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小人物求生實記
小人物求生實記 連載中

小人物求生實記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白日夢書店的店長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白日夢書店的店長 蕭生 都市小說

誰能知道小人物可以做什麼? 「我只是為了更好的生存,別無他求,難道,連這個小小的願望,都不能滿足嗎?」 「那我,就只能戰了……」展開

《小人物求生實記》章節試讀:

第5章 別具特色的老師


蕭生的座位在教室後排的「養老觀景區」,同桌張成澤是個蠻機靈的小胖子。

「蕭哥,你剛才是幹嘛去了?我看見宋玉海他急急忙忙出去,是不是……」張成澤看見蕭生一臉的淡漠,以及凌亂的衣服,帶着關切問道。

蕭生做了個噤聲手勢,指了指老師,示意這會先聽課,等下課再聊。坐在座位上,蕭生突然就想起了自己和宋玉海的初識。

那還是兩年前,宋玉海被他爹暗中送到了下區,並且不允許他回去。

那時的宋玉海,還是一位癮君子加富家少爺,雖說有他爹提供的資金,可缺少自理能力,再加上被他爹勒令不許公開購買藥品,堂堂宋家少爺,迫於癮威,趴在地上哭號,還沒人敢救。

那時蕭生雖然還年輕,可他也知道,有些事情與他無關,就最好不要摻和。可誰知他常年製作青葉煙,身上有種淡淡的味兒,一般人聞不出來,可他路過宋玉海,恰巧就被他逮住了。

那時候,宋玉海一個沒忍住,抱着他哭爹喊娘。沒辦法,蕭生幫了他一把,就趕緊溜走,可誰知事後還是被宋玉海找上門來,兩人經過一番「友好協商」,蕭生成功成為了宋玉海的獨家藥品供貨商。

雖然蕭生也知道,給宋玉海供貨,就得做好被抓的準備。可是他已經干過第一次,再想全身而退,門都沒有。倒還不如安安穩穩和宋玉海合作,幾年下來,兩人關係也漸漸升溫。

下課鈴聲響起,蕭生從回憶中回過神來。一節課基本都在胡思亂想中度過,這也算是他少有的走神經歷,畢竟他是刻苦學習型選手,成績穩居學校排名前三十。這也就是李世豪找上他的原因——他是前三十名里,唯一一個既沒有較高的身份,也沒有較高的地位的,真正的底層人民。

對於另外的二十九個人而言,他們請得起專門的家教,上得起專門的輔導班,考入幽州大學,在他們看來只是一次鍍金的機會,除去幽州大學,他們仍有許多備用選擇,只是幽州大學所提供的平台,要相對廣闊一些。

旁邊的張成澤見老師出門,捅了捅他。蕭生見狀,揉了揉腦袋,開始解答同桌的好奇。

他先是簡單談了幾句李世豪的要求,又將宋玉海的幫助一筆帶過,算是對今早發生的事情做了一個總結。

「這群腐朽、猖狂的官二代……簡直就是社會渣滓!」張成澤聽完蕭生的經歷,咬牙切齒,不滿溢於言表。

蕭生拍了拍這位熱血朋友的肩膀,努力讓他冷靜下來:「可那又能怎樣?難不成你能改變?」蕭生很冷靜,冷靜得讓人可怕。

「我……唉。」張成澤嘆了口氣,鬆開了緊握的拳頭。

蕭生拍了拍張成澤的肩膀,起身,朝生物老師的辦公室走去。不同於其他教師,辦公室都在一層,蕭生的生物老師辦公室,在頂層。

實話說,在這個時代,每個人身上都有秘密。所以最好的生存方式就是記住,不該聽的不要聽,不該知道的不要知道;而如果你一不小心,知道了一些意外的東西,那就要記得……保守秘密。

蕭生來到頂層,敲了敲門,無人回應。等了一分鐘,他直接推門進去,又將門從裏面反鎖,熟練地走到書櫥前,找到其中的《物種起源》,然後用力按壓下去。

隨着一陣,輕微的機括聲,書架向里側打開,露出一個小通道。簫聲進入,然後再度按下內部的一個小凸起,書櫥便恢復原位。

蕭生前行了幾米,就來到一間小小的靜室。

裏面有人正**着上身,跪在一尊巴掌大的雕像前,雕像做工精緻,主體是一位僧侶盤腿端坐,全身纏有荊棘。聽見身後的動靜,這人頭也不回:「來了?」

蕭生應了一聲,從這人身旁撿起一根樸拙的荊條狀物品。

兩人沒有過多言語,蕭生直接開始用荊條抽打着眼前這人,毫不留情。很快,這人背後便血肉模糊,蕭生也不打算擦拭一下,自顧自地抽打着。如果有人看到這人正面,便會發現他臉上是十分的舒爽。

「馬先生,感覺怎麼樣了?」蕭生抽打了將近五分鐘,暫時停手,詢問道。

「休息五分鐘,再來。」馬驍回了一句,繼續跪伏在地,也不管自己背上的傷口,。一舉一動中全是極度的虔誠。

蕭生抱着膀子靠牆休息,目光落在手中這根透着古怪的物品上。這根「荊條」被折下來已經不知道多久,可是沒有半點乾枯的趨勢,依舊透露着蔥蘢的綠意。

此刻上面沾染着血液,綠色和紅色相互映襯,蕭生突然覺得,這根荊條在吮吸血液,在欣喜雀躍。

打了個寒顫,他將目光移向別處,不敢多想。

五分鐘過去,馬驍身上的傷口,已盡數結痂,展現出異乎尋常的恢復速度。

蕭生起身,手持荊條,繼續重複剛才的抽打動作,只是下手更重了幾分。

直到馬驍背後再無一塊完整的皮膚,蕭生結束。也不擦拭荊條,只是將其放在雕像旁邊,又拱手拜了一拜,便安靜立在一旁,等待馬驍起身。

不一會兒,馬驍吭了一聲,蕭生立刻扶他站起,只見他一臉悲憫安詳。

蕭生對這位馬老師了解不多。只知道他信奉着一個特別的宗教,他們將痛苦視為教義,將鞭笞視為力量來源,他們相信,經歷痛苦,就可以知曉神的指引。

實話說,就連這些,蕭生也不想知道。要知道,蕭生不是第一個來「鞭笞」馬驍的,之前的人……都不在了。至於他們去了哪兒,蕭生也不想知道。

蕭生唯一能做的,只是盡自己所能,不了解馬驍的秘密和**,努力和馬老師保持一定距離。

當然馬老師也會幫助蕭生。他會偶爾給蕭生帶來一些難得的資料和珍貴的知識。兩個人像是甲方和乙方,依靠着不存在的合同,平等交易。

蕭生能在東街生活下來,自然有不少自己的處世之道。他知道,在這個世界,能真正交心的人沒有幾個,有什麼想說的心裏話,有什麼不該有的好奇心……爛在肚子里才是最好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