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劍渡紅塵
劍渡紅塵 連載中

劍渡紅塵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可曾安好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周知離 奇幻玄幻 項缺

我有一劍作乾坤,浮生一念渡紅塵! 曾聞人間三千道,不及劍下醉挑燈! 我之掌中劍,可斬天地日月,誅九天仙魔!展開

《劍渡紅塵》章節試讀:

第7章 截殺


突如其來的殺機讓項缺頓時心底一寒,本能的向邊上閃去。

「轟隆!」

三人聯手一擊落空,巨大的力量轟擊在地面上,砸出一個巨大的深坑。

「是你們?」

項缺躲開這致命一擊,抬首看向項哲三人,露出一絲詫異。

在他看來,即便是殺了項洪,大長老忌憚得不到修復丹田的秘法,也不會對他怎樣。

可偏偏項哲三人卻是出現於此地,唯一的解釋便是項弘厚這老東西出手了。

「沒看出來,一向老實的項弘厚也會有違抗命令的時候,着實讓人有些意外。」

項缺面露譏諷,冷冷開口。

項缺口中的項弘厚,便是項洪爺爺,也就是下令項哲三人前來誅殺項缺的老人。

「長老有令,叛徒項缺殘殺族人,叛出宗族,就地正法!」

「直呼長老其名,罪加一等!當誅!」

項松冷冷開口,身形變換,手中雙刀寒光流露。

「鏘!」

一陣金屬碰撞的聲音傳來,再看項松,手中雙刀被一把長劍擋住,再無法寸進分毫。

同時傳來的那巨大力道,震得他虎口發麻。

項松自詡身為紫府境的自己可以一擊拿下項缺,可眼前的情形卻在他的意料之外。

如此一來,項松憤恨交加,身形後退,同時雙刀交叉於身前。

「受死!」

這一式,名為裂地劈,乃是黃階上品功法。

並且由紫府境的項松施展出來,其威力更是勢不可擋,就算是同階對手也得暫避鋒芒。

項松一聲怒喝,頓時大地顫動,兩道肉眼可見的裂縫出現,直逼項缺。

「沒想到項松這麼直接,一上來便是殺招,看來無需我等出手。」

項山若有所思,沉聲開口,信心滿滿。

話音剛落,卻是只聽項缺的聲音緩緩響起。

「雖凝聚出刀氣,但此招式太過華而不實,翻手可破。」

下一刻,只見項缺緩緩抬手,手中長劍隨手一點,散發出陣陣寒芒。

恐怖的威勢頓時如風暴般席捲。

相比之下,項松的裂地斬明顯要遜色許多。

「此劍,名喚青霜,皎若月、凜若雪,乃是我師尊最得意的劍法之一。」

「以此劍賜你一死,你也算死得其所。」

項缺心中默念,一劍斬出。

恐怖的劍氣如潮水般湧出,摧枯拉朽,頃刻間便破了項松這一招。

並且,那恐怖的劍氣餘威不減,再度轟向項松。

項松顯然是沒想到項缺實力竟如此恐怖,一時間愣在原地。

甚至,他連反抗都未來得及便被那恐怖的劍氣碾碎。

只此一劍,再斬項松!

而一旁觀戰的項山項哲二人,在回過神來後也是倒吸一口涼氣,驚呼道。

「這他媽是聚氣修為?」

二人都不傻,項松實力在紫府一重境,並且那一招裂地劈可是他的成名絕技,哪怕是遇到紫府二重境的對手也有一戰之力。

可即便是如此,在面對項缺這一劍時,卻沒有絲毫抵抗之力。

如此變故,讓兩人不得不謹慎起來。

「下一個,誰來送死?」

「罷了,你們一起上吧,我趕時間。」

項缺手提長劍,目光掃過項哲二人,緩緩開口。

兩人對視一眼,皆是從對方眼中看到了一絲凝重之色。

如今項缺的氣息的確是聚氣圓滿境界,可項缺的戰力,卻是超越了紫府一重,甚至不輸他二人聯手。

如此,兩人也不敢輕舉妄動,都想先試試項缺的虛實。

畢竟,一個聚氣境,在施展了如此強橫的一劍後,要說消耗不大那是不可能的。

因此兩人在對視一眼後,便是左右開弓,朝着不同方向向項缺殺去。

「呵呵,身為紫府境強者,卻在我一個聚氣圓滿面前如此畏首畏尾,着實可悲。」

項缺淡淡開口,神色譏諷。

「修士本就是逆天之舉,當勇往直前,若心存畏懼,便註定難成大器,又何必浪費資源修道?」

「勇往直前是沒錯,但若是不帶腦子,又與送死何異?」

項哲冷笑一聲,一劍刺出。

項缺抬手,橫劍在前,擋下項哲這一劍。

隨後,項缺抽劍朝着右側斬去。

「配合得倒是不錯。」

兩劍逼退項哲二人,項缺開口讚賞道。

「我等雖然忌憚,但你卻是死到臨頭還不自知,何其可悲!」

項山沉聲開口,再次攻向項缺。

而這一次,項山沒有任何留手,步步緊逼,道道殺招。

項哲同樣如此。

經過一番試探,他們已經確定項缺的實力,雖然依舊恐怖,不弱於他們任何一人。

可若是兩人全力出手,攻防兼備,未嘗不能以最小代價拿下項缺。

眼見兩人攻來,項缺卻是不慌不忙。

的確如項哲他們猜想那般,青霜一讓他消耗頗大。

但他已經突破聚氣圓滿,一身戰力堪比紫府三重,更有諸多秘法,自然不懼。

「飛仙劍!」

「震山刀!」

只聽兩人暴呵一聲,兩道寒光接踵而至。

並且,兩人攻擊的角度十分刁鑽,讓項缺只能防住其中一人的攻擊。

「不錯,這樣才更有意思。」

項缺滿意的點了點頭,輕聲低語。

緊接着,只見項缺身形如鬼魅般變換,竟是巧妙的躲開了這兩道攻擊。

不僅如此,作為回饋,項缺更是一連斬出數道劍氣,轟向二人。

「該死!大意了!」

震散轟殺而來的劍氣,項哲兩人臉色難看至極。

他們都看得出來,項缺實力定然不止於此,之所以這樣耗着,只是想拿他二人當做磨劍石而已。

一時間,二人羞憤難當,心底暴怒。

「你我全力出手,誅殺此獠!」

按照兩人最初的打算,是一攻一防將項缺慢慢耗死。

可現在看來,這明顯行不通,只得全力出手與項缺拚命。

畢竟,他們年紀輕輕便突破紫府,在這黃石城中也算一方人物,又怎甘願當做他人的磨劍石?

「無趣。」

眼見二人開始拚命,項缺搖了搖頭,祭出手中劍,淡淡道。

「既然如此,便以你二人試劍。」

「此劍,名為紅塵!」

項哲眼底浮現出一抹瘋狂,冷喝道。

「狂妄!」

項缺嗤笑一聲,輕聲開口。

「是否狂妄,項松自會告訴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