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團寵奶包三歲半
團寵奶包三歲半 連載中

團寵奶包三歲半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葉滕滕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林軟軟 洛景煜

自從小奶包來到家裡之後,洛景煜身後就多了一條小尾巴,然後他發現,一直最疼愛自己的娘親被搶走了
扎着兩個小啾啾的小奶包哼哧哼哧跟在他身後,聲音奶乎乎的:「煜煜,軟軟也要去
」 後來,洛景煜成了首輔,可是那個會奶乎乎叫他煜煜的小奶包卻不見了
景煜景煜,娘親希望自己前程似錦,品行端正,可是小奶包不見之後,洛景煜其實嗜殺成性,其實他只希望自己的小奶包回來
這輩子只有一個人喊自己煜煜,可是自己把她弄丟了
展開

《團寵奶包三歲半》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狼送千年人蔘


巍峨的山上,一個小小的瘦瘦的身影費力的向山林裏面前進。

小男孩的鞋子已經磨破了,手心也磨出了血,可他還是堅持握住一根木棍,一步步低頭搜尋着。

小男孩的衣服上滿是泥土,臉色髒兮兮的,可是那雙黑亮黑亮的大眼睛卻透露着一種堅強與倔強,不屈的神采。

小男孩的嘴唇被咬破了,流出一絲絲鮮紅的血液,可他仍舊緊抿着嘴巴,沒有吭聲。

他的眼睛死死盯着前方的路,彷彿一直沒有放棄過希望。

村裡的幾個獵戶經過這裡,看着四五歲的小男孩可憐巴巴的小小的一團,都透出幾分同情和不忍心。

「景煜啊,生死是我們常人控制不了的,這幾千年的人蔘只是祖宗傳下來說山中有,可是我們這麼多代人,從來沒有人見過那幾千年的人蔘,那就是個傳說,你現在回去還能見你娘親一面。」

洛景煜的娘親林花可能是方圓十里命最不好的人。

她的父親是一個賭鬼,把自己的家財都輸光了,母親又早早的離去了,留下她和弟弟兩人。

弟弟的性格和林花相差甚遠,他不僅貪玩,而且嗜酒如命,經常把家裡的錢全拿去買酒喝。

而林花卻很善良,不像弟弟一般貪婪無度。

她總是把自己的吃的都給弟弟,她自己則省吃儉用,只求能夠多留一些吃的給弟弟。

可是還不夠,她的親弟弟為了一點點錢把她賣給了洛家。

到了洛家嫁給了洛家的唯一一個男子,是個讀書人,洛天,但是新婚沒有多久,生下一個男孩之後就去進京趕考去了。

這一考就考出了一個探花。

但是隨着這個好消息傳來的也是休書一封。

洛家的人把她掃地出門,並把她趕出了洛家,她無奈之下只能帶著兒子在村中最偏遠的一個小破屋裏面住着。

這小破屋還是因為兩人實在太可憐了,村長看不下去,所以才會給他們母子倆一個住處。

而至於為什麼洛家的人會讓林花將兒子帶出來,也是因為他們的探花兒子不想節外生枝。

林花願意簽休書的前提是兒子必須得跟着她。

為了打發林花,他們自然是答應了。

可是沒想到,林花現在又得了重病,五歲不到的孩子連夜跑到山上,想要找到那極為難得的千年人蔘給他娘救命。

但是這千年人蔘只存在於老人們口**談中,而這些老人們的交談中,大部分都是一些老輩人說起來的,對於這樣的傳聞,他們自己也不敢保證真假。

再加上,這山林極其大,幸福村的人幾代人都只觸碰到這山林的冰山一角,獵戶們進山都得小心,更別提洛景煜一個五歲大的小孩子了。

眾人在看到洛景煜都勸他回去。

但是小小的瘦瘦的一個孩子,愣是一句話都沒吭聲,他彷彿沒聽到周圍人和自己說的話,只自己一個人低頭尋找着。

幾個獵戶也忙着去打獵,洛景煜不聽他們也沒辦法,所以他們也沒再理會洛景煜便離開了。

時間越久,洛景煜的腿顫抖的就越厲害,手心還有腳趾頭都是血,可是依舊沒有半點兒千年人蔘的下落。

洛景煜摘了一個果子坐在一旁啃了起來。

然後一陣猛烈的狂風突然吹來,把他颳倒在地上,然後一個碩大的石塊砸在了他的額頭上,洛景煜的腦袋上冒出了鮮紅的血液,昏迷過去。

等到洛景煜醒來的時候,面前是一隻巨大的狼。

這狼的體型足有一頭牛一般大小,它看着着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洛景煜,思考了一會兒,舔了舔洛景煜頭上的傷口。

洛景煜原本是害怕的,但是他發現這一隻狼對自己壓根沒有殺心,洛景煜鬆了一口氣。

狼將洛景煜的傷口舔舐乾淨,不知道從什麼地方來的草藥,在嘴巴裏面砸吧幾下就附在洛景煜的傷口上。

「謝謝你。」洛景煜對着那一頭狼說著。

那狼似乎聽懂了,又衝著洛景煜嘶吼了一番。

洛景煜不解的看着它,只見那狼突然一躍而起跳入了山林之中。

洛景煜連忙起身跟上。

在那頭狼帶着洛景煜走了一段距離,來到了一片樹木稀少的密林深處。

"吼~"狼又吼了一聲,洛景煜連忙跟着喊道:"吼吼~~吼~~~"

狼帶着洛景煜來到了一個湖泊旁邊。

湖泊旁邊有一個綠油油的小身影正在捕捉蝴蝶。

「撫,撫疊。」

小糰子說話聽到狼的叫喚聲轉頭看去,當看到是狼時,立刻高興的衝著他飛奔過來。

狼連忙迎接着小糰子。

"撫,拂,疊。"小糰子衝到狼的面前,伸出小短胳膊抱着狼的脖子,小臉蹭了蹭狼的臉頰。

狼的表情也變得柔和起來,伸出舌頭舔了舔小糰子。

然後狼將小糰子領到洛景煜面前。

然後狼轉身去拿了一個東西遞到洛景煜面前。

洛景煜伸手接過。

「這,這是。」

洛景煜眼睛大大的睜開,有些不可置信。

雖然狼沒有說出來,但是洛景煜知道,這千年人蔘是送給自己的。

「不知道我需要為您做些什麼。」

洛景煜雖然才五歲,但是他知道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

狼將身後小心翼翼偏着頭看自己的小糰子推了出來,然後昂頭指了指他來時的方向。

「你這是要我將她帶出去?」

洛景煜有些不確定的詢問。

狼點點頭。

「好。」

雖然還想說什麼,但是看着自己手中的千年人蔘,想着家中危危可及的娘親,洛景煜點頭答應。

小糰子顯然不知道自己將要面臨的是什麼,她只是覺得多了一個和自己一樣的小哥哥,有了陪自己玩的人。

「你要和她說一聲嗎?」

看着準備離去的狼,洛景煜詢問。

一狼一人明明種族不同,但是溝通起來完全沒有障礙。

狼搖搖頭,看着不遠處正在摘花花的小糰子,眼中透露出幾分不舍。

然後狼趁着小糰子不注意轉身離去。

洛景煜沒看到狼轉身離開掉下的那一抹眼淚。

看着不遠處在摘花花的小糰子,洛景煜陷入了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