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快穿之良民系統
快穿之良民系統 連載中

快穿之良民系統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好大一芒果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 古代言情 季光言

高端的獵手往往以獵物的姿態入場,快穿成小說系統又怎樣,照樣有力挽狂瀾,扭轉乾坤之勢
馬甲什麼的都是浮雲,無論是純情男二,還是惡毒反派,直接本色出演
藍波:「我們的口號是什麼!」 季光言:「良民系統,穩賺不賠!!」 但,眼前這隻表面上無害的小肥鳥真的有這麼簡單嗎? 佛系青年·季ⅹ不明身份大佬 看佛系青年的天花板操作!展開

《快穿之良民系統》章節試讀:

第5章 藕米粉


不過從季光言角度來看,這王爺應該是長着一副好面容,並沒有傳聞中的毀容那麼可怕,除了側臉有道三四厘米長的疤以外,刀削般的下巴,輕薄的嘴唇,高挺的鼻樑,由於身高限制再往上就看不到了。

脫離劇情的是,梁雲奕並沒有因面具掉後出現應激反應,而是抬頭笑着盯着林艷如,「好看嗎?」

多看幾遍,明天就見不到了,季光言在心裏默默補充道。

林艷如也是懵了,自己剛剛一直低着頭也沒看清到底長什麼樣,只能睜眼說瞎話「回王爺,王爺自然是長得好看。」說完這才敢抬頭瞅一眼。

「行了,你先回去吧。」梁雲奕簡單的用發圈將頭髮紮起。

「是,王爺」林艷如行了禮後就退出了房間。

回到自己屋的林艷如先是爆出一個驚呼「老娘要死,這男人長得太對我口味,第幾章有吻戲,老娘要舌吻他。」

「姐,你冷靜點,咱全程就拉拉手,吻戲還要等到大結局呢。」當初季光言還擔心林艷如會不會願意,要不要自己問問系統該怎麼辦,看來是完全多心了。

「不過你把人家的面具碰掉了,多少也要去賠禮道歉,原著女主可是做了一碗藕米粉呢!」

「什麼!老娘還要去做飯!我自己都很少吃我自己做過的飯。」

是的,林艷如在離開家工作後,平日里做飯的最高境界就是西紅柿炒蛋,吃膩了就點外賣或下泡麵,最後實在沒法了就去街邊的店裡吃上頓。

「主要是這段劇情很關鍵,因為這碗藕米粉男女主兩人的好感又進了一步,剛剛那段好感沒刷到,這段不能再掉了。」

「不刷好感會怎麼樣?」林艷如問道。

「不刷好感你指望大結局按頭硬親嗎,你看是你親的快,還是男主削的快。」

「那你會做嗎?」

「這輩子還沒進過廚房......」

「……」

兩人陷入了沉思中。

「要不我去後廚那裡偷學點廚藝吧,等回來教給你。」最終還是季光言打破了沉默。

清晨,用完早膳後,季光言就一路尾隨着收飯的下人到了後廚,後廚掌廚的人是個體型肥胖的男人。等到主子用完飯後,家裡的下人才開始用飯。趁着吃飯的下人不注意,他順着屋子裡堆砌的雜物悄無聲息地爬上了樑柱,在樑柱上的他可以清楚地看到男人的操作。

此刻的他已經開始準備中午飯了,手中正在忙活着一盤雞丁,鍋中的花生,花椒等佐料在溫油中散發出香味,待味濃之時,將腌好的雞丁倒入鍋內,一時間雞丁的香味鑽入季光言的鼻子里,變成狐狸的他,雞肉味讓他一時欲罷不能。

他承認他饞了。

男人將宮保雞丁用盤子蓋好後就叫來了一個下人將菜端到一邊去了。

「王師傅,鍋里的饅頭蒸好了,需要拿出來嗎?」一旁燒火的下人問道。

原來這個掌廚的人姓王,季光言在心底想到。

「蒸多久了?」

「一刻鐘了。」

「再燒會兒,你就起鍋。」

「王師傅,你要做藕米粉嗎?王爺說想吃藕米粉了。」一個丫鬟過來道。

「藕米粉可以,但是估計要過幾天才能做出來。」

聽到藕米粉季光言眼前瞬間一亮,這不就是小說裏面女主做給男主吃的嗎。

看着王師傅從籮筐里拿出了一根粗壯的藕,去掉皮,留下白嫩嫩的果肉。季光言在上面聚精會神地盯着,完全沒有注意到一旁的人將蒸饅頭的鍋蓋打開。一股熱氣從鍋底襲來,燙的季光言一下子滾了下去,掉進了一個裝柴火的筐子里,好在筐子里裝的是柴草而不是木頭,季光言沒有受傷。

