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只想修鍊的狂魔還是跟女修扯上了
只想修鍊的狂魔還是跟女修扯上了 連載中

只想修鍊的狂魔還是跟女修扯上了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光頭披風男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夏子怡 李非宇 都市小說

李非宇穿越至修仙世界,只因不想被牛頭人挖牆腳,他選擇了潛心修仙…… 碰上了忠誠度極高的女孩子,但在收服前竟被綁在椅子上,吃蛋糕... 「天底下的男人難道不是全都好色么,怎麼唯獨他是個奇葩
送他跑車他不要,送他顯卡也不要,真是氣死人了!」 【粑粑,我們要吃飯飯】 望着一屋子的靈寵,身為鏟屎官的他,為了變強不得不順從它們,讓它們吃好喝好睡好...展開

《只想修鍊的狂魔還是跟女修扯上了》章節試讀:

第3章 名為葉靈靈的女孩子


立下了賭約。

李非宇他們在一個月時間收服了寒光異火,即為勝利。在獲得成為真傳弟子的資格同時,夏子怡必須得當著全校師生面向二人道歉,並歸還那株靈草。

反之夏子怡持有成為真傳弟子的資格,以及一個要求李非宇他們做任何事的權利,但不能做違背公序良俗,傷天害理之事。

就這樣賭約立下了,天空驟然烏雲密布,雷聲鳴叫,風聲呼嘯。數只藏在雲中的電獸來回穿梭,跳起了忽閃忽現的舞蹈。在震耳欲聾的一陣雷聲過後,降下一道雷霆便證明九天玄雷已經見證完畢,賭約從此刻起已然生效,現在反悔都來不及了。

緊接着。

老天師留下句鼓勵的話語,身形化作虛影消失了。

夏子怡對李非宇不屑地笑了下,取出靈劍,保持在不超過貨車高度下,御劍飛走了。

「這夏子怡最後的輕蔑是什麼意思,是覺得我們收服不了異火么?」杵在原地的李非宇憤恨用力握緊了拳頭。

「疼~~」

聽見那個女生的悲鳴李非宇這才緩過神,發現一隻小手還在他的手心裏。不過說真的女生的小手牽起真的很軟,嫩嫩得跟塊豆腐差不多。

「不好意思!」李非宇裝憨地傻笑道,「剛剛我一不小心就把你捏疼了。」

「……把手鬆開」

「……哦」

李非宇鬆開牽着的小手,看了眼哭成了一隻大花貓的那個女生。

「……你叫什麼名字?」李非宇把頭瞥向一旁詢問對方的姓名。

那個女生沒有做出響應,反而是低着頭跑進了草坪廣場的公共廁所。

「是我剛剛把她捏疼了嗎?」

懷揣疑惑的李非宇走向公共廁所不遠處的自動販賣機前,買了罐快樂水,打算坐在長椅上等那個女生出來後,好一起商量下收服寒光異火的對策。

噗——

拉開易拉罐上面的拉環,李非宇坐在了長椅上,仰望天上的烏雲漸漸散去。

「要是剛剛地上的那些票子沒被風吹跑了,說不定還能撿幾張當這個月的生活費。」

李非宇擺了擺頭。

「想什麼呢,錢要靠自己的雙手去掙,這樣花出去才安心。我剛才的想法,真是有夠卑劣啊!」

伴隨着天色漸漸變深了,罐子里的可樂也只剩下不到三分一,李非宇坐在長椅上也是感到了一絲無聊。

「她會不會暈倒在廁所了吧?」

李非宇這般想道。

他站起身,來回在原地踱步,糾結着該不該去廁所裏面找那個女生。

倘若被其他人看見他走進女廁所,而且還被拍了照。

在這個消息傳播賊快的時代,相信用不了多久他李非宇擅闖女廁所的醜聞,多半是會讓全校師生都知道的。

這種有損個人名聲的事情,他打死也不會做。

後來他保持着高尚品德,又等了一個鐘頭。

草坪廣場的路燈都亮了,那個躲在廁所裏面的女生還是不出來。

「難道是要我等一宿?」

等得不耐煩的李非宇埋怨道,在道德面前,他最後還是選擇了勇闖女廁所,把躲在裏面的那個女生給揪出來。

李非宇邁開腿,擺開手,怒視前方女廁所的入口。

馬上就要進入了,然而轉角遇到愛,和那個女生撞了正着。

兩人紛紛倒地,捂着額頭,互相對視了一眼。

「你T……」

李非宇正要開口罵人。

那個女生搶先一步,露出了微笑:「我是葉靈靈,剛剛謝謝你幫了我。你可以告訴我你的名字嗎,以後有機會我一定報答你!」

李非宇望着前不久還在哭泣的女生,在此刻已經蛻變成了一個彷彿把所有不開心都丟掉的元氣少女,他不由地為這個叫葉靈靈的女生感到了一絲絲不可思議。

光是看着那張笑臉,他心裏的怒火鬼知道不知怎的便被什麼東西給消了下去。

甚至還令他被問及姓名時,使他下意識地報出了自己的名字:「李、李非宇、靈寵系大二的學生。」

「你好!」

葉靈靈站起身,主動伸手把摔在地上的李非宇拉了起來。

「剛剛你在外面等我,是想和我商量怎麼收服寒光異火么?」

「沒錯……你有什麼關於異火的消息么?」

「唔~我也沒有……」葉靈靈把玉指放在臉頰旁邊,像個小女生似的表現得很是困惑,「不過我聽朋友說,我們學校的神獸大人知曉世間的很多事情。說不準,我們去找神獸大人,可能會得到答案。」

「好,咱們就去找神獸大人。至於真傳——」

與葉靈靈確定了收服寒光異火的第一步:去找神獸大人打聽相關的消息。

李非宇打算還要和葉靈靈商量如果到了最後是他們取得了勝利,老天師座下的那個真傳弟子名額到底歸誰,以及得到了真傳弟子後的那個人,該如何補償對方。

只不過就在這一刻,突然跑來的好基友打斷了李非宇的話語。

「非宇,你丫的讓我等那麼久,原來是在和妹子約會。」

側身望向飛奔而來的好基友。

「吃我一腳!」

李非宇看好基友的架勢是要使出飛踢的樣子。

他看準時機躲閃到了一旁。

「明明說好的單身一輩子,結果你丫的背着我到外面偷腥!老天爺啊,快降下神雷劈死這個背信棄義的王八蛋吧!」

踢空了的好基友躺在草坪上哀嚎又打滾。

李非宇見了不苟言笑地質問道:「我什麼時候和你立下了單身一輩子的諾言,你給我交代清楚!」

「總之你泡妞不帶兄弟,你就是有錯。趕緊地,把這個妹子介紹給我認識一下,她有閨蜜也順便介紹給我!」

李非宇踹了好基友一腳,調侃道:「你在想屁吃!我也是剛剛認識她,你想和她交朋友,你自己問問她答不答應。」

「行,算你狠!大不了我自個兒來!」躺在草坪上的好基友狼狽地爬了起來,拍了拍身上的塵土和雜草,清了清喉嚨,一本正經地對葉靈靈說:「你好!我叫王凱歌,你可以做我的女朋友嗎?我超能煉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