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夜店首席保安
夜店首席保安 連載中

夜店首席保安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澡子君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王烈 都市小說 鍾離歌

【戰神+復仇+無後宮+都市不修仙+越往後越精彩】 少年烈在南美貧民窟靠撿垃圾為生,偶然的一天被臭名昭著的「獅王」帶走,培養成為一代戰神
敢動我的女人,雖遠必誅
十三年後烈浴火重生回到函夏國開始復仇計劃! 最終打造全新的帝國,成就為萬人敬仰的烈神!展開

《夜店首席保安》章節試讀:

第6章 你們一起上吧


馬小超帶着幾名保安就朝門外走去:「待會你們幾個機靈點。」馬小超看着身邊幾名保安叮囑道

「馬經理,他們人比較多。恐怕.....」

「怕什麼,有烈哥在,跟我先過去看看。」

馬小超表面裝作淡定,心裏已經怕的要死,大老闆讓他來做這個夜總會經理,真遇到事情硬着頭皮也要上啊。

馬小超深吸一口氣,挺起胸膛抬高了嗓子:「聽說你們在找我。」

「喲呵,你這個小胖子就是這裡的負責人啊,聽說過彪哥沒?」彪哥身邊一名打手冷笑道

馬小超看着二十幾人凶神惡煞的模樣,手心全是冷汗,故作淡定道:「沒聽過,你們趕緊離開吧,不要在這鬧事,我已經報警了。」

彪哥用黝黑精壯的手臂掄起馬小超,死死瞪着他:「小胖子,放大眼睛好好看看你彪爺。」隨即另一隻手拍了拍馬小超的臉:「這一片都是你彪爺說了算,記住了嗎?先交十萬保護費吧,然後把那些女孩子都放出來,別壞了規矩。」

