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書後我和男二成雙對
穿書後我和男二成雙對 連載中

穿書後我和男二成雙對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白不白靠猜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柳喻言 白子舟

雙潔,女主團寵,男二上位,全員助攻
成為皇后的當天,柳喻言怒懟狗皇帝:「我的人誰敢動?!」 於是光榮住進冷宮
冷宮第三天柳喻言:「白子舟本宮喜歡你!」 狗皇帝:「今天皇后服軟了么?」 德福:「皇上,皇后已經失蹤了!」 宮外白子舟看着攆都攆不走的柳喻言:「救命,皇后追我,我是自殺還是自首才能不禍及全家?」 柳喻言:「你還可以束手就擒,本宮保你全家
」 幾年後,白子舟看着易主的皇位:「媳婦,保我全家!」 柳喻言:「乖,生個孩子父憑子貴如何?」展開

《穿書後我和男二成雙對》章節試讀:

第7章 不是吧?不是吧?


柳喻言覺得唯一不完美的就是碼字純靠手,一天四千就要了老命。

這要是有電腦她能爆更日萬!

柳喻言伸着懶腰,今天的更新寫完,她叫蘭若撤了冰,下榻到中庭活動筋骨。

下午的風帶了些涼意,冷宮白日里本就露在陽光下的時間短,連花都早敗,在蘭若的精心照料下,也堪堪只開了幾天。

逛了幾圈後,柳喻言算算日子。

怎麼說距上回也有半個月了,這狗皇帝怎麼一點動靜都沒有?

這不應該啊。

似乎是老天聽見了她的疑問,冷宮的門忽然被重重推開,吱呀一聲在空氣里晃蕩。

「皇上駕到!」

柳喻言一驚,不是吧!

說來就來?

然後一路小跑停在大門一米以外,在洛銘踏進冷宮的一瞬間把自己飛了過去。

碰瓷咱也是專業的!

「哎呀,誰這麼不長眼私闖冷宮啊!」柳喻言揉着帥疼的手:「可疼死本宮了!」

「大膽!見到皇上還不下跪!」

柳喻言匆忙的爬起來,看了眼洛銘那張討人嫌的臉,撲通一下跪下:「皇上恕罪!臣妾當真沒想到皇上會進來。」

洛銘氣的發笑:「皇后這又是演哪出?」

柳喻言眨着眼,一臉無辜。

「皇上說什麼呢?」

洛銘的氣消了些:「皇后就當真這麼喜歡朕,裝瘋賣傻都要博得恩寵?」

柳喻言搖頭:「皇上說笑了,臣妾可不喜歡皇上,不過皇上突然到冷宮做什麼?」

洛銘神色有疑,打量着柳喻言,卻又看不出破綻,心下冷笑,這半個月看來長進不少,欲擒故縱也玩的明明白白了。

他扶起柳喻言,拉着人進到大廳坐下。

柳喻言道:「皇上不會是來關心臣妾的吧?」

「使不得使不得!」

洛銘看着她演,接着話說:「為什麼使不得?」

柳喻言神色凝重,如避蛇蠍一般:「臣妾不會討皇上歡心,萬一連累了柳家,還是冷宮好。」

洛銘:「…」

這女人怕不是冷宮住壞了腦子!

說的什麼話?

見好就收不懂?

居然妄想獲得恩典!

洛銘一時間有些無話可說,突然想起德福說的話本子一事,問道:「聽說皇后學會了寫話本子?」

柳喻言道:「那都是鬧着玩的,不是無聊嘛,寫給蘭若解悶的。」

洛銘見她不想說,頓時來了興緻要為難她,不依不饒的追着問。

「無妨,拿來讓朕看看。」

蘭若聽了話去取,厚厚的一踏抱在懷裡。

「皇上。」

洛銘微微瞪大了眼,屬實有些意外,他沒想到這麼多。

從前柳喻言就不愛讀書,整日追在自己屁股後面跑,他是不信柳喻言能寫出個什麼名堂的。

哪怕這些日子柳喻言一再變得不像從前一般惹人生厭,可文墨是一朝一夕改不了的。

德福那些話他只當是誇大其詞。

柳喻言盯着洛銘,沒錯過洛銘眼裡一閃而逝的錯愕,心頭一跳。

不妙,這該死的印象改變不太妙啊。

洛銘一張一張的看,看到女主手握神奇空間,空間里能長出讓人延年益壽容光煥發的菜時笑出了聲。

簡直是荒謬,若是有這種東西,那天下豈不亂了套?

