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松江往事
松江往事 連載中

松江往事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二珊的小書童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二珊的小書童 沈浩 都市小說

松江,並不真實的地方,卻承載了太多人的青春記憶
  馬上大學畢業的青年人,被告知一個殘酷的現實:自今年起,學校不再分配工作
  你,身在其中,無門無路
  迷茫、彷徨,像夏天藤蔓一樣伸展、傳遞
  每天依靠酒精的麻醉,才能找到一丁點繼續走下去的勇氣
  然而,剛邁出一步,又進了煙靄籠罩的未知
  1996年,松江師範學院,第一批自主擇業的青年,邁入了滾滾洪流
展開

《松江往事》章節試讀:

第8章 危機


三人吃完飯後,沈浩和顧佳沒有什麼心思做別的事了,決定送林琳回去。

剛到正門口,沈浩三人遇見十幾形色怪異的青年人聚在一起,圍成一圈。

青年人看着十分怪異,十幾個人都是身着黑衣,嘴裏嘀咕着,似在研究什麼事情。

這些黑衣青年人每個人推着單車,車筐裏面裝了亂七八糟的東西。

猛然間,沈浩驚愕發現周家龍也在黑衣青年中,只見周家龍一邊叼着煙,一邊和旁邊青年說著話。

慶幸在學校還算低調,沈浩三人混入進出的人群中,順利從黑衣青年人一旁經過,沒有引起周家龍的注意。

沈浩三人繼續走入,迎面一人急匆匆騎單車從宿舍方向飛奔過來。

此人來到黑衣人群中,吐出嘴上叼的煙頭,簡單說了幾句話,就手一揮,帶着這群黑衣人騎車去宿舍方向。

此時,只有周家龍一人留在門口等着。

這個帶頭的人叫劉強,自小和周家龍一起長大,平日好勇鬥狠。

劉強現在的工作就是在夜場看場子,算是一個頭目,手下的嘍啰叫他強哥,場子的老闆叫他強子。

沈浩可以確定這些黑衣青年是來尋仇的,目標一定是二哥黃聰,想必他們已經確定了黃聰的行蹤。

沈浩心裏飛速盤算,按照這個時間計算,黃聰兄弟三人到了出門喝酒的點了,估計不久就會出門了。

沈浩小聲音和顧佳兩姐妹說「那幫人一定是來找我二哥報仇的,一會我追上去告訴二哥快躲起來,你們去保衛科找**,說流氓來鬧事,然後在我們樓下回合。」

顧佳點頭囑咐「行,小浩,你一定小心,別惹怒他們。」

林琳卻不同意,說「佳姐自己去保衛科,我和沈浩哥一起,萬一他們打你,我可以幫你揍他們。」

沈浩聽了覺得好笑「你一個丫頭騙子,能幫我揍他們?你會打架嗎?」

林琳仰頭倔強回復「我可是體育特招,打架?你可不一定是對手,走吧,就這麼定了」,於是拉沈浩衣角就走。

話說間,黑衣青年們已經開始加速了,沈浩也就顧不上顧佳姐妹,立馬追着群人飛跑追趕。

顧佳轉彎快速走去保衛科方向。

林琳本想跟着沈浩,但是慢了一步,只能加快腳步跑着追沈浩去。

黑衣青年們很快到了樓下,此時黃聰三人剛出樓門口,眼看着離黑衣青年們就不遠了。

劉強停下車,隨便把車直接扔在路邊草叢,向著黃聰走去,似乎手拿了東西。

其他人也跟着下車,手中都拿着工具,同時一輛輛單車被推倒在路邊草叢。

劉強提手臂指着黃聰,說「黃聰,你小子站住,聽說你挺多事啊,是嗎?」

黃聰迎面一看,心中一緊「我草,這麼多人!」

瞬間而已,劉強跑到黃聰面前,抬手就打。

黃聰向後閃退一步,躲過劉強的攻擊,瞬間,黃聰上前一步,飛腳就踢。

一腳正踹劉強胸口,劉強身體直接向後踉蹌兩步,仰面朝天的躺在了馬路邊的草坪上。

與此同時,劉強的黑衣同夥都蜂擁撲過來。

這時沈浩也趕了過來,見對方人多勢眾,靈機一動,對着黑衣青年們大喊到「快跑,**來了...」

這群黑衣青年聽了喊聲,全部停了下來,慌張的四處尋找**蹤影。

沈浩趁這些人慌神的功夫對着黃聰三人高聲道「二哥,快跑。」

黃聰三人面對這麼多人,心中也是發虛的。

聽到沈浩的喊聲,黃聰三人什麼也沒多想,齊刷刷轉身飛速跑進了宿舍。

