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殿下,快逃命吧!
殿下,快逃命吧! 連載中

殿下,快逃命吧!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稻香蟬鳴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宇文玉 明輕語

大昇朝皇后大權獨攬,皇權式微,裂土封王的眾皇族虎視眈眈
文玉穿越成為太子宇文玉,卻面臨皇后毒計,被迫亡命天涯
被飛鳳城馬匪玉羅剎相救成為軍師,利用後世的知識武裝軍隊,改善民生,發展教育,北滅氐人,南服羌人,西征西域,大敗鮮卑,最後兵圍大昇洛京,滅諸王,建立大興帝國
其間和太子妃、玉羅剎、鮮卑公主等演繹愛恨情仇,和清塵子、小太監、安和公主、謝淑媛等上演淚目親情和友情
時人稱為「聖玉公子」
展開

《殿下,快逃命吧!》章節試讀:

第4章 輕語夜話


黃昏時分,沿着掩映在叢林中蜿蜒曲折的山路,三千多人的隊伍終於翻過山頂,出現在眼前的景象讓商隊被俘的護衛和民夫驚呆了。

這是一塊藏在山巒中的巨大盆地,方圓怕是不止萬頃。

一塊塊原始森林散落在盆地四周,靠近山的地方一層層如畫卷般的梯田綿延到天邊,盆地中間是一個巨大的湖泊,有漁民駕着小船在湖面上忙碌,湛藍的湖水在夕陽下如璀璨的藍寶石。

湖邊井然有序地排列着大大小小的房舍,正是晚飯時節,有炊煙裊裊升騰。

盆地周邊依稀可以見到每隔一定距離便有的堡壘,顯然是用來警戒和防守。

寬闊的大道邊,有農人在地里忙着耕耘,時不時有人向蒙面女子及她的護衛微笑着躬身打招呼,偶爾會聽到路旁玩耍的兒童在大聲喊:「飛鳳軍又打勝仗了!」

這時候,馬上的蒙面女子便會嬌聲呵斥道:「李三娃,你再不回家吃飯你媽要揍你了!」

「城主姐姐騙人,我媽現在都不揍我了。」垂髫童子得意地回答。

然後便引起一眾黑衣人輕輕的笑聲。

湖邊最高大的一座庭院,門前跪着的是剛剛被俘的五百餘燕王府護衛及近二百名商隊民夫。高高的門樓匾額上「飛鳳明府」四個燙金的魏碑字讓庭院顯得格外莊重。

碩大的大堂里站滿了人。

坐在上首的女子已經換下了戎裝,身着一襲白色漢服,面紗已經摘去。明凈的額頭下漆黑的柳葉眉,秋水般的眼瞳,挺拔的翹鼻,紅唇欲滴,雖然是人間絕色,但雙眸沉靜,凌然不可侵犯的神態,不怒自威。

下首是一位鬢已星星也的男子,容貌和女子頗有幾分神似。旁邊是一位頭髮已經花白的老頭,面容和藹,卻有一雙又黑又亮的眼睛。

階下站着的便是下午出現在落楓谷的十幾名黑衣人。

「恭喜城主,今日兵不血刃大獲全勝!」明鴻圖站起來朝女兒明輕語拱手道賀。

「父親過獎了。是大昇朝廷太不中用,堂堂燕王府護衛還沒開打便嚇破了膽,這樣的貨色還敢走私西域,也是笑話!」明輕語輕啟朱唇,一臉的不屑。

「明丫頭哇,咱還得感謝這燕王呢,這批貨殖還真是雪中送炭啊,這下咱們又可以擴兵了。」白髮老頭叫黃功,是明輕語的軍師,也是明鴻圖的好友。

「城主請示下,這批物資和外面的俘虜如何處理?」為首的黑衣人躬身抱拳大聲道。

「元玢、彭虎聽令!你二人以元玢為主,彭虎為輔,將所有錢物、絲綢、茶葉、生鐵、紙張全部押入城主府庫,剩下的糧食押入飛鳳城的糧庫。所有的護衛和民夫按照老規矩,好好審問,摸清背景,然後放到苦力營先吃點苦頭再說。」

