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女探白潔:恐怖童謠
女探白潔:恐怖童謠 連載中

女探白潔:恐怖童謠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風紫夢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白潔 秦風

本書根據十五個真實童謠故事改編而成,涉案地名人名均為化名,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每個案件都伴隨着一段精巧美麗的童謠,要想發掘真相,那就要讀懂童謠背後的意義! 真相,只有最後一刻才會被揭曉!展開

《女探白潔:恐怖童謠》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染血的瑪利亞


染血的瑪利亞——

「男孩兒可以玩什麼?青蛙,蝸牛,還有小狗的尾巴。

女孩兒可以玩什麼?砂糖,平底鍋等等的好東西。

那我呢?我可以玩什麼?可以玩很恐怖的遊戲喔!」

……

一身潔白的長袍,面如白玉,精緻的五官,添上那若有若無的迷人笑容,一舉一動十分文雅。

他的魔力並不僅在於那張看了會令人痴醉的臉,而是他整個人散發的神秘陽剛氣質。

高大的身軀,結實的雙腿,糾結的膀臂,低沉的嗓音。

「吳教授,下午好!」

「吳教授來了!」

每一個與他照面的人,都主動向他打着招呼,神情恭敬謹慎。

他一一笑着回應,顯得極為溫和。

直至他轉身進入了那間,專門為他備下的辦公室,掩上屋門,他才褪去了那滿面笑容。

……

此處正是東省南市的警署辦公大樓,依照一直的慣例,身為職業心理諮詢師的吳蒙,

每周五的下午,都會前來這裡坐診半日,專門為那些見多了陰暗面的人民公僕,進行心理疏導。

這樣的工作他已經做了幾近兩年了。

吳蒙的名字極為普通,似是與他的外貌,以及他現在所擁有的身份,有些格格不入。

但是他卻並不在意,作為心理學的專家級別人物,他並沒有什麼知心朋友,自是也沒人對他的名字提出疑問……

在吳蒙剛剛在那張專門為自己定製的,與署長辦公室同等待遇的大辦公椅上坐下後,

門外傳來了吵鬧的聲音,由遠及近,向著他的辦公室位置走來。

「小潔,爸這也是為了你好!

你不看看你這都成啥樣子了,每天都悶在自己那破工作室,也不知道做什麼?

最近我也好久沒見到那個小風了,也不知道你們一起出去一趟,咋就成了這樣!

你這也老大不小了,之前小風那小夥子一直那麼殷勤地追求你,你還想找什麼樣的?」

「爸,我的事情你別管,他不適合我,我們就是主顧關係,之前他僱傭我做他保鏢而已!

我都說了,我心理沒問題,你這幹嘛非得把我從工作室拖過來啊?」

「先不說小風的事情,你這現在連給人找寵物都不肯了,不就是破了一個案子嗎?

而且還不是我派暖暖她們過去協助你才破的?這就驕傲了?

聽話,人家吳教授,那可是一般請都請不來的!」

「噹噹當!」

話語聲在吳蒙辦公室的門口戛然而止,繼而響起了敲門的聲音。

「請進!」

吳蒙抬起頭看向木製門的位置,臉上再次掛起了他那標誌性的笑容。

推門進來的,是一名六十歲左右身着署長制服的男人。

男人一手拽着一名不情不願的三十歲左右的女人,女人有着一身古銅色的肌膚,留着一頭齊耳的黑色短髮,

大眼細眉,櫻桃嘴,本來應該生得非常秀氣可愛才是,但那不加掩飾的凌厲目光,顯示出她的不平凡。

吳蒙連忙站起身子,迎向了兩位不速之客:

「白署長好!您這是?……」

男人正是白安國,東省警署,分管警偵、緝毒、網絡、民航等等業務工作的副署長。

白安國那充滿了上位者特有威嚴的低沉嗓音響起:

「吳教授您好,這是我女兒白潔,你們認識一下!……」

說完,他抬起手腕,看了一眼腕錶上的時間,煞有介事地繼續說道:

「吳教授,我那邊還有個會,小女這邊就拜託您了,勞煩您幫她做一下心理疏導……」

吳蒙恭敬地點頭應道:

「放心吧,白署長!您先忙!」

白安國點了點頭,轉身看了白潔一眼,抬手指了指她,終究沒有再說什麼,直接走出了辦公室。

吳蒙並沒有直接招呼白潔,而是帶着那滿面笑容,走過了她的身旁,將辦公室門給關好了,

之後轉身走回辦公桌前,徑自坐了下來,抬起頭笑吟吟地看着她,絲毫沒有主動開口的意思。

白潔疑惑地看着他,沒多久便被他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了,這個男人的目光,似乎是穿透了自己的衣服,

於是她不由得煩躁了起來,走前兩步,直接伸手重重在他的辦公桌上一拍,怒視着他寒聲說道:

「我不管你什麼『無教授』還是『有教授』……

你這麼看着我,到底幾個意思?

