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極致誘撩
極致誘撩 連載中

極致誘撩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酸檸檬破防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喬宣朗 現代言情 蘇落

她猶如一朵靜待採摘的絕美野花,釋放着無窮無盡的芳香
他輕捏女人的精緻下頜,緋色薄唇緩緩向她湊去…… 蘇落的眼尾挑起一絲狂野和魅惑,笑得瀲灧, ——撩你只是想要報復你,我寧可把自己喂狗,也不會便宜你這個斯文敗類! 喬宣朗修長的指尖優雅地整理着襯衫,衣冠楚楚,連頭髮都紋絲不亂,冷漠得像一尊冰雕, ——這是一場勝負難料的角逐遊戲,先動情的那一個,註定會輸! 就算我是輸的那一個,也要夜夜誘你——步!步!深!陷! 她以為自己做得天衣無縫,一回眸,卻發現,他的唇角蕩漾着一絲得逞的笑意
【腹黑禁慾悶騷精英男極品醫生&身嬌體軟冷艷磨人小撩精+甜寵+職場+現言日常互撩+救贖】展開

《極致誘撩》章節試讀:

第8章 如你所願,開始走腎


喬宣朗鏡片下的眸色暗了暗,抓住女人到處點火的小手,

「一會兒說要跟我一刀兩斷,一會兒又說饞我,你撒謊的時候能不能走點心?」

又有腳步聲響起,聽起來是有好幾個人從樓上往下走。

飯點到了,可實驗大樓沒有電梯,他們現在身處大家下樓的必經之地。

「那還不是都怪你太誘人了?」蘇落心急火燎得直跺腳,

「我想改邪歸正當一個好女生,不再跟男人亂來,所以才想跟你結束。可我又放不下你……」

嘔~~

蘇落感覺快被自己肉麻哭了。

「你先去車裡等我,我很快就去找你好不好?」

蘇落抓起男人的手,覆蓋到自己的心窩,軟軟地哄他,

「你看,我已經想你想到不行了。」

終於,喬宣朗被「哄」走。

蘇落出了一身虛汗。

她頭重腳輕地回到實驗室拿飯卡,恰如她所料,立即被媽媽拉住問東問西。

「那男孩子都來找你了,怎麼不帶來見我?醜媳婦總得見公婆,何況她們說他很俊啊。」

「媽,他個子挺高,背影看起來是挺帥,但臉上有很多痘痘都坑,可嚇人了。

我還沒想好要不要跟他在一起,萬一生個寶寶也長很多痘就麻煩了。

我總得為你老人家的優秀基因考慮吧,不能讓男人不好的基因給破壞了。」

「死丫頭真會貧。」蘇秀華平時不苟言笑,但今天心情大好。

學生們把拍到的照片給她看了。

雖然只有男人的一個背影,但自覺告訴她,這男人絕對是一個大帥哥胚子。

「你這孩子,男生雄性激素分泌旺盛,長痘很正常。你把他的電話給我,媽要跟他通電話。」

「啊?媽,不用這麼著急吧?等我們的關係再穩定一點好不好?」

蘇落撒腿就往外跑,「好餓啊,我先去食堂打飯。」

手機響起,蘇落在身上摸了摸,卻聽到媽媽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喂~~你就是我的未來女婿吧?」

蘇落猛然回頭,石化在當場。

手機怎麼會落在媽媽手裡?

不,這不是重點,重點是,打電話來的是喬宣朗?

不會這麼巧吧?也許是別人打來電話。

「你叫什麼名字?」蘇秀華自然先要問對方的姓名。

蘇落的小心臟懸到嗓子眼,心裏默默祈禱千萬不要是喬宣朗。

她不敢想像,媽媽聽到這個名字會有什麼樣的反應。

媽媽的腿,就是他害的。

當年媽媽最器重他,恨不得把畢生所學都教他,可他卻狠狠傷了媽媽的心。

蘇落的五指緊緊攥成拳頭,掌心滲出絲絲汗水,

「媽,不是他,你別亂問,很尷尬的。」

「他說是我的未來女婿啊。」蘇秀華這會兒,大概是把一整年的笑容都擺上了。

蘇落,「……」不會是陸向笛打來的吧?

喬宣朗不可能會承認是什麼未來女婿。

「小喬?」蘇秀華的神情微微一滯。

但她很快釋然,只是巧合罷了。

「這麼巧,你也姓喬。落落說你臉上長了很多痘,不好意思見我。你別擔心,阿姨給你內調外敷,很快會好的……」

蘇落,「……」真的是他!