「喏!」二位黑衣頭領領命帶隊而去。

飛鳳明府便是飛鳳城主明輕語的府邸,也是飛鳳城的政治經濟文化中心。說是一座城,其實在五年前也就是一座世外桃源般的山莊。

五年前,明鴻圖一家也是家住大昇朝京都洛京的名流,世代經商,兼一身家傳武學,兩個兒子在朝中任職,小女兒明輕語卻繼承了自己的一身武藝且青出於藍而勝於藍。

那年秋天,皇后甄北風引梁王和楚王入京,誅殺權臣楊鈞,夷三族。而明家作為旁系被列入誅殺範圍,於是,明家上下九十多口人一夜之間慘遭屠戮。

所幸的是時值明鴻圖帶着女兒明輕語和家裡的幾十個護衛,包括元玢和彭虎正在西域經商,躲過了一劫。

然而天下之大,已無明鴻圖父女容身之地。最終帶着幾十名護衛和大量錢財遁入飛鳳山。

經過幾年的苦心經營,飛鳳山從當初的百十來戶人家發展到現在的一萬餘戶,幾十名護衛也壯大成三千餘人的軍隊。明輕語利用飛鳳山的地理優勢,開始了自己劫富濟貧的山寨生涯,如今,「玉面羅剎」的名號已經響徹絲路。收買路財,誅殺官兵,保護商客,吸納流民,已經成為飛鳳山的行事風格。

明府後花園。皓月當空,明輕語和父親明鴻圖及軍師黃功在亭子里飲茶,月光的清輝散下來,樹木的影子斑駁地投在庭前,夏日的飛鳳山涼爽怡人。明輕語的兩個侍女清霜和淺雪正在忙碌着斟茶倒水,點燃熏香驅趕夜晚的飛蚊。

「鴻圖老弟啊,輕語丫頭當年出生的時候我還抱過她,轉眼間咱們都老了,丫頭都十八了吧,這終身大事可不能耽擱啊。」黃功啜了一口香茶。

「黃兄所言極是。可這飛鳳山哪裡有什麼良配,孩子的心思我們也猜不透啊。」

「爹,你們倆要不下盤棋?怎麼一有空就拿我說事。家仇未報,女兒怎敢考慮終身大事。」明輕語嗔怪道。

「孩子,血海深仇要報,但不知道會是何時了。咱不能為了報仇就放棄所有啊,這是為父心裏的大事,我不想你母親在泉下責怪我。」明鴻圖的臉色暗淡下來。明輕語也低下頭不再說話。

「丫頭啊,氐人頭領李問天最近派人來求親,你怎麼看?」

「北有氐人,南有羌人,東有大昇,西邊是西域諸國,總會有人惦記咱們。咱們不能成為他們眼裡的羔羊,而要成為他們恐懼的狼群。抓緊時間整軍備戰才是上策。」明輕語望着天上的圓月,思緒萬千,她感覺自己肩上的擔子越來越重了。

「嗯,當前飛鳳軍戰力不錯,正常狀況下我們不懼怕任何敵人。元玢和彭虎都是跟着明家的老人了,忠心耿耿,但都是有勇無謀。孩子,咱們缺讀書人,我和黃兄老了,你得找良才輔佐於你。」明鴻圖展望未來,憂心忡忡。

「爹爹說的是,管理這幾萬人實在是件頭疼的事。再說,城裡的孩子們也需要讀書啊,元家的元敬,彭家的彭舉,都是頂聰明的孩子,可惜沒人教他們。以後我留意一下那些過路的讀書人,有那種經世之才固然不錯,即使沒有,找幾個教書先生也是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