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穿成年代文里的小嬸嬸
穿成年代文里的小嬸嬸 連載中

穿成年代文里的小嬸嬸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糖球麻麻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宋益樟 現代言情 顧嵐枝

顧嵐枝一覺醒來成了剛剛坐完月子的小軍嫂,聽了婆婆的話才知道還是穿進書裏面成了男主為富不仁的小嬸嬸,什麼鬼?為富不仁?小嬸嬸?作為一個黃花大閨女,她覺得有點不能接受,就離譜,嗨! (前面的章節改過文,評論會有點亂) 排雷:穿書設定,希望大家不要糾結為什麼穿書,原主現主是否合理
男女主不完美,就是普通人努力生活
物價可能會不合理,大家可以當做架空
不喜歡的可以避雷,大家各自歡喜ƪ(˘⌣˘)ʃ優雅展開

《穿成年代文里的小嬸嬸》章節試讀:

第4章 生活繼續


顧嵐枝聽了就挎着籃子,進了屋。

宋守成和李春華都在炕上坐着歇息呢。顧嵐枝把籃子放在炕邊上,李春華把孩子接過去親香,上工忙好幾天沒看見小孫孫了。

「老五家的,你大中午的來有啥事?」李春華抱着孩子問她。

「我今天去取錢了,給你們把錢送來。」顧嵐枝說著從口袋裡掏出來一張大團結遞過去。

李春華也沒客氣就收起來,這是說好的養老錢,也不是貪他們的,而且現在一大家子吃飯,也確實用到。

「籃子里是我在那個市裡買的白菜,給你們帶了一棵,還有一斤挂面留着給孩子們吃吧,老吃粗糧孩子受不了。」顧嵐枝說了籃子裡帶的啥。

李春華聽了知道她是又去了黑市,覺得自己肝疼:「買那精細的東西幹啥,能吃上飯就不錯了。」

顧嵐枝知道老人日子過得精細:「收着吧,要是不要我就拿回去。」

顧嵐枝是好意,別人不要也無所謂,大不了拿回去。

李春華讓她噎了一下,還沒說話,老爺子說話了:「留着吧,老婆子拿錢給老五家的,孩子難得吃點好的。」

老爺子倒是沒客氣,當父母的累死累活是為了啥,不就是為了孩子為了口吃的嗎,不過也不佔兒媳婦便宜,要給錢。

顧嵐枝比較喜歡宋守成這樣的人,對於李春華也能理解,受過苦的老人大部分都這樣,她奶奶以前也這樣,觀點不同說了也沒啥用。

「不用了,我今天去那個市看有人賣糧食,你們要不要。」顧嵐枝沒收他們這麼點錢,而且還問了問宋家要不要糧食。

她知道宋家應該還有錢就是買不到糧食,所以尋思賣點給宋家,肯定是要收錢的,白送不符合她的人設,而且也不能讓人覺得她是冤大頭,人都是得寸進尺的。

宋守成沒想到這個兒媳婦還能搞到糧食:「你是去買糧了?有多少,怎麼賣的。」

顧嵐枝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對啊,家裡都快斷頓了,不買怎麼辦,兩個人等着吃呢。一毛八一斤,不用票,有一百斤地瓜干,一百斤高粱,六十斤苞米粒。」

