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勾你入懷
勾你入懷 連載中

勾你入懷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噠崽兒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宋塍胥 沈清一 現代言情

三年前她固執己見偏執任性非要退婚,親手將他捧過來的真心推遠,三年之後沈氏集團破產,她只剩孤家寡人,落魄無助連落腳地都沒有,被同一個圈子的人辱罵嘲笑,這時候他卻遞來一份婚約:「只要你簽字,你想要的我都可以給你!」 本以為他對她深情不解,卻沒想到一朝高高在上的她居然變成了他手裡的玩物,他
掐着他的脖子將她按在浴室的鏡子前:「看清楚了,看看你現在這副樣子有多勾人!你以為我在拯救你?別做青天白日夢了, 當年你退婚可是讓所有人都看了我的笑話,你欠我的!得還!」展開

《勾你入懷》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一章 羞辱


沈清一站在洗手間的鏡子前面看着鏡中的自己,白凈姣好的容顏襯的她那雙大眼睛更好看了,連她自己都不得不承認她是天生的美人胚子,可是他所處的這個圈子當中美人太多什麼樣的都有,所有的人都在陪笑着,為了一個小角色而放下自己所有的矜持。

洗手間外經紀人已經開始催促了:「你好了沒有?」

沈清一掏出口紅,今天她特地選了濃艷的紅色,這紅色襯得她的氣色好。

她跟着經紀人的進了包廂,這個時候她才發現不僅僅只有她一個人。

經紀人推了她一下,小聲的說道:「一會兒這部劇的投資人過來了,記得笑的甜一點,多陪他喝幾杯,拿不到女一號搶下女二號也不錯!」

沈清一無奈的嘆了口氣,點頭答應道:「我知道了!」

經紀人見她這副態度,自然心中不滿:「你進這個圈子都多少年了,現在還是個不溫不火的三流演員,你若是肯上一點心放在陪酒上,你早就火了!」

沈清一不再說話,她一向是自持清高,若不是為了錢,她是不可能進這個圈子的。

正當她們說著話這時門推開的時候,有人推門走了進來。

經紀人孫姐笑着迎了上去,不用猜,也就知道這位就是眾人口中所說的這部電影的投資人了。

她深吸一口氣站起身來勉強扯出笑容,正當她抬起頭準備迎上去的時候,卻看到了那張熟悉的臉。

如同是當頭一棒六月落雪,她的身子僵在那裡動也動不了。

她看到他深邃的眸子當中帶着嘲諷的笑意,可是此刻的他依然是放棄了反抗的機會,心裏只想逃離這裡。

心裏的某個地方好像缺失了一塊曾經深埋在心裏的刺,如今好似又重新被挖了出來,帶着尖銳的刺痛感直愣愣的戳在心裏,彷彿是溺水了一般無力腿也沒出息的在這個時候抖了起來。

那張臉與記憶中的臉重合在一起,他面容冷峻不苟言笑,一身筆挺的西裝進門以後就徑直坐在了她身邊。

見她不說話忙打招呼,孫姐連忙說話緩和局面道:「宋總,我們可是等你許久了,您快坐!清一,還愣着幹什麼,還不給宋總倒酒。」

宋塍胥唇角上揚那笑中帶着嘲諷:「怎麼淪落到這種地步?變成陪酒女了?」

經紀人臉上的笑也僵住了,聽宋總這話裡有話的樣子,看來兩個人是早就認識了。

這時候坐在他旁邊的其他女人擠了過來:「宋總,我陪你喝一杯怎麼樣?」

宋塍胥不言語,將女人推開。

沈清一不想繼續待在這裡,她起身就要往外走。

「沈清一,你給我站住!今天你要是出了這個門,明天我就讓你在這個圈子裡混不下去!你信不信?」

她當然相信,威逼利誘就是他慣用的招數。

她深吸一口氣,將淚水憋回肚子里,轉過身來問道:「你到底想怎麼樣?」

宋塍胥一改進門時的冷漠,他解開襯衣最上面的扣子,冷笑着說道:「我也沒想怎麼樣,過來陪我喝幾杯,今晚把我哄的高興了,我就放過你!」

沈清一攥緊拳頭,如果換做是三年前,她這一拳頭早就錘在他臉上了,可如今她什麼也不敢做,三年前她固執己見不聽父母的勸,非要退婚,這也導致了兩家生意直接談崩了,沒過多久沈氏集團就破產,沈清一的父親出了車禍,母親受不了打擊,一病不起沒多久也相繼離世了。

