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憨憨王妃冷王爺
憨憨王妃冷王爺 連載中

憨憨王妃冷王爺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海鹽炒玉米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唐言 炎澤

因為一封遺書唐言女扮男裝跑去給恩人後人鎮南王當隨從
只是這隨從當著當著有點閑,於是找點事做吊吊樹上,打打那些鎮南王的鶯鶯燕燕; 毒毒別人,偶爾還救救人順帶殺殺人什麼的
王爺:我怎麼找了個憨憨王妃回來
為了王妃安全(不闖禍)王爺無奈只能隨時跟在左右
王妃的師傅和師兄們:就你還想保護言言?問過我們了嗎展開

《憨憨王妃冷王爺》章節試讀:

第7章 問題頻出


見炎澤沒有沒有露出不滿,唐言粉色的舌尖舔了舔嘴巴,最後還是忍不住。跳下樹躡手躡腳的坐在石椅。

可能是看着桌上豐滿的菜肴,還有唐言一直最想吃的石烤窯雞就食慾大漲。見炎澤拿起筷子夾菜。唐嫣也趕緊夾了一口雞肉入嘴,酥香軟嫩肉在嘴裏回味無窮。

三人吃到中途,花無靈瞧着這不像醫師的唐言,還是有點難以置信她會毒術,笑道:「聽說你會毒?」

唐言嘴裏急着吃菜,隨意的點點頭。

「這麼說我今天來了這件事還需要你幫忙呢」

「什麼事?」炎澤低沉的聲音說道。

「其實我手下的醫館來報,鹽城管轄的一縣出現了小規模的瘟疫。」

唐言這時候也放下了手中的筷子,認真起來。

瘟疫可不是小事,搞不好還會引發大規模死亡。

「什麼情況?」。

「這場瘟疫現在幾個村裡蔓延,縣裡有我管轄的醫館,聽聞了此事,據說村裡一開始以為是普通的熱感病,接着身上出現奇怪的水泡,出水泡人不出三天就會死亡,還會出現人傳人。村裡已經死了不少人,再發展下去可能成為一場大規模瘟疫,必須先在這小規模瘟疫中抑制下去。關於此事,我已經命人通知縣令命令封鎖這些村子。」

炎澤既然在鹽城自然有責任得負責這件事。雖然只是聽說,但也是一去探究為好。

「所以你說你是想要我去那裡查一查嗎?」唐言聽懂了花無靈的意思。

她還是第一次遇到了瘟疫這種情況。

花無靈點點頭,臉上一點都不見緊張,笑着問唐言:「你願意跟我去嗎?」

唐言毫不猶豫的答應了。

炎澤輕微的皺了皺眉頭,很快恢復過來,他想了一下,自己還是去為好,以免有什麼大事發生,於是三人商議好今晚休整明日他們作為先頭部隊出發。

炎澤比較忙,叫來了軍師安排好之後的事,並且通知太守隨時等待命令。

清晨,睡得迷迷糊糊的唐言艱難地起了身,炎澤換上一身玄色騎馬裝,袖口紋着金絲龍紋站在院子里,唐言下意識來了精神,換好了衣服。花無靈也來了,手裡掏出了兩個菜肉包子遞給了唐言,眼睛眨了眨。

唐言一點也不客氣地接下,乖巧的說了聲謝謝。

軟軟糯糯的聲音花無靈聽了就喜歡,如果炎澤不要她了他就把她留在身邊也不錯。

快速的塞進嘴裏,隨後跟着炎澤,牽着他的棕色小矮馬,規規矩矩的站着。

唐言他們要去的是李家村,那裡是最開始發生的村莊,距離鹽城有數百里遠,是鹽城最偏遠的一個小村莊,那裡路不暢通,沒有官道,有的地方馬還不可以進入,只能步行而入,路不好走至少一天才能到達。

唐言騎着小矮馬,騎了約么有兩個時辰,他的屁股變有點受不了了,下意識的挪一挪。其實郭青給他選的小矮馬跑得非常穩健,是運輸常用的馬匹,耐力極佳。可是她從來沒有騎過那麼久的馬一時不適應。

