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蛇骨
蛇骨 連載中

蛇骨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帕里的貓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沈晴香 白鳳樓

我叫沈晴香,我的祖爺爺曾在後山燒死了一窩長角的靈蛇,老一輩的人都說那是要渡劫化龍的 我出生的那一晚,村子裏群蛇亂竄,我爺爺去了後山的靈蛇廟跪了一天一夜,我娘才把我生下來,出生時左手臂還帶着一個蛇紋胎記,而我爺爺卻再也沒有回來
我十歲開始便一直做同一個夢,夢到一隻白色蟒蛇將我死死的纏住,吐着信子對我說「不會放過我!」展開

《蛇骨》章節試讀:

第2章 玉佩不見了


我坐起來伸了個懶腰,渾身的疼痛,讓我感覺怪怪的, 抬手一看被我編織成手鏈的玉佩不見了!

我暗自的想着:是夢嗎?我做春……?還是大長蟲?

我現在已經在上大學 放了暑假已經回到了--雲山村!

「雲山村 」在遠處望去,雲層上藏着一座座山,很有仙氣,但是我不這樣認為 因為我爹娘,爺爺都死在了這個地方,但是我依然愛這個地方因為這裡有我的奶奶,這裡是哺育我的地方,有兒時的夥伴和一草一木!

趁着自己放暑假在家裡好好陪陪奶奶,這些年奶奶為了供我上學沒少受苦,奶奶常說我上了大學找個穩定的工作 她就安心了!

可是我忘不掉那個夢, 那麼真實, 琢磨了好久,我發現玉佩不見了!

起身找了一圈也沒找到 ,以為是我昨天回來的時候掉在了哪裡, 打算吃過早飯後去回來的路上找一找!

到院子里奶奶已經做好飯了,看見我起來了便招呼着我吃飯。

我們這邊夏天早上很涼快 ,吃飯就在院里擺上一張小木桌子吃,好喜歡這樣的生活!吃過早飯我和奶奶說了一聲就出去找玉佩了。

由於是小山村,所以回來和離家有一段路程是徒步的 ,都快走完山路了一直沒找到 。

山路上我自己喃喃自語「是不是被別人撿走了!」

「你看我像人嗎?」一個聲音傳過來,抬頭一看嚇得我腿都軟了,話也說不出口,但是對方還是問我:「你看我像人嗎?」

我快被嚇哭了 是一隻帶着草帽的黃鼠狼,打扮成人的模樣, 碩大的身姿讓我不敢逃跑!

他則越來越逼近陰里陰氣的問:「你看我像人嗎?」

我被他問的渾身汗毛直立,張口就要說:「你……你你像……黃鼠狼!」

黃鼠狼一聽我這樣說,激怒的看着我。

天空瞬間烏雲密布,抬頭看向他的頭頂瞬間雷電交加,他開始四處逃竄 ,他到哪裡雷就劈哪裡,所到之處都被雷劈出了大坑,花草都沒有了。可能雷太快,他一個沒來得及躲,就被劈中了,死之前看我的眼神也惡狠狠的!

嚇得我突然感覺腳下抹了油,一口氣跑回了家!

一把推開院門,奶奶正在晾衣服,看我驚慌失措的跑回來,急忙放下衣服過來擔心的看着我 ,問我:「怎麼了?晴香?怎麼跑成這樣?發生了什麼事嗎?」

我心神不定的跟奶奶說了一下事情經過。

奶奶一聽我這件事情,也慌張了起來:「你的玉佩丟了?怎麼沒告訴我,還發生了這樣的是事實?走!跟我去找聶姑姑!」說著牽起我的手就急忙往聶姑姑家跑。

我們到了聶姑姑家,聶姑姑正在給仙家位上香!

我禮貌的喊了一聲「聶姑姑!」聶姑姑對我點頭示意 ,讓我們坐下。

沒想到10年過去聶姑姑一點也沒變 還是那麼年輕 30來歲的樣子,讓人好羨慕 只是她的腿不好,也是,干這行的,多少都會有的缺陷!

奶奶也來不及坐下就開始說道:「晴香這丫頭的玉佩不見了!還碰上了黃鼠狼……」

事情經過一說,聶姑姑表情也嚴肅了起來問我:「玉佩丟之前可有遇到什麼人或事情?」

「我做了一個夢 夢到了一隻白色的長蟲纏着我,說要來娶我」我沒好意思說和這個長蟲的其他事,說出去臉都不想要了 !

