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冉魏春秋
冉魏春秋 連載中

冉魏春秋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山雨欲來風欲止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耶律小兔 風凜

一覺醒來,朱振龍發現自己穿越到自己曾經夢到的場景
在確定自己不是在夢裡之後,他開始逃離那夢中一次又一次的死亡
然而,似乎一切都在命中注定一樣,就在他生命終結之前一刻,金手指終於降臨
可這個世界的父親卻沒能躲過一劫
順着自己在這個世界的記憶,他開始尋找自己的身世,漸漸的,他發現這個世界並不是……展開

《冉魏春秋》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本宮是太子


大魏天承府西山樹林。

雷電轟鳴,暴雨滂沱,傾瀉的雨水沿着山路往下涌。

風凜傾盡全力奔跑着,完全不顧那雨水的拍打和狂風的呼嘯。

一道亮光閃過,鮮紅液體流淌而下,雨水夾雜着血腥味撲鼻而來。

放眼看過去,山道之上,已經是橫七豎八的屍體。

不難認出來,這些都是太子身邊的侍從,還有些生面孔,但那些人最近也跟太子走得很近。

風凜早就知道,上面的那個人,不管是在那本小說里,還是在這個世界,即使在百萬軍中穿梭全身而退也是輕而易舉的事,更何況僅僅這數十個侍從。

「瘋子……根本就不是人……」

聲音是從屍體堆當中發出來的,那人艱難地推開壓在自己身上的屍體,看到風凜的瞬間,似乎看到了活下去的希望。

他用盡最後一點力氣央求道:「平南侯,救救我……」

可迎來的卻是一劍穿心。

風凜沒有過多的猶豫,殺伐果斷。

他知道,這裡發生的事只能爛在這裡。

即使如此,他還是抱着最後一絲希望往山裡跑。

太子要是真死了,別說他一個區區侯爵,恐怕整個慕容家族都得搭進去。

……

……

「本宮可是大魏的太子冉衍,你這個螻蟻,竟敢殺我?本宮勸你,現在收手還來得及……」

一身華服的男子,一邊往後挪動着腳步,一邊試圖用自己高貴的身份震懾兇徒。

他身邊的侍從無一例外,全都倒下了。

他必須承認,自己確實低估了面前這個瘦弱的男子。

來之前,他明明已經僱傭了全天下最厲害的刺殺隊,還調用了宮裡最厲害的御林軍當他的侍從。但在這個人的面前,全都是那麼的不堪一擊。

此時,手持熔岩巨斧的瘦弱男子並沒有停止走向他的腳步。

緩緩逼近,一步一步地靠近,每一步彷彿都踩在冉衍的心頭之上。

冉衍分明能感覺到自己每一次的呼吸,都可能會是自己呼出的最後一口氣。

「你無非就是想要那個女人嘛,本宮,本宮不要便是,你,你不要過來啊!」

此刻的冉衍試圖妥協,他似乎也想明白了,沒必要為了一個女人斷送自己的性命。

然而這似乎並不奏效,伴隨閃電的光芒,那人臉上如同野獸一般的眼神,讓冉衍徹底崩潰了。

「我求求你了,放過我吧,我還不想死啊……」

隨着持斧人的步步逼近,太子已經沒有了之前的威嚴,也徹底放下了尊嚴,跪在地上哭泣着求饒。

又是一道閃電,照亮了整個山頭。匆匆趕來的風凜藉著亮光很清楚地看到,一個骨瘦如柴的人正高舉着熔岩巨斧,沒有猶豫,血濺當場。

看着滾到自己腳下那顆還沒來得及閉上眼的頭顱,他知道,這下徹底完犢子了。

他是怎麼也沒想到,自己才剛穿越到這個世界不到一年,甚至還沒來得及弄清楚自己在這個世界的身世,就要面臨他不敢想像的結局。

……

……

忽然某一天,朱振龍醒過來的時候,發現一切都變了。

沒有了軟軟的床墊,床頭摸不到手機,也沒有了每天早上都會把他舔醒的小黑。

眼前的一切都變得很奇怪,陌生的木架子,陌生的桌子,陌生的硬板床。

還有一張陌生的面孔對他說:「三少爺,你總算醒啦?」

朱振龍感覺很奇怪,這個管自己叫少爺的僕人,有些眼熟,似乎在哪裡見過,可就是想不起來。

穿着一身的輕鎧甲,就更讓朱振龍感到奇怪了。

不對勁,這個場景怎麼感覺這麼熟悉呢?

