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超凡今下
超凡今下 連載中

超凡今下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一隻冤種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一隻冤種 謝葉 都市小說

不正經簡介:「旁邊明明有門你不走,幹嘛非要走窗戶呢?」 「大熱天的穿得比企鵝還胖,你不熱嗎?」 「別以為穿着蜘蛛俠的衣服你就真——喂喲,還真會吐絲!等等,你怎麼還能從別的部位吐絲?住手,快住手!這樣看起來太怪了啊!」 「快別給我推薦治(致)愈(郁)番了!你個二次元老宅!」 「???你雖然是個牛仔,但在酒吧——等等,快別丟人現眼了!你怎麼還帶奶瓶的啊!?」 這群能力者指定有點問題! …… 正經簡介:世間忽然出現超凡力量,當個人武力大於群體力量,掌握隨時能顛覆秩序的能力時,超凡力量的出現帶給世界的究竟是不受舊世界管控的隱患,還是推動人類步入下一生物「階梯」的鑰匙?展開

《超凡今下》章節試讀:

第6章 竊賊


「蚊子」精神怪物的觀察記錄:在與外界隔絕的環境中七天內自身沒有變化(暫時不清楚長時間的情況下是否會出現變化,等待繼續觀察),沒有進食需求,如何在不進食的情況下穩定的維持自身存在這點暫時不知,吸取人類的精神力量只是出於一種「成長」本能或**。

其生命形式和liya表現出些許不同,兩者本質上都是由精神力量構成的,但其存在方式有差異?

觀察期間,「蚊子」沒有表現具備智慧的行為,連動物程度的智力都不存在,只存在十分執拗的本能,如吸取他人精神力量成長,暫時不清楚精神怪物這一存在是不具備智慧的能力,還是「蚊子」是個個例,亦或者是沒有成長到足夠的高度。

能有效關住「蚊子」的材料不同於能隔絕異形魔方那種特殊物品的塑料一類,在同等厚度下最有效果的是玻璃,原理未知。

以「蚊子」目前的狀態,厚度超過一厘米的密封玻璃物件就能徹底關住它。

如果是用紙板、木材一類,「蚊子」能在一分鐘之內脫困。

補充說明——像精神怪物一類特殊的存在本質是由精神力量構成,許多物質材料它們都能直接穿體而過,但它們還沒有脫離現實,也會和物質材料產生交界。

可以將它們視作一團無形且穩定的精神力量,在穿過某類材料的時候它們的穩定就會被打破,就像液體被固體打破平靜狀態一樣,不同材料對它們穩定狀態的擾亂程度各不一致,本身存在的「強度」(指它們本身具備多少精神力量,可以看作在現實的「質量」)又決定擾亂它們穩定狀態的材料的強弱。

穩定狀態關乎像精神怪物一樣由精神力量構成的特殊生命的存在,一旦被擾亂到一定程度它們大概率會直接解體消散(liya所說),所以即便精神怪物能夠輕鬆穿過部分物體,它們也會下意識的選擇避開實體物體。

這也是尋常武器難以對精神怪物造成有效攻擊的原因所在。

以上這些也適用於liya。

在腦海里整理完這幾天對「蚊子」的觀察數據,謝葉睜開眼睛,看了一眼手邊的密封玻璃瓶,在他的視角里,一隻怪模怪樣的蚊子正在裏面飛舞。

為了做實驗,謝葉讓「蚊子」吸食了一些他的精神力量,讓後者達到了能進行分裂的狀態,消滅多餘的分裂體後,「蚊子」衰退回了最虛弱的狀態。

在這種狀態下它是無法從這個玻璃瓶里脫身的,另外為了防止「蚊子」可能具備像異形魔方一樣影響生物的能力,他在玻璃瓶外纏上了一層厚厚的塑料膜。

「該做的實驗已經做的差不多了,接下來就是該如何處理這隻精神怪物,還有那個異形魔方。」

想到這謝葉忍不住咂嘴:「嘖,打了那麼多天,居然只打碎了兩個邊角,那種特殊力量仍然在散發,估計只有徹底解體才會消散……」

對於意外繳獲的異形魔方,謝葉考慮良久決定還是自己親自處理掉這件危險的「武器」。

用埋的方式還是不夠保險,會有被人挖出來的風險,他尚且又不清楚隨着時間的流逝,異形魔方的力量會不會漸漸消退,保險起見還是由他直接打碎一了百了。

誰讓他是一個平平無奇的三好青年呢?當然要為這個世界獻一份力,為廣大的人民解決這種危險的東西。

微微自我陶醉一下,謝葉拿起兩片口香糖放進口中,走進盥洗室洗澡去了。

明天還要趕早上班呢,得睡早一點。

996真討厭,要趕早去996更討厭。

……

「林哥,我覺得咱們就算要偷東西,好歹也要找裝飾好一點的房子,就這外觀……屬實不像是放着什麼值錢玩意的房子。」

張陽看着牆皮都脫落一大片的四層小樓,很是無語。

「你以為我不想啊,你也不看一下現在是什麼時代,私宅監控、公共攝像到處都是,我也想去偷那些遍地黃金的高檔小區啊,可保安和防盜網不答應啊。」

林哥回頭瞪了一眼自己的小弟兼同夥,轉身回去繼續拿着兩根特製的工具對着大門鎖眼一頓亂捅,邊捅邊嘀咕着:「再說老舊的房子也不見得沒有值錢的東西,現在到處都是現代工業產品,拿出去總能換點錢,大不了多開幾家,薄利多銷嘛。」

