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快穿:炮灰女配虐渣記
快穿:炮灰女配虐渣記 連載中

快穿:炮灰女配虐渣記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簡竹蒹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伶六 現代言情 蘇莘

無cp 以惡制惡 虐渣 蘇莘本是一名反派部的快穿者,卻因能力氣運太過強,人太瘋批,搞瘋搞死了一批批男女主被調到炮灰部做懲罰任務
於是便有了......... 某深情男霸裁跪地雙眼含淚悔不當初道:什麼初戀,什麼家產我都不了,臉也不要了,求求你了蘇蘇,把腎還我吧,一個就行啊,就要一個一個就行啊.... 某豬頭豬臉的鳳凰男:對不起蘇蘇,我再也不逼着你,威脅和你在一起了,求求你了離婚吧,房子車子票子,我都不要了,離婚吧別家暴我了
某病嬌:說起來各位可能不信,我是來炫耀的,我和蘇蘇是真愛,她為了救我,差點在喪屍群里掛掉 天道:奇怪我是讓她來聲張正義懲罰渣男的嘛?我不是讓她做懲罰任務的嘛??? 某蘇:什麼?!?什麼懲罰任務,這麼舒服,我不是來度假的嘛? 渣男男主們:他喵的,這懲罰任務到底懲罰誰的,嗚嗚嗚~下輩子再也不想當男主了,姓蘇的你丫個**** 某病嬌:嚶~蘇蘇老婆好可愛
渣男男主們:??? 某六:嗯,嚼宿主大人舌根,全記上嗯慢慢報復嗯~展開

《快穿:炮灰女配虐渣記》章節試讀:

第5章 被割腰子的炮灰3


蘇莘自然不能回自己家裡,於是她選擇將車開到了唐小草家門口

一路行駛高調的沿着監控錄像下行駛而過,她隱晦的避開了某些明顯的攝像頭,讓六六在特定的幾個攝像頭處露個面,省得後面找不到他們

她拉開車門將裴墨淵拉了出來,裴墨淵還沒有醒,身體死沉,即使不太情願,她還是半摟姿態的姿態帶着裴墨淵走進了唐小草房間走去,好在唐小草租的是一樓她不用廢太大力氣。

不過不租一樓也不成,按照唐小草那種平地摔得架勢,租太高沒準哪天自己下樓一個不注意,就給自己卡死了,也沒法勾引裴墨淵了,租一樓應該是她有生之年做的為數不多的長腦子的事了。

蘇莘有些費力的把裴墨淵按在唐小草的床上,床很簡陋,咯吱咯吱的響個不停,她戴上手套,然後找出剪子菜刀,酒精等工具一一備好

把床上的床單都剪成均勻的布條把裴墨淵成人字形的捆綁起,打了個死結,然後用枕頭裡的棉花塞滿他的嘴,最後用膠帶厚實的纏了幾十圈。

開始了割腰子任務,她拿出盆接了滿滿一盆冷水,嘩的一下潑了下來,裴墨淵渾身濕透了整個人被淋醒。

醒來的他發現了一些不對,自己的四肢都動彈不得,嘴裏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他用力掙扎着可奈何沒有什麼力氣,動彈不得。

他明明記得他只是和那女人來取衣服,停在了一輛海王跑車面前,然後眼前一黑就什麼都記不得了,他知道了那女人是個瘋子變態,應該是自己的狂熱追求者想控制自己把自己關在這個小屋。

可是為什麼這姿勢怎麼不對呢,為什麼是背面朝上呢,這女人究竟要幹什麼。他不禁有些微微發寒。

蘇莘看着醒來的裴墨淵陰森一笑聲音嬌媚道:「裴大少,您醒了,我太愛您了,我決定了要剖出您的心親口吃掉,讓你感受到我的愛意」

她瞪大了眼睛,眼中有着熬夜的紅血絲,眼睛裏閃着興奮而又激動的光,她的頭髮散落下來,遮住了半邊臉,猩紅的嘴唇像剛吸過血的吸血鬼一樣嗜血恐怖,她的左手裡拿着菜刀,右手拿着碎冰杵。

菜刀在昏暗的燈光下閃出詭異的光,光照在裴墨淵的臉上,他用力的側彎頭想咒罵那個女人,卻見到女人嗜血瘋狂的樣子,忍不住的掙扎,面色都是恐懼之色,他突然覺得自己的身上渾身充滿力量,他拚命的蠕動,發瘋的想離開這。

蘇莘看着有些鬆動的布條,面露些許的不悅,然後一冰杵插在了男人的腿上,男人的嗚咽聲變得大了,眼睛裏的眼淚都流了出來,更奮力的掙紮起來。

蘇莘看着他這麼賣力的掙扎,附在他耳邊輕輕道:「別掙扎了,寶貝,不然我還要廢掉,你的腿,剛才逗你的別怕別怕寶貝,我只有一點點小小的東西不要你的心臟,乖乖別怕。」她拉長音調,像唱兒歌一樣安撫裴墨淵道,在裴墨淵耳中,這更像一曲催命符來奪走他的命。

