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仙起滄瀾
仙起滄瀾 連載中

仙起滄瀾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鹿荷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夢浮生 鹿荷

天道盡頭何為峰,非人非妖亦非仙
三教出,天地變,血染半邊天
夢浮生背負血海深仇,劍斬仙門,最終力竭自殺而亡
本以為一切都以塵埃落定,卻不料睜眼發現自己回到舞象之年,一切還未發生,一切還都沒有開始,所有人依舊追求長生,想要成仙,夢浮生作為唯一知曉命運之人,他毅然選擇了背道相馳
哪怕命運道路上敵人萬萬,他也要立於百萬人之上,隻手遮天,一劍誅仙!展開

《仙起滄瀾》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重回舞象之年


冬時,皚皚白雪之下,一座古鎮坐落在雪山之下。

這裡氣溫低下,所有人全都裹上了厚厚的棉衣,哪怕是這樣,臉上也全都被凍的通紅。

空無一人的街道上,有一名小女孩正匆匆朝着一處破宅子跑去,臉上掛着焦急之色。

屋子裡,有茅草屋堆放做成的簡陋木床,上面躺着一名身形瘦弱的少年。

少年劍眉星目,但卻顯得單薄,哪怕是如此寒冬臘月之際,他身上也只有一件春天時所穿的青色布衣。

女孩兒進了宅子,從自己的懷裡取出一包自己一大早去鎮上藥店換來的草藥,看着依舊陷入沉睡的男子,女孩兒只是微微獃滯了片刻,旋即便跑去煮葯。

宅子里沒有廚房,甚至沒有一間好的屋子,女孩兒只好在旁邊架起火爐,從外面取回一些白雪放入鍋中燒開。

不多時,鍋中冒出熱氣,小女孩兒搓着凍傷的小手,將草藥全部倒入鍋中。

藥草在熱水裡鼓動着,一股厚重的藥味便覆蓋了整間屋子。

小女孩兒臉色微變,這味道似乎比她想像的還要苦一些。

強忍着胃裡的翻江倒海,小女孩兒牢記大夫的囑咐,要用大火將滿滿一鍋的水熬成一碗。

熬煮了整整一個多時辰,中間女孩兒還去拿了一些干茅草蓋在男子身上,深怕外面的寒風白雪會從屋頂和牆壁上的破洞鑽進來。

「你要醒啊,我已經沒有錢買葯了,現在葯好貴,我只好拿雞蛋去換了,今天只能餓肚子了。」小女孩兒端着滿滿一整碗的藥茶來到男子跟前。

剛打算替男子喂葯便聽到男子發出細若蚊蠅的哼聲。

「呀!」

大喜過望的女孩兒差點將手中的碗給丟了出去。

她此時也顧不得手中的葯,驚喜的看着床榻之上的男子。

男子緩緩睜開眼,眼神帶着幾分不解和疑惑。

「我沒有死嗎?」

男子聲音傳入女孩兒耳中,女孩兒急忙捂住男子嘴巴,小嘴更是連忙脆了幾口。

「呸呸呸!說什麼胡話呢,公子你只是跌入湖中受了風寒而已,怎麼會死呢?」

跌入湖中?我?

