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關於我帶着骰子大殺異界這回事
關於我帶着骰子大殺異界這回事 連載中

關於我帶着骰子大殺異界這回事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離群索居的野獸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李不絕 離群索居的野獸

【rougelike+玄幻+輕鬆+殺伐果斷】=? 李不絕看了看骰子,又看了看印在渾身的刺青
如是說道
「二十歲刺青少年,害怕異界不夠暴力
展開

《關於我帶着骰子大殺異界這回事》章節試讀:

第8章 達咩一開 生死競猜


李不絕自知在牢獄外凶威之輩虎視眈眈下難逃一死,卻也想仗着骰子給的選擇臨陣反殺換掉倆三人。

實在是在李不絕的感知中,牢獄外最弱的氣息也遠超會意境之上,沒有半點把握撐住那監察大人說的一年。

定了定心神不理那煩人的監察大人話語,看向骰子。

骰子泛着金光,只是這次骰子竟然六面都有選擇。

一點——項王傳承,少年啊!難不成你想要力拔山兮氣蓋世,舉世無敵太寂寞?

兩點——達咩!大滅一開,生死競猜!

三點——反詐中心app,還在苦惱被人底褲看穿?有了它,讓你出手招招領先,處處先人一步。

四點——稱心如意戰刃,你是想要渾身兵刃如臂驅使嗎?它剛好可以喔。

五點——記載着半篇殘詩的宣紙,儘管將它撕碎吧!放出困在這宣紙上的偉力!

六點——虛空的恩賜,也許你會被腐化的更弱,或者更強?

李不絕知曉不做出選擇就暫時不會有危機,只是腦中剛一閃過這個念頭。

bug膽!竟敢卡big?

蒼天之上那道聲音的主人好似察覺了李不絕的所思所想。

「每九次的六個選擇,爾可在一大一小中選兩個,另外!爾只有三天時日!三日後,不管爾之選擇如何,牢獄都會打開!」

牢獄外聞言的各方牛鬼蛇神方才恢復平靜,寂靜的開闊牢獄中,將些許桀驁之輩大喝聲映得格外刺耳。

「那血食老子要了!」

「滾蛋!死都死了的弱雞證道境也敢張嘴說要?」

「嘿!你比老子厲害怎麼還能在這見到你?」

「等着!三日後牢門一開,老子先把你宰了!」

「怕你不成?」

...

李不絕方才打消了想要拖延的心思,只好細細思量着骰子的六面。

「項王傳承?哪個項王?」

「達咩...大滅?難不成真是我想的那個?」

「反詐中心...這玩意兒這裡也有?」

「稱心如意戰刃,如臂驅使...」

「記載着半篇殘詩的宣紙,撕碎它...是可用一次的殺伐手段嗎?」

「虛空的恩賜,聯繫上腐朽我怎麼覺得這麼怪異又熟悉呢...」

「細細捋一捋,我現在有一大一小傲骨劍,獨佔槍兵一石運,阿爾法突襲步伐,六臂仙法,遮天蔽日斗篷,雙斬之力,以及失而復得的堅毅不倒的魔劍...」

你最好真的是我想的那個大滅!

李不絕當機立斷。

「我選兩點和五點!」

「現在還需要臨陣破境,悟得武意踏入會意境!」

那骰子金光大作,吐出兩道光芒,一道化作惡魔翅膀攀上李不絕背部印下,一道光芒褪去,只有緩緩飄落的一張宣紙落於他懷中。

將那張斑駁宣紙攬入懷中收好,李不絕也不浪費時間,閉目悟道。

他早就已經觸及會意境了,遲遲不肯踏入會意境的原因就是害怕獨佔槍兵一石運,如果先領悟槍兵武意會更幸運,那先領悟了自己壓制許久不肯再進一步的劍道武意會不會變得更倒霉?

李不絕不知道,但他不敢賭,實在是這骰子老謎語人了,如果沒有還好,如果真會變得很倒霉,那他只能手中兵刃一甩,直接開擺!

...

三日時光對於困在這牢獄中的諸多困獸不過眨巴眨眼的功夫。

今日便是最後一日了,眼看着此處天地變得愈發昏暗,映着血色天空壓抑得透不過氣來,那些牛鬼蛇神就愈發平靜。

任誰也知道,這不過是滔天巨浪來臨之前的最後那刻安逸時光。

申時...

酉時...

戌時...

直到亥時李不絕也沒能悟得槍兵武意,仍舊閉着眼緊鎖眉頭。

牢獄中不乏血氣懾人的妖獸喘着粗氣,壓抑着躁動本性。

這一切好似都與李不絕無關,李不絕心中看到的是,兩軍交戰中,一把把兵戈交鋒而過,將心中那片綠茵無處尋的黃沙大地侵得殷紅。

沒錯!他在心中不斷想出一幅幅戰場,再將自己代入其中以求悟得槍兵意境。

只是李不絕不知為何自己感應到的那處意境壁壘,就是遲遲推不開,故而在此閉目思戰中,槍兵武意每領會到一分,就被那壁壘死死抵住,愣生生將他領悟的那一分武意抵得消散。

「為什麼呢...」

亥時已過。

至子時了,再過半個時辰,庇護着李不絕的牢籠就要被打開了。

李不絕已經感覺到不對了,再倒霉也比不過活下去,沒得選之下嘗試了悟道劍道意境。

只是槍兵意境如此,劍道意境亦是如此,差一分就可踏入會意境,只是在這個基礎上每領悟一分,就會被那處壁壘抵住一分,直至新的一分意境消散。

「難不成方法不對?」

子時的半個時辰也到了,所有牢籠打開的那一剎那,無數道身影掠向李不絕那處牢房。

李不絕仍舊眉頭緊鎖着閉目悟道,在那群一眼望不到底的躁動狼群身影下,宛若待宰羔羊。

只有李不絕知道,他身處在心中的疆場之中縱馬馳騁數個時辰,殺得好生痛快,只是他給自己假想的敵人終究不如心中那處疆場之上的太陽。

與心中無數敵廝殺良久,他手執櫻槍對準內心疆場之上的那個太陽徑直擲出,櫻槍暴戾而去,帶走的還有李不絕被壁壘莫名壓在會意境下的滿腔不屈與憤恨。

也就是那一刻,殺至身前的狼群帶起勁風吹得衣衫作響,李不絕睜眼時,已至會意境!

「達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