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在我死後的日子裏
在我死後的日子裏 連載中

在我死後的日子裏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白日擇夢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劉白 李辭曲 都市小說

高中那年劉白因病去世 李辭曲等了他很多年 復活一個人是不可能的 但是世界上真的有平行宇宙 在那裡,他們會相遇嗎? 非言情+重生+穿越+玄幻+都市+腦洞,什麼類型都帶一點影子,但還是淡淡地來講一個故事
展開

《在我死後的日子裏》章節試讀:

第7章 吾之青春多滂沱,天地難容苦情客


-有的日記寫在紙上,有的日記刻在時光里

2022.7.08 晴 下午

我叫劉白,當你看到這裡的時候,我大概已經離開了。

這幾天身上疼的厲害,不停地依靠止痛藥,想來也是最後一篇日記了吧。

這本日記,從我小學到初中,初中到高中,一共有六百二十一篇日記,當時光抹去最後一個記得我的人的時候,這也便是我最後存在的痕迹了吧。

我相信人死後是不會徹底消亡的,我會變成一縷清風,一束陽光,一顆星辰……這本日記可能要經過我爸媽的手,就不寫擦邊的內容了,祝你天天開心,找到一個比我更喜歡你的人。

國稷大學女生宿舍,李辭曲合上劉白托劉長德轉交給李辭曲的日記。

她反覆嘟囔着,大騙子,大騙子。卻忍不住偷偷流着淚。

這本日記本應該暑假就交到李辭曲的手裡,但是由於劉白的去世,李瑃生了一場大病,劉長德忙於照顧李瑃,直到開學後,才再次聯繫到李辭曲,這個在劉白葬禮後就來過劉家灣的女孩。

不過當時李瑃已住院,劉長德夫婦並沒有遇到劉白的這些同學們,也覺得很是抱歉。

李辭曲背着書包,悠悠地走在林蔭小道,前往教學b樓,此時已看不出一絲表情。

——

劉白去世後的六個月,熱河的冬天又來了,來的更快了一些。

國稷大學也早早放了寒假,回到了家,李辭曲窩在卧室里,今早窗外飄起了雪花,洋洋洒洒把整個街道變成了白色的。

李辭曲收到好友李雯雯的信息,邀請她去逛商場。

兩人父母是同村人,之後搬到了康德縣城,從幼兒園到大學,聯繫也一直不斷。

是需要散散心了,看着窗外飄落的白色雪花,李辭曲嘆了口氣。連父母都看出了她整日的憂愁,卻又無可奈何,李辭曲覺得李雯雯聯繫自己,更像是父母主動去聯繫的李雯雯呢,畢竟她一上大學就談了一個男朋友,哪裡有空去和自己的小姐妹出門逛街。

李辭曲沒有什麼打扮化妝的概念,簡單穿了一件白色的羽絨服搭配黑色防滑長筒靴,背着自己針織的小包包就出門了。

上午十點,李辭曲和李雯雯相約在了購物大廈一樓咖啡館,李雯雯興奮的和李辭曲分享大學的奇妙經歷。

咖啡館外,漫天飄雪中,一個帶着斗笠的黑衣男子,牽着一條雪白的狗,看着咖啡館裏的兩人。

「阿五,你是不是覺得沒這個必要啊。」

大雪蒙蓋着這座繁華的縣城,不屬於這個地方的男人看着眼前的景色。

不知什麼品種的白色大犬叫了幾聲,男子笑了笑。

「我就不去打擾她了,不然之後遇到我,解釋不清楚啊。」黑衣男子搖了搖頭,雪落了滿身,又踏雪離開。

————

「小曲,你們國稷大學帥哥多不多?」李雯雯大概是說出了自己的心裏話。

李辭曲漫不經心地搖了搖頭,還在盯着窗外的雪,不停地在下。

「不多啊,可惜了。」李雯雯嘆了口氣,開始擔心閨蜜的未來。

「雪有什麼好看的,都看多少年了。」李雯雯發現李辭曲並沒有認真聽她講話,鼓起腮幫子,對李辭曲說道。

「好好,雯雯大小姐,是我的錯好吧。」李辭曲收回心神,對着李雯雯抱歉地笑了笑,纖細的手指端起熱咖啡,淺抿了一口。

李雯雯和李辭曲並不是一個高中,所以並不知道劉白的事情,想來李辭曲的父母也沒有多嘴,把劉白的事情告訴李雯雯,這個天性活潑又獃獃的女孩,不斷地給李辭曲炫耀自己貼心的男朋友。

下午,逛完商場,雪還在下,等了半個小時,終於打來一輛的士。車走的很慢,車窗外的風景不斷後移,李辭曲望着窗外出神。

聽李雯雯和她男朋友的故事真的很難開心起來,李辭曲表示不如自己一個人出門走走。

人也在走,時間也在走。

劉白的離開終究是離開了,沒有人會不斷挂念一個已經離開的人,高三六班的同學們上了大學,和高中同學的聯繫越來越少,他們認識了新的朋友。

唯有當他們有人來到新的城市,聯繫到生活或工作在當地的高中同學,生活不如意的幾人出來聚一聚,在感概自己高中生活和偷偷消逝的青春之時,想起來自己的那個在夢想路上早早退場的同學,而自己活着卻又一事無成。

風吹過燒烤攤,世界還是原來的那個世界。

劉長德夫婦也早無生孩子的打算,劉白離開的一年後,劉長德辭去了貨車司機的工作,當成了一個社區保安,不用再跑長途,他只想多陪一陪自己的妻子。

劉白並不知道自己高中和那個女孩子一句開玩笑似的約定,卻讓她追逐了一生。

「李辭曲,你去哪裡啊?」劉白自以為自己問的很漫不經心,毫無痕迹。

「你呢?」李辭曲也以為自己回復的很漫不經心,毫無痕迹。

「我去國稷大學。」劉白硬着頭皮回復,想來自己漫不經心的打探也以失敗告終了。

「我也是。」短髮的少女笑了笑,像花兒在開放。

『老子一定要上國稷大學』劉白偷偷刻在了桌子上,若干年後,被一個學弟發現,又在桌子上回復了一句,『學長你考上了嗎?』

他不知道,這位學長,連參加高考都沒能做到。

高考前二百天,老馬拿着一個橫幅和一包彩色的紙出來,讓大家填寫自己的目標院校。

兩個人都寫了國稷大學,不過是在橫幅上,離得有些遠了。

大抵是害怕老馬吧,這個高三六班的早戀殺手。因為他們心裏有鬼,不對,是心裏有對方。但是誰都不說。

李辭曲在大二轉了專業,在父母老師同學的不解中,她來到了被稱為天坑專業的生物專業,研究生命科學。

她知道為什麼,她知道自己有些自不量力,離開的人終究是離開了,誰又能復活呢?

但是,理性的任性,這是她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