男子下意識摸了**口,發現自己胸口並沒有劍傷,他拉開衣服,自己的皮膚更是乾淨沒有一絲傷疤。

「這是怎麼回事?若不是我死後,靈魂未能散去,從而下意識奪舍了其他人吧?」想到這裡,夢浮生急忙從床上坐了起來。

他在屋中掃視了一圈,只找到那一碗還冒着熱氣的褐色液體。

只是拿鼻子聞了聞空氣中揮之不散的氣味便知曉這是治療風寒的草藥了。

他走近,透過碗中液體能夠勉強看清楚自己的臉。

水中那張臉,樣貌清秀,哪因為長時間沒有進食而導致臉頰消瘦,但眼神之中透露出一抹深邃卻是扣人心弦。

「這張臉有些熟悉啊…」夢浮生摸了摸自己的臉自言自語道。

一旁的小女孩兒卻是捂嘴輕笑:「公子,你是不是躺久了把腦子睡迷糊了啊,那就是你自己的臉啊。」

聽聞此話,他默默低頭,看着自己單薄的衣服以及被凜冽寒風凍的瑟瑟發抖的小女孩兒,不禁心生憐惜。

他輕輕招手,示意女孩兒到自己身前來。想催動體內的靈氣替小女孩兒和自己驅趕寒冷。

可忽然發現,自己好像是一介凡人,絲毫沒有靈氣可言。

停滯半空的手,無奈只好輕輕揉了揉小丫頭的腦袋。

「對了,你叫什麼名字?」夢浮生溫和的問道。

「公子莫要說胡話,我叫靈曦啊,名字還是公子你給取的呢,意為時雨摘雲霞之靈,暮色點夕陽之曦。」

說到名字,靈曦的眼睛彎成了月牙,很是開心。

她本是孤兒,是被放逐的遊民,饑寒交迫時好在遇上了夢浮生,夢浮生看她年紀尚小,不忍心放她一人在外,索性便留下了她,取名靈曦。

「靈曦!你說你叫靈曦?」夢浮生駭然,口中不斷反覆念叨:「怪不得,怪不得。」

大腦中那段塵封已久的記憶被什麼東西敲擊,一下子在腦海里震蕩四散開來!

