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越荒年,我帶老公逆襲成王
穿越荒年,我帶老公逆襲成王 連載中

穿越荒年,我帶老公逆襲成王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冰怡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方小英 王雲

什麼?父親是賭鬼,丈夫是殺人犯,母親懦弱無能,家裡食不果腹
前世的醫學博士穿越後,抽到人生下下籤
好在號稱商場能手的哥哥也跟着穿越了,還成了她的弟弟! 姐弟倆卻發現:這個被稱為「殺人犯」的丈夫,其實並不簡單! 他笑道:「我一個「死了」多年的人,都能被你們扒出來?我攤牌了……」 且看他們如何玩轉這個世界,幫丈夫平反、勇斗綠茶公主、手撕當朝太后…… 他們的結局如何?敬請期待……展開

《穿越荒年,我帶老公逆襲成王》章節試讀:

第5章 弟弟不正常


方小英第一次被鋼刀架着脖子,着實嚇了一大跳,說話都磕巴起來:「我、我、我是方小英啊……」

王雲哪裡肯信,手上微微用力鋼刀劃破方小英脖子上的皮膚:「呵,你是方小英?長的確實像。」

王雲目光冰冷:「一、方小英遇見李大富只會哭,何時如此冷靜了?還會挑撥離間?二、方小英一介村姑,她怎麼會認識三七?三、方小英從小就沒出過小南村,她又怎麼會的醫術?而且手法熟練。」

王雲眯了眯眼睛,盯着方小英的眼睛問:「還讓我繼續說嗎?」

方小英知道表演失敗了,畢竟她只是借了方小英的身體,卻是另一個人的靈魂。

但是,這件事要怎麼給他解釋?他會信嗎?方小英絲毫不懷疑,只要王雲願意,她隨時可以身首異處。

她必須冷靜下來,至少要保住這條命。

她強壓住內心的驚慌,盡量讓語氣平和:「我真的是方小英,只是在父親把我打暈以後,我的靈魂去了另外一個世界,在那裡我學到了很多這個世界上沒有的東西……」

她努力讓自己直視王雲的眼睛,讓自己話更可信一些:「你放心,我真的是方小英,我對你沒有任何威脅。」

王雲皺了皺眉頭,鋼刀依然沒有離開方小英的脖頸:「你是說,你是被你繼父打暈的?還是自己摔倒磕到了腦袋?」

得到方小英的肯定答覆後,他收了手裡的鋼刀,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希望你沒有說謊,否則,王某的鋼刀可不認人!」

王雲轉身走了,走了幾步又停下腳步:「不用等我吃飯,照顧好念兒。」

方小英嚇得雙腿發軟,靠着門框坐在了地上,心想:「真是個怪人,明明不相信我,還放心把孩子交給我。」

她不知道,現在的王雲只能選擇相信她,他今天要做的事情不方便讓王念知道。

王雲大步流星往鎮上的方向走去,在一個小乞丐面前停了下來,扔給小乞丐兩個銅板:「把你們頭兒給我叫來。」

不一會兒,一名胖乎乎的乞丐出現在王雲身邊,如果忽略他的身形,忽略他兩隻眼睛裏時不時冒出的精光。

這名乞丐跟其他乞丐幾乎一樣,身穿破破爛爛的乞丐服,拿着一根打狗棍,骯髒的頭髮粘連在一起,滿臉灰土讓人看不清他本來的模樣。

胖乞丐對着王雲低下頭:「主子,有什麼吩咐?」

王雲跟他低語了幾句,乞丐點點頭離開了。

王雲快步走到鎮上的賭坊附近,眼睛盯着賭坊的門口,他在等人。

過了沒多久,方小英的繼父方富貴從**里走了出來,從他垂頭喪氣的神色可以看出,昨天晚上又賭輸了。

王雲等他走出賭坊十幾步以後,突然出現在他身後,同樣用鋼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方富貴被嚇了一跳,顫巍巍地回過頭,看到是王雲時,乾巴巴的臉上擠出一絲笑容:「女婿啊,嚇我一跳。有事好好說。」

王雲臉色冰冷:「說實話,方小英到底是你打的?還是自己磕傷的?」

方富貴還想狡辯,王雲臉色一冷:「我請大夫給她治傷,大夫說找不到磕傷的位置。你要敢說假話耽誤了治療,後果你知道。」

方富貴這才磕磕巴巴地說是被自己打了兩巴掌,沒想到那丫頭這麼不禁打。

從方富貴這裡證實了方小英的話,他心裏的疑慮稍稍減輕一點,希望真如方小英所說,她只是昏迷後莫名其妙得到了神助。

王雲放開方富貴,往前走了兩步後,故意大聲喊:「我給你的銀錢你可放好了啊,別弄丟了。」

方富貴一臉懵,你什麼時候給我錢了?那頭野豬賣的錢早就輸沒了!

