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開局殺堂哥立威,我可不是廢物
開局殺堂哥立威,我可不是廢物 連載中

開局殺堂哥立威,我可不是廢物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手心有顆痣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手心有顆痣 顧白

魂穿異世,顧白意識剛清醒,就發現自己被人用腳踩住了臉,接着又是一頓蹂躪羞辱
關鍵時刻幸得極品雙飛系統,開局獎勵直接讓顧白的力量有了質的提升
在眾目睽睽之下,顧白瞬間反敗為勝,並將堂哥顧天吊打致死
從此,顧家一代猛男崛起,廢物化身傳說
他在裝逼的路上越走越遠,神擋殺神、魔擋宰魔
展開

《開局殺堂哥立威,我可不是廢物》章節試讀:

第6章 該死?那就死罷


長劍未至,一點寒芒先到。

這一劍,竟隱隱有了雛形劍意。

顧白一愣,又沒忍住開口誇讚道:「沒想到這位嬸嬸不僅前上半身有點東西,居然在劍道一途也能有點東西。」

「真是失敬,失敬啊!」

顧白笑着調戲了林玉茹一波,同時輕鬆地躲過了她那全力刺出的一劍。

「你這該死的混蛋,還我天兒命來。」

林玉茹氣得說話都帶着些顫音了。

她回身又是一劍狠狠刺向了顧白的胸口位置。

「好狠毒的女人,真以為你胸大我就不會打你嗎?」顧白憤怒地說道。

下一刻。

顧白就一掌拍出、給了林玉茹一個教訓。

啪的一聲響起。

他的右掌轟出,但一時手滑沒有瞄準目標,竟不小心打在了對方那身後的飽滿位置了。

雖手感不錯、但有辱斯文!

顧白暗暗地批評了自己一句。

在遠處看到這一幕的一些人,頓時都驚呆了。

不約而同地暗罵了顧白一句「畜牲」。

林玉茹則是又羞又怒,她沒想到顧白竟會使出如此「下三濫」的招數。

簡直就是最可恥的流氓,不,他連最可恥的流氓都不如。

「呵呵!抱歉,你閃得太快了,害得我都打錯了位置。」

「不過,還挺有彈性啊!」

顧白又很不合時宜地誇了林玉茹一句。

氣得林玉茹都快要炸裂了一般,她怒喝一聲,再次對顧白髮起了拚命式的攻擊。

幾乎是在眨眼間,林玉茹手中的利劍劍尖、在離着顧白胸口位置半寸的距離,停住了並再也近不得絲毫。

只見顧白的右手兩根手指緊緊夾住了劍尖的某個位置。

一道不大的清脆聲響起,顧白用手指折斷了林玉茹的長劍,並移形換影繞到了林玉茹的身後,輕輕用力一頂,武器便插入了林玉茹的身體裏面。

「啊!!!」

林玉茹忍受不住痛苦,發出了讓人憐惜的**聲。

隨即癱倒在了地面。

「竟……如此不堪一擊嗎?」

顧白一愣,不由得嘆了口氣,說道:「看來啊!養尊處優是真害人。」

顧白看了眼**林玉茹身體裏面的那截被他剛剛折斷的劍尖,並沒有選擇把它**,而是彎腰一手把林玉茹給揪住,靠近她笑道:「嬸嬸,你也不希望你的另一個寶貝兒子同樣死在我的手裡吧?」

