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控分竹馬
控分竹馬 連載中

控分竹馬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鳶尾糖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宋子瞻 席沁怡 現代言情

「宋子瞻,謝謝你滿足了我的生日願望
」 席沁怡看着眼前長長的海岸線,手握成喇叭放在嘴邊面朝大海, 「這是我見到的最美的風景!」 「你說漏了一點
」 「什麼?」 「在我眼裡,你永遠是最好看的
」 哦莫哦莫, 宋大神這是要趁着畢業旅行告白了嗎?! 「我可以認為你是在表白……嗎?」 「這句話我憋了三年了
展開

《控分竹馬》章節試讀:

第4章 籃球比賽


餐桌上照例是三個人,宋爸爸最近新加入了個科研小組,忙的很,還時常加班。

席沁怡吃到了心心念念的粉蒸排骨,就連飯都盛得比平時多了點,現在低着頭一悶子扎進飯堆里,除了夾菜,頭都不抬。

宋子瞻看着她小豬拱食一樣的吃法,忍不住給她夾了好多菜。

「媽,我下周有籃球比賽,放學之後有訓練,會回來晚點。」

「注意安全啊,別跟去年一樣打個球把腿打折了。」

宋媽媽剛說完,席沁怡很激動的抬起頭,把掛在嘴邊的青菜葉吸溜進嘴裏,一臉憤怒。

「上次要不是隔壁班那個周子祺故意撞你,你怎麼可能會骨裂!」

席沁怡一邊咀嚼着嘴裏的飯,一邊吐槽。

「打完比賽還過來假惺惺的道歉,明眼人都看得出來他是來挑釁的!還拍照片發到校內論壇上,他真好意思!」

席沁怡說到激動處,差點沒兜不住嘴裏的飯。

宋子瞻起身倒了杯水給她,抬手給她順了順背。

「還有這出?!」宋媽媽也提起興趣來了,對着席沁怡說:「然後呢?」

「然後她氣不過,沒過幾天就找機會趁着隔壁班上物理實驗課,溜進去給人杯子里加了半袋鹽。」

宋子瞻替席沁怡說了。

「哈哈哈……」宋媽媽笑着拍了拍席沁怡肩膀,「幹得漂亮!」

去年高一剛開學沒多久趕上校慶,學校組織了一些活動,正好現任校長是個籃球狂熱愛好者,一拍板就以班級為單位搞了個比賽。

沒想到比賽的時候,隔壁班的周子祺仗着自己比差不多個頭的宋子瞻壯實,在比賽的時候朝着宋子瞻一連撞了好幾次。

一開始席沁怡以為是正常搶球,到了下半場周子淇就逮着宋子瞻不放,連她這個外行小白都看出來了。

「周子祺要幹嘛啊?!」

周絨氣得直接在觀眾席上站了起來,也顧不得擋着後面的人了。

「這不就是故意的!裁判怎麼都不吹哨啊?」姜江也跟着說。

「估計是被周子祺的隊友擋住了。」席沁怡的聲音已經能聽出來很生氣了。

「那怎麼辦?就這麼眼睜睜看着他欺負我們班的人嗎?」周絨氣得直跺腳。

「淡定點,有老師在場,應該不會太過分的。」

席沁怡說這話也不知道是在安慰周絨,還是在安慰自己。

可話音剛落,就聽見看台上一片驚呼聲。

場上,宋子瞻被撞倒在地,一臉痛苦,周圍的隊友都驚呆了,一時間竟沒人反應過來上去扶他。

周子祺站在旁邊,手裡抓着剛搶來的球,一手叉着腰,囂張的看着宋子瞻。

「這狗東西!」

剛平穩情緒的席沁怡立馬開罵。

周絨和姜江互相看了一眼,說好的淡定呢?

