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枝枝為不知
枝枝為不知 連載中

枝枝為不知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莫多瓦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禹枝枝 許言

1. 禹枝枝剛到S大就上了學校比美貼,眼看打投激烈就要趕超第一,帖子卻瞬間被秒
男生宿舍熱鬧看得正歡的一眾一片錯愕,帖子呢?我還要看我的清純妹子拿榜一呢?我打投呢? 坐在電腦旁邊的許言剜他們一眼,舌尖頂了頂後槽牙,誰是你清純妹子了
雖然他對禹枝枝交朋友是樂見其成的,可不見得想讓她這樣曝光於眾人之下,太招搖了
她招人這件事,他一個人知道就夠了
2.電子系系草後來親自認證發帖,言辭懇切:大家,我辛辛苦苦追來的,別給我添堵
3.有一次兩人打趣,禹枝枝說,「許言,喜歡一個人的眼神是藏不住的
」 「哦?那以前我喜歡你你怎麼沒看出來?」 被當場拆穿,禹大師強裝鎮定地說,「我那叫當局者迷行不?」 許言啄了啄她胡說八道的小嘴,「我那才叫當局者迷
」 沉迷的迷
你明明清得很
4. 許言曾困於心結,禹枝枝跟他說,「許言,抓不住的就放它走吧,你可以抓住我
」 他放過一次手,絕不會再放第二次
PS:每天晚上十點前更
展開

《枝枝為不知》章節試讀:

第4章 第四章第一封告白信


依舊是炎夏,日頭氣勢磅礴,有一種我不服老要燒到頭的架勢,把花圃里的木芙蓉都曬得有些蔫了,可不就是禹枝枝現在的狀態。

拜昨晚那碗清補涼所賜,現在更是雪上加霜。明明是盛夏的天氣,她冷汗滋滋地流,她一貫梳高馬尾,那汗岑岑的感覺刺激着她頸背每一寸毛孔,實在是不舒服得很。

「the ebook is no longer an ordinary book with a screen```````you can read novels」

前排的趙曼鈴見她面色蒼白,喃喃自語的,跟平時的狀態大不一樣,心裏約莫有數,輕輕敲了敲她的桌面,「你要不要去醫務室吃顆止疼葯什麼的?」

禹枝枝抬頭艱難地對趙曼鈴扯出了一抹笑容,「不用了,今天過了就好」

趙曼鈴也不好說什麼,感覺她這狀態,今天一天都很難熬。

其實她一直不討厭禹枝枝,也知道她被針對得有點莫名其妙,只是,她怯懦。可是許言的到來好像莫名地柔化了某種尷尬的氛圍,許言自然是優秀的,班上沒人敢輕易怠慢,但是許言對禹枝枝的態度也是有目共睹。這種情形算個什麼連她也說不清楚,總之跟禹枝枝說話,好像變成一件不那麼困難的事了。

她從自己抽屜里拿出常備的布洛芬放在她的桌面上,「實在頂不住就試試,止疼葯雖說不好,但是如果真扛不住了還是要吃的,要不然你就跟老師請個假」

禹枝枝不知該作何表情又該如何表達謝意,可能實在是太久了,太久了,好像很久沒有人這樣主動關心過她,她一直以為自己並不期待,那現在這種酸酸脹脹的情緒又算個什麼。

「好。」

許言從外面打球回來就看見禹枝枝臉色不對,皺着眉頭扯她「你是不是不舒服?我帶你去醫務室。」

禹枝枝輕輕推他「不用了~」

他感覺禹枝枝像是在給他撓癢似的。她不肯,他又見不得她這個樣子,很是想把她敲暈了直接抱走。

禹枝枝看他這樣,無奈翻了翻白眼,「女生問題,真不用。」

許言這才瞭然,長臂繞過她頭頂直接拎起她的水杯走了,沒多久,禹枝枝發現自己的水杯里已盛滿了溫白開。

呵呵呵呵,她忍不住低低笑出了聲,多喝熱水是么,果然直男啊。

不過事實證明,還真的有點用吧。

**********

禹枝枝的日子就這麼不咸不淡的過着,她覺着只要許言不來招惹,她就可以每天按一下copy鍵然後直到高考那一天。

可是她沒想到,招惹的或許是別人。

趙曼鈴覺得,盧思月最近找她也找的頻繁了點,其實她們也談不上多麼交好,但是最近盧思月隔三差五地就到她座位上攀談,好像刻意了點,本來她一直不明白為什麼,直到有一天,看到許言抽屜那多了一封信,外面雖沒署名,但是是盧思月的字跡。她終於心下瞭然,敢情自己趟了波渾汁兒,還是桃花味兒的。

