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付費男友
付費男友 連載中

付費男友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三日文刀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方遇 沈故知 都市小說

是偏愛,是例外,是專屬你一人
是久別重逢,是失而復得,是永不分離
你好,方遇,我是你的0118號男友,沈故知
沈故知注視着方遇,閃爍着光的眼裡倒映着一人的模樣
「為了遇見我」 「因為我是你的男朋友」 「今天你想讓我做什麼類型的男朋友」 「有我在,放心」 沈故知比方遇高出十幾公分,溫暖的手掌緊緊握着方遇的手,眼前這個不過認識了幾天的人,卻讓方遇感覺到了十足的安全感
思付多年,你的身影日日填滿心頭,越發洶湧絲毫未減,怎能用相識幾日概括
如今,牽起你的手便再也不會放開
「沈故知,你忘了你說過的話了嗎,字字句句你都不記得了嗎?」方遇看着面前曾溫暖她整個心窩的人,竟如此陌生,眼裡的冰冷直擊心臟
沈故知神情冷漠,但心中撕扯的疼痛不比方遇少半分:「我從未忘記,也不會忘
展開

《付費男友》章節試讀:

第2章 為了遇見我


「在看什麼,那麼認真。」

「在這城市裡,路過大街小巷,穿過熙攘人群,到底在為了遇見什麼?」方遇的目光依舊停留在車窗外,與其說這句話是在發問,倒不如說是方遇在問自己。

「為了遇見我。」方遇已經習慣了沈故知這信口就可以捻來酸溜溜情話的功夫,壓根無所動容。

與對的人相遇便是結局,車子到達目的地便是終點。

這家餐廳與那些開在高樓大廈和鬧市的餐廳不同,沒有太過顯眼惹人注意的招牌和建築設計,只是安安靜靜地坐落於道路的一旁,讓人一看便覺得十分舒服愜意。

一下車沈故知就拉住了方遇的手,方遇用力的想掙脫掉,可沈故知抓的太緊,怎麼也掙脫不掉。

「你幹什麼啊?」方遇怒氣沖沖地瞪着沈故知。

沈故知俯下身來在方遇的耳邊說「這是一家情侶餐廳,只為情侶提供就餐服務。」方遇無奈只得任由沈故知牽着自己的手走進餐廳。

進去後方遇四周環顧了一圈,看到了一桌兩個女孩,一桌三男一女,餐廳里吃飯的並非全是情侶。

沈故知紳士的幫方遇拉開椅子,坐下後,方遇用眼神示意沈故知看向並不是情侶的那兩桌。

用質問的語氣詢問沈故知:「他們也是情侶?」還特意把『情侶』兩個字加重了語氣。

沈故知並沒有回應,只是看着菜單對方遇說:「這家餐廳的酸湯魚很不錯。」說完便示意服務員。

點完菜後,沈故知托腮看着方遇,用一副理所當然的語氣說:「我們本來就是情侶啊!」

「你知道我喜歡吃酸湯魚?」方遇微微蹙眉,臉上裝滿了不可以思議和疑惑。

「因為我是你的男朋友!」這雙只能映出方遇一人的眼睛流露出的深情,讓方遇覺得時間好像在此刻凝固了起來。

餐廳的暖光燈照在沈故知的臉上,顯得格外溫柔好看,此刻的沈故知好像和剛才的沈故知不太一樣。

方遇一時說不出任何話,面前這個對她來說陌生的男人,知道她喜歡吃的菜,可以看出她的情緒,在她需要幫助時出現,彷彿是為她而來。

過了許久方遇才把視線從沈故知臉上移開,略顯尷尬的撩起落在耳邊的碎發,若無其事的看向窗外。

「在想什麼?」

「在想500塊錢怎麼過一個月。」

「你在軟件上支付的錢,除了被軟件商扣除的一小部分,剩下的都會用在這一個月的約會花費上。」

「那我們每天都一起吃飯吧!」方遇喜笑顏開的表情像是在絕望中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無論如何都不能放開。

「你是想每天都能見到我嗎?」沈故知真是隨時都有酸溜溜的情話在等着方遇。

方遇表面一臉笑容真誠的樣子,其實內心已經翻了無數白眼,心想:「花的還不是我的錢,怎麼也不能讓自己吃虧。」

沈故知早就看出了方遇心裏那點小九九,在沈故知面前方遇就像是小白兔遇上了老狐狸,怎麼算沈故知都不會吃虧。

說話間,菜已經上齊,方遇低着頭一頓猛吃,完全沒看到沈故知那一臉壞笑的樣子。

「慢點吃,小白兔。」看着面前的方遇真是既有趣又可愛。

吃完飯後沈故知開車送方遇回家,坐在副駕駛的方遇一上車就安靜的睡著了。到小區樓下後,沈故知沒有直接叫醒方遇,只是靜靜地看着睡着的方遇。

藉著一兩點照進車裡的路燈光,沈故知剛好可以看清方遇的臉,淡淡的光照在方遇的臉上,即使只是普通的五官和臉型,放在一起卻也可以那樣好看,反而跟那些見慣了的美麗樣貌不太一樣。