花無林變一直在旁邊逗着她,撩着她說話都沒有心情,有一句沒一句的答着。

唐言實在坐的屁股生疼,火辣辣的感覺擦傷了,這炎熱的天氣下實在是不好受。

「怎麼樣小言?」花無靈逗趣道,「這事情是不是第一次見,你不用害怕,跟在我身後就好了。」

其實花無靈不是太相信他的本事,但是又想見一眼,便提出讓他去參與這次的疫情治療。

「我不怕。」唐言回答道,然後想着她的屁屁去了。

炎澤在前頭一直聽着他們說話,不可見的瞄了唐言一眼又回頭繼續騎馬。

到達縣城東元縣已經快落日了,這時候入村不方便,炎澤安排人馬在縣外一處紮營。心裏記着唐言不喜臭男人的味道,安排跟他自己一個營帳。

夜晚,篝火燒起不時發出噼里啪啦的聲音,今次炎澤只派了二十人跟着,人不多,都圍坐在篝火旁吃着乾糧饅頭。

唐言躲在營帳內,終於等到炎澤出去處理事情,自己偷偷摸摸的在床上抹葯。

她小心翼翼的撩開褻褲,從大腿根開始汗水浸濕的內衣早已劇痛難忍,扒開來一點一點的水泡有的已經穿了,有的破了流出膿水。

唐言先用清水擦乾淨流出的汗水膿液,再一點一點的抹上藥膏,劇痛難忍,一時沒注意後面來人了。

「你受傷了?」

炎澤聲音突然響起,把唐言嚇了一大跳,下意識的拿着薄被子蓋住,另一隻拿着膏藥的手就往後面砸。

炎澤側頭輕鬆的接住了藥瓶子,坐在唐言旁邊像掀開被子查看傷勢。

唐言面具下小臉一紅,她還是知道不能給男人看到身子的。

「別……別看……」

炎澤聽了眉頭皺得更深了,心裏不知為何有點緊張,說道:「都是男人怕什麼看,別矯情。」

看那白白嫩嫩的肌膚上一片紅腫還留膿,臉色不好看,說道:「騎馬弄的?」伸出手沾了點藥膏就想給她抹葯。

唐言伸出雙手遮住她的大腿慌亂的哀求道:「別……看。」

炎澤以為他是害羞怕疼,語氣溫和下來拍拍她的頭:「乖,很快,不疼的。」

唐言的肉肉很有彈性,一點也不想是練家子的,一看就是在家裡養的細皮嫩肉的那種嬌寶寶。

唐言都快哭了,想掰開他的手,炎澤紋絲不動,在那坐着都透露出了不可置疑的氣勢。

「嘶~」

剛好抹到痛楚唐言忍不住低吟一聲。

「很快了。」炎澤輕聲道,那麼大範圍的傷口,怕是她忍了一天了,想到這,他輕輕的往傷口吹吹,唐言被子捂着臉既害羞又得忍者不出聲,感覺時間過了好久好久。

炎澤布滿老繭的手抹在皮膚上涼涼的,痒痒的。唐言第一次感受到這種奇妙的感覺感覺。

唐言只感覺時間過得特別慢,終於等到炎澤一聲好了,看唐言快把頭埋在被子里的模樣嘴角微微上揚。

果真是個嬌氣又勇敢的娃娃。

唐言終於鬆了一口氣,趕緊將被子遮住腿部位置。

炎澤叮囑道:「今天你就別下床了,好好養傷。」遲鈍了一會繼續說道:「你留在縣城內,明天就不跟我們進村了。」

「為什麼?」唐言以為炎澤嫌棄她嬌氣了要丟下她:「這傷不礙事的,我能走。」說完還想下地,炎澤迅速把她按在床上。

他伸出食指點了點唐言的額頭,嘆了口氣緩緩道:「你有傷口,進去容易感染,留在這裡,有什麼信息你負責傳達回去。」

唐言還想拒絕,無奈炎澤說的是實話,最後不甘心的點頭:「你要早點回來,解決不了叫我進去。」

炎澤溫柔的揉了揉頭髮,便出去留下唐言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