此時的馬小超一半身子已經懸浮在空中,挽着彪哥精壯的黑手臂,看來要使用暴力威脅了,馬小超身子哆嗦顫抖說道:「你們別亂來啊,我已經報警了。」

「去你媽的!」彪哥一隻手扇在馬小超的臉上,隨即把他丟在一邊怒喝道:「到了晚上,這一片你彪爺就是**,我說了算,少特么給我擺譜。」

「我就問你十萬保護費什麼時候拿過來。」彪哥一隻大腳踩在馬小超的臉上。

馬小超見彪哥這麼粗暴,心裏又很是害怕,怎麼烈哥還沒來啊,唯唯諾諾說道:「彪哥,這事我說了不算,我得問問我們老闆。」

「那還不去叫你們老闆滾出來,做什麼生意一點規矩都不懂。」

此時王烈點了一支煙從裏面走了出來,扶了下眼鏡冷冷笑道:「聽說你們在找我?」

彪哥看了一眼王烈身穿黑色迷彩服酷似保安,哈哈大笑:「小胖子,你可別跟我說,這就是你們這裡的老闆,這不是一名破保安嗎?」

王烈摘下眼鏡,用陰冷的目光掃視了一下彪哥帶來的這些人:「哦?你貌似對保安很有意見!」

「小子,我告訴你!別跟我裝,你看到這小胖子了嗎?剛才就是在跟我裝,被我直接踩在腳下。」彪哥狠狠的瞪了一眼王烈,然後緩緩的挪開了踩在馬小超臉上的腳

繼續用洪亮的聲音喊道:「我告訴你,想在這片混只能靠拳頭說話,跟我文縐縐的不好使,我只認這個....」隨即握緊手中的拳頭向王烈揮舞炫耀着

「原來是靠拳頭說話啊,早說嘛,你們一起上吧。」王烈看了一眼馬小超,隨即馬小超快速起身屁顛屁顛跑過來,捂着疼痛的臉:「烈哥小心,這個彪哥很殘暴。」

「沒事,我就喜歡殘暴的人。」馬小超恭敬上前接過王烈手中的眼鏡

「小子,沒想到你比那個小胖子還能裝,我讓你一隻手就能把你打趴下。」彪哥一臉輕蔑的眼神看着王烈。

話音未落,剛準備繼續口嗨的,只見王烈一眨眼的功夫就到了自己跟前,幾個重拳轟在了彪哥黝黑的臉上。

彪哥痛苦的捂着臉罵道:「你這臭小子搞偷襲,怪我大意了。」

「我要活撕了你,今天誰來也救不了你。」彪哥怒氣沖沖,咬牙切齒掄起大拳頭就朝王烈砸過來。

王烈快速幾個閃身,彪哥的拳頭全部撲來空,王烈豎起食指晃了一下,一邊搖頭冷笑道:「嘖嘖,你太慢了,你速度這麼慢會被挨打的。」

彪哥聽到王烈如此嘲諷輕蔑自己,瞬間暴怒拿起旁邊手下的棒球棍掃向王烈,只見王烈身輕如燕,彪哥幾次攻擊全都被落空了,手裡的棒球棍杵着地面,躬身腰喘着粗氣。

「耍完了嗎?剛才給了你機會,你不中用啊,沒打着,現在該輪到我了吧。」

王烈舒展了下身子,緊握雙拳咔咔作響,聽得彪哥身邊二十幾個手下一臉驚恐,不敢上前,連彪哥都不是他的對手,其他人更不敢上前了,說難聽點這裡很多人就是湊人數的小混子。

王烈沒有多說什麼,對着彪哥就是一頓暴打,此時的彪哥已經氣喘吁吁只能捂着頭:「我認輸,兄弟別打了,我服了。」

王烈隨後停下了手,一隻腳狠狠地踢在彪哥的腹部,隨後發出一陣痛苦的嚎叫聲,王烈向馬小超招招手,王烈戴上眼鏡朝馬小超冷冷說道:「他剛才怎麼打你的,你就給我雙倍還給他,我的人被打了一定要雙倍拿回來。」

馬小超看到彪哥凶神惡煞的眼神,心裏有點發憷,怕以後會招到報復:「烈哥,我不敢!」

「你真沒用,算了你先進去吧,這裡我來處理。」

彪哥癱倒在地上連忙求饒:「兄弟,我有眼不識泰山,求你放過我吧。」

「保護費不要了嗎?」王烈哈哈笑道

「兄弟這是說笑了,那就是個誤會。」王烈馬上嬉皮笑臉起來

隨即王烈又詢問道:「那女孩子的事怎麼說呢?」

彪哥唯唯諾諾看着王烈:「公平競爭,用實力說話,女孩子願意去哪都行。」

「行吧,有空來喝茶哦,你走吧!」王烈重重的在彪哥的肩膀拍了幾下,然後就朝會所裏面去了。

幾名小弟上前攙扶彪哥:「彪哥,怎麼辦,我們回去叫人。」

彪哥一個大嘴巴子扇在說話的小弟臉上:「廢物,你們這群廢物,是人的問題嗎?剛才看到我被打沒一個人敢上的。」

「你們這群廢物平時吃吃喝喝,抽煙吃檳榔倒是很行,一旦遇到硬茬就不敢上了。」

彪哥呵斥一眾人:「都站這幹嘛,還嫌不夠丟人嗎?」

此時路邊有不少人在圍觀了,很多人都認識彪哥這群小混混,在這一片出了名的壞,天天晚上打架鬧事都有這幫人的身影,看到他們吃了癟,很多人都幸災樂禍露出了大仇得報的笑容。

「你們,看什麼看,都散了。」幾個小弟呵斥了旁邊圍觀的路人,這些人打架不敢上,專門欺負老實人,專挑軟柿子捏。

然後一名小弟在彪哥耳邊輕聲說道:「彪哥,你能咽下這口氣嗎?要不要讓劉大隊長出面搞一下那小子。」

彪哥痛苦的臉色露出一絲壞笑:「電話給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