「薄利多銷這個成語是這麼用的嗎?」張陽吐槽了一句,「行行行,你老大你說的算。」

「別光站在那裡跟我說話,給我放風啊。」

「林哥,你就裝作是開鎖師傅在給別人開門就行了,我們兩個鬼鬼祟祟的看起來更可疑,光明正大的反而倒令人信服。」

「說得輕巧,職業習慣懂不懂?有本事你來開鎖啊。」

說話間,大門鎖芯傳出「咔噠」一聲,開了。

「嘖嘖嘖,林哥你這開鎖的技術還真是高超,**沒有把你抓去備案實屬算你走運了,這份技術用在正途上該多好。」張陽感嘆道。

「少廢話,我就是原本開鎖的生意經營不下去餓肚子才來幹這一行的,趕緊跟上!」

兩人進入了小樓,林哥觀察了一眼內部,指了指樓梯:「你去上面那一間,我在下面,分頭行動。」

在行動之前兩人有對這裡踩點過,他們觀察到的住戶只有兩個人,一個腿腳不便的老太太,一個青年,分析出老太太和青年的外出時間後他們選擇了沒人的時候動手。

聽到林哥的指揮,張陽搖了搖頭:「萬一上面鎖門了呢?我又不會開鎖。」

林哥一愣:「也是,那你跟着我先把下面這家搜刮光了。」

林哥拿起他的專業工具對着鎖眼一頓操作,不過十幾秒的功夫就把結構簡單的機械鎖撬開了。

進入屋子後,二人優先搜刮重量輕、體積小的貴重物品,里外翻找了一遍,二人沒有找到想要貴重首飾,只收穫了一些藏在角落裡的錢幣,零零散散的加起來大概只有兩三千。

林哥看了一眼屋子內還有哪些方便帶走換錢的傢具,暗自記下來,等一下搜刮完上面那家後再折返搬走。

來到二樓,林哥上手試了試最裏面那間有人的屋子的門把手,果然上鎖了。

但這簡單的鎖哪難得住他?低下身子一頓操作就攻破了。

進入屋子後二人還是之前一樣的戰略,先拿貴重物品。

但找了一圈他們也沒發現什麼值錢的東西,除了一台電腦,果然年輕人就是難搞,都習慣把錢存在銀行里,讓他們連下手的機會都沒有,還是老年人才會家裡放一些現金。

林哥看了一眼床底下,只發現一個空空的玻璃瓶,外面纏着一層厚厚的塑料薄膜,也不知道是用來幹嘛的。

沒在裏面發現什麼值錢的東西林哥也懶得去動它。

只能把這台電腦搬走了,也只有這東西值錢。

「陽子,過來,我們把這台電腦搬走就行了,這屋子也沒什麼值錢的玩意兒。」

「林哥,我發現一個紙盒,包裝很嚴實,裏面可能有什麼值錢的東西。」

「我看看。」

二人拆開了一層又一層的包裝,最後入手的是一個纏着厚厚塑料薄膜巴掌大小的東西。

這讓林哥想到剛才在床底下看到的玻璃瓶,都是用塑料薄膜緊緊包裹,這屋子的主人倒是對塑料薄膜情有獨鍾啊,不過管他的,包裝這麼嚴實說不定真是什麼值錢的玩意兒。

解開塑料薄膜後,二人才發現只是一個缺了兩個角、表面坑坑窪窪已經變形的異形魔方。

「什麼啊,只是一個魔方而已,還是壞的,這屋子的主人費那麼大勁把一個壞掉的魔方封存的這麼嚴實幹嘛?真是想不通。」

林哥搖搖頭,沒了興趣,轉身去搬桌子上的電腦。

「陽子,過來幫忙,你搬顯示器,我搬主機。」

「……」

「陽子叫你呢。」

「……」

「陽子?」

林哥回頭看去,拿着損壞的異形魔方的張陽保持剛才的姿勢蹲在地上不動,目光獃滯。

「陽子,你怎麼回事?給點反應啊。」林哥看見張陽明顯不對勁的模樣,走過去晃了晃他的肩膀。

似乎是起了效果,張陽緩緩看向林哥,站了起來,在後者困惑的目光中抓着他的右手把異形魔方放到他的手上。

一瞬間,一種異樣的感覺從右手傳遍林哥全身,像是觸電般不聽使喚緊緊抓着異形魔方!

他感覺到有某種東西正在從自己的身體流向異形魔方。

內心湧上莫大恐懼的林哥拼了命地想把手中的異形魔方丟掉,但身體已經不受他的想法控制。

二人就這樣靜靜的站在原地,任憑他們腦海中的思維再怎麼活躍,傳入身體時也是泥牛入海……

幾分鐘後,最先接觸異形魔方的張陽思維已經漸漸扭曲,正在朝着一個恐怖的下場不斷滑落。

就在這時,拿着異形魔方的林哥動了,緩緩離開屋子,走下樓,離開小樓,向著鬧市的方向走去。

在林哥離開小樓的同一時間,身處二樓的張陽身體一軟,倒地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