擱下手稿,洛銘道:「皇后奇思妙想,只是太離譜了些,不可細思。」

柳喻言垂着頭翻了個白眼,狗東西懂個屁,老娘我還是未來來的呢,還有比這更離譜的么?

面上笑嘻嘻:「皇上說的是,皇上還有事么?」

洛銘:「……」

是不是近些日子他態度太好了,讓柳喻言覺得能騎到自己頭上撒野了?

洛銘決定壓一下柳喻言日漸更加猖狂的作態:「皇后還不知道柳將軍近來日日上書要朕嚴懲皇后的事吧?」

柳喻言:「是是是,皇上您說。」

洛銘:「……」

柳喻言悟了,還得哄着說,真麻煩。

「臣妾父親不會這麼做的。」

這感覺才對!

洛銘接着後嘲諷道:「柳家世代忠烈,最受不得有辱門楣,皇后擔不起母儀天下之位,柳家讓朕不必手下留情,更不必顧及柳家情面。」

柳喻言:「這絕對不可能!」

嗨,就這?

這是咱提議的,你不知道吧?

洛銘這次很滿意她的反應,笑了笑,指腹刮著茶盞:「不過朕不想寒了柳將軍的心,所以…」

柳喻言搶答:「不是吧不是吧?皇上總不能放臣妾出冷宮吧?這讓滿宮上下如何看皇上?」

洛銘:「……」

洛銘剩下的話一下說不出來了,不輕不重的放下茶盞,茶盞的水濺出來。

柳喻言差點沒忍住笑出聲,簡直不要太爽,這下看你怎麼把老娘弄出冷宮。

洛銘走了,走的怒氣沖沖,柳喻言一直等到人看不見了才笑出聲,笑的直不起腰。

蘭若有些虛,看着自家主子搖頭。

也是沒誰了,公然懟皇上,還懟的皇上下不來台。

話本子都不敢這麼寫。

說起話本子,蘭若幽怨的看着柳喻言,柳喻言後知後覺的問:「怎麼了?」

蘭若:「娘娘明天的寫好了么?」

柳喻言舉起雙手,然後在臉前合實,卑微的像個被催債的債主,說的話卻異常硬氣。

「明天的明天寫,別指望爆更!」

蘭若冷哼,賭氣的跑去跟守門的侍衛聊天。

蘭若天天拿好吃的好喝的收買可人家,現在也算半個自己人。

李峰為人老實,柳喻言不記得自己寫過這麼個人,在考慮許久後發現自從住進冷宮後,劇情就已經脫離了軌道,朝着她不可預知的方向發展了。

唯獨大致的主線還在進行,比如男主開始對自己上心,比如男二遲遲不見蹤影。

在觀察了李峰這個不知道哪衍生出來的人物幾天後,柳喻言別的沒發現,發現了一件大事。

李峰喜歡小白兔,喜歡蘭若這種單純的小白兔!

比如現在,蘭若從門縫裡給李峰遞吃的,李峰臉都紅了,說話都有些飄。

柳喻言恨鐵不成鋼,湊上去:「李峰,你是沒休息好么,說話怎麼軟唧唧的。」

李峰:「…!」

蘭若:「娘娘你別瞎說。」

李峰在門外滿臉通紅,柳喻言輕笑:「傻丫頭,娘娘我問你,你喜歡什麼樣的男人啊?」

蘭若躲在宮門口,一頭霧水,卻還是乖乖的回答:「老實的,對奴婢好的。」

柳喻言撇了眼門外,故意大聲道:「老實的對你好的門外不就站着一個么?對不對李峰?」

蘭若:「??」

李峰:「!!」

柳喻言扭着身子走開,不成氣候啊,話都說到這份上了,李峰個木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