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玄幻:沒人比我更能卷
玄幻:沒人比我更能卷 連載中

玄幻:沒人比我更能卷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覓波濤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蘇謹 覓波濤

「滴滴滴,系統檢測到方圓五十里穿越者三名! 修鍊至寶擁有者兩名! 系統擁有者三名! 轉世重修者一名! 未覺醒的上古體質擁有者五名! 已覺醒的上古體質擁有者一名! 望宿主小心! 蘇謹:??? (主角不腦癱 不廢材 不太監 不聖母 階段性無敵文 不是無腦開局無敵 祝讀者看的開心)展開

《玄幻:沒人比我更能卷》章節試讀:

第七章 暗流涌動


在蘇懷南看來這一招,就是在擁有戰鬥經驗豐富的築基期大圓滿的修士,在這麼短距離里依靠身體的本能去接下這一招身體上也難免挂彩。

蘇謹看着幾道朝向自己的靈光頓時想到了很久之前在房間里運用識海中的神魂查看周圍時的景象。

沉浸了一下,蘇謹便再次運用神魂查看時,原本疾馳的劍氣瞬間變成如蝸牛般的速度朝自己爬來。

蘇謹心中一定。

蘇謹便蓄力朝着一道靈光用力揮去,他想知道經過精血淬鍊過的不完全亘古源神體能不能扛住這築基後期的劍氣。

「砰!」

就在蘇謹的拳頭與劍氣接觸的剎那,劍氣便被衝擊力打散成點點星光向周圍散去。

蘇謹看着那些星光頓時感到自己現在的這幅身軀是何等的恐怖!

就連築基後期強者的劍氣都未能傷害到他。

拿他比作人形凶獸一點都不為過。

隨即幾道聲音也幾乎同時響起。

「砰!」

「砰!」

……

幾道響聲在院落里響起。

就連蘇懷南和任雪都沒看清蘇謹的動作,劍氣就已經消散化作靈光環繞在蘇謹身旁。

此刻在點點靈光包圍中的蘇謹如神明一般。

神聖而不可侵犯。

「這怎麼可能?!」

兩人異口同聲地說出了這句話,就連臉上的表情也一模一樣。

蘇謹已經短時間內連續震驚他們三次了。

每一次他們都以為已經勝券在握的時候卻往往每次都會出現打破他們世界觀的事情出現

任雪看見自己丈夫使用這一招式,她就已經做好了去給蘇謹包紮的準備。

這一招在蘇懷南和其他修士對決的時候也無往而不利,但是此刻他們卻連蘇謹動作都沒看清。

對決便已經落下帷幕。

更不可思議的是蘇謹直接用身體硬接這幾道築基期後期的劍氣居然毫髮無損,他們此刻已經理解不了自己兒子的身體素質是有多麼強大了。

他們的世界觀已經被蘇謹重構了。

「爹,三招已過。」

「我可以走了吧。」

待蘇謹發聲,蘇懷南和任雪才從震驚的狀態中回來,卻一下子接受不了事實。

蘇懷南沉默片刻後便對蘇謹說道:「把你的儲物袋給我,我給點東西給你,除了日常生活用品還有一些的修鍊常識與地圖。」

「你何時出發?」

「現在。」

「現在?現在天色已晚不等到明天嗎?」

「……」

「拿着這個令牌去無盡山脈旁邊的集市,那裡有我們蘇家的酒樓,到時候你直接入住便可以了。」

「還有如果在集市旁遇到了什麼危險的事可以迅速進入集市,集市內不允許出現爭鬥,因為有執法隊來保護安全,甚至還有金丹老祖坐鎮。」

「無盡集市是由我們星海城還有其他三個附近的城池一起創辦的,其中主要是為了人們能進行更好的交易,畢竟進入無盡山脈其中獲取的資源,每天都難以計算所以才有了這個無盡集市的誕生。」

