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星際大佬穿古代,搶個夫君來生崽
星際大佬穿古代,搶個夫君來生崽 連載中

星際大佬穿古代,搶個夫君來生崽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阿波次嘚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容溪 顧九月

【空間】+【系統】+【爽文】+【甜寵】+【基建】+【無極品】 九月本是赫赫有名的星際海盜,憑藉木系精神雙3S異能稱霸聯盟; 劫富濟貧,逍遙四海;就是星際女多男少,極品男人都是瑰寶; 沒想到一朝身死,穿越大業朝,成為逃荒大軍的一員; 吃不飽穿不暖?沒關係,空間倉庫在手,智能管家我有; 年齡到了官府強制配婚?那感情好,搭個夫君生崽剛剛好; 提高糧食產量,開化全民教育,加強武器防禦...... 一不小心和自家男人開創了盛世王朝;展開

《星際大佬穿古代,搶個夫君來生崽》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重生成在逃村姑


「臭丫頭,勁兒真大。」

穿着破布的壯漢,用麻繩將少女的雙手死死捆在身後,然後開始上手撕扯少女的外衣。

顧九月的嘴巴被碎布堵住,瞪大的雙眼噙滿了淚水,充滿了恨意,兩條腿不停地掙扎,卻無濟於事。

「看什麼看,給你臉了?」

壯漢看着眼前這丫頭仇恨的雙眼,直接甩了一巴掌過去。

瘦弱不堪的少女被打的歪倒一旁,頭磕到一旁的巨石,瞬間沒了呼吸。

「真是晦氣」,壯漢見死丫頭沒了動靜,以為她昏了過去,但手上動作不停,急吼吼的解開自己的褲腰帶就撲了上去。

九月一睜眼,就看到一張滿臉疙瘩的大臉,噘着嘴,噁心至極。

被捆住的手微動,一根木藤勒住大漢的嘴巴就往後拽。那壯漢被拽的一個倒仰,面露驚恐,卻發不出聲音。

木藤將人綁在樹上,繞了一圈又一圈。

閉眼消化了一下,九月才發現自己竟然穿越了。

九月原本是星際出了名的女盜賊,這次她本來想去藍星度個假,順便看有沒有不錯的男子,搶一個回窩裡生崽。

沒想到哪個狗東西泄露了消息,害她遭到聯盟軍的追殺。

九月記得,她被數十艘戰艦包圍,最後引爆了飛船的燃油艙,和一眾軍艦同歸於盡了。

結果老天果然厚待她,竟給了她一次重生的機會,一定是她日常劫富濟貧,感動了上蒼。

她如今所在的時空是一個叫大業朝的地方。原主名字叫顧九月,倒是和她差不多。

大業朝已經大旱三年,原主所在的顧家村迫不得已開始一起逃荒,想要往京城方向去。

誰知路上遇到了一夥馬賊將人衝散,原主愛美,逃荒路上也不忘拾掇自己,所以在一群難民當中格外顯眼。

馬賊老大一眼就瞧上了原主,給擄回了山上。

九月心念一動,發現自己的隨身補給倉還在,綁定的智能管家芯片應該是自動進入了休眠狀態。

她品控取出一把激光匕首,將手上的麻繩隔斷,然後起身朝着馬賊老大走去,手上的匕首泛着銀色寒光。

銀光飛快的划過脖子,壯漢的眼睛漸漸失去了焦距。

九月收回異能,腦袋有些刺痛。她現在的異能被削弱到了一級,根本支撐不了太久,她要速戰速決。

輕巧的落在樹上,九月將自己隱藏在黑暗中,從空間中拿出一把黑色激光槍,屏住呼吸,開始了狩獵前的等待。

