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梟臣
梟臣 連載中

梟臣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那段雨那頓飯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楊傲 那段雨那頓飯

精通八國語言的楊傲意外重生到一個小兵的身上
看着眼前被殘忍迫害的百姓和跪在地上崇媚揚外的朝廷官員,讓身為分清的楊傲感到無盡悲哀
於是楊傲決定要做那個飛蛾撲火的飛蛾,開啟了他嶄新的人生展開

《梟臣》章節試讀:

第5章 交談


眾人一臉驚愕的看着對着他們笑臉盈盈的楊傲,心裏不由的吐槽到,這傢伙真的是個變態。

男子看着倒在地上的幾人一臉笑意的說道:「你們還不謝謝楊班長手下留情。要是放在以前,你們早就被送進醫院了。」

幾人聽到這不禁一愣。

楊傲走到男子的身前笑着說道:「排長,你太看的起我了。」

男子搖了搖頭說道:「楊排長的大名我早有耳聞,只是沒有想到楊排長居然這麼年輕,這幾個傢伙交給你我放心。」

楊傲看着眼前的男子不禁深深的嘆了口氣,然後問道:「排長,現在的騎兵連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聽到楊傲的話,男子不禁一愣,然後看着楊傲一臉嘆息的說道:「楊排長,這件事情你就別問了,我知道你是過來鍍金的,這幾個人就麻煩你幫我好好的帶帶了,雖然他們有些刺頭,但是底子確實是不錯。」

楊傲看着眼前的男子不願意多提,也不在問這個問題了,然後點了點頭說道:「知道了排長,你放心。」

其實昨天楊傲跟在李懷的身後就是想看看這個傢伙告訴自己這些東西想要幹什麼?

讓楊傲想不到的是,李懷和他說完話之後就跑到訓練場上練習了起來。看着練習場上的十多人,楊傲不禁眼睛一亮。

雖然在楊傲的眼裡這些人有些笨拙,但是他們要比其他的人好的很多。然後便開始收集了氣這些人的姓名和信息。

楊傲看着一臉吃驚站在原地的李懷問道:「剛剛你怎麼不和他們一起動手那。」

李懷深深的嘆了口氣說道:「我只是不想以多欺少,但是沒有想到你居然這麼厲害。」

楊傲聽到李懷的話大笑了起來:「你剛剛不是還和我說你們的新班長是個殺人魔王嗎?」

李懷聽到楊傲的話不禁嘿嘿一笑,然後對着楊傲說道:「我是騙你的。」

楊傲聽到這裡不禁哈哈大笑了起來。

「你們誰還有不服的嗎?」楊傲冷冷的對着其他的人問道。

眾人聽到楊傲的話不禁低下腦袋說道:「班長我們服了。」

「服就好。」楊傲冷冷的看着屋裡的幾人,然後說道:「現在給你們一個選擇,那就是做我的兵,還是回到原來的班組去,排長就站在這裡,如果你們想回去,我想排長他會安排的。」

男子聽到楊傲的話不禁笑了起來,然後對着屋裡的人說道:「楊班長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沒有關係的。」