沈故知整理着散在方遇臉上的頭髮,嘴角揚起了甜蜜的微笑。

「到了嗎?」方遇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轉頭便看到臉上掛着微笑的沈故知正盯着自己,瞬間就睜大了眼睛,困意全消。

心想:「這什麼詭異的表情,幹嘛盯着我看。」一時慌亂的手都不知道該往哪放,趕緊把頭扭了過去。

看着方遇手足無措的樣子,沈故知心裏都要樂開花了,故作淡然的詢問:「昨天晚上沒休息好嗎?」

「嗯,有點。」

「是不是太想我了,一個人睡不着。」

方遇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怎麼什麼都能扯到他身上。

方遇偷偷白了一眼沈故知,一臉不屑的說道:「才沒有。」

「哦?」輕輕挑起的尾音裡帶着質疑和幾分挑逗。

方遇實在待不下去了,急忙打開車門,撂下一句:「我回家了。」便落荒而逃。

可不料,剛沒跑兩步就摔倒了,沈故知看到方遇突然消失在視線里,直接從車上沖了下來,飛奔到了方遇身旁。

「你怎麼樣,有沒有摔到哪裡?」

看着沈故知嚴肅又緊張的神情,方遇感覺到有一股暖流,順着血液流進了心裏,一時不知該怎麼回答。

「啊…我…我沒事。」方遇正要站起來,卻被沈故知順勢抱到了懷裡,四目相對,一切好似都在這一刻戛然而止。

在沈故知懷裡,好聞的香味,感受到的呼吸和心跳,此刻的場景讓方遇心跳加快,臉頰迅速發燙,這種感覺是方遇從未感受過的。

待方遇反應過來後,急忙移開了雙眼,低下了頭,說話的聲音也變得柔和起來:「我真的沒事,你把我放下來吧。」

「跑那麼急,腳肯定扭到了。」沈故知像是在責備方遇跑的太急,但從語氣中能聽得出來擔心似乎比責備更多。

「我就是一下子沒看清路,絆倒了。」方遇想從沈故知的懷裡掙脫,卻被沈故知抱的緊緊的,動都動不了。

見方遇在懷裡掙扎,沈故知便故意抱的更緊了:「別動,在我懷裡乖一點。」

不僅沒有掙脫,反而靠得沈故知更近了,這下方遇是動都不敢動了。

就這樣,方遇被沈故知抱到了家門口。

「到了,你可以放我下來了。」

沈故知把方遇放了下來,方遇正準備開門,而站在旁邊的沈故知卻絲毫沒有要離開的意思。

「謝謝你送我上來,嗯…拜拜。」略顯尷尬的語氣和表情在方遇臉上可謂是表現的十分標準了,其實方遇只是想借道謝讓沈故知離開。

「不請我進去坐坐嗎?」

「啊?不太好吧!」

看着方遇左右飄忽的眼神和緊張的神情,沈故知就知道這小丫頭肯定是想歪了。

沈故知噗嗤一笑道:「你別誤會,你擦破的傷口需要清理,我只是看你手上的傷不太方便,幫你清理一下傷口,並沒有什麼別的想法。」

「哦…」方遇都要尷尬死了,自己想些亂七八糟的還被看出來了,丟死了人了,真想找個窟窿鑽進去,趕緊轉過頭。

沈故知把方遇扶到沙發前坐下。

「家裡有藥箱嗎?鹽水、紗布、創可貼之類的。」

「在電視櫃左邊的抽屜里。」

沈故知環顧了一下四周,方遇的家裡雖然不大,但每一個角落都整齊乾淨,連每本書擺放的朝向都是同一個方向,抽屜里的每一件東西都整整齊齊的在各自的位置上,一目了然。

沈故知打開藥箱取出消毒工具看向方遇說:「把手伸出來。」

然後熟練地用酒精棉給傷口消毒:「疼嗎?」

「還好。」方遇剛說完便感覺到一陣刺痛,感覺神經傳輸給大腦,嘴巴便不自覺的嘶了一聲。

沈故知心想:「嘴還挺硬。」便一邊消毒一邊輕輕呼氣。

方遇對溫柔的男人一向沒有抵抗力,面前的沈故知,着實讓方遇着迷。

「膝蓋疼不疼,需要上藥嗎?」

「疼。」方遇還在看着沈故知出神,完全沒有聽清沈故知說了什麼,順嘴就吐出來了。

「你要幹什麼?」

方遇穿的是一件過膝的裙子,遮住了需要處理的傷口。沈故知一心只想着方遇的傷口,並未思考過多,正要伸手還未碰到,這時出神的方遇回過神來,突然大叫。

突然的大叫着實讓沈故知嚇了一跳,趕緊把手收了回來,差點就要舉過頭頂了。

「給你膝蓋消毒啊!」一臉疑惑的眨着無辜的眼睛。

「我膝蓋沒受傷,不需要擦藥。」方遇慌忙地把裙子往下扯了扯,眼睛躲開沈故知的視線。

「真的嗎?」沈故知心想剛剛不是還說疼嗎!