但是聶姑姑看了一眼我發燙的臉頰好像已經把我看穿了道:「到時候了,看來靈蛇-白鳳樓真的要來娶晴香了!不過眼下要緊的是黃鼠狼-黃皮子,今天你發生的事情就是黃鼠狼渡劫也就是人們說的黃大仙渡劫,所謂黃大仙渡劫,他們會身披人衣,頭戴草帽,選一個有緣人 問他們是否像人,如果這個有緣人說他們像人,那麼他們的劫難就會降臨到這個人類身上,他們也可以修鍊化人型,如果說不像那麼他們就會渡劫失敗,輕則修為盡失,重則當即斃命 !魂魄會糾纏報復,晴香丫頭這個黃大仙道行不是很高 ,但是黃鼠狼這東西,報復性強 拖家帶口的,我也只能托一時 。」

隨後聶姑姑看我失魂落魄的, 化了一碗符水給我,讓我喝下去和奶奶先回去睡一覺,並告訴我晚上黃鼠狼應該就會來報復了 ,她天黑前就會過去!

可能因為符水的原因我們回到家我就睡著了!

等我醒來天已經沒有那麼亮了,聶姑姑也來了 ,按她的要求準備了一張桌子 雞肉 香燭, 一些黃鼠狼愛吃的準備談談。

聶姑姑告訴我和奶奶一會來了狗會叫,叫我們不用害怕 ,還給我們符紙防身。

不一會天已經摸黑了,時不時有知了在樹上叫的聲音 還沒有什麼動靜 。

直到半夜11點 外面的狗開始叫個不停,聽見了屋內窸窸窣窣的聲音,聽的我這個心裏毛的很。

看着聶姑姑點上香,又看着桌子旁邊的椅子好像動了動,香氣也往椅子那邊飄,若隱若現好像有一隻大黃鼠狼坐在那裡。

聶姑姑說道:「這丫頭衝撞了黃大仙,還請黃大仙給這丫頭留條活路 」

聶姑姑說完,香氣不往那邊飄了那個若隱若現的影子說道:「留活路?我要她的命 她害我渡劫失敗,讓我命失天雷,我就要她的命,她體內可是有蛇丹的人 ,雖然融合了,但是我吃掉她也是一樣的!」

「恐怕是不能如你所願,這丫頭是白鳳樓的人!」聶姑姑說道!

黃鼠狼撇了一眼聶姑姑,眼神里有一點慌亂閃過,又即可恢復冷度:「就是那個被一個人類滅了靈蛇族,又被那個人類取了蛇丹的白鳳樓? 呸!他種族都被滅了 ,現在他蛇丹也沒有了,一天落單小蛇,我還不放在眼裡!」說著一把把桌子掀倒了,酒肉全部灑落在地。

聶姑姑眼極手快 從身後掏出符紙 念動咒語 像黃鼠狼的魂魄打去 ,黃鼠狼躲了過去!

幾個回合下來 黃鼠狼並未討得便宜,衝過來掐住我的脖子:「小丫頭片子,日後我再來取你命,我就不信一個小小馬弟能護你到幾時!」剛說完聶姑姑一個符紙打過去,他便逃走了!

看來傷的不輕 ,我被他掐得差點背過氣去,摸索着脖子咳嗽了好久,臉被憋的通紅!

「好了,這一兩天,他不會來了!黃鼠狼不好對付 ,報復性強,即使殺了他還有他的親戚 家族其他人。你的玉佩手鏈也沒了,10年也差不多到了日子 ,嫁給白鳳樓才能保你平安 」聶姑姑看着我

「我不想嫁,我怎麼能嫁給一條長蟲,我還要上大學,況且他殺了我爹娘!」我哽咽着。

奶奶過來替我擦去眼淚的同時也流着眼淚說道:「晴香,聽聶姑姑的話,奶奶只希望你好好的活着,健健康康的活着!咱們欠他的 祖上就對不起他!」

我對這樣的安排十分不滿,但又無法抗拒的說道:「為什麼要這樣?他已經殺了我爹娘,爺爺,難道不能給我和奶奶一條活路嗎?真的要我去嫁嗎?」

聶姑姑嘆了口氣雙目向我和奶奶看來一臉鎮定的說道:「這不是你們能決定的,晴香這個體質加上黃皮子的事情, 只有白鳳樓才能護你平安!晴香,不要讓你奶奶擔心呀 !你爹娘,爺爺都已經死了,你奶奶不能在因為這件事情再糟不幸了,你奶奶含辛茹苦供你上學,不容易……」

「行了,聶姑姑,不要說了,我嫁 !」我說完一想起爹娘慘死模樣 ,我更是哽咽的不成聲。

10年期限就是後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