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一劍霜寒
一劍霜寒 連載中

一劍霜寒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zs34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zs34 雲藍鶴清 軍事歷史

大魏元鼎廿年,元鼎皇帝駕崩,是為昭宗
年僅十五歲的皇太子於靈前即位,年號宣武
而此時外戚干政、宦官得勢、忠臣流失……展開

《一劍霜寒》章節試讀:

第8章 登基大典


雲藍鶴清站在窗前,只穿着中衣,晨曦卻悄悄的走進屋中。窗前的楓樹,在晨曦的照耀下,露出點點星光,微風拂過,便聽得窸窸窣窣的聲音。

砰砰的幾聲輕響,門外傳來了一道聲音:「陛下,登基大典的吉時快到了,還請陛下更衣。」

「進來吧!」

得到允許,眾太監躬身道:「諾!」然後才開門進去。

雲藍鶴清便朝門外走去,看到劉福帶着一眾太監走了過來,他們手裡端着袞冕服走了進來。雲藍鶴清有些意外,他還以為是那種黃色龍袍,看來還是不能太相信電視劇了。

袞冕服,由袞服和冕旒冠組成,袞服為青色:日、月、星、山、龍、雉、虎蜼、七章、紅裙、藻、火、粉米、黼、黻、五章組成。章,即章紋,是皇帝袞服上的紋飾,凡十二種。十二章紋:日、月、星、辰,取其照臨之意;華蟲又名雉,取其有文采之意;龍,取其神異、變換之意;山,取其穩重、鎮定之意;粉米,取粉和米,有所養之意;藻,取其潔凈之意;宗彝,即虎蜼,取其孝養之意;黼,即果斷之意;黻,取其臣民背惡向善之意;火,即明亮之意。

雲藍鶴清仔細看去,還有大帶、玉正圭、赤舄(xi第四聲)等。

雲藍鶴清任憑一眾太監為他穿戴冕服,也不是他愛享受,一是他不會穿,二是太麻煩了。尋常穿的常服,他還可以自己動手,可這是天子的十二章服,中單、玄衣的穿法,還有大帶的系法等,他都不清楚步驟,更遑論自己動手了。

經過三人的努力下,一刻鐘後,終於為皇帝穿戴好了袞冕服。

「陛下,戴上冠冕,便可參加登基大典了。」劉福躬身道。

「嗯。」

得到允許,劉福這才小心翼翼的拿起十二毓冠,給皇帝戴上。穿戴整齊之後,劉福不經意間瞥到聖顏,心下一驚,不愧是天子,其王霸之氣已顯露頭角。

「臣等恭賀陛下,陛下萬歲。」在劉福的帶領下,一眾太監跪伏於地,口呼萬歲。

「平身吧!」雲藍鶴清淡淡的說道,他現在的處境很是尷尬,權臣當道,這登基大典完全就是走個過場罷了。

「哼,陛下拖沓這麼久,讓太后和丞相等急了,那多不好。」

突然一道刺耳的聲音傳來,眾人回頭一看,原來是太后的貼身太監——黃皓。黃皓肥頭大耳,臉上的肥肉都快堆在了一起,不過他很會討人喜歡,而且逢人都是一副笑呵呵的樣子,深得陳氏的喜歡,也是陳氏剷除異己的好幫手。不過,別看他面慈心善的樣子給騙了,宮裡的人誰不知道這是一個笑面虎,招惹不得。

劉福一怒,正欲上前開罵,可卻被雲藍鶴清給攔了下來。

「原來是黃公公,朕讓太后和丞相等急了,是朕的不對,那走吧!」雲藍鶴清不在意的說道。

黃皓見皇帝沒有生氣,雖然有些失望,但也在預料之中。皇帝都這麼說了,那他這個奴才又能說什麼,皇帝再失勢,也不是他這一個奴才能隨意揉捏的,為了天家顏面,到時候太后會不會把他推出去頂罪,他也不敢說不會。

「陛下,請吧!」黃皓憨厚的笑道,不過此刻卻是連眼睛都看不到了。

中天殿前,一眾文武大臣早已經穿戴整齊的站在了這寬大的場地之上,排在第一排的則是身穿紫色的一品大員,二到五排的則是身穿緋袍的官員,六到七排的則是穿着綠袍的官員,八到九排的則是身穿青袍的低級官員。一排則對應一品,共九品。

皇帝一行人甫至中天殿門前時,便聽到了皇帝登基時所奏的《四海承平》。

眾官員聽到音樂響起,便朝着中間行跪拜大禮。雲藍鶴清昂首闊步的走着,直視前方,這是他作為皇帝的尊嚴,即使他沒有實權,只要他們沒有廢帝,那他依舊是天子。

當皇帝走到了龍椅上之後,音樂便停止了演奏,轉而是禮部侍郎開始念起了即位詔書:王者繼統承祧,所以嗣神器;節哀順變,所以寧萬邦。顧歷代之通規,諒舊章而可法。先皇帝勤勞啟國,宵旰臨朝,萬幾靡倦於躬親,四海方成於開泰……

即位詔書念畢,百官再拜伏,口呼「萬歲」。

登基大典後,那便要開始祭祖,皇帝及大臣來到先聖殿,裏面供奉了大魏歷代皇帝,加上駕崩不久的昭宗,總共十六帝。雲藍鶴清一一參拜,以告宗廟。

登基大典歷時五個時辰,雲藍鶴清又累又餓,但又不能中途離開,於禮制不合。要是讓史官給記了一筆,說皇帝登基時,中途離開去胡吃海喝,那不就成名了?雲藍鶴清可不想留下這樣的名聲。

申時時分,登基大典終於完成了,雲藍鶴清便邀百官在御花園飲酒賞宴。百官謝道:「謝陛下!」

不過,太后及丞相兩人卻是抱病離開,絲毫不給新皇一點面子。

雲藍鶴清也沒在意,只說太后和丞相要保重好身體,畢竟大魏以後就要靠他們云云。但他心裏挺高興的:兩個狗東西,老子巴不得你們別在我眼前晃悠,看着噁心。當然了,心裏的話,自然不可能說出來。

一部分官員見狀也急忙說身體不適,無法參加宴席,一部分官員有些躊躇不前,但最終還是告病離開,只有三分之一的官員留了下來。雲藍鶴清對此倒也不生氣,反倒是和剩下的那些官員開始交談起來。

雖然在交談,可卻不談政事,他知道現在還不是時候,急功近利,難成大事。拋開皇帝身份不談,他也只不過一介書生,而此時皇帝的身份又能改變什麼呢?

俗話說:百無一用是書生。現在陳啟正以武力控制住了京城,也控制住了他這個皇帝,即使有大臣忠於皇室,可手裡沒有兵,亦是空口說大話。「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權。」得有一個前提,那就是兵權掌握在自己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