那時候的她真的是無處可去,為了能自己養活自己,她逼着自己放下那尊嚴進去了娛樂圈,只可惜她從不陪酒,也不屑以姿色示人,所以這幾年在圈子裡一直混的不怎麼樣。

宋塍胥對着愣在一邊的經紀人說道:「你們可以滾了!」

經紀人看了一眼沈清一點頭哈腰的退了出去,其他人也鬱鬱不樂退了出去。

沈清一無可奈何只能重新坐回去,只是這一次他坐在了另一張沙發上,刻意的與他拉開了距離。

可是他明顯對沈清一的做法十分不滿:「這麼大的包廂里就我們兩個人,你坐的那麼遠幹什麼?」

沈清一深吸一口氣,端起桌上的酒杯舉到他面前:「宋總,我敬你一杯!」

宋塍胥接過了酒,可他眼中帶着笑意,那笑意之中晦暗不明的輕佻讓沈清一渾身覺得不舒服。

宋塍胥並沒有再繼續為難她,一杯酒下肚,沈清一也變得大膽起來,對她而言今天晚上只怕是走不了了,這個男人明顯就是在報復,為了三年前的事情報復她,可誰也不知道三年前最委屈的人明明是她。第二杯酒下肚,她將所有的委屈又重新咽回了肚子里,可是眼角的淚水已經在打轉了,她硬撐着想要到第三杯酒的時候,手卻被宋塍胥一把抓住了,他不由分說的一把將人扯進懷裡。

沈清一掙扎着:「宋塍胥,你到底要幹什麼?」

宋塍胥笑了:「看不出來嗎?我做的這麼明顯都看不出來?沈清一,你不是一直挺聰明的嗎?那不妨就猜一猜,猜猜我要幹什麼?」

宋塍胥順勢將人按在了沙發上,他的摟着她的腰,一隻手去扯她的裙子,她掙扎之中,眼淚自然而然的流了出來。

「很委屈嗎?」宋塍胥最受不了的就是她哭。

沈清一咬住牙不說話,也不去看看他。

「沈清一,你看看我!」宋塍胥硬掐住她的下巴,「你看看我現在變得這樣,全都是因為你!你說我是不是應該感謝你?沈清一,你真是夠絕情的,說走就走,這麼多年杳無音訊,為什麼不繼續消失下去?進娛樂圈做什麼?你要是想出賣自己,那你就賣給我呀!你儘管開價我絕不還口,怎麼樣?」

沈清一不想搭理她,她用力掙扎着想要將他推開,卻被他重新按回沙發上:「你覺得你現在值個什麼價?」

沈清一終於忍不了了,她可以忍受所有人的不理解,可以被所有人侮辱,但是唯獨他不行!當初若不是因為他,她可能早就進入理想的大學,如今也不用選擇這種生活方式,若是說委屈,這麼多年受盡折磨,覺得委屈的人應該是她才對!

「宋塍胥,你夠了!如果你報復就掐死我,最好是別讓我有還手的機會!」沈清一眼淚還在往下流,她那惡狠狠的話放在她這張可憐兮兮的臉上,完全是一點威脅力都沒有。

宋塍胥笑了:「我是很想你死,但你要是就這樣簡簡單單的死了未免太無趣了,你得活着,是我要你活着,一點點的折磨你才更讓我開心!」

沈清一趁着她鬆懈的片刻將他推開,拽着自己的衣服狼狽的推門而出,可她沒走幾步,卻發現她的經紀人就站在不遠處,一臉驚愕的看着她。

雖然她的經紀人孫姐平日里兇巴巴的,但是這幾年若沒有孫姐一直陪着她的話,只怕她早就撐不下去。

孫姐脫掉了自己的外衫,披在了她的身上,兩個人並沒從電梯走,而是繞過了電梯從樓梯間往下走。

他們這樣做一是防止有人追出來,二是因為她如今這副狼狽樣,若是被別人看到了實在不好。

孫姐並沒多問什麼,她當經紀人已經很多年了這種情況也已經是見怪不怪了。

孫姐扶着她上了車,上車以後孫姐才開口詢問情況。

「你跟宋總早就認識?」

沈清一一言不發,她不想談及過往。

孫姐安慰道:「算了,過去的傷心事不提了,這部電影拿不下來我們就換另一部!」

沈清一搖頭:「我逃不掉的,我了解他的,他最喜歡用的就是軟刀子,他不會放過我的,一定會借這個機會往死里整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