城裡人糧食份額玉米佔大頭,但是農村人吃地瓜多,好糧食都交公糧交上去了。顧嵐枝也沒多要,就是按照糧站的價格。

宋守成聽了價格沒想到這麼便宜,還以為得翻一倍呢,算了算不到五十塊錢,家裡錢夠了。

「都要了吧,錢給你?啥時候去背糧食。」宋守成說了喊了一聲老大,宋益楊聽見就送西屋過來,「爹喊我啥事。」

「不着急,今晚十點,在村口小樹林路邊吧,拿着錢背糧食就行。」大白天的人來人往的肯定不行,顧嵐枝就定在晚上,她提前去一會把糧食取出來就行。

宋守成也知道,點點頭:「行,晚上你大哥去。」顧嵐枝無所謂誰去都行,就點點頭,讓李春華把孩子給他,說是孩子該睡了,就抱着孩子回去了。

顧嵐枝走了,宋益楊才問自己老爹:「咋了,爹,五弟妹買糧食了?讓我去幫忙背?」

「不是,你弟妹給咱家聯繫的,晚上你領着老二老三去,一百斤地瓜干,一百斤高粱,六十斤苞米,你們仨去背回來。晚上吃完飯讓你娘給你拿錢,一共是四十六塊八,老婆子給他四十七塊錢,不用讓你弟妹找錢了。」

宋益楊這才知道是自己家買糧食:「好傢夥,五弟妹還挺有門路,能弄到這麼多糧食。」

李春華聽自己老頭子的:「哎,你說老五家的怎麼膽子就這麼大,也不怕被人知道。」但是也擔心。

「晚上說說誰都不準往外說,有吃的就給我閉着嘴吃,要是讓我知道了以後就餓着就行。」宋守成也知道事情的嚴重性,叮囑家裡人。

顧嵐枝不管宋家怎麼樣,抱着小五齣了門沒有立馬回家,而是去了村裡木匠家。

顧嵐枝在院門口扣了扣院門上鎖扣:「嬸子在家嗎?」

從屋裡走出來了一個婦人邊走邊說:「哎,在家,誰啊,是益樟家的啊,啥事啊小顧,快進來。」

顧嵐枝抱着孩子進了屋:「嬸子,我叔在家嗎,我想讓叔幫着做點東西。」

宋老三是村子裏的木匠,但是現在是不能做生意的,所以平時也是上工,閑着沒事的時候幫着做點東西。

「在家的,你坐,我去叫他。」婦人說著把她領進屋就進屋去叫宋老三,顧嵐枝就抱着小五在廚房小板凳坐下。

她沒坐兩分鐘,宋老三就出來了。顧嵐枝把她畫的圖紙拿出來:「叔,我想給孩子做兩個小車,我畫了個樣子,您幫我看看能不能做。」

顧嵐枝畫了兩張圖,一張是她小時候做的農村的小推車的樣式,就像一個木頭籠子,前後手推的地方做的高一點,下面做成兩層下層可以放東西,上層的底做成活動的,到時候孩子可以躺可以坐。

另一張是一個兒童學步車,下面一個大一點的四方框,上面一個帶靠背的四方框,到時候縫個布帶上去就可以給小五當學步車,不過現在還早,小五用不到,但是既然要做就一起做了。

她大體給宋老三講了講是做什麼用的,宋老三點點頭:「可以做,你是自己準備木頭,還是我準備,你要是有木頭,就收個手工費,要是沒有還得加點木頭錢。」

「三叔,您直接給做吧,我家裡也沒有木頭,用好一點的木頭,做的結實點。」

宋老三也猜到她應該沒有木頭:「那我家裡有點好木頭,不過價格貴一點,兩個得一塊五毛錢,你看行不行。」這時候一塊五不算小錢了。

「行,三叔,大概幾天能做好,到時候能給我送過去嗎,我帶着孩子不方便來取。」顧嵐枝很痛快的答應了,在她看來一塊錢不算什麼。

「行,怎麼不行,大概得五天吧。」宋老三也答應了,告訴了她大概的時間。

顧嵐枝付了錢就抱着孩子回了家,把孩子哄睡了,放在炕上,打了水自己洗洗臉洗洗腳也在孩子旁邊躺下午睡了。

顧嵐枝一覺睡到兩點多,孩子還沒醒,剛滿月的孩子還小,不是吃就是睡。

顧嵐枝守着個不會說話的小娃娃,也不知道該幹啥,刷了刷遊戲,整理整理倉庫,就沒啥事了。

想折騰點吃的,都得偷偷的,不能讓人知道,也不能別人吃糠咽菜就她吃的滿嘴流油。

顧嵐枝里里外外轉了一圈,仔細看看自己住的地方。

宅基地很大,大概有半畝地那麼大,東西寬大概有十五米,南北有二十多米長。前院是用土牆圍起來的,大概是十五乘八米左右的長方形,房子建在北面中間,兩間房大概是八米乘四米,長寬都只佔了院子的一半。