「來往的商隊更是無數,幾乎可以算是個小型城市了,不過裏面的人也是魚龍混雜。」

「因為是四個城主府牽頭,所以會有執法隊,執法隊更是由四個城主府的人組成,所以執法隊在集市的權利更是無比巨大,在集市內惹誰也不要惹執法隊,懂嗎?」

蘇謹聽到這些後連連點頭,原來無盡集市還這麼有來頭。

「不過在無盡集市內完全可以相信執法隊,因為執法力度很大,畢竟如果有人如果在無盡集市爭鬥就相當於在打四個城主府的臉。」

「最後,謹兒我知道你現在的實力一般的築基期可能都傷不了你,但是我希望你不要掉以輕心,因為這個世界天驕太多太多了,萬一你碰到其他天驕也得小心應對,知道嗎?」

「出門在外任何時刻自己的安全最重要,記得照顧好你自己!」

「是!父親。」

最後蘇謹看着令牌一臉興奮對着爹娘道謝後便急匆匆地沖向家族中飼養代步靈獸的地方……

蘇懷南看着遠去的蘇謹低聲喃喃道。

「這孩子真的長大了啊」

「影一!即刻啟程去保護少族長的安全!」

牆壁中突然出現一個黑影待抱拳後便又沒入黑暗中……

此刻的蘇謹已經不再是白衣翩翩少年郎的模樣而是身穿一身黑色勁裝穿戴乾淨利落待選到一匹心儀的馬兒後便飛馳而去……

蘇家後山。

一道人影沖向正在盤坐着修鍊的二長老。

「什麼事?」

「少族長出去了,然後三長老和五長老他們說要不要……」

人影用手做了一個摸脖子的動作。

「哼!那小子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闖進來!」

「必須把那小子給做了!要不然難解我心頭之恨!給錢讓血衣樓的人做,拿着我的令牌,多少代價都行,要不然事情暴露了,蘇懷南那個傢伙可不是吃素的!」

「是!」

此刻星海城的街上還有許多點燈的店鋪與小攤,可能是離宵禁還有段時間,街上還有不少人影走動,叫喊聲此起彼伏。

可蘇謹此時卻沒有欣賞城內夜景風光的時間,畢竟多一秒時間也許獎勵星級便能上升一級。

但蘇謹此刻在城內策馬狂奔的身影加上他那刀削般的臉龐和立體精緻的五官卻惹來了一眾少女目含春光與那無限遐想。

「聽父親說出西城門直走便能看到那無盡山脈了,無盡山脈?真的是無盡嗎?不知是何等景象。」蘇謹心想。

「駕!」

……

月明星稀。

出城門後的平原在夜光的照耀下那無限的邊際似乎要與上天接壤,此刻的蘇謹就像一個在通天路上不斷奔馳着的勇士。

大好美景在月光的襯托下更加增加了一股朦朧的美感,蘇謹此刻慶幸的是沒有其他的因素來干擾他,不幸的是此刻的自在卻是用孤獨換來的。

「無盡的路途又能有誰來陪我?」

巧的是,就在蘇謹說完這句話時左下方便有幾個零星小黑點以合圍之勢往蘇謹這邊急速靠近。

蘇謹不知道的是,他在城內就已經被人盯上了。

他那練氣後期的靈獸流雲馬就不是一般人能擁有的,加上他那孤單一人的身影。

早已經被人當成了肥羊。

殺人奪寶,在這沒有法制的世界,不過是家常便飯。

蘇謹看着幾個零星小點,卻並不感到意外。

蘇謹卻不覺得那幾個零星小點有什麼危險,依然是朝着無盡山脈的方向直走。

那幾人看着蘇謹的舉動由原來的合圍之勢變成了直接從斜邊直接提前趕往他即將到達的前方。

這讓蘇謹心中發笑,看似他們是獵人,卻不知,這是自己有意而為之,他若想跑。單單靠着鞭策靈獸也可以輕鬆逃脫了。

蘇謹心想道:「若是築基期修士這等距離直接御劍要不了多久便到我身前。」

「況且築基期修士我亦不懼!一拳足矣!」

「呵呵,誰是獵人誰才是獵物呢?」

真實想法:「哈哈,白白送上門的小錢錢不要白不要。」

隨着時間的不斷推移,那批人馬已經在前方等他。

過了一會,蘇謹終於看見對方七人的模樣。

年齡最大的三十歲往上,年齡最小的只有十七八歲的模樣,部分幾個還有傷疤,刀疤在臉上手上。

但無一例外的是這些人臉上相較於同齡人都滄桑了太多太多。

蘇謹也通過系統浮現的面板得知這幾人最高不過練氣八層,怎麼對付這幾人心中瞬間便有了答案。

「此山是我開!」

「此地……」

「停!停!停!」蘇謹忍不住打斷了對面的台詞。

「都什麼年代了,打劫還用這套台詞。土不土啊?能不能有點土匪的職業素養,快!准!狠!才是關鍵!你們幾個當土匪都不合格!」

「想當年我在……」

對面幾人聽到蘇謹的話後似乎是對蘇謹此刻的表現感到震驚了,幾個人互相面面相覷,他們從來沒遇到過這種情況!

一般來往的商隊都驚慌了,情況好一點的也都會十分戒備,可蘇謹的這番操作讓他們徹底懵逼。

領頭那個三十多歲模樣的刀疤臉男子有所領悟地點了點頭心想道:「此人說的也不是沒有道理不按照寨子里的台詞可能更好。」

「黑風寨打劫!交出儲物袋!否則殺!」

蘇謹拍手叫好,似乎對那個領頭的悟性感到滿意。

七個土匪現在看到蘇謹實在是受不了了怒極反笑着說道:「小子,你以為哥幾個跟你說笑呢?受死!」

七人直接騎馬直衝蘇謹,蘇謹坐下的流雲馬也開始焦躁不安欲要掉頭逃跑,蘇謹趕忙安撫受驚的馬兒,隨後直接跳下馬朝着前面七個土匪走去。

幾個土匪看着蘇謹還竟敢這樣!

「嘛的,神經病受死!」

唯有領頭的心中卻有一絲不安,畢竟事出有異必有妖。

轉眼幾人以至於蘇謹面前不到三米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