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何處覓長生
何處覓長生 連載中

何處覓長生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大師兄被妖怪抓走了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大師兄被妖怪抓走了 奇幻玄幻 李長生

天道崩壞,無人得證長生
世間縱有長生法,不曾得見長生仙
且看我李長生如何在這個天道有缺的環境下修成長生仙!展開

《何處覓長生》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李長生


我叫李長生,長生的長,長生的生。這個是爹托村裡的鐵匠給我打的長命鎖。可惜,長命鎖沒戴幾天,娘就去世了,吶~,那邊喝醉了抱着柱子柱子說話人就是我爹,成天說自己見過仙人。

「兄弟,我......跟你說,上次,我和仙人喝的就是這種酒,不是我吹牛.......,這……這一大瓶……我」

「你誰啊......,不要......拉我」

「看我,看我,我是你兒子」李長生蹲下說。

「兒子?我是你兒子?爹你來接我了啊。」

李長生有些無奈,「走了爹,咱回家。」李長生順勢扶起李福貴,把手搭在肩上。

「爹,那天我去後山祭拜娘親的時候遇見仙人了......。」李福貴父子倆搖搖晃晃的走在路上。

這個故事李長生從小到大聽了無數遍......

那天祭拜完後,李富貴正往回走,突然天色大變,原本正午晴空萬里的天氣變得伸手不見五指,李福貴覺得是要下大雨了,趕忙跑到附近廢棄的道觀中躲雨。不一會兒,天空雷聲大震,一道道閃電划過過天際,卻是不見有雨,不覺有風。李福貴對這天氣感到疑惑,把祭拜的東西放置在個蒲團上,走到道觀門口,看到了此生難忘的一幕。

天上倒映着一片雷海,雷光閃爍,雷海中只有兩個活物,一個人形生物渾身閃爍着電弧踏着一頭雷龍在和一隻獨眼妖物搏鬥着。一聲尖銳的叫聲在李福貴耳旁響起,李福貴失去了意識。

「孽畜,休得傷人。」

李富貴重新睜開眼的時候,外面的天已經黑了,道觀里三清的泥身像在燈火的照耀下肅穆而又親近,對面坐着一位和他年齡相仿的中年人,這人看着有些面熟,正欲開口詢問。

「大哥你可算醒了,雖然我已經用法術給你療過傷了,但你畢竟沒有修鍊過,能不能醒過來還是未知的。你要是醒不過來,回去宗門我可少不了一頓禁閉和懲罰。」中年人長嘆一口氣說道。

法術!!!修鍊!!!李富貴的內心掀起軒然**,李富貴清醒過來了「你,你是剛剛在天上的仙人!」後退兩步,正欲跪下,卻被一股柔和的力量托住。

「你這是作甚,是我的不對才是,不該把你牽扯進來,差點害了你的性命。」

「你叫什麼名字?」

「小民李福貴,拜見仙人。」李福貴拱手畢恭畢敬的說。

「在下神霄派三百二十一代親傳弟子白玉蟾。」

「仙人,使不得。」李福貴說,「我是一介凡人,你是仙人,怎能如此。」

「仙什麼人啊」白玉蟾擺擺手,「你我皆凡人 生在人世間,今日你我相識便是緣分。」

咕~

白玉蟾席地而坐笑眯眯的看向李富貴「福貴你是不是餓了啊,要不咱吃點?我惦記你包裹里的那隻雞和酒好久了。」

李富貴受寵若驚地說:「仙人你要吃的話,儘管吩咐就是,何須跟我客氣」說著把放在包裹里用荷葉包着的雞拿出來,以及在村頭老陳家買的一瓶黃酒和自備的酒杯也一併拿了出來。恭恭敬敬的放在白玉蟾面前。

