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皇帝聊天群,顛覆考古
皇帝聊天群,顛覆考古 連載中

皇帝聊天群,顛覆考古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ffad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ffad 張凱 都市小說

剛剛考古學畢業的張凱為找工作,被拉入一個群聊,他還在吹噓自己在秦始皇陵考古的經歷,結果那頭的嬴政已經氣得「怒髮衝冠」展開

《皇帝聊天群,顛覆考古》章節試讀:

第7章 一回生,二回熟


「父皇!」扶蘇直接跪下了,哭喊道。

雖然不知道自家父皇怎麼變成這樣的,但是這就是如假包換的父皇。

自己才監國一天,就已經知道了父皇平日的辛苦,更有對自家父親的擔憂。

嬴政看着平日性子溫和,卻為自己發脾氣的扶蘇,心裏倒也寬慰不少。

摘下墨鏡,嬴政坐到硬邦邦的皇座上,頓感不適,四處張望,結果自己只帶回了幾件大家電,買的椅子、書等物品都沒帶回來。

嬴政有點生氣,斥責蒙毅道:「誰叫你非得把朕買下的東西挪的那麼遠!」

蒙毅也有點懊惱,鞠躬答道:「臣知錯。」

底下的趙高倒是來了勁,這次蒙毅帶着陛下消失,回來還穿成那樣,這下更被陛下批評,正是打壓蒙家的時候,於是上前開口道:「陛下,臣請嚴懲蒙毅,保護陛下不力,致使陛下蒙受此災!」

「朕還沒找你,你倒自個兒蹦出來了!」聽着趙高的花言巧語,嬴政忽然火冒三丈。

自己可是忘不了這篡改詔書、指鹿為馬的勾當。

嬴政怒拍椅子,結果坐沙發習慣了,一下拍的有點疼,此刻氣憤上頭,倒也沒在意。

直接快步走到殿下,看着跪倒的趙高,氣憤不平地叫蒙毅拉一頭馬過來。

蒙毅立刻會意,一溜煙出殿去找馬,絲毫不在意宮人對他異樣的目光。

等到一身商務裝的蒙毅把馬遷來,大臣們已經被召集到了大殿之上,趙高倒是還在原位跪着。

王翦將軍也被請到了咸陽,此時他正坐在首位,目光精明地看着陛下。

外面有人流傳陛下消失的謠言自然不攻自破,除了陛下這裝扮有點奇特,還有牽馬的蒙毅將軍也是一身奇裝。

「朕問汝等,此為鹿,是何緣由?」

陛下一開口,底下的臣子全慌了,誰人都知,牽上來的明明是馬,為何陛下說是一頭鹿,還得說出為啥是鹿……

被扶蘇請出山的王翦將軍倒是口直心快,直接說道:「陛下,此物為馬,請陛下摘掉黑鏡,一觀究竟!」

迫於老師的威壓,嬴政還是不舍地把墨鏡摘了下來。

這下臣子們終於看清了聖容,除了那身運動服有點齣戲……

可是摘了眼鏡的嬴政依舊不容置疑地說道:「哪分明是頭鹿,趙高,你說是不是?」

王翦在場,這叫嬴政有點意外,估計是扶蘇害怕局勢不穩,特地請來的,沒想到自家小子還是會審時度勢的,那時,也不看看是誰的兒子。

只是自己不能用來試探群臣了,有老爺子在,誰敢糊弄黑白,指馬為鹿呢?

