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開局暴打,惡女太撩人
開局暴打,惡女太撩人 連載中

開局暴打,惡女太撩人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一味丁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蔡舟 陳途明

【撩人小媳婦×黑臉大將軍】 蔡舟,集團千金,戀愛小能手,知名985優秀畢業生,卻在一個喝醉的夜晚穿進了大男主小說裏面,成為了男主的早死炮灰小媳婦
開局遭惡婆婆毒打,且看蔡舟如何絕處逢生…… 農民生活困苦,十指不沾陽春水的蔡舟犯難,便把主意打到了她的便宜丈夫陳途明身上,高大威猛,一把子肌肉,是蔡舟喜歡的類型
別問,問就是有力,非常有力
展開

《開局暴打,惡女太撩人》章節試讀:

第2章 吃完上床


蔡舟咽了咽口水,媳婦?

離了個大大大譜,她談過不少男朋友,但從沒有想過要與哪個人步入婚姻的殿堂,戀愛自由,不受約束,這他媽不香嗎?

公婆不好相處,原身還跟男人跑了,跑了就跑了,還被逮回來,麻煩大了,這咋破。

蔡舟痛苦的捂腦袋,蹲在了地上。

「說吧,為什麼跑?」

突然響起的聲音打斷了蔡舟的思緒。

蔡舟緊張的綳直了身體,不知道怎麼回答,乾脆一言不發,低着頭,做出一副有難言之隱的樣子。

陳途明聽不到回答,直起身子看了她一眼,他對眼前這個媳婦沒什麼感情,跑了就跑了,頂多村裡笑話他兩句,但是竟然還被捉回來了,自己沒跑掉,還落個難聽的名聲,在他看來,真是不划算。

「過來。」

蔡舟不想去,但是迫於威壓,還是老老實實的走過去了。

「把菜拿上,回去了。」

說完,陳途明繞過她就走。

蔡舟看向地上,是他碼好的綠葉菜,她不認識。

看了一眼他的背影,他手裡也有一堆菜,趕忙抱起地上碼的整齊的菜跟上,她還不明白情況,只能牢牢跟着他。

陳途明人高馬大,步子邁的自然也很大,絲毫沒有要照顧自己媳婦腳程的意思,蔡舟暗暗吐槽,又急匆匆追上。

進了大門,蔡舟才好好打量這個房子,四四方方的,中間是院子,正對着大門有一排屋子,左面屋子蔡舟看到灶台,應該是廚房,緊挨着是柴房,蔡舟之前就是在柴房挨打,右面是一口井,還有一些農具,整齊的擺放着。

