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侵蝕文明之神
侵蝕文明之神 連載中

侵蝕文明之神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鄰居家小明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張明新 蒙圖浮萊德 都市小說

一個搖搖欲墜的文明
它似乎並不特殊,普通的人類,普通的科技
在被神明注視之時,就已經註定了它的隕滅
人類脆弱,只有當理智遠去,力量才會伴隨瘋狂而來
「來,看我是先成為你們的一員,還是在此之前,將你們盡數驅逐!」 「這是屬於我們的文明!」 …… PS:無女主(指情侶),主角應該一直是人
展開

《侵蝕文明之神》章節試讀:

第8章 更改儀式


嘿,我大概是瘋了。

張明新想着。

他的內心清醒的有些過分,甚至可以說,這輩子都沒這麼冷靜過。

但他的行為卻異常癲狂。

不過其他人應該也一樣吧?就是沒表現出來而已。

都差不多,那就沒什麼了。

「你剛剛說什麼?」劉熠不可置信的聲音響起,「你……真的有辦法?」

「當然有啦!我可以改變一下這個儀式呢~」

與還算平淡的內心相反,此刻的張明新臉上掛着誇張的笑容,眼底的目光也是充滿狡黠。

眼中是淚水卻依舊不知疲倦的灑落着。

他此時的狀態很奇怪,明明不是精神分裂,也能夠掌控自己的行為,但心理活動和實際行為卻充滿着違和與撕裂感。

他一邊能分析出自己的精神失常,一邊放縱自己瘋狂的行為。

明明知道自己的瘋狂,明明能改變,卻不願意這麼做。

至於所謂的辦法,他是真的想出來了。

「啊!!有辦法,你還不抓緊?!」

刺耳的噪音不知從何處響起,如同密密麻麻的小蟲在劉熠耳畔煽動翅膀,令人抓耳撓腮卻又無可奈何。

似的,原本的享受與誘惑已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這恐怖折磨。

「可是我怕疼誒……」

張明新撅了撅嘴,眼淚掉落的速度快了幾分:

「修改儀式需要鮮血,但流血好痛的,我害怕……」

「用我的行不行!!」劉熠滾倒在地,雙手緊捂住耳朵,卻一點阻隔不了這嘈雜的刺耳噪聲。

「肯定不行呀!」

張明新連忙搖頭,看他的眼神好像是在說,『你怎麼會有這麼笨的方法?』。

不過此時的劉熠能分辨出他的聲音就不錯了,根本沒工夫看向張明新。

「你都成這個樣子了,肯定沒有辦法幫我呀。」

「你TM……」

劉熠撐起身體,瞪大滿是血絲的雙眼,直接撲向了張明新,如同野獸般,瘋狂啃咬起後者的手掌。

當然,雖然帶着宣洩的意味,但他還是控制了力道,不然張明新的手肯定就廢了。

「夠了夠了!」張明新哭喊着掙脫劉熠,不斷滾動遠離他,「嗚嗚……好疼好疼!」

他抽噎着,用完好的右手支撐地面站起,掃視了一遍在場眾人,緩緩走向**。

在場的所有人已經幾乎全部失去了行動能力,有的徹底迷醉在幻境中,有的則像劉熠一樣被痛苦折磨,反而還剩有一絲理智。

死亡速度越來越快,還活着的人大概只剩下了不到一半。

這也多虧了獻祭是「排隊」形式,一個個死下來,怎麼也得需要一小段時間。

「嘖嘖,真可惜……」張明新很是同情的搖了搖頭,伸出沾滿鮮血的左手,開始在地上畫了起來。

「好慢……」

一分鐘後,張明新看着地上的新鮮血液,嘟了嘟嘴:

「算了,還是抓緊弄完吧,嘿嘿,也不知道我會不會失血過多而死……嘶,想想就很痛苦呢~」

自言自語了幾句後,他抬起左手,狠狠一口咬到了手腕上。

「好疼好疼好疼!!!」

張明新本來已經停止的眼淚又流了出來,他吐掉嘴裏的肉,捂着手腕躺在地上瘋狂打滾。

明明與手接觸疼痛會更加劇烈,可他卻如同上癮般愈發用力。

嘴裏喊着疼的同時,還在主動加重自己的疼痛。

汩汩流出的血液沾染的到處都是。

張明新就這麼放任自己的血液肆意流出。

似乎是沒有勁了,幾十秒後,他終於停止了打滾,躺在地上大口喘息,茫然的眼神看向岩壁。

幾秒後,他蒼白的臉上突然出現了一個大大的笑容。

任誰都能從中看出他發自內心的喜悅與興奮。

……

「失敗了,我們該走了。」琉文清嘴角動了動,突然出聲。

「這小子真有這個能力?」中年人摸了摸自己不知何時也跟着彎起的嘴角,輕吸了口涼氣,「我們要不要阻止他?」

雖然外表看起來沒什麼異常,但他已經能確認,儀式發生了變化!

「你敢進去嗎?」琉文清瞥了他一眼,「事到如今,我們沒有任何辦法了……這混蛋,身上竟然已經沾染了神秘!」

他們進去倒是有解決張明新的可能性,但值得嗎?

除了他們三個以外,每個闖入儀式的人都會率先成為祭品,連靠近張明新的能力都沒有。

但若是親自進入,就算能解決張明新,自己也很難順利離開……作為算得上命運共同體的三人,他們的性命比這儀式重要太多!

儀式已經註定失敗,沒必要為此承擔生命危險。

「既然失敗就沒必要多說了,抓緊離開吧。」年輕的聲音響起,「以後多注意一下這個張明新……我們竟然都沒有察覺到他身上的神秘。」

「呵……我記住他了。」

……

也就這琉文清等人準備離開的同時,低語聲忽然響起,各種色彩光芒悄然,伴隨着扭曲瘋狂之感,如潮水般向他們洶湧而來。

「他要擴大儀式!快走!!」

……

「噠~噠~噠噠噠嘟嘟~~哼哼~哼哼哼哼~」

重新站起的張明新如同盡情揮灑着靈感色彩的畫家,一邊遊走在各處,一邊甩動手腕,痛快放血。

哪怕臉色已經因為失血過多變得異常蒼白,他也沒有絲毫「節省」的意思。

「生死輪轉歸於命運,血肉進化歸於本源……」

他嘟囔着從書中學來的「咒語」,臉上的笑容漸漸收斂,低語道:

「吾之血肉為引,汝等血魂為祭。

「吾願承神秘染身之果,受生命禁忌之咒。

「建溝通偉大之橋樑,取創造生命之偉力……」

改變這次儀式確實還有一個辦法,那就是強行更換儀式的內容,將原本內容進行覆蓋。

當然,這也有着兩條限制。

第一自然是改變不能太大,第二則是需要受到位格夠高的神秘干涉。

本來張明新是沒有把握的,但在開始更改後,他心裏就有了明悟。

會成功,這次一定會成功!

他更改後的儀式是他記憶中唯一符合條件的。

既然是儀式,那肯定會有失有得。

這個儀式的作用很簡單。

以開啟者的血液為「引子」,範圍內其他所有生命的血肉,靈魂為祭品,創造一個未知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