結果還真有,嬴政也不意外,跪着的趙高直接開口說:「陛下,確實是鹿!」

「哼,區區宦官,亦敢亂言,請陛下聖裁!」王翦將軍欠身說道。

「趙高該當何罪!」嬴政氣憤地問道。

趙高原本還在揣測,陛下叫自己說是鹿,莫非要藉機清掃朝堂,結果一句該當何罪,直接戳破他的幻想。

「臣之罪。」趙高顫顫巍巍地答道。

以往自己侍奉陛下,總能揣摩到陛下的心思,但是這回顯然猜不到陛下咋想的。

「流放嶺南!」嬴政直接把趙高安排到最南邊。

聽到流放二字的趙高一下就懵了,高呼「陛下開恩」被拖了出去。

然後嬴政開口道:「李斯,即日起閉門思過,同時和蒙毅構思略減重刑,十日後,朕要看到新的秦法。」

殿下的李斯也被陛下的安排驚到了,感情自己啥也沒幹都要受罰。

還有那蒙毅,哪裡懂得刑罰,叫他一起改秦法,那不是胡鬧嘛,可是陛下已經決定,他只好行禮答是。

嬴政自打聽了張凱講的歷史就在想,大秦二世而亡的根本原因在何處,誠然扶蘇的性子、趙高李斯二人的作為是重要的原因,但是國家的根本不在幾人,而在百姓。

於是趁着群臣皆在,下令暫停驪山徭役,長城徭役多期輪換,寬約工期,以松懲處……

一系列的政令下達,大秦的國家機器緩緩開動,一對對騎令兵從咸陽出發,將始皇的旨意傳達四海。

蒙毅這下成了大忙人,不僅是數項政令的領頭羊,還得應付絡繹不絕上門的賓客。

「蒙大人真是一飛衝天矣,叫陛下如此看重,既是大秦學宮的總工程師,又是大秦皇家工坊的總管,日後可要多多關照啊。」

雖說是官名繞口難懂,卻也擋不住百官的熱情。

看着穿着奇異服飾,翹着二郎腿吹噓着的弟弟,蒙恬有種說不出的感覺。

在蒙毅的宣傳下,現在的大秦官員,哪個不知道仙境,那真是落伍了。

咸陽宮裡的嬴政聽着黑冰台的密報,也是一陣哭笑不得,只有蒙毅和自己熟知了歷史,不依靠他,難道自己去事事安排。

還好那小子說的是仙境,不是後世。

知曉歷史的事,不能被太多人知道,不然人心隔肚皮啊。

即使此刻他心中的雄心壯志急躁不安,但治國如烹小鮮,更別提還有新朝皇帝的先例,必須得慢慢地改。

現在最重要、最緊急的事,那就是舉國科研!

當然,研究自己帶回來的家電也算是緊要的事。

記得在後世讀了些東西,全都在說生產對於一個國家的重要,但嬴政可是始皇帝啊,生產不過是表面的結果,唯有科學技術才是根本的原因。

數千秦人不如數台挖掘機,百畝良田不若數顆良種,若有坦克百台,可抵百萬雄兵!

「傳旨,叫蒙毅趕緊把朕的學宮建起來,別和百官廝混了。」嬴政對黑冰台說道。

那黑冰台領將領旨傳命,剛退出去不久,扶蘇便來了,端着一碗吃食,身旁還跟着方士,捧着一粒丹藥。

扶蘇先開口道:「父皇,請用膳,一日仙境,不知食否。」

方士也開口了,說道:「陛下,能抵仙境,全靠仙丹,萬萬不可停啊。」

自己太忙,都忘了這茬,你還敢湊到朕跟前來!

「你們不用煉丹了,去尋蒙毅,十五日之後,拿不出火藥,誅之!還有,叫胡亥也去,拿不出來,結果一樣!」

侍衛們直接把腿軟的方士架了下去。

「扶蘇,上前來,朕給你講講義務教育該學的。」

嬴政一臉慈祥,可是扶蘇左眼皮直跳……

「二二得幾!這都不知道,平日讀的什麼書!」

「兒臣真不知道啊……」

「還敢犟嘴,為國者,豈可不學無術!伸手!」

直到蒙毅進宮,請陛下確定學宮位置,扶蘇的左右手,已經被打腫了,還在哭着背着:「二二得四,二三得六……」

「陛下,請定址。」

「渭水之旁,朕之兵馬俑側,科學技術,當為朕之雄師。」

「領旨。」

「可是父皇,兵馬俑是啥?」扶蘇插嘴道。

「乘法表背會了嗎?手伸出來,朕查一查。」

早知道就不多嘴了,扶蘇含淚開始背乘法表。

才背了一半,就戛然而止,瞪大了雙眼看着嬴政背後。

蒙毅倒是有點激動,又是那黑洞。

「陛下,咱又能去了!」蒙毅的聲音都激動到顫抖了。

「扶蘇,你監國,朕要去仙境幾日。」嬴政安排道。

這次扶蘇倒是不慌了,可是嬴政又說道:「朕回來要檢查,你的乘法表,記得背熟,還有,學宮要建好!」

說完,帶着蒙毅,一躍身,進了黑洞。

再一睜眼,已經是那個熟悉的卧室了,張凱不知道哪裡去了。

看電視倒是沒意思,嬴政推門想去隔壁和新朝皇帝探討一下怎麼改革。

一推門便看到門口的兩小盒快遞,應該是手機到貨了。

話說張凱,卻是正在兵馬俑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