「真的。」方遇表面冷靜,實則心跳加速,都快要跳出來了。

「那腳呢?有沒有扭到,疼不疼?」

「我沒事,不疼,可以走路。」

看方遇的腳踝並沒有腫,應該沒什麼問題,沈故知才沒有繼續追問。

「你有養寵物嗎?進來的時候看到家裡有寵物用品。」沈故知一邊把葯放回藥箱一邊發問,想轉移話題來緩解尷尬。

「是我收養的一隻柴犬。」

「看不出來你還是個有愛心的女孩子啊!」沈故知坐在方遇旁邊,微笑着看向方遇。

方遇微微皺眉:「難道我長得像沒有愛心嗎?」

「那既然你這麼有愛心,可不可以給你的男朋友一點。」沈故知說撩人的情話時,一雙眼睛裏透露出的深情彷彿就要讓人陷入其中。

「在說什麼呀?」是個人都能看得出來方遇明擺着是在揣着明白裝糊塗。

「業務範疇之內,讓你隨時都能真切的感受到男朋友的存在。」這深情來的快走的更快。

方遇一時不知該說什麼,整個房間都安靜了起來,這麼安靜好像有點不對,方遇突然想到好像忘了什麼事情。

「啊!糟了,我早上把小魚放在寵物店,忘了接回來。「

沈故知指了指方遇的傷,說道:「可你現在這樣也沒辦法去接了,只好明天再去了!」

「不行,小魚見不到我會叫一晚上的。」邊說邊準備起身要走。

「好好好,那我幫你去接,可以嗎?」沈故知看方遇這非去不可的樣子,實在沒有辦法只好自己攬了下來。

還好寵物店不太遠,就在小區旁邊,方遇已經跟寵物店的老闆打過招呼,寵物店還沒關門。

小魚平時除了方遇和高時誰都帶不走,方遇還擔心沈故知搞不定小魚,在家裡焦急的坐立難安,沒想到非常順利,沈故知很快就把小魚接回來了。

小魚看到方遇後,直接就撲到了方遇身上,像個小孩子一樣跟方遇撒嬌,似乎是在責備方遇怎麼沒有去接它回家。

「對不起,小魚,這麼晚才接你回來。」方遇撫摸着小魚的腦袋,語氣裡帶着幾分歉意。

看着這場景,一人一狗好像在上演一部久別重逢的親情大戲。

「現在你可以放心了吧!」

「嗯,小魚平時很認生的,沒想到居然會跟着你走。」

「小魚挺乖的,倒是跟它的主人不一樣。」沈故知蹲下摸了摸小魚,小魚伸着舌頭咧嘴笑,很開心的樣子。

「麻煩你了,還害你跑了一趟。」

「沒事,不麻煩。那我先走了。」

沈故知起身正要離開,突然被方遇叫住。

「那個…今天謝謝你。」方遇滿臉不好意思說出口的樣子,像是猶豫過後鼓足了勁才說出來。

臉上掛着獨屬於沈故知的微笑對方遇說:「這都是男朋友應該做的,早點休息,晚安。」說完便轉身離開了。

方遇一個人坐在沙發上發著呆,想起沈故知給自己處理傷口時的溫柔,面對自己時深情的眼神,以及那些自己表面討厭其實很喜歡的情話,這一切都太過真實,方遇一時還未反應過來。

方遇陷入了沉思,只是因為我們是綁定情侶的關係嗎?

叮鈴鈴~叮鈴鈴~叮鈴鈴~

急促刺耳的鬧鐘聲打破安靜的早晨,小魚從客廳跑進方遇的房間,在方遇的床前旺旺旺的叫着。

方遇伸手朝着床頭的方向摸索着關掉了鬧鐘,不情不願的從床上爬起來,費力的睜開了眼睛,揉着眼睛對小魚說:「早啊,小魚。」

伸了個懶腰便下了床,不加思考的朝着小魚狗糧的方向走去,小魚搖晃着尾巴,在方遇腳邊踱來踱去。加滿了狗糧,小魚吃的很香,老母親的欣慰不禁在方遇心頭湧現出來,似乎早起的早晨也沒那麼糟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