井就在卧室的窗外,大家來換水的柴火靠着東牆從南往北放,這要是到了冬天,應該東面一面牆都能放滿。

院子西北角修了個小廁所,廁所旁邊有個小門可以去後院,後院沒東西就做了自留地,用籬笆圍了起來。院子里再沒別的東西。

顧嵐枝看了一圈,院子里倒是乾淨,感覺完全沒有自己發揮的空間,就回屋了。

看看炕上的被褥,輕輕地把小五移到旁邊。

找了剪刀開始拆被褥,拆好了把棉花抱到院子里,從柴火堆里找幾根粗一點的木頭搭個幾個架子,把棉花搭在上面曬一曬。

燒了一鍋水洗床單被套,沒有替換的真的是太髒了,找了洗衣服的大盆,倒入熱水加了很多洗衣粉把床單被套放進去泡着,泡一會然後站在盆子里使勁踩,省勁。

咦~盆里的水都變成黑的了。把水倒了再加水泡,泡了三四遍水才清了,顧嵐枝覺得綠色的被褥套都被她洗掉色了,洗乾淨了搭在架子上曬着。

顧嵐枝回了屋子裡找了塊抹布,先把卧室的牆擦了一遍,土牆用濕抹布反覆的擦,可以把浮土擦掉不會掉土,而且表面會更結實,有點類似於水泥面的效果,當然只是類似而已。

把炕上的葦席也仔細的擦了一遍,開始在游戲裏兌換東西。

一塊六尺乘八尺的灰色的土布用來鋪炕。

然後是褥子,一床和外面曬得一樣的一米二的單人褥子,一床一米八的雙人褥子。

被子一床和原來一樣的一米五的薄被,一床一米八的冬天的厚被,還得準備四個枕頭。

配兩套土布褥套、被套、枕套。

還得給兒子準備兩個小包被,用幾個月天熱了就用不到了。

炕上鋪上單人褥子和薄被,厚被和大褥子放進炕櫃里,多的枕頭,被套什麼也疊好放進炕櫃里,只要屋子不讓人進,別人就看不見。

至於別的東西還是得抽空去買。

忙活了一下午,快五點了,也該做晚飯了。

顧嵐枝看看家裡的東西決定吃餃子,先找了盆活好面放在那裡醒着,然後切白菜剁好,豬肉切丁,加入蔥,鹽,醬油調味,就開始包。

顧嵐枝吃餃子一頓也就能吃十個左右,所以沒多包,就包了三十個左右,連着明天早上的就夠了,有半個多小時就做好。

吃完了飯,天已經差不多全黑了,顧嵐枝點了支蠟燭,就在炕上哄兒子,小五比她見過的很多孩子都好帶,除了餓了尿了並不鬧人,也不總要抱,餵了奶自己玩一會就睡著了。

顧嵐枝又點開遊戲,開始刷遊戲,刷着刷着想起來今天買糧食的錢還沒數了,從游戲裏取出一堆錢和票開始數。

她今天上午賣了八百斤左右的糧食,一共賣了一百五十多塊錢和四百多斤的糧票,還有點別的副食品票和工業票,不過不多。

加上宋益樟的津貼九十塊錢,顧嵐枝現在一共有二百四十多塊錢,和一堆票。

從游戲裏換了兩個木頭盒子,其中二百塊錢放到一個盒子里,這是存着不動的,剩下的四十多塊放在另一個盒子做為家用,剩下票也分成兩摞,一摞是期限長的,一摞是期限短的要儘早用掉的,用橡皮筋綁好也放在盒子里,沒上鎖都收到遊戲倉庫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