朱振龍一把推開鎧甲人,看到桌上擺放着的銅鏡,再看看木架上掛着的重鎧甲和大關刀,又捏了捏自己的大腿,痛得直鑽心。

「我鐵定是穿越了。」

對於朱振龍的自言自語,一旁的僕人有些詫異,一臉擔憂地問道:「三少爺,你還好吧?」

可朱振龍的內心卻是極度興奮,做夢都想着有朝一日可以穿越的事終於發生在自己身上。

沒有給予僕人正面答覆,反而是興奮地對着空氣喊着:「系統?爸爸?系統爸爸,你在哪?」

穿越必定自帶系統,這是定律。

可這系統似乎並不太想理會朱振龍,沒有給他任何一點點反應。

難道是我打開的方式不對?

於是他嘗試着緊閉雙眼、憑空想像、空手在面前找操作面板等等以前看過的小說方式,可無疑都失敗了。

反倒是那僕人嚇傻了,匆匆忙忙跑出營帳,嘴裏叨叨着:「這事得跟老將軍說說……」

忽然,朱振龍只感到腦瓜子一陣刺痛,眼前的場景似曾相識。

看着一旁桌子上的銅鏡,裏面那張面孔既熟悉又陌生。

他記得那是很久之前曾經做過的夢。

是曼德拉效應嗎?可這夢,明明發生在很遙遠之前。

他記得很清楚,第一次做這樣的夢境,是在初中讀書的時候。

……

……

那天,學校門口來了一輛大巴車,從上面下來一群衣着古怪的人。

他們把附近一個小商店圍了起來,拉上了警戒線。

沒人知道當時發生了什麼事,來了許多**,警告周圍的人不要靠近。

到了晚上放學的時候,朱振龍跟往常一樣,在學校逗留了一會兒才回家。

正準備回去時,朱振龍饒有興緻地問起他的鐵哥們:「聽說了嗎?學校門口的事。」

沉穩的任俊回應道:「中午開始圍起來的呢,現在都還沒走,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俞翔開玩笑地說:「該不會是什麼命案吧?」

任俊瞥了他一眼,沒好氣說著:「你可別瞎說,造謠可是要負刑事責任的。」

「唉,行了行了,別墨跡了。振龍,你走不走?」王成收拾着乒乓球拍,順手推了推在發獃的朱振龍。

王成、任俊、俞翔他們三個是朱振龍的同班同學,平常玩得比較近。那時老師還經常開玩笑說他們就是學校里的H4,意思是壞事干盡的四個小鬼。

「走啊,幹嘛不走?」

沒走幾步,王成忽然搭着任俊的肩膀笑嘻嘻道:「老任,你看振龍那傢伙,是不是天天都在看他那同桌啊?喜歡又不敢追,真是有賊心沒賊膽,嘿嘿嘿~」

「走吧,就你話多。」任俊也有些心不在焉,或許是他今天的考試差一點沒拿滿分吧。

王成這時把另一隻手搭在朱振龍的肩膀上:「我說,你們兩個該不會喜歡上同一個女孩吧?那個女的不行,你看她,頭尖額窄,命格太差了,那種面相啊,嘖嘖嘖……」邊說還邊搖頭。

當他們幾個走到校門口那個商店時,門口已經沒有**了,但警戒線還在。

俞翔突然蹦出來一句:「要不……進去看看?」

王成一下子拉住了他:「等下被發現了,讓**叔叔把你關進去,我們幾個可不去探望你。」

「行了,別多事了。」

「就看看嘛,我又不動裏面的東西。」俞翔有些不甘心,終究被他的好奇心戰勝。

可他前腳剛正準備踏進去,突然,一個黑影在他們面前一閃而過。那東西像是怕他們還沒來得及看清楚,又回頭待在不遠處停了下來。

那東西只有一米左右高,渾身漆黑看不清楚是什麼,只有一雙紅彤彤的眼睛,發出亮光。

四個人都感覺自己雙腳不聽使喚,站在原地無法動彈。

那東西像聽到什麼聲音似的,轉了轉腦袋,一陣風一般地又在他們面前消失了。

「你們……剛才有沒有……」朱振龍的話音里充斥着顫抖。

「嗯,我都說了不要多管閑事了……」最大塊頭的王成都感覺有些心有餘悸。

沒有再多說什麼,幾人就匆匆忙忙的回家了。

就在那天晚上,朱振龍第一次做了一個很真實的夢。

在夢裡,他是一個將軍,帶兵出戰,漫天黃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