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快穿:美強慘上神賴上我
快穿:美強慘上神賴上我 連載中

快穿:美強慘上神賴上我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晏晏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靈澤 言靈

【快穿+1v1+無系統+雙潔】 言靈只是上天庭一位小小的、小到不能再小的小仙,卻被司命仙君踢下凡,讓她助上神成功渡劫
司命表示要學會給上神製造劫難
言靈表示:你是不是找錯人了啊!上神渡劫成功不會第一個就手刃我吧! 最後才發現是給上神製造情劫... ... 言靈:... ...說清楚你會死嗎?展開

《快穿:美強慘上神賴上我》章節試讀:

第2章 捉妖師的咒靈2


按照記憶來到林府,裏面哀聲泣泣的。前堂門前張掛着燈籠,屋內點着蠟燭,原主那位好庶妹美眸微垂,眼中含着淚水欲掉不掉,看着頗為惹人憐愛。

言靈直呼其為演技派,厲害、實在厲害。

林南笙此刻跪爬在一個老婦人的膝上,訴說著嫡姐失蹤在荒野老林,而她也是好不容易才逃脫了出來。

上座的那位老婦人是林南初的奶奶林老夫人,可惜這位老夫人一直視其為林家之恥,特立獨行只寵愛着林南笙。

瞧着自己這位寶貝孫女哭的梨花帶雨,林老夫人心都要化了。

側邊坐的原主母親林聶氏偷偷的抹着眼淚,誰不知道那處常有妖獸出沒,說是失蹤倒不如說是親生女兒的死訊。

可憐她那乖巧的南初,不過才二七年華便香消玉殞。

林聶氏的難過不像林南笙那樣浮於表面,她是真的為自己的女兒感到難過。

林聶氏這一哭才是讓言靈心都軟了,儘管知道她瞧不見自己,言靈還是蹲在她前面,伸出手打算幫她擦掉淚水,顯然這是多此一舉,言靈根本觸碰不到她。

一旁的林老夫人見她那哭哭啼啼的樣子看着心煩,呵斥道:「你哭什麼?笙兒又沒說南初死了,你便在這兒哭喪,是要給老身送走嗎?」

林聶氏連忙擦乾淚水,擠出一抹笑意來,「娘,我這也是擔心南初。」

林老夫人咄咄逼人的面孔讓言靈心中突然有了怨氣,這很奇怪,她並不是林南初,卻和她共情了。

忽而刮來一陣邪風,燭光亂舞,繼而熄滅了來,屋內陷入一片黑暗。

林老夫人驚呼:「這是怎麼了?快來人,將蠟燭點上。」

說來也是邪,一旁伺候着的小丫鬟這才剛準備點火那燭台突然倒在了地上。

說不害怕那都是騙人的,心裏有鬼的林南笙顫抖着身子。

莫不是林南初那賤人化為冤魂回來找自己報仇來了!

林南笙剛抬眼就見一個七竅流血的女人面孔出現在眼前,她尖叫一聲手腳並用往外頭爬去。

「有... ...有鬼!」

林老夫人可看不到這些,她呵斥道:「笙兒!說什麼混話?哪有什麼鬼,只是燭台被不長眼的丫鬟給碰掉了。」

說完林老夫人瞪了一眼那個丫鬟,丫鬟縮了縮脖子,將燭台撿起放回原地,不一會屋內又亮了起來。

林南笙卻依舊一副沒有回魂的樣子,林聶氏見此也知道了些什麼。

若是沒有做那虧心事,又怎麼會怕這些。

林聶氏眸中怒火升起,但礙於老夫人在場也沒有多說什麼。

言靈坐在林聶氏的旁邊,翹着腿看着這一切。

唉... ...以為是什麼角色呢,結果這麼不經嚇。

當真是無趣極了。

... ...

林南笙這一夜睡的也是極不安穩的,一閉眼便是林南初被妖獸啃食的畫面。

那個被開膛剝肚的女子邊吐血邊勾起一抹笑來,畫面妖異極了。

她嘴一張一合,聲音微弱,斷斷續續的,但林南笙卻是聽清了。

她說。

我要你償命。

嚇得林南笙不敢去睡,但言靈偏偏也不放過她。

林南笙一扭頭就看到一個歪扭着脖子的女鬼躺在她身側,女鬼笑的嘴角咧到耳朵處、直溜溜的看着她,邊說話邊吐血。

她說,我要你償命。

*

林家的二小姐中邪了,變得瘋瘋癲癲的,嘴裏一直嘟囔着她來找我報仇了。

她是誰無人得知。

林老夫人見自己溫婉的孫女瘋了後一口氣沒喘過來暈倒在地,也卧病在床,林夫人重金求術士來為自家宅子驅邪。

顧羨安本來是打算今日便離開此地,半路聽得此事後,主動上門請纓接下了這個驅邪任務。

不過林夫人卻再三請求他,不要傷害那個擾的林府雞犬不寧的邪物。

顧羨安雖然心裏奇怪,但還是應了她的請求。

言靈還在林南笙的屋子裡逗的她縮在角落捂着頭尖叫連連,直呼自己不是故意害她的,都是程瀟的主意。

程瀟,也就是林南初的未婚夫。

言靈嗤笑不已,這算什麼?大難臨頭各自飛?

不過程瀟也不會有好日子過的。

顧羨安隨着林夫人來到林家那位瘋了的二小姐的屋子,剛推開門,就看到了一個熟悉的鬼。

因為言靈體內有他打入的符咒,他一眼便見到那個發著光的女鬼。

他一個快步上前就將言靈提了起來。

言靈:... ...

不是,你捉妖師還捉鬼嗎?

世界第一禮貌女鬼言靈笑嘻嘻的向這個提着自己的捉妖師打了個招呼。

「好久不見啊。」

顧羨安冷酷無情的道:「為何要害人。」

言靈反駁道:「我沒害人!再說我就算害人了,那也她罪有應得!」

顧羨安喝道:「強詞奪理!」

一旁的林夫人見這位捉妖術士對着空氣說話目露疑惑,輕聲問道:「大師,您這是?」

顧羨安回復道:「捉到了一隻作惡的小鬼。不過夫人放心我不會傷害她的。」

林夫人眸光閃了閃,輕聲道:「多謝大師。不知我可否瞧一眼她?」

顧羨安點了點頭,從袖中抽出一張符籙點燃,念完咒語後符籙成灰。

他讓林夫人閉上眼,再睜眼時她便看到了自己的女兒被提着。

言靈被他這樣提着十分的不舒服,她掙扎着晃動着自己的腿,最終還是顧羨安將其放了下來,怕她再生事端便甩了個符籙將她定在了原地。

「初兒!」

林夫人眸中淚花湧出,走上前將言靈擁在懷中。

言靈被抱着渾身不自在,她有些彆扭的喊道:「娘,你別哭了,我在這呢。」

可惜言靈終歸不是她的初兒。

「娘的初兒啊,你怎麼變成這副模樣了。」

言靈不語,抬眼看到了顧羨安冷漠的眼神。

顧羨安也大概了解了詳情,轉過身邁步出了屋,屋內只留母女倆和一個神志不清的林南笙。

言靈回道:「娘,我死了。」

林南初死了,被那妖獸活生生的開膛破肚。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