她掃了一眼禹枝枝,這廝還在那氣定神閑的做卷子,她忽然有了點看戲的心態。

本以為這事還得一碼一碼地接着往下推演,沒想到許言回到座位上抽屜一開,拿起信掃了上下掃了一眼,直接就給扔了。

啊,神啊,誰來祭奠這年少時無疾而終的愛情。

趙曼鈴忍住沒往盧思月那邊看,太精彩了吧,做題做題。

**********

禹枝枝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總感覺最近盧思月最近對她的敵意越發明顯了。其實盧思月並不是跟她一起從初中升上來的,只是本身有些傲氣,自然就更看不起被別人詬病和排擠的人了。

但是也不至於像最近這般,動不動就往她這丟眼刀,神情中儘是不屑與鄙夷,禹枝枝被這些眼風颳得莫名其妙,但是畢竟是經歷了好幾年來的,便也懶得琢磨地隨她去了。

是盧思月沒忍住戳破了窗戶紙,在女廁所見她的時候直接問,禹枝枝,你喜不喜歡許言?

她被問的一臉懵。

這種事,她想都沒想過,都高三了,想什麼呢。她看盧思月的表情屎一臉的不可思議,直接說「我們高三呢,當然是學習為重,這種事,我想也沒想過」

「那他為什麼對你,對你,呃,有些特別」

是啊,為什麼呢?

其實禹枝枝也不清楚,現在回想起來,她對許言這人半分都摸不透,她知道他的陽光帥氣只是外表的東西,內里那些其實從來沒露過,不過萍水相逢,大家一場同學而已,人家憑什麼露給你看呢?

她自己不也有說不完的秘事。

不過她還是有些氣惱,就是許言又給她惹了「麻煩」。其實在他來之前,她雖受排擠,卻已習慣,大多數時候他們也不會拿她怎麼樣,她只想這樣安安靜靜地混到畢業,可是許言來了以後形勢確實有些不同,她隱隱感覺自己會被他推到風口浪尖,而這是她最不願意看到的。

那杯熱水的溫情瞬間被她拋諸腦後,一杯熱水而已,不值當,不值當。

果真是禍水。

趙曼鈴自是知道盧思月和禹枝枝之間的這點涌動,有點啼笑皆非,她怎麼覺得,遭殃的會是許言?

**********

許言確實遭殃了。

他無奈地摸了摸鼻子,他也不知道自己最近怎麼又惹了他這個同桌,她可以說是完全不理他了,雖然之前也冷淡,但是眼神還是會賞幾個,現在就是完全「眼中無他」,他這算不算是被禹枝枝排擠了啊,他好想控訴啊。

他現在才知道他同桌以前那不叫冷淡了,禹枝枝真冷起來,能讓他混身上下跟起虱子似的難受。

晚自習一結束,他就坐不住了,跑操場逮人去。

操場旁邊的木芙蓉是越來越蔫了,不過也無人欣賞。

許言一邊跑一邊看着剛好矮他一個頭的同桌,撓撓腦袋。

「禹枝枝,我哪裡得罪你了么?」

「沒有」

「不對啊,我總覺得你在避着我」

禹枝枝停下,倒是看進了他眼裡,「許言,我知道你是一個善良的人,但是我需要的是平靜的生活。」

這哪兒跟哪兒啊,「我不明白」

「你知道你挺討女孩喜歡的,如果我們走得近些,她們難免就誤會了,雖然我被排擠慣了,但是排擠畢竟是隱形化,我不想成為焦點,許言,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好,這回他明白了,肯定是他的同桌被人找麻煩了。他一時不知道如何回答她,畢竟那些桃花又不是他自己主動招惹的,就這個當口禹枝枝跑開了。

而許言沒追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