「老大,你那玩意兒怕不是不中用了,怎的還能讓個丫頭片子給降住了?哈哈哈」

圍着篝火聚在一起吃飯的馬賊們鬨笑成一團,沒怎麼聽見動靜,便開始放肆的調侃起自家老大來。

「好像不太對勁。」

「老大?老大?」,坐在地上擦刀的男子開口喚了兩聲,只聽見幾聲蟬鳴,「情況不太對,老三和老四去看看,小心一點。」

災荒年間,誰橫誰活命,他們兄弟七人都是逃荒路上結識的,後來有一回搶了糧食飽了肚,就再也不願意過以前吃樹皮草根的苦日子了。

於是七人一合計,找了座荒山落腳,從此靠搶劫過路的災民,日子過得不知多滋潤。

「一個丫頭片子能翻出來什麼大浪,指不定老大爽的睡著了。」

被叫做老三的精瘦男子嘴上不以為意,實際卻也提着酒囊,搭着老四的肩膀晃悠着朝遠處的灌木叢走去。

看着地上被割斷的麻繩,老三頓時一個激靈,酒醒了大半。「趕緊在附近找找,應該跑不遠」。

「三哥,老大他...」

黑暗中一道光閃過,老四話還沒說完就倒在了地上,眉心被灼燒出一個洞眼。

「老四!」

一道凄厲的叫喊聲響起,緊接着老三也倒在了地上,和老四的死如出一轍。

「不好,出事了!」

這時剩下的幾人才驚覺起來,各自摸出武器,背靠背圍在一起,舉着火把慢慢向草叢中摸索過去。

有了光亮,九月難以再隱藏下去,畢竟乾旱年,樹也挺禿的。

她從樹上縱身躍下,輕巧的落在地上,把激光槍收了起來,拿出來銀月匕首。

如今七人已經死了三個,剩下的,沒必要浪費能源。

精神力湧出,四人的目光皆有一瞬獃滯,九月穿梭其中,飛快地收割了剩下的人頭。

哼,姐姐混跡星際的時候,你們還是屁娃娃呢!

回到火堆旁,九月席地而坐,灌了一瓶營養劑,又從空間拿出兩塊麵包狼吞虎咽起來。

本來就餓着肚子,再加上這一通消耗,她已經開始兩眼發昏了。

「咳咳,敢問姑娘可有多餘的糧食借給在下,待我的侍衛尋來,再還你。」

九月一抬頭就看到一個身着白衣的絕美男子,五官精緻卻不艷麗,一雙星眸乾淨明澈,好似能洗滌靈魂一般。

就連那杵着的破樹杈子也沒能掩蓋其半分風華。

九月看呆了,和他生出的崽子一定很好看。

不怪九月沒見過世面,在星際,因為性別基因變異,導致男性個體越來越少,長得好看的那都是聯盟瑰寶。

況且她一個星盜頭子,哪個男人願意跟着他四處逃亡,過如履薄冰的日子呢?

「姑娘?」

容溪見這姑娘望着他出神,不好意思地出聲提醒。

他本就身體不好,再加上剛經歷一場刺殺,這會兒實在有些堅持不住了。

不然以如今這世道,他不會貿然問人開口借糧。

九月回過神來,驚出一身冷汗,這人什麼時候出現的?她剛剛異能耗盡,沒來得及警戒周圍,也不知道她的秘密被人看去多少。

罷了,看在這人生的如此好看的份上,就不與他計較了,左右那小身板也傷不了她,就是不知道他願不願意跟自己生崽。

容溪無奈,這小姑娘又走神了。「咳咳...」

夜間的風裹着涼氣,就連火堆也只能看看抵擋幾分。九月藉著包袱遮掩,從空間摸出兩包吐司遞給了男子。

然後又從一旁的馬背上,把那伙馬賊搶到的東西取了下來,挑揀半天,找了一床還算乾淨沒有異味的棉被扔了過去。

如今這個朝代的女子都是很矜持的,她不能顯得太過熱情和孟浪。

「這位公子,你願意和我生崽嗎?」

九月小聲的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