她感覺自己離死不遠了。

媽媽聊得心滿意足後,終於肯把手機還給她,「小喬說要跟你講。」

蘇落接過手機,小臉笑成苦瓜,

「呵~~小喬,那什麼,有話等我吃飽了再說。」

「我滿臉長痘,讓你帶不出手?」

隔着無線電波,蘇落都能感覺到男人噴薄而出的怒火,

「馬上出來見我。」

蘇落被男人強勢的語氣惹到了,

「吃飯的時間總要給我吧?晚幾分鐘見我會死嗎?」

她直接掛斷了電話。

她就不明白了,敗類那麼桀驁,媽媽怎麼不介意?

「媽,他剛才的語氣應該很沖吧?他太沒禮貌了,我決定跟他分手。」

「沒有啊,他彬彬有禮,說話很有風度,比你懂事多了。不能分手,我對他很滿意。」

蘇落,「……」原來他區別對待。

蘇落跑到食堂幫媽媽打了一份飯菜後,走向停車場。

她在樓梯過道里哄走喬宣朗的代價就是,答應去車裡找他。

但她在停車場饒了一圈,也沒找到喬宣朗的車,心中暗喜。

斯文敗類大概是沒有耐心等她,先走了。

這可是他自己放棄的,怪不到她頭上。

蘇落正要離去,迎面一輛車開來停到她身旁。

車窗徐徐搖下,露出一張英俊深邃的臉龐。

從側面看,他的輪廓線條略顯剛毅硬朗。

鼻樑高挺,性感薄唇習慣性抿起一個有型的弧度,無形中透着冷銳凌厲的氣場。

男人轉過俊臉,金絲眼鏡瞬間為他平添了濃濃的書卷氣質,令他冰冷的氣場也隨之增加了一絲溫潤。

望着男人謫仙般的顏值,蘇落的唇畔彎起一抹譏誚的冷弧。

誰能想到,天生有着一副逆天容顏的精英男,會是一個徹頭徹尾的斯文敗類?

蘇落靠近車子,**的唇瓣情不自禁掀起一抹嘲弄,

「滿臉痘坑的小喬,你就這麼惦記着我,何必去而復返?」

既然走了就走了唄,幹嘛要回來?

喬宣朗修長的指尖推了下架在高挺鼻樑上的眼鏡。

這是他每次被女人惹火的時候,平息心火的習慣動作。

「我是怕你慾火難熄,對男人產生幻覺。要我告訴你媽,你在外面的所作所為?」

「是,我慾火難平好吧?」

蘇落鑽進副駕座,「可我現在餓得慌,沒有力氣玩男人。」

但下一瞬,她愣住。

喬宣朗的長臂伸向後車座,拎來一個「畢清堂」豪華餐袋,

「吃吧。」

「畢清堂不是不外賣的嗎?而且離學校又遠,每次還人滿為患,要排很久的隊。」

所以,她們每次饞了的時候,也只能望洋興嘆,特意跑一趟實在不方便。

蘇落突然有點不好意思起來,「那我就不客氣了。」

她打開餐袋,發現是兩人份的,說明喬宣朗自己也沒吃。

蘇落細心地把男人的那一份整理好,遞到他的手上。

喬宣朗看着女人斂起鋒芒,吃得很開心的樣子,眉尾微微挑起,

「你沒吃過豬肉,還沒見過豬跑?」

蘇落,「???」

男人矜冷的薄唇突然蹦出兩頭豬,蘇落一臉詫異地望着他,「什麼意思?」

「別的女人傍上男人,要錢要包包要珠寶首飾,你光吃個外賣,就開心成這樣?」

喬宣朗情不自禁伸手捋了一下女人稍稍凌亂的發梢。

這張素凈又明艷的小臉,這些年居然一直保持着最初的本色。

蘇落抗拒地撇開小臉,

「人家是談戀愛,我們只是走腎不走心,不可同日而語。」

「……」

喬宣朗的俊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下沉。

好一個只走腎。

蘇落把一盒精緻的糕點裝回保溫餐袋裡,

「我吃飽了,我把這盒帶給媽媽吃可以吧?

平時沒時間去排隊,我媽已經好幾年沒吃到畢清堂的味道了。」

喬宣朗沒有正面回答,眼角卻泛起一絲猩紅。

半晌,他平復了內心的波瀾,嗓音一如既往平靜淡漠,

「既然已經吃飽,那就別墨跡。

如你所願,脫衣服,開始,走——腎——」

說話間,喬宣朗按下遙控器,座椅徐徐向後放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