賭坊門口的兩個青壯年小夥子聽到這話後對視了一眼,其中一個往賭坊內走去。

王雲已經很久沒有進深山了,外面也打不到值錢的獵物,勉強糊口而已。

現在,家裡有人看着王念,或許他可以去深山看看了。

方小英吃過飯,帶着王念把昨天王雲買來的蔬菜種子種上,再從家裡那口大水缸里舀出水,給種子澆水。

今年天旱,就冬天下了兩場大雪,整個春天都沒怎麼下雨,小麥都旱的蔫巴巴的,收成也不好。

本來應該雨水豐富的夏天,雨水也不多,田裡旱的很,如果這個秋天再沒收成,估計小南村就會餓死人。

方小英一邊想,一邊給種子澆水。這些水還是王雲從山裡挑來的。

澆完水她叫來王念:「念兒,走,跟娘親去挖野菜了。」

正在他們想出門的時候,鄰居二丫氣喘吁吁地跑上了山,邊跑邊喊:「小英,快回家吧,你娘不行了!」

方小英聽後心臟漏跳了幾拍,可能是原主的情緒在起作用,她的眼淚忍不住順着臉頰流了下來,心慌的要命,雙腿發軟,感覺要站不穩的樣子。

在原主的記憶里,她娘是這個世界上對她最好的人,她被賣繼父就是瞞着她娘的,是不是娘知道方小英被賣,一急之下病倒了?

方小英極力忍住慌亂的心跳,把王念交給二丫,自己撒腿就往山下跑,她心急如焚,暗暗祈禱:「娘,你可一定要等我回去啊!」

方小英一口氣跑到家。

自家門口已經圍了不少人,張嬸看到方小英嘆了一口氣:「小英,快去看看吧,自從你被賣,你娘就病了,高燒好幾天了。」

張嬸是二丫的母親,二丫就是張嬸派去的。

方小英顧不得道謝就衝進了屋子。母親有氣無力地躺在炕上,面黃肌瘦還發著高燒。

弟弟方平安守在母親身邊,不停地用濕毛巾幫她擦洗手臂和額頭,這是方小英熟悉的降溫方式,弟弟怎麼會知道的?

她來不及問弟弟,趴到母親跟前喊:「娘,小英回來了,您睜開眼看看我。」

方陳氏睜開眼看見方小英,眼角流下一滴眼淚,艱難地抬起手臂摸了摸方小英的臉:「閨女,娘對不起你……」

方小英問弟弟到底怎麼回事?

弟弟說,為了攔着父親賣掉姐姐,他被父親推了一把撞到了腦袋,兩天後才醒過來的,醒來後發現母親也病了。

請過大夫,大夫說是急火攻心,開了一副葯吃過後好了點。母親堅持幹活,可能又感染了風寒,一直咳嗽發燒。

他用家裡僅有的錢請了大夫,但是抓藥的錢卻被父親搶走了,母親就拖成了這種狀況。

方小英顧不得恨繼父,根據她的經驗,母親應該是感染了。

但是她沒有葯,只能從內衣口袋裡拿出碎銀子交給弟弟,讓弟弟趕緊去鎮上抓藥,順便買點糖回來。

弟弟知道情況緊急,拿着錢就出了門。

方小英守在母親身邊,一邊給她喂水一邊幫母親降溫,心裏暗暗想:如果我有消炎藥該多好啊!

方小英感覺過了好久,弟弟終於從鎮上回來了。

方小英趕緊去煎藥,讓弟弟看着火候,她又沖了糖水,裏面加了點鹽巴,餵給母親喝。

她知道,發燒最怕的就是缺水,及時給母親補充體液很重要。

葯煎好了,她一點點餵給母親喝。

傍晚的時候,母親好了點,弟弟用剩下的錢從鄰居手裡買來了小米,熬成了小米粥。

看着細心的弟弟,方小英暗暗鬆了口氣,弟弟才九歲就已經長大了。

她一口口喂母親喝了半碗小米粥後,王雲也來了。

他從家裡帶來一袋大米,交給方平安後就帶着王念回家了。

方小英要留下來照顧母親,王雲告訴她,如果需要他幫忙就派人去西山找他,出錢出力他都願意。

方小英稍稍感動了一下,這個男人看上去還挺靠譜。

入夜後,母親的體溫終於降了一些,從高燒變成了低燒,人也很快睡著了。

方小英才顧得問方平安:「給母親降溫的方法誰教給你的?」

方平安目光閃爍,支支吾吾地說:「大夫告訴我的,我也不知道行不行,就給母親試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