宋子瞻看樣子是不能繼續比賽了,這邊立馬換了替補上去,宋子瞻被後勤的兩位同學一邊架一隻胳膊送去醫務室了,席沁怡跟着就走了。

本來就是同年級的比賽,宋子瞻是他們班籃球打得最好的,沒了他這員大將,這場比賽的結果已經註定,沒什麼看頭了。

況且,她又不懂什麼籃球,也不是來看什麼比賽的。

席沁怡一路小跑着跟去了醫務室,進去的時候宋子瞻才剛被扶着坐下來,疼得齜牙咧嘴的。

「怎麼樣?被那個狗東西撞到哪了?」席沁怡脫口而出,腦子還沒反應過來這個稱呼有什麼問題。

「席沁怡,說話注意點。」

宋子瞻雖然疼,但還是不忘教育她。

她這個竹馬,有時候真的會給她一種家長的感覺,日常約束她種種跳脫行為,雖然大部分時候,他也是個任勞任怨的好哥哥形象。

「知道了……我這不是關心則亂嘛。」

席沁怡的火氣被宋子瞻的話澆滅了大半,來的一路上憋在嘴邊的髒話也消失殆盡了。

校醫簡單檢查了一遍後,摘下老花鏡,對着宋子瞻說:「趕緊打車去醫院吧,我估計是骨裂,搞不好還要做手術。」

席沁怡聽到要去醫院的時候,已經有些嚇住了,又聽到可能要做手術,立馬下意識捏住褲兜里藏着的手機,看向宋子瞻。

眼神示意他,要不要現在就給家裡電話。

宋子瞻眨了一下眼睛微點了點頭,默許了。

席沁怡立馬跑出醫務室,四處看了看,找了棵枝繁葉茂的五角楓,躲到樹後面給宋媽媽打了個電話。

學校有規定,不能帶手機。

「乾媽!宋子瞻打球的時候受傷了,校醫說可能是骨裂,我們現在準備去醫院,一會我把醫院地址發給你。」

「好好,我馬上就來,路上注意安全。」

「一會見,乾媽。」

利索的打完電話,席沁怡又返回醫務室,悄悄和宋子瞻比了個OK 的手勢。

宋子瞻點了點頭,回了她一個大拇指。

但是怎麼把宋子瞻弄到校門口啊?剛剛送他來的兩個後勤已經回去了,席沁怡面對比自己高一個頭還多的宋子瞻有點犯難。

總不能讓快退休的老校醫和她這個剛一米六齣頭的弱女子拖着這個病殘吧?

正發愁時,醫務室外面響起一陣嘈雜的腳步聲。

「怎麼樣,宋哥?」

「哪摔着了?」

「我看看我看看!」

班裡一起組隊打比賽的幾個男生一齊湧進來了,沖在最前面的是和宋子瞻關係最要好的盛饒和趙禹。

小小的醫務室瞬間變得擁擠了起來,呼吸間都充滿汗水的味道,甚至在開足了冷氣的醫務室里,席沁怡能看見他們頭頂的熱氣蹭蹭往外冒。

「應該是骨裂,要去醫院拍片子。」

坐在椅子上拿着手機鬥地主的老校醫又重複了一遍。

「這麼嚴重?!」

「走走走,趕緊去!」

「宋哥,我來背你!」

幾個男生開始七手八腳的要來背宋子瞻,到最後還是商量好了讓盛饒和趙禹輪着背宋子瞻。

這下好了,不用愁怎麼把他弄到門口了。

席沁怡領着他們仨在路邊打車時,心裏萬幸今天是陰天,不然在路邊等的士真的要了命了。

剛上了的士,席沁怡就給宋媽媽發了消息:省三院。

宋媽媽:OK。

一路上盛饒和趙禹一直痛斥周子祺的惡劣行為,席沁怡聽見他們這麼說周子祺心裏很是痛快。

"行了,下次比賽我注意點避開他就好了。"

宋子瞻不喜歡背後議論別人,有什麼仇什麼怨當場就解決了,他坐在副駕駛上,聽盛饒和趙禹兩個叭叭了一路,忍不住還是提醒了一句。

說話間,醫院已經到了。

車還沒停穩,席沁怡就看見那輛白色奧迪,還有站在醫院門口等着的宋媽媽。

「到了到了,走走走去骨科!」

車一停穩,盛饒和趙禹就去副駕駛撈人了,席沁怡負責付車費拿東西這些善後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