劉強從地上趴起來,張望了一會,知道被騙了。

但是,黃聰三人已經跑進樓了,他是不敢進樓打人,怕樓門一關,那就妥妥的變成瓮中捉鱉。

劉強看看這群黑衣青年愣在原地,又看看沈浩,生氣又憋屈,頓時怒火中燒。

心中頓時怒氣更旺,劉強這怒氣瞬間轉移到沈浩身上。

劉強指着沈浩,大聲喝罵道「草的,黃聰是他媽你二哥,是嗎?」

沒等沈浩回答,劉強已經跑過來,嘴裏喊着「給我削他。」

黑衣青年們聽了劉強的指令,所有人的憤怒瞬間轉移到沈浩身上,紛紛向沈浩撲過來。

劉強第一個衝到沈浩面前,掄起手中工具就砸向沈浩。

面對突然撲來的劉強,沈浩沒有任何準備,雖然勉強躲過劉強砸下來的東西,但是身體已經重心不穩了。

瞬間,其他的黑衣青年已經撲到沈浩面前。

夜光中,這些人離近了,沈浩才看清楚這他們手中拿着鋼管或者啤酒瓶之類的東西。

鋼管、啤酒瓶紛亂的砸了下來。

沈浩本能抬右臂擋,「咔」,然後是劇烈的疼痛,手臂斷裂的感觸傳來,沈浩馬上用左手去捂斷裂手臂。

這些黑衣青年已經變成了一群無腦的機器,機械而又反覆的把手中的武器招呼到沈浩身體上。

沈浩的頭上、肩膀、後背迎接了不知道多少次的重擊。

有人的鋼管砸彎了,有人的啤酒瓶砸下來碎的很清脆。

很快沈浩就失去了意識,身體像爛泥一樣軟,出溜着倒在地上。

黑衣青年看沈浩躺下,並沒有停手。

沈浩被圍了一圈,無數只腳噼里啪啦的踹着沈浩癱軟的身體,沈浩已經沒有絲毫意識了。

整個過程也不過是幾個呼吸間而已,林琳趕到了。

看見沈浩被圍一圈打,林琳沒有絲毫猶豫,直接飛跑過去,從人群中抓住劉強後衣領,用力把他拽出來。

劉強感覺有人拽自己,以為是黃聰他們回來了,轉身就要還手。

可是劉強剛要動手,只是盯着琳琳的正臉一看,一瞬間,劉強居然被面前的短髮和小臉蛋吸引的一怔,似乎瞬間春心泛濫。

劉強愣住了好一小會,也下不去手打琳琳。

林琳看見劉強回頭定格了一下,沒有慣着他,兩手直接對着劉強兩個腮幫子開拳,拳頭打夠了,又張開指甲撓。

劉強瞬間變成了花貓臉,腮幫子兩邊各多了三條血凜子。

劉強被打清醒了,後悔剛才對林琳手軟了,但是又不忍心下重手。

於是劉強只是抓起林琳的胳臂用力一甩,把林琳摔倒在一旁草叢中。

黑衣人群踹了一會,見沈浩一動不動,此時沈浩的腦袋旁邊的地面已經流了一大片的血。

黑衣青年中有人擔心出人命,說了一句「別打了,不會死了吧?」

這些黑衣青年紛紛轉身,看到他們的強哥被撓了個花臉,圍了過來問「強哥,沒事吧,下面我們怎麼辦?」

劉強輕輕摸了摸自己臉上的傷,滲出血來,舌頭舔了一下手指粘的血,又看看沈浩,心裏賭氣的很,說了句「媽的,不能就這麼算了。」

說完劉強圍着沈浩溜達,一邊走,一邊敲着倒在一旁的單車。

劉強向著樓上大喊「黃聰,你個窩囊廢,太不仗義了,就這麼跑了?你兄弟已經被我們干翻了,有種出來,咱們練練。」

這時候林琳也爬了起來,來到沈浩身邊,看見躺在地上的沈浩,心中泛起了冷意。

林琳輕輕拍着他的臉,哭喪着喊道「沈浩哥,沈浩哥,你醒醒啊。」

劉強看了林琳一眼,沒理會,似乎從骨子裡不屑與這個丫頭較量,劉強接着敲着單車,向著樓上大罵黃聰。

路過的人群都繞道,躲的遠遠的圍觀。

樓上黃聰三人跑進宿舍,過了十幾秒鐘,就聽見劉強喊話。

此時,三人突然意識到,沈浩在外面出事了,三人又飛速跑了出來....

跑出門,黃聰就看見地上不省人事的沈浩,頓時憤怒填胸,同時也後悔自己剛才的怯懦。

黃聰指着劉強,喊道「兔崽子,有種的別跑。」

說完又對着王建軍二人說「哥幾個,咱們今天豁出去了,幹了。」

二人應聲說道「草,幹了。」

劉強聽了黃聰的話,興奮勁上來,抬鋼管用力敲了兩下倒在路邊的單車,喊道「兄弟們上,繼續干!」

話音未落,人群中突然有人喊「靠,**真特碼來了,強哥,快走吧?」

這次**真的來了,遠處閃爍着警燈,警車拐彎開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