眾人聽到男子的話沉思了起來。然後說道:「我們跟着楊班長。」

楊傲聽到這話不禁笑了起來,然後對着男子說道:「謝謝排長,那我就要他們吧。」

「李懷,你能不能再快點,你沒吃飯啊。」楊傲對着李懷破口大罵道。

「笑什麼笑,二狗子,你揮刀的招式是那個師娘教你的,練不好別吃飯。」

「。。。。。。。。。。」

騎兵連的訓練場上,就看着楊傲揮舞着手中的皮鞭在空曠的操場上訓斥道。

一個拿着煙槍的士兵看着操場上的一幕不由的嘲諷道:「這幫傢伙,怎麼攤上了這個傻缺班長,這麼拚命的在練習幹嘛?還不如抽口大煙舒服。」

「班長,咱們是不是也去訓練一下啊。」一個士兵小心翼翼的對着拿着酒罈喝酒大漢問道。

大漢看着不遠處操場上的一幕,不禁自嘲了起來:「人家是來鍍金的,咱么算什麼啊,再說了,這個破落的大炎需要咱們這些當兵的嗎?想練你去練去,別打擾老子喝酒。」

士兵看着男子頹廢的樣子不禁深深的嘆了口氣,然後拿起酒罈開始喝了起來。

楊傲等人白天的那一幕,讓騎兵連里大部分的人徹夜難眠。

「沒想到這都半個月了,這幫傢伙還是和打雞血了一般。」一個醉醺醺的大漢看着大雨天正在揮汗如雨耍着馬刀刀的楊傲等人不禁深深的嘆了口氣。

深夜營帳中。

「李哥,你說咱們班長這是要幹嘛啊?這麼拼了命的練着咱們。」一個漢子喘着粗氣對着李猛問道。

「二狗子,怎麼受不了了。」李猛看着漢子問道。

「不是李哥,我就是覺得咱們班長有些過頭了,咱們當兵混口飯吃是沒有錯,但是咱們也是人啊,不是畜生,班長這麼做是不是有些說不過去啊。」

李猛聽到這話不禁看了一眼漢子,然後說道:「咱們班長我託人打聽了一下關於他的事情。」

屋子裡的人聽到李猛的話剛剛萎靡的神態頓時精神了起來,然後聚到李猛的身前說道:「猛哥,說說唄,你都打聽到了什麼?」

李猛深深的嘆了口氣,然後緩緩的說道:「咱們的這個班長簡直就是個傳奇,就是不怎麼太會做人,如果會做人的話,他現在最起碼也應該是個營帳了。」

聽到李猛這話, 屋裡的人越發的精神了起來。

「咱們班長從軍八年,所以下的戰功不下期數。從十一二歲便開始跟隨咱們旅長剿匪平叛。因為時長和駐紮在咱們隔江相望的腳盆國軍隊士兵產生摩擦,從連長變成小兵,來來回回不下十遍。」

聽到李猛的話,屋裡的人不禁長大了嘴巴。

「咱們班長所帶出來的兵,在其他部隊中都是尖刀一般的存在。」

忽然,營帳外傳來了楊傲冰冷的聲音道:「這麼晚還不熄燈休息是不是練的有些輕了。」

營帳里的人聽到楊傲的話瞬間渾身顫抖了起來,然後熄滅了營帳里的燈。

「楊班長,你這麼做究竟是為了什麼?」一個醉醺醺的大漢看着楊傲問道。

「李排長,我不為什麼,就是不想讓我手下的兄弟死在戰場上,俗話說的好,校場十年只為活命,只有他們強大了,他能更好的在戰爭中生存下來。」

男子聽到楊傲的話不禁渾身一顫,然後說道:「戰場上生存下來,楊班長,你可知道咱們現在打的可是內戰啊。」大漢留着眼淚說道。

楊傲看着大漢不禁冷冷一笑:「內戰,何為內戰,李排長你是不是想的有些多。」

大漢擦了擦眼淚說道:「楊班長,你的事情我聽人提起過。我很佩服你有這種魄力敢打東洋鬼子,但是你真的認為你做的這些東西值當嗎?」

楊傲聽到大漢的話不禁沉思了起來,然後看着大漢深深的嘆了口氣說道:「李排長,很多事情不是用價值來衡量的,就像你說的咱們現在就是在打內仗,可是別忘記咱們是什麼身份,咱們的身份是軍人,軍人當以服從命令為前提。」

「軍人當以服從命令為前提,楊班長你這話是不是有些太可笑了些。」大漢一臉嘲諷的看着楊傲說道。

「如果軍令讓你殺害貧民百姓那,如果軍令讓你幫助蠻夷殺害自己的同袍男,你楊傲還遵守軍令嗎?」大漢冷冷的對着楊傲說道。

「我當然還是會按照軍令來行事。」楊傲冷冷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