小嘴,漂亮長肉的嫩耳,小瓜子臉有些臟。儘管如此司徒揚還是莫名其妙地為之動容!掏出乾淨的手帕為這位美少年擦去臟物和血跡,越看這小玉面龐,越來越喜歡和心疼不已!

憐花惜草的司徒揚,心痛心揪得寧願是自己受這傷這苦,心中暗暗為伊消得人憔悴!

司徒揚輕輕地摸了摸暈迷不清醒的朵朵的頭冠喃喃自語:「劉兄、劉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