你可別以為本姑娘是那種好惹的!」

吳蒙嘴角輕輕勾起,點了點頭,終於開口了:

「嗯,白潔,前不久剛剛破獲了『十蝦子童謠案』的新生代偵探,大有可為啊!」

白潔疑惑地看着他:

「你,認識我?」

吳蒙伸手指了指辦公室窗戶,窗外警署大門相對的馬路對面,正是白潔那四敞大開着大門的【白氏女探工作室】……

「我剛才來的時候路過你那工作室,不經意看到門口貼的海報了!」

白潔無語地看着這個貌似文雅安靜的男人,實在搞不清楚他到底想要做什麼了。

吳蒙也沒再繼續開口說話,只是重新笑着看着她。

氣氛尷尬僵持了大概五六分鐘,白潔再次沒能忍住,冷冷說道:

「哼!我沒什麼心理問題,也不想諮詢你,回頭我爸問起來,你就說已經給我做過心理疏導好了!」

說完,她也沒和這個目光令她極為不舒服的男人道別,直接轉身拉開門,走出了房間。

看着那被重新帶上關好的房門,吳蒙挑了挑眉毛,自言自語道:

「呵,雙重人格么?有意思,和那個『瘋子』倒是有點兒像,只是沒他那麼瘋罷了……」

之後他站起身子,走到辦公室的窗戶邊上,一直看着那嬌俏的身影走出警署大門,越過馬路,進入了那間工作室……

……

中元到,小鬼鬧,橫七豎八來回跑。

今天是個特殊的日子,大夏曆七月十四,中元鬼節。

如今的人已然不像古時候那般計較,所以夜裡的街道上依舊繁華,燈火錦簇。

依然是一身潔白的長袍,吳蒙站在街邊夜市的燈光下,安安靜靜地,似乎與這熱鬧的氛圍格格不入。

若是仔細觀察,便能發現他的目光始終盯着一處亮着燈光的別墅的二樓房間,房間的窗戶處,窗帘並未拉起,

同樣有一個一襲白衣的身影出現在那裡,似乎是看到了他,與他對望着。

一名中年男人,帶着那滿臉的滄桑,從人群中穿行而過,

路過吳蒙身邊的時候,雖然並沒有停下他那倉促的腳步,卻是抬頭看了他一眼……

男人急匆匆地走到了別墅的門口,停下腳步,伸手便要按向那別墅院子門上掛着的門鈴,

此時他卻是看到了一個人影,那是個身穿白衣的人,月光灑落在這個人的臉上,

他清清楚楚地看到了,那正是這麼多年,曾無數出現在他夢境之中的容顏……

而身着白衣的她,正是那個失蹤了二十年之久的女人……

那張容顏與二十年前一模一樣,絲毫沒有被歲月蹉跎過的痕迹。

男人的手急劇抖動起來,似是抖落了他那按下門鈴的勇氣。

此時他看到那張容顏上面,浮現出了一絲詭異的笑容,那笑容絲毫不帶有任何生氣,

男人似是想起了今天是什麼日子,而二十年前的今天,也正是她徹底消失的那一天……

隨着額頭上的汗水越來越密,男人終於抵抗不住自己內心裏的恐懼,大叫了一聲,

再也不敢按響門鈴,轉身就向著遠處跑了開來,他一心只想逃離,逃離她的注視,逃離她的詭異笑容,

逃離這個世界……

拚命逃跑的男人,壓根就沒看到,自己身後還有一個奔跑的身影,始終遠遠跟着自己。

而那個向他追來的身影,也是穿着一身潔白的長袍……

三十分鐘之後,男人站在南市最高的摩天大廈樓頂,眼中已然看不見那密密麻麻鬼火一般的燈光,

他的面龐或許是被那冰冷刺骨的夜風吹拂,扭曲到變了形狀。

儘管如此,他的心中,卻是二十年來,第一次感受到了從未有過的寧靜……

用力伸展開雙臂,男人似是要擁抱這份寧靜一般,縱身跳了出去,

那姿勢,正如同一隻躍向了夜空中的青蛙……

「白色長袍」從摩天大廈的陰影中緩步走了出來,一直走到地上「那一灘」的旁邊,彎下腰,伸出一根手指蘸了蘸,

然後在旁邊地磚上寫下了什麼,之後,他又緩步走回了陰影之中,似是從未出現過一般!

不知過了多久,一個喝醉酒的男人,晃晃悠悠地從大廈底下走過,

他沒注意到腳下,一腳踢在了什麼東西之上,頓時摔撲了出去。

罵罵咧咧地從地上撐起身子,他揉着那惺忪的醉眼,一瞧之下,頓時滿頭冷汗,酒也醒了大半,

男人想要呼叫,卻發現自己已然發不出聲音,慌亂地轉身想要逃走,卻也發現自己已然站不起來……

男人甚至都感覺到自己褲子那浸透了水的冰涼,

甚至自己都嗅到了自己排出的那腥臭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