她說,她不要她的命,他也不再掙扎,生怕對方廢了他的腿,如果只是一些小東西那沒有關係,如果廢了他兩條腿,他就再也不是風光無限的裴大少,就是一個瘸子,他的父母也會放棄他,他是風光無限的裴墨淵,他才不能當一個瘸子。

蘇莘看着他老老實實的不再動彈滿意的點了點頭,嘴角微微上揚:

「寶貝,真乖,我們今天來玩摘腰腰了哦」

隨即拿着菜刀在裴墨淵的後腰上割了一道長長的口子。

裴墨淵眼前一黑昏了過去,他最後的意識里只有幾個字,這個女人是魔鬼。

蘇莘看着暈過去的裴墨淵嘴角狂抽,不禁罵道:「真沒用,上一個位面男主起碼撐了五分鐘,這男人怎麼連五分鐘都撐不到,丟人現眼,就這點能耐,還學別人搶腰子,啥也不是。」

蘇莘一邊罵罵咧咧,一邊勤奮的割着腰子,頗有一副刷盤子大媽怒罵黑心老闆的感覺。

——————

在此刻房子的主人唐小草正跪在地上,她的臉已經被抽腫了,膝蓋下面是碎掉的酒杯渣,她的臉幾乎腫成了豬頭,額頭上還遍布着淤青,也不知是之前摔得,還是讓打手們輪番一拳打的。

為首的黃三靠在真皮座椅上,旁邊摟着和唐小草撕吵過的頭牌公主,地上的酒瓶里外都是。

黃三有些懶散的靠了靠美人的身上,然後拿來了一瓶烈酒,倒在了杯中,衝著跪在地上的人指了指

「清高小姐,現在願意喝點了嗎」

黃三一臉猥瑣的調笑道,他又一笑滿嘴的大黃牙都在發顫

那頭牌的眼裡閃出一絲嫌惡很快的掩飾了下去,把身子又靠的進了進

跪在地上的唐小草早就沒有了往日的那副清高模樣,她被幾個打手圍住,被拳打腳踢,她現在懊悔極了,自己為什麼剛剛不喝了那酒,她有些怨自己,怨換了她衣服的那個公主,更怨恨攔住自己的蘇莘。

她馬上爬到了酒杯麵前說道:「我喝我喝,別打我了」

黃三看着她這副模樣開懷大笑,然後啐了一口罵道:「敬酒不吃吃罰酒的婊子」

那公主看着侮辱的話,看了眼面容慘烈的唐小草,輕輕拉了拉黃三的衣袖,一口三爺三爺的給他理氣。

嬌聲嬌氣道:「三爺,您是城中龍鳳,何必和一個小野丫頭置氣,她就是上不了檯面的東西,您可千萬別讓她在你面前礙眼惹得您不痛快了,我聽說這兩天我們秦老闆要來……」

黃三聽着那公主的話,聽見秦老闆三個字面色微沉,再小的服務員也是秦老闆的人,要是再弄死一個的話,那就真真算打秦老闆的臉,這秦老闆怕不是要褪去他一層皮

他於是揮了揮手,讓底下的人把唐小草扔了出去。

唐小草知道自己能走了不用挨打了,一口一個謝謝三爺,一溜煙的跑了

從頭到尾也沒有回頭看那公主一眼。

她拿着手機顧不得換衣服,也不管腿上膝蓋上的傷,快步走去打車,她現在只想回家,只想回家。

此時的蘇莘正在給裴墨淵縫合最後一針,本來她是想割了裴墨淵兩個腰子的,一個給夏薇薇換上完成任務,一個拿走掛到黑市賣錢,可是奈何六六拚命阻攔,怕她一下殺死了裴墨淵開啟主線任務時沒有相關人物被直接判定失敗,一開始她是覺得不會那麼巧的,但畢竟這種事發生過好幾個時間,所以還是迫不得已的按住了蠢蠢欲動的手。

現在她開始處理現場,把現場屬於自己的指紋頭髮等證據全都消滅掉,然後坐等唐小草上門

當唐小草一臉疲憊的回到家時,她感覺到了一絲詭異,門被風吹的咣咣作響,難道是黃三還不願意放過自己,打算殺自己滅口,她有些慌亂,打算轉頭跑走,可一雙冰涼骨感的手突然蒙住了她的眼睛,她能聞到手上淡淡的血腥味。

