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出車禍後,我對我的金主見死不救
出車禍後,我對我的金主見死不救 連載中

出車禍後,我對我的金主見死不救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四個水煮蛋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白行簡 薛靈犀

瘋批男主,介意勿入
(校園、言情、豪門、強取豪奪) 長相明媚而憂傷的倔強少女薛靈犀,作為白行簡強制圈養的金絲雀,她清楚的記得初次見面時,因為種種原因,她天天抽煙喝酒熬夜,虧虛了身體,因暈車而趴在垃圾桶嘔吐不止,他站在旁邊,居高臨下的望着她,絲毫不掩飾眼裡的厭惡和嫌棄,聲音冰冷無情道:「你可真噁心」 四年後,為了逃出他的魔爪,她親自設計了一場車禍,決定置之死地而後生
車禍來臨之際,他把她護在身下,替她擋住了致命的一擊,昏迷不醒,可她實在太過厭倦呆在他身邊的日子了,讓她覺得無比壓抑抑鬱,沒有絲毫自由
最後,她把他丟在了車禍現場,揚長而去,直到五年後再次見面,她知道,他來找她報仇了! 劇情純屬虛構,請勿上升現實
展開

《出車禍後,我對我的金主見死不救》章節試讀:

第3章 你怕我?


薛靈犀驚訝的望向她,開口就要拒絕,但被老奶奶阻止了,她道:「多麼漂亮的小姑娘啊!多吃點東西,才會好得快。」

聽到這話,薛靈犀的眼淚不爭氣的流了出來。

奶奶看她這樣,有些被嚇到了,着急的用手擦着她臉上的淚,頗有些手足無措的道:「呦,這怎麼了啊?是不是受什麼委屈了,告訴奶奶,奶奶給你撐腰去。」

薛靈犀搖頭

她就是好久沒有被人如此善待過,一時間有些難過了而已。

老奶奶輕輕的把她抱進了懷裡,道:「唉,可憐的小姑娘奧。」

薛靈犀依偎在她的懷裡,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流。

心裏卻有些心酸的在想:如果她知道了自己身份的話,應該不會對她這麼好吧!

而學校,一少年正摟着白行簡肩膀,道:「阿簡,你怎麼了?該不會是想念那薛靈犀了吧!」要不然為何像一座望夫石一般一直望着他們班級的方向。

那少年正是踢了薛靈犀一腳的桑榆。

白行簡望着他,眼神一冷,少年立即抽手,做了一個噤聲手勢。

白行簡抖了抖被少年搭過的T恤,不屑一笑,道:「想念?」是想念啊!不過這想念可與他想的不一樣。

少年見他如此,不敢再問,而是道:「今天會所來了一批新人,我們一起去看看?」

白行簡望了他一眼,沒多大興趣,揮揮手走了!

見白行簡離去,晁然走了過來,道:「白哥這是怎麼了?不和我們一起去嗎?」

桑榆白他一眼,道:「阿簡是什麼人,用得着和我們一起去玩這種女人嗎?」伺候他的人當然是得乾乾淨淨專門為他提供的了!

晁然點頭,表示明白。

其實白行簡也不是介意或者是嫌棄她們,對於女人,他什麼樣的沒玩過啊,就是最近幾天對沒那方面沒興趣而已。

薛靈犀出院時已經是一個多星期後的事了,這一個星期里,她一個人待在醫院想了好多,可依舊迷茫,沒有目的。

她本以為經過這事以後,學校會把她開除的,沒想到,他們甚至還派了老師找到她,勸她早些回去上學。

她知道這不可能是學校的意思,她已經放棄跳舞了,對他們來說,她也沒什麼用了!除非是白行簡他們還沒有玩夠,想要繼續玩這種無聊的遊戲。

其實她也可以不去的,可她清楚的知道他們這群人的脾性,在他們玩夠之前,他們是不可能放過她的,不管去到哪裡都一樣。

她不喜歡麻煩

既然如此,那就回唄!打就打唄,揍就揍唄,死了就死了唄,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他們能弄死她也算是解決了她一個問題了,反正活着也沒什麼意思。