聽到動靜的僕從朝後面一看,正好看到季光言呈一個大字躺在筐子里,大叫道:「啊!廚房裡怎麼會有狐狸!」

眾人先是一愣,又立馬圍了上來。掌廚的王師傅揪着季光言的後脖頸將他提溜了起來,打量着他。

此時的他已完全被熱氣沖昏了頭腦,又從樑柱上跌了下來,腦袋暈乎乎的。

就在眾人在思考如何處置時,一個眼尖的丫鬟認出了他「這不是夫人的狐狸嗎,今早夫人去王爺那裡的時候還看着她帶着呢。

「既然如此,那麼這隻狐狸就交給你了。」王師傅將季光言丟給了那個丫鬟。

季光言被抱着離開了後廚,回去的路上他才意識到自己已經離開很遠了,來的時候他一路躲避怕被人發現,走了多遠也沒注意到。現在被人抱在懷裡,他終於可以光明正大地看看梁王府了。雖說只是個郡王爺,但無論是從這王府的面積還是從這王府修建上,難免能看出他還是很受當今皇上喜愛的。

有偌大的後花園,花園裡種着各種季光言不認識的花草樹木,它們在花園裡爭奇鬥豔,除此之外還有碧水流橋,奢華而不失雅調的亭子。

等等,亭子里好像還有個人!靠近後季光言才發現原來是梁雲奕,此時的他正靠坐在亭子的護欄座上,一條腿放在長座上,另一條腿則放在地上,手中握着茶杯,好一副逍遙姿態。丫鬟抱着季光言朝梁雲奕行了個禮,「王爺。」

「嗯」,梁雲奕坐了起來盯着季光言道:「王妃的狐狸?」

「回王爺,夫人的狐狸不知怎麼跑到後廚房去了,奴婢這就給夫人送去。」

「交給我吧,我去給王妃送去。」

「是王爺。」

就這樣經過兩次轉手季光言最終落在了梁雲奕手中,靠近他時季光言在他身上聞到了一股好聞的冷木香。

但此刻的他並不想深究香味是出自何種木,只想趕緊離開。因為除了劇情任務必須和男主接觸外,季光言並不想跟小說男主有過多的接觸,於是他使勁地掙扎想要掙脫開來,但是沒想到對方力氣那麼大,非但沒鬆手還開始把玩起他的耳朵,這讓季光言很是生氣。

他模仿着動物生氣樣子,喉嚨里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希望梁雲奕能識趣地放開他。

「生氣了?」梁雲奕停下了把玩季光言耳朵的手,但依舊沒有放開他,「當本王的寵物可好,你去廚房應該是去偷吃的吧,跟着本王可以管你每天大魚大肉。」

雖然你是男主,但是你猜錯了,老子是為了你去的。

也沒管季光言同沒同意,梁雲奕就抱着他往自己屋的方向走去。

季光言開始慌了,如果他離開了女主那這劇情就更不好走了,而且林艷如是真的不會做飯,到時候要是端着一盤西紅柿炒蛋過去,這場面想想就尷尬。

一路上季光言都在想該怎麼回去,等到他再次回神的時候已經到梁雲奕的屋內。

屋子內的設施和別的房間比起來還是有明顯差距的,傢具都是上等紅木製成,表面被打磨得十分光滑,一看就知道價值不菲。一個古色古香的銅鏡,被擺設在梳妝桌上,旁邊一個柜子上陳列着各種樣式的花瓶和玉製品。不僅如此,屋內還有專門讀書的書桌,和一排排擺滿書的書架。

「小鏤,打熱水本王要沐浴。」

「是王爺。」

梁雲奕的聲音把季光言從震驚中拉了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