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重生:將門雲家女
重生:將門雲家女 連載中

重生:將門雲家女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牧芝麻麻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雲錦 古代言情 陸懷清

前世,雲錦錯信渣男渣蜜得了個難產而死的下場 父親兄長遭人陷害,戰死沙場,二十萬雲騎全軍覆沒,既死在敵人的刀下,也死在自己人的背叛里
母親受不住打擊,聞噩而去…… 外祖父一家流放偏地生活屈辱艱辛…… 這一世,雲錦重生歸來,回到一切還未發生之際,這次,她定要守護家人,改變結局! 只是……有個陸懷清與她共商計策,共坑敵人,這條道路好像並不孤獨
展開

《重生:將門雲家女》章節試讀:

第5章 算計


一曲完畢,眾人皆是陶醉。

直到雲錦出聲,才都回過神來:

「王妃娘娘,雲錦獻醜了。」

「真是像啊,這般絕倫的琴藝已經很久沒有聽到過了啊。」

舒親王妃似乎在透過雲錦回憶某個人,暗自呢喃着,然後對雲錦笑着招手:

「孩子,你過來。」

雲錦儘管有些詫異,但依舊上前,舒親王妃起身,在眾人既驚訝又羨慕萬分的目光里,將一旁侍女手中托盤裡的紅翡滴珠金步搖緩緩插入雲錦的髮髻里,

「王妃娘娘,這....」

不只是旁人,連雲錦自己都有些驚訝。

舒親王妃看雲錦呆愣的模樣,摸了摸她的頭,笑出了聲:

「不用這麼驚訝,就憑剛剛那一曲,今天這彩頭合該是你的。」

「靜柔自小學習琴藝,你若閑時,也可來王府與她相伴。」

雲錦這下是真的受寵若驚了,畢竟能得到舒親王妃的賞識不說未來會有多麼便利,便是當下也是被人艷羨不已。

翠環這時上前說道:「雲錦小姐與『墨弦』有緣,小姐的琴藝也只這『墨弦』能配得上,世子便說將此琴送與雲小姐,也不會埋沒了它。」

舒親王妃覺得有理,便示意雲錦收下。

雲錦自然喜歡這琴,也不故作推辭,就讓自己的丫鬟接過琴。

「那便請翠環姑娘替雲錦轉謝世子,多謝世子殿下割愛。」

韓露露一看自己原本是想讓雲錦在賞花宴上出醜,結果自己不僅沒拿到彩頭,還送上門去當了雲錦的墊腳石,讓她出盡了風頭,一時氣紅了眼,哭着跑了出去。

「哎呀!露露!王妃恕罪,我那女兒想必是昏了頭了。」韓夫人一看自己女兒跑了,嚇得連忙跟舒親王妃告罪,得到王妃點頭諒解後,急忙追了出去。

回去的馬車上,裴瑤還十分恍惚。

她不知道自己女兒怎麼突然會彈琴,而且還彈得這麼好?並且還得了舒親王妃的賞識。

儘管疑惑,裴瑤並沒有多問。畢竟女兒大了,有自己的小秘密也很正常。

「錦兒,我不會限制你去做什麼事,但是,不論出了什麼事,你一定要告訴我。你要始終記得,我和你父親,你哥哥,永遠都在你身後支持你,都永遠愛你,好嗎?」

雲錦抱着母親,想到前世種種,紅了眼:

「女兒知道了,放心吧,母親。」這一次,她一定會用盡全力保護自己的家人,一定會讓仇人血債血償!即便赴湯蹈火,在所不惜!

漪雲閣。

雲錦把玩着寶藍點翠,饒是陳以如被她的話嚇唬住了,也還是拖了好幾天才送來。

自從賞花宴後,雲錦的才女名氣在京城傳了個遍,畢竟得到了舒親王妃的誇讚與賞識,想不出名都不行,因此她的追求者也多了起來。

這邊陳以如見這種情形卻是慌了神,來雲府也來得更勤了,甚至埋怨起雲錦為何賞花宴不帶上她。

而只要雲錦出門,陳以安便會碰巧『偶遇』上來搭話。雲錦心裏倒是門兒清,雖說萬分噁心兄妹倆的虛偽造作,但為了不讓他們起疑,每次都恰到好處的敷衍糊弄了過去,還特意送給了陳以如許多首飾和物件,都是她吩咐小蓮讓人打造的高仿貨。

兄妹倆心裏樂開了花,彷彿富貴觸手可及,絲毫沒有覺得這些巧合會讓雲錦起疑心,反而認為雲錦蠢笨軟弱被他們牢牢的握在了手裡。

晃眼,一個月過去。

今日朝堂的萬分凝重,只因戶部尚書張丘上書稱,株洲白水鎮幾日前爆發了疫症,死傷數千名百姓,請求立即派人前往株洲支援。

齊明帝動了怒,將奏摺扔在了戶部尚書的臉上:

「朕的朝堂是養了一群飯桶嗎?株洲離京只隔兩洲,為何死了數千人才報上來!」

張丘慌張地撿起奏摺,聲音也是抖的不行:

「陛下,此次瘟疫發生突然,一夜爆發連死數千人,地方還來不及上報啊,陛下,如今應當立即支援,以免災情擴大啊!」

齊明帝揉了揉眉心,看着一眾大臣們:

「既如此,朕應該派誰前往最為合適啊?」

大臣們無一人願意出聲,一陣面面相覷,那可是疫症,去了說不準就回不來了。而大臣們的心理正中三皇子齊裕的下懷,他要的就是無人敢去。

見時機差不多了,三皇子齊裕走上前跪下:「父皇,兒臣願意前往株洲,為父皇分憂。」

齊明帝氣言:「胡鬧!」

齊裕抬頭看着齊明帝,語氣愈發懇切:

「父皇,兒臣身為大齊皇子,理應作為表率,為父皇分憂,兒臣願拿出府上十萬兩白銀支援株洲,解百姓於水火之中,求父皇恩准。」

齊明帝聽此,不由開懷大笑:

「好!不愧是朕的兒子!既如此,封三皇子齊裕為株洲巡察刺史,太醫院聽候三皇子差遣,批白銀五十萬兩,糧草藥物三十石,火速支援株洲,務必解除疫情!」

齊裕與張丘對視一眼,兩人都從對方眼中看出了興奮。

株洲並不是何等富足之地,平時也不會被各方勢力所注意。但關鍵就在於株洲與京城之間只隔了兩洲。齊裕和張丘知道,若此次計劃成功,將株洲完全掌握在了手裡,再將大量私兵武器藏於此處,既不會被人察覺,來日就算舉兵攻京也能把握先機。

齊裕對株洲一事胸有成竹,畢竟他和張丘謀划了許久,但天不遂人意。

「報……五皇子、長平候世子請求覲見!」門外有侍衛進來通傳。

「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