背後的女人陰森森的笑了兩下

「猜猜我是誰,猜錯了挖了你的眼睛」

剛經歷過一頓揍得唐小草,經過蘇莘這麼一嚇猛的暈了過去。

就這麼不禁嚇,蘇莘有些嫌棄道,她不過是因為唐小草買不起熱得快,沒有熱水洗手,蒙了一下她的眼睛就嚇到了,這可不能怪她,誰讓她扣了吧搜熱水都讓她用不上。

她將着唐小草拖進門,把指紋髮絲樣本留了下來,然後把裴墨淵和唐小草放到了一張床上,擺了幾個曖昧的poss,然後拿出小噴瓶又給兩人噴了噴,確定裴墨淵醒不過來才好。

她讓伶六調了角度,擁有了唐小草自拍角度的照片,保留了一張發朋友圈配上文案追夢成功,然後還拍了門外車的照片,刻意避開可以映射人影的角度。

她把裴墨淵的手臂搭在了唐小草的肩膀上,給唐小草多噴了一點眩暈液,又覺得不滿意,又給裴墨淵弄了些青霉素才滿意離去

然後讓伶六黑了幾個攝像頭之後暗箱操作了一番,穿着反覆消毒過的唐小草準備參加活動的新衣服快樂的打車返回了夜店。

她換了個髮型混在人群中,走到廁所,找到自己隱蔽藏衣服的地方,給自己的衣服消了個毒,換下衣服穿着高配走出了門口,然後叫人找到酒店負責人說自己丟了豪車,讓他們調查,報警。

自己坐着夜店派送的車,舒舒服服的回到了酒店。

她滿是愜意的泡了個澡,喝着紅酒,好不愜意,指揮着將基因複製貼將腰子的基因複製成自己的。

然後指揮着要求複製一下自己和夏薇薇的基因,現在她就再也不是什麼黑心黑肝的割腰子醫生了,而是夏家不小心流落在外的大女兒,黑市黑心醫生這種聽着就缺德的身份一定不能給原主留,按劇情算那原主的就變成了因為黑吃黑被割了腰子,一下成受害方變成罪有應得那還了得,她得趕緊統計一下這個身份乾的壞事,然後感覺破財消災,再干點,好事,像捐腰子這種名聲在外還牛的不行的事,免得日後仇家上門惹了一堆爛攤子。

反正自己下的套夠裴家和裴墨淵他們自己暈頭轉向的玩幾天了,自己正好去看看女主關心一下,小白蓮女主

伶六任勞任怨的給蘇莘修剪監控錄像,調基因,搜索被黑心無良醫生坑過的患者,整理好後,該花錢的花錢,該立人設的立人設,還推出了免費幫忙看病政策。

蘇莘看着勤勞能幹的伶六不由得欣慰起來泡完澡後,看着伶六整理好的資料解決方案由衷的豎起了大拇指。

「六六寶貝,你真是我的好寶貝,這麼多工作做的都這麼優秀」

「蘇莘大人您叫我六六就好,為您分擔是我的榮幸」伶六操着富有節奏感的電音宣示着自己作為一個系統的激動

蘇莘聽着伶六的話不由得疑惑起來,怎麼就叫六六了,怎麼就不能叫寶貝了,難道是她今天叫了裴墨淵寶貝

六六吃醋了!她反覆回想今天前後的事,最終得出了這麼一個結論。

「六六寶貝,別吃醋了,等這次任務結束,等下個世界我給你換個磁性男神音,保證引得一群女系統圍着你團團轉」蘇莘補償似的哄着伶六道

「好的,謝謝蘇莘大人」伶六回復道,不過磁性男神音真的可以迷倒女系統嗎,他們系統都是以電音為性感標準,自己已經是一個合格的迷人男系統了啊。

可是自己並不是吃醋啊,只是今天看見蘇莘大人一邊叫着裴墨淵寶貝,一邊一刀更比一刀深的,挖了裴墨淵腰子,在別的世界也是一邊叫男主寶貝,一邊送男主下地獄,他才覺得寶貝在蘇莘大人的心中不是什麼好詞,所以才不讓她叫的啊。

蘇莘並不知道伶六內心的不解,她正在看着系統空間里男主的腰子在研究,對於男主這種生物,腰子是不是應該有什麼特殊地方,被挖了腰子的裴墨淵都不行了,有那麼多缺點了還能繼續是位面之子嗎。

「六六,這男主腰子都沒了這還能是男主嗎」

「宿主大大,男主現在氣運還在,後面天道估計會給男主一個非原配的腎,我粗略計算過,應該就在不久後,等到交易那天,您可以阻止他搶強良腎,積累功德,還能為原主增加功德值,順帶可能做上主線任務」

「六六我決定了,下下個世界完成後 我還要給你配個實體,帶腹肌那種,183+那種,而且比那些位面男主都帥那種,直接拿捏那些漂亮的美女系統不成問題」

「蘇莘大人其實,我用這些沒有用,不用破費的,而且系統的審美是不一樣的……」

「噓,別說了,我懂,沒關係你蘇姐姐我不缺錢,你早該換一個立體超帥的身體了」

於是兩個人又開始研究起了新話題,關於如何第二次挖走男主的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