「你,你這個混蛋,你想要怎麼樣?」

林玉茹的身體和嘴唇都在發著抖,也不知是因為承受不住疼痛,還是承受不住憤怒。

「聽說你簫吹得不錯,要不試着在我身前吹上幾口?讓我也享受享受那種娛樂嘛!」

顧白看了看林玉茹的那張臉、以及她那兩瓣水潤紅唇,同時笑着打趣道。

「我,沒有隨身帶着玉簫。」

林玉茹本想怒罵顧白,但是,剛剛顧白威脅她的那番話,已經成功地把她給嚇到了。

她已經親自領教到了顧白的厲害,此刻稍微冷靜下來時、再想到顧家長老們對於她兒顧天之死的無動於衷。

對於顧白這個人,林玉茹開始感到了恐懼。

在憤怒到極點的時候,她不怕死。

可她已經失去了一個兒子,她不想另一個兒子也年紀輕輕就死了。

「哦?那可真是遺憾,看來是我沒有耳福了。」

顧白略感惋惜,他看着林玉茹又說道:「顧天欺我太甚,死不足惜。你若為了他要自尋死路,那可就有些可惜了。」

「而且,到時候你的另一個兒子也會給你陪葬。」顧白在林玉茹耳邊笑着輕聲說道。

聽得她嬌身一顫,滿眼恨意、手指甲嵌入皮肉之中而不自知。

卻再不敢對顧白動手了。

「記住咯!你還欠我一夜簫聲,若日後有機會,可要讓我見識見識、好好地舒坦舒坦。」

說完,顧白便徑直離開了。

某個角落,一個青衣中年男子站在那裡、眼睛滿含怒氣地死死盯着顧白的身影。

在他身後,站着的是顧家大長老。

當顧白找到了顧沫兒的時候,只見她低頭站在那裡,一言不發。

在她身旁,跪着一個肥胖的男子,此刻他的那張臉已經被打得鼻青眼腫、慘不忍睹了。

見此一幕,顧白頓時愣住了。

在他新融合的記憶裏面,顧沫兒是很柔弱之人啊!

怎麼此刻竟變得如此地彪悍了呢?

「沫兒……妹妹?」顧白試探着叫了一聲。

衣着簡單的青衣女孩兒抬起了腦袋,隨即快步跑向了顧白,撲進了他的懷裡。

「哥……哥哥!」

「你,你沒事吧?我聽說你要同顧天堂哥決鬥,本想趕去阻止你,可那劉管事突然出現抓住了我,還……還說要讓我今夜去陪顧天堂哥睡一晚,我大罵了他一頓,他就把我關起來了……」

顧白輕輕拍了拍顧沫兒的後背,安慰她道:「你放心,以後誰敢再欺負你?我會讓他們知道死字是怎麼寫的了,沒事兒了,別怕。」

說完,顧白又手指跪在地面的那個胖子、也就是顧沫兒口中提到的劉管事。

「這又是怎麼回事?你乾的嗎?」

顧沫兒搖了搖腦袋,「是大長老身邊的那位顧恩大管事。」

提到這個時,顧沫兒的眼神中多了几絲詫異,又說道:「顧恩大管事狠狠教訓了劉管事一頓,然後就說把他交給我們了,還說了,任……任由我們處置。」

「哦?」顧白眉頭一挑。

沒想到顧家大長老如此懂事。

「饒……饒命啊!顧白少爺、沫兒小姐,小的也是被那顧天少爺強行威逼才犯下這樣的蠢事。」

「小的該死,小的再也不敢了呀!」

劉管事跪着一步步靠近了顧白他們一些,接着磕頭連連求饒道。

一把鼻涕一把淚、嚎叫聲有些令人動容。

見此,一旁的顧沫兒頓時有些心軟了。

「哥哥,要不,這次就算了吧?他,他也已經受到該有的教訓了。」

顧沫兒扭頭看了看顧白,輕聲說道。

顧白頓時皺了皺眉。

不由得暗暗吐槽了句:「這他媽……可不是善良,而是有着聖母嫌疑了吧?」

跪在地面連連磕頭的劉管事聽到顧沫兒的話,頓時心中大喜。

「小的該死,小的該死!謝沫兒小姐的不殺之恩,小的往後一定改、一定改。」

劉管事話音剛落,顧白突然上前兩步,然後一巴掌拍在了他的腦袋上面。

「既然你自己都說該死,那就死罷!」

顧白的記憶融合了先前那個顧白的所有記憶,所以,在本能的潛意識裏面,對這個欺辱顧沫兒的傢伙,顧白有着足夠憤怒的情緒。

「哥……哥哥?」

顧沫兒頓時驚呆了,有些不敢相信地看了看顧白,莫名地感到這個哥哥變得有些許陌生了。

不過,隨即又覺得心裏暖暖的。

畢竟,哥哥怒殺劉管事,是為了她呀!

顧白回頭看着顧沫兒,說道:「對於這種惡人,原諒他是地藏王菩薩的事,而我要做的就是、送他去見地藏王菩薩。」

說完,顧白就轉身朝着宅院外面而行。

又說道:「我準備要離開這顧家、離開離月城了,沫兒,你願意同我一起走嗎?」

顧沫兒趕緊追上了顧白的腳步,大聲說道:「沫兒願意,哥哥去哪裡,妹妹便跟着去哪裡!」

「那你便快去準備要帶走的重要東西吧!這個家,若是不出意外的話,想必是不會再回來了。」

顧沫兒看了看顧白的背影,欲言又止。

過了片刻,才說道:「其實已經沒有什麼重要的東西了,母親生前給我留下的那塊玉佩,早就被……被盼兒姐姐給搶了去。」

顧沫兒深吸了一口氣,擦了擦淚,問道:「哥哥打算幾時動身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