「仙人您請。」

「都說了不要叫仙人了,你怎麼就是不開竅呢」白玉蟾無奈道,「你退那麼遠幹嘛,我又不會吃掉你,你不是餓了嗎?過來一起啊。」

白玉蟾變換出一把小刀,把只雞分割成方便吃的樣子。

「不敢如此,凡人怎敢與仙人同食」。「李福貴說。

「你給我過來!這是本仙的要求。」

「若是不過來便是對本大仙的不尊,怎麼,竟敢違抗本仙的命令。」

李福貴只好拱着手,低着頭,慢慢靠近白玉蟾。

白玉蟾拿着一隻切口光滑如玉雞腿命令道:「抬頭,坐下,拿着,吃」

李富貴手足無措的按照白玉蟾說的做

「這才對嘛。不用拘謹的,你看這觀里供奉着我太上三清我不也沒像你一樣恭恭敬敬。你能在那隻凶獸的攻擊餘波下活下來,除卻三清老爺的庇護之外,剩下就是就全都是我們的緣分了啊。要不是剛剛給你療傷的時候探查到你沒有靈根,我都打算將你引入我神霄了。」白玉蟾說。

「不敢高攀仙人。」

「這樣吧,我給你一道符籙,你且收好,可保你長命百歲,尋常邪祟望而生畏。」白玉蟾從身後的小包里掏出一張寫滿符文的符籙遞給李富貴。

李富貴接過的符籙後,原本法力瀰漫看着就不是凡品的符籙變得稀疏平常。原本無比複雜的符文只剩下幾乎不可見的痕迹。李富貴正欲道謝,抬頭時,白玉蟾已不知何時離去,只有地上的蒲團和蒲團前的酒杯證明他曾來過......

天空中踏雲而立的白玉蟾看着下方的道觀

「為何因果神通會算得我與他有因果,明明他都無法修鍊。」白玉蟾疑惑道,「不管了,因果這玩意誰也說不準,興許我與李富貴以後真有淵源也說不定,該回宗門了。」

一位中年壯漢迎面走來過來,滿臉壞笑的說道:「長生,你爹喝醉又在說胡話了。那符籙我給你打那長命鎖的時候也曾見過,你爹說要把那符籙放到鎖裡頭,一個勁跟我說這是仙人給的符籙。要我說,隨便找個道士都能得寫出來,別信你爹瞎說。」

「爹,別聽二柱的,我……那天真的……」李長生背上的李富貴說道。

不過那天李富貴確實回來得有些晚了,李長生在隔壁二壯家都要睡著了,李富貴才回到家。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爹,你別說了,咱們先回家啊,走了柱叔。」李長生無奈的說。

「對了,你小子晚些時候來趟叔家,你嬸嬸回來了。」

「好的柱叔。」李長生揚起手揮了揮說。

李長生十二歲那年嬸嬸給李長生找了份活:替城裡的一戶大戶人家放牛 。牛棚在村子裏頭,專門有人看着,逢年過節就會有人用車子把牛拉到城裡主人家裡頭,再用主人家給銀子在集市買牛犢回來。李長生要做的就是,每天把牛帶到村子後山吃草。李長生已經放了近四年牛了。銀子每半年結算一次,六兩銀子,不多不少,由在主人家當廚娘的嬸嬸帶回來。

李長生的家後面就是村子的後山,從小就在後山裡玩,這也是嬸嬸給他李長生找這份活乾的原因。後山腳下住着不止好幾戶人家,村裡也時常有人進山找藥材,豺狼虎豹都被驅趕得遠遠的,所以後山放牛再合適不過了。

一處普通的農家小院,三間屋子,除卻一間廚房外,李長生父子各一間,屋後還種着蔬菜。這便是李長生的家。

剛到家門口,李長生就被喊住了。

「長生你回來啦,這是俺娘給你的雞蛋。」李長生聞聲望去,來人是隔壁家的二壯,手裡正提着一籃子雞蛋。

李長生打開門招呼道:」你拿進來吧,謝了啊。「

二壯把雞蛋放到廚房裡,剛出來,就看到已經把李富貴放好了的李長生

」待會我去嬸嬸家取了銀子,就把這幾個月的雞蛋錢都給你。「

「不用不用,俺娘說了,不能要你錢,再說這幾個雞蛋也不值幾個錢。」二壯拍拍胸脯說離開了。

李長生從嬸嬸家回來後,天已經黑了,在嬸嬸家被強留下來吃了晚飯,見李福貴還沒醒來,索性徑直回了自己房裡,一夜無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