望着面前的小丫頭,他回想起來一段令他前生性情大變的事情。

小丫頭本可以無憂無慮的過完這一生,但這一切都因為自己孤傲自負樹敵無數給害了,雖然他一夜蕩平所有與之有關的勢力,但人死卻不得復生。

如今再見,心中湧起一陣的愧疚和憐惜,他伸出手,撫摸着小丫頭的小臉。

「公子,你這是怎麼了呀?」靈曦不解的問道。

夢浮生則翩然一笑,沒有多話。

心中則是暗自慶幸:「前世自己有過太多遺憾了,既然給了自己第二次生命,自己必須把握住,那些曾經謀害過自己和身邊朋友之人,今生必當全部剷除!」

夜深,寒風瑟瑟,雪花終還是透過縫隙飄了進來,小丫頭靈溪雖是坐在火爐邊上一次又一次呼着熱氣,但任誰都看得出小丫頭在故作堅強。

「到床上來吧。」夢浮生起身下床去,來到女孩身旁。

「公子你睡吧,你才剛醒…」小丫頭剛想拒絕,卻被夢浮生抱起放到了床上,自己則席地而坐。

二人勉強度過一夜,翌日,天還未亮,夢浮生便察覺到小丫頭躡手躡腳的走了出去。

夢浮生看在眼中,腦海中一絲舊時的記憶緩緩浮現。

兩袖清風的自己遇上身無分文的小丫頭,生活雖然清貧,但也過的逍遙自在。

此時還未有仙門,有的只是凡間武學和道家佛家之別。

夢浮生年輕時是個落魄書生,說是書生,也只不過在牆角旁聽罷了,以他的身份甚至都走不進那扇大門。

那扇門代表了儒家,內有翩翩孺子可教,外面則是一群不知教化的愚民。

自古儒家思想根深蒂固,那些大儒更是對其他不屑一顧。

學子更不用說,雖學着內聖外王之道,卻個個眼口朝天,自傲不凡。

所謂的仙門也正是被這樣一群人率先提名,並將人分成三六九等。

「道教,佛教,儒家,三教頂峰,前世我沒把你們放在眼裡,今生亦是如此!但若是阻我道路,我便以你們白骨為路,踏足山巔!」

夢浮生想到這裡有些失笑出聲,他本不屑的東西卻是自己本追逐的,倒是有些好笑。

「我原本是這樣一個人嗎?」夢浮生看着屋外白雪紛飛,心裏則開始擔心起小丫頭的安危,便順着足跡一路跟上。

寒風大雪中,堆積白雪已經沒過腳踝,行走很是不便,饒是夢浮生這樣一個舞象之年的男子行走起來都很困難,便可知小丫頭的處境。

小丫頭走的很快,白雪直逼其膝蓋,但她依舊動作迅速。

她咬緊牙關,哪怕雙腿已經冷的打顫。

來到一處大宅院門前,她渾身都浸沒了白雪,像是一個雪人。

她深呼吸一口,調整好心態便開始敲門。

等待半分鐘便有一老婦人打開大門朝外張望,見是小丫頭便交給她一籮筐東西,隨即便關上了大門。

小丫頭接過籮筐,徑直朝外走去,不料正好撞上一路跟蹤而來的夢浮生。

小丫頭驚呼一聲,眼神不斷躲閃。

「天色還未亮,你個小丫頭不好好睡覺跑出來作甚?」夢浮生裝作生氣的模樣詢問道。

小丫頭支支吾吾了半天,沒有開口。夢浮生見她小小的身軀卻背着一個塊和她身高差不多的竹筐不由蹙眉。

「裏面裝了什麼?」

「沒…沒什麼的。」靈曦想扭轉身子離開,但不料雪堆積的太厚,竟將其腳死死卡住,整個身體埋入雪中。

突如其來的一幕嚇壞了夢浮生,他急忙將小丫頭從雪裡拽了出來,一顆顆雞蛋從竹筐里掉了出來。

夢浮生撿起一顆,眼神則有些意味深長的看向小丫頭。

小丫頭小臉微紅,撅着小嘴有些沮喪:「家裡…沒吃的了,所以我就幫人跑跑腿,換點食物…我沒偷哦,這都是自己掙得。」

看着小丫頭將散落在雪地上的雞蛋一個一個小心翼翼撿回竹筐的情景,夢浮生無奈嘆了口氣。

他伸出一隻手,拉着小丫頭的小手笑道:「小丫頭都如此懂事,我又怎能坐視不管呢,走吧,我與你同去。」

這次,小丫頭沒有拒絕,紅着臉,二人一同消失在雪地之中。

此行的目的是替書院的那些學子送來參加春圍科考的衣服。

小丫頭先是去了趟裁縫鋪拿上衣服,而後便去往鎮子後面的書院。

望山書院,是小鎮之上唯一的書院,這裡依山傍水,景色宜人,最是奇特之處,那便是即使外面白雪皚皚,裏面青竹依舊翠綠。

「公子,我相信你以後也能進書院讀書,考取功名,成就一番事業。」

書院前,小丫頭抱着衣服,回過頭來一臉正色的看着夢浮生。

在她眼裡,自己的公子乃天縱之才。即使現在不得志,日後必能飛黃騰達。

小丫頭的心思夢浮生怎會不知,但他對世俗科舉並無半點興趣,但為了不打擊到小丫頭,夢浮生便只是對着她笑了笑。

小丫頭敲下書院大門,過了許久才有人來開門。

是個年邁的老人,老人拿着一把掃帚晃晃悠悠的走了出來。

看到夢浮生二人,隨即好奇問道:「你們是何人?來我書院做什麼?」

小丫頭恭敬答道:「春闈在即,這是書院定的衣服…」

「衣服啊…春圍就春圍,還定什麼衣服,真是的,讀書人驕奢淫逸如何是好?」

老者一邊清掃着門前雪一邊嘴中不滿的嘟囔着。

夢浮生見着有趣,一個老人,卻敢對別人避之不及的問題說出自己的看法,言語之中的嘲諷和不滿更是溢於言表。

這讓夢浮生更加好奇眼前老人的身份。

他正準備與這老人詳談時,老人卻是忽然開口:「世間萬物,無非黑白二者,黑白,不是對錯亦非正邪,公子,你可明白這是何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