回家以前,她習慣性的拿出手機,打開監控,仔細查看房間里所有角落的監控。

一開始很正常,直到學校老師來找她回去上課的前一天,她家衝進去了一伙人,在房東的帶領下東翻西找,甚至看見東西就砸,卧室、客廳、衛生間、廚房、閣樓,只要立着的,沒有一個倖免。

薛靈犀望着,不禁嘆了口氣,皇甫政一還真的像是一條狗啊,一直咬着她不放。

而且這也不是第一次了

第一次發生的時候,她也報過警,可警方耐於他們的勢力,竟匆匆的給了她一點補償便快速的結了案。

並且,有些心眼好的,還會主動奉勸她不要惹對方,否則,只會給自己招來麻煩。

漸漸的,她也就想明白了!

既然如此,那便算了吧!反正,她一孤女,確實鬥不過他們。

站在家門口,她在門的周圍或者牆上仔細的查看了一番,見沒有什麼特殊符號,沒什麼異常以後,才拿出鑰匙,開門。

一進門,看到的便是一片狼藉。

望着亂七八糟的房間,她心血不由上涌。

她泄恨的踢了踢房門,而後無力的坐倒在地上,雙手抱緊雙膝,頭埋在膝蓋里,無聲的哭着。

說到底,她也只是一個17歲的孩子罷了,縱使自強獨立,時間長了,也是會害怕和疲憊的。

過了很久,她才緩慢起身,熟練的走到窗前,檢查堵在窗前的窗戶鎖扣是否完好無損,見沒被損壞,她才安心,然後移至門前,把安全鎖扣固定好。

由於一晚上的整理打掃,第二天去上學的時候,薛靈犀臉色蒼白,精神萎靡不振,一幅病秧子的樣子,趴在桌上便沒再直起來過。

直到放學,白行簡一行人又找上了她。

她望着他們,不禁鄒眉。

她提着書包,直直朝着他們走去絲毫沒有要躲避的意思,在要越過白行簡的時候,他扯住了她的手臂。

她抬眸望向他,與他四眼相對。

但意外的是,他眼眸一片清明,並沒有往日見到她時的暴戾和嫌棄。

可她不一樣,在她眼中,他就是條瘋狗,每次看到他她都想把他按在地上摩擦。

所以,看他的眼神自然沒那麼友好!

她冷着臉面對他,嫌惡的想要扯走被他拉着的手臂,但力量懸殊,她掙脫不開!

沒辦法,只能任由他扯着。

「有事?」她沒好氣的問

他望着她,渾身散發著冷淡的氣息,如黑曜石般澄亮耀眼的黑瞳,閃着凜然的英銳之氣,在看似平靜的眼波下暗藏着銳利如鷹般的眼神,立在俊美絕倫、宛如雕琢般的英俊臉龐上,更顯氣勢逼人,充滿危險性。

薛靈犀看着,不禁打了一個寒顫,雞皮疙瘩不禁從頭皮蔓延到全身。

他實在,太過可怕了!

白行簡感受到了她身體的顫抖,眼裡瞬間盛滿了怒氣,質問道:「你在怕我?」

笑話,雖然她不怕死,可她也怕疼啊!她又不是有自虐傾向,自找苦吃。

再說了,這學校誰不知道他白行簡有病啊!不小心是會死人的。

看她默不作聲的樣子,白行簡眼裡的怒意更甚,捏着她手臂的手恨不得把她捏碎。

他一下用力,薛靈犀疼得忍不住,叫出了聲:「啊」

白行簡望着她臉色憋紅,眼淚在眼眶打轉的樣子,不禁鬆了手,彆扭的垂了下來,掩向後背。

薛靈犀捂着被捏得青紫的手臂,疼得連呼吸都慢了幾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