「可算回來了,東看西看什麼,還不過來做飯。」

王春苗看着站在院門口的蔡舟,尋思着不像是有傷的樣子,也沒有情緒低落,沒打沒罵,老大可真是窩囊,媳婦背着他偷人還偷跑,他竟然一點反應都沒有。

蔡舟看着站在廚房門口的陳母,沒搭理她,她耳朵還被揪的紅着呢。

「跟進來。」

陳途明像是聽不懂陳母的語氣,越過陳母進了廚房,不咸不淡的說道。

王春苗狠狠瞪了蔡舟一眼,又看向大兒子,家裡還要仰仗他幹活賺錢,只好咽下了這口氣,轉身去了堂屋,明顯心裏不算高興,又陰陽怪氣的刺了一句。

「還不進去,別想着偷懶。」

蔡舟深呼吸,尚未搞清楚情況,只有一個不知是敵是友的丈夫,不能發生衝突,否則只有單方面被碾壓的份。

蔡舟忍了忍,快步跟進了廚房。

陳途明把菜歸類放好,蔡舟跟着他放。

完了,陳途明就打算出去了。

蔡舟見他要走,在他經過自己的時候一下就拽住了他,在他看過來的時候,又慢吞吞鬆開了他的胳膊。

「那個,做什麼飯啊?不…不一起做嗎?」

陳途明看了她一眼,有點莫名其妙,蔡舟被他看的心虛。

「自己做。」

說完,頭也不回的出了廚房。

蔡舟氣的牙痒痒,她會做個屁,她活了這二十幾年就沒做過飯。

怎麼辦?怎麼辦?原主肯定是會做飯的 ,不然他們不會就這麼把她扔廚房了。

蔡舟環顧這個廚房,她也不知道米放哪裡,面放哪裡,根本就無從下手。

要不裝暈吧,暈了就不用做飯了,也不會露餡了。

蔡舟越想越覺得是個好主意,伸手就把灶台上的盆和碗摔在地上,造出聲響,然後在碗的碎片旁迅速躺下。

「哎呦,這是怎麼了,死丫頭,碗不要錢的啊。」

王春苗從堂屋聞聲而來,一下就看到了碎碗,碎成一片一片的了,她心疼極了。

蔡舟裝昏迷,感覺王春苗踢了踢她後腰處。

「這是咋了,起來,是不是裝呢。」

蔡舟忍着,心裏罵她狗東西,身子就是一動不動。

陳途明姍姍來遲,因為他剛在後院,沒怎麼聽到聲音,是陳母一直叫嚷,他才聽到出事了。

一進門,就看見蔡舟人事不省的躺在地上,他眯眼看了看,走上前準備抱她。

「我帶她去看村醫。」

王春苗「哎呦」一聲,「看什麼村醫啊,瞎花錢,不就是暈了嘛,睡一覺就好了,別去別去,這麼晚了,村醫說不定都睡了。」

蔡舟在心裏頻頻點頭,是啊是啊,別去了,她怕露了餡。

陳途明意味不明的在她臉上打量了幾下,然後一把抱起她。

「我帶她回房。」

王春苗見他沒堅持,也沒再多說什麼難聽的話,自己撿着地上的碎片,嘴裏直念叨着死丫頭毛手毛腳什麼的。

蔡舟躺在他的臂彎處,一動不動。

陳途明把她放在炕上,打量着她,突然出聲。

「別裝了。」

忍住,自己沒露破綻,他肯定是在炸她。

陳途明看到了她眼睫毛動了一下,也沒拆穿她,轉身出了房間。

蔡舟聽到沒了動靜,便鬆懈了下來,渾身都是疼的,她伸手去按揉,然後不知不覺竟睡了過去。

在她睡着後,陳途明進來了一趟,本來是看她醒沒,醒了吃飯,不料她竟然睡著了,他就沒叫她。

蔡舟雖然累極,但也睡得不算安穩,再醒來他們也才剛吃完飯。

她剛起身坐起來,陳途明便回來了。

扭頭去看他,他站在門口,也看着她,彼此都沒說話。

蔡舟先移開目光,起身下床。

稍微打量了一下這間屋子,真的很小,一張土炕,一張桌子,還有一個灰撲撲的柜子就塞滿了整個房間,陳途明本就生的高大,在屋子裡站着就佔了一半空間,擋在蔡舟面前,蔡舟覺得光線都暗了不少。

陳途明走向柜子,動作了一下,轉身就給了蔡舟一個餅子。

「拿着。」

蔡舟看着杵到自己面前的餅,趕忙接了過來,手指不防碰到了陳途明的手腕。

「謝謝。」

陳途明皺眉看了她一眼,沒說話。

蔡舟坐在桌子旁,咬了一口餅,有點硬,也有點干。

給自己倒了杯水,看向了男人,陳途明在脫衣服,一身的腱子肉,看着很有力量,蔡舟喝了口水壓了壓有點發乾的喉嚨。

陳途明把衣服隨手搭在床前的椅子上,只留了條穿在裏面的褲子就坐上了床。

「吃完上床。」

蔡舟條件反射「啊」了一聲。

看着男人還在看着自己,遲緩的點了個頭,表示知道了。

應該不是她想的那個意思吧,千萬不要,雖然不是啥封建人,但她也她不想跟一個陌生男人那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