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魔帝入侵女權世界
魔帝入侵女權世界 連載中

魔帝入侵女權世界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劉夜明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李長青 秦紫楠

(單女主)(反派)(女權世界) 女權世界裏的某一大家族為了解決滅族之災,啟動上古法陣,把魔帝召喚過來了,魔帝莫名其妙就來到這裡,竟發現這裡是這裡的最高修為
(簡介無力)展開

《魔帝入侵女權世界》章節試讀:

第三章 滅蟲谷遇小劍仙


蟲帝反應過來,將其視作勁敵看待。

「本座長青宗宗主李長青,想來請教有幾個小問題。」

李長青身上仙氣環繞,氣質卓雅不凡,從車輦上一躍而起,緩緩飄浮到她面前。

其實他早就想與武帝切磋了,藉此感受下最強修為有多厲害。

周身的氣氛開始壓抑起來,天空上烏雲大量匯聚,流動的風刃不斷划過…

蟲帝內心不禁感嘆,好驚人的氣場,若不是武帝,恐怕早就癱軟在地。

「哦,原來你就是李長青,久仰大名啊!不知所問何事?若是戲耍本帝,定不饒你。」

蟲帝心想化干戈為玉帛,雖然長青宗聽都沒聽過,但如此強勁對手,自然不能招惹,這也不代表她就會任人宰割。

「呵,小東西還挺狂,知不知道死字怎麼寫。」李長青聽到後,滿不在乎說道,又想着,自己可是說了「請」,她居然不領情,還口出狂言。

聽聞這一幕旁邊的秦紫楠「噗」的一聲,沒忍住,樂開了花。

主人什麼都好,就是嘴不行,一句話就把天聊死了,明明就是來找事的。

而聽到這,蟲帝怒氣飆升,死死盯住眼前的男人,像獵人捕捉獵物一樣,隨時準備進攻。

「找死!」蟲帝大吼一聲。

這種局面早已無法挽回,蟲帝能忍?

振動雙翅,快到模糊的身影,閃爍到李長青身後,手臂上像刀刃一樣的東西揮砍過去。

李長青立即反應過來,身形向前一走,轉身便是一掌。

呵啊!玄天掌!

砰!

蟲帝應聲吐血,直呼這一掌威力強大,硬生生的震碎她的甲殼,甚至內臟也有些許破碎。

「你…咳…你怎麼會這麼強?」

蟲帝虛弱的說著,咳出血夾雜着內臟碎片。

心裏慄慄危懼冷啐,可惡,難道要使用那件東西了嗎?

「再不拿出你的底牌,可是會狗命不保哦。」李長青調侃道。

他已經感到厭煩,這就是武帝?還天下無敵?呵呸…

但在人前還是要保持一下高冷的人設,自己可魔帝誒…

蟲帝雙眼充滿血絲,被打的失魂落魄。

她從儲物戒中取出一物,蘊含著毀滅之意,一條黑龍異象從中發出。

一聲聲龍吟,震蕩在整個萬蟲谷,徘徊,綿綿不斷。

一瓶裝有金色液體的琉璃瓶。

蟲帝迅速將其服下,生怕被李長青搶走。

「這是…小黑子的氣息…」李長青稍微驚訝,然後舒心,喜上眉梢。

哈哈,等了這麼久,終於有點有用的消息了。

與此同時,萬蟲谷里的所有人都注意到,蟲帝身上的顯著變化。

她頭上的角開始變小,新的雙角開始長出,是一對龍角!

眸子一改之前,化為金瞳,甲殼逐漸貼緊,羽翅向外延展,從透明逐漸模糊,在逐漸實化。

全身都發生劇烈變化,修為更是飛速提升。

武帝後期…

武帝巔峰…

武神初期…

竟然停留在武神境,傳說中的存在!

蟲族眾人大喜過望,一些老者紛紛點頭。

「上有愛蒼者,天不亡我大蟲!」

「哈哈哈,殺完你們,再飛升上界。」

蟲帝喜極而泣,擺出一副悲天憫人的樣子。

此時秦紫楠心中卻泛起了嘀咕,武神可不是她所能抵抗的,有可能李長青也不行。

要不然,逃走吧…不行,自己中了李長青生死掌,他死自己也會…

她在猶豫中放棄了抵抗,妥協,祈禱李長青一定要贏。

感受到秦紫楠的憂慮,李長青無奈嘆氣:這小丫頭,在焦慮什麼,我都不緊張。

「喂!你們倆個尊重一下我,別在那裡眉來眼去的!」

「可惡!淵毒領域!」蟲帝怒吼。

一道黑幕快速籠罩二人,黑幕隔絕了靈氣,日月,星辰。

蟲帝猙獰面目,大笑道:「桀桀,在我的領域裏,我是無敵的!」

這可嚇壞了秦紫楠,連忙拉住李長青:「李…師父…主人你有什麼辦法嗎?」

李長青則單手生出一朵火花,頓時照亮了整個空間。

「沒有…」他很果斷的說。

「那我們怎麼辦,等死嗎?我還沒娶男人呢!」雙眼含淚,最柔軟的地方緊貼李長青,差點哭出來。

「那你有什麼辦法?」

「…一會兒你去拖住她,我去找此地最薄弱點突圍出去,然後叫人來救你。」

「哦~」李長青一副死魚眼,突然茅塞頓開。

「你分明就是沒有想…」

「其實,這個我早就想到了。」

「你這個『哦~』就已經說明你沒…」秦紫楠小臉氣鼓鼓的說,手上比划著。

沒等秦紫楠嘲諷完,蟲帝打斷道:「尼瑪@%&**」

蟲帝飛身而上,臂刀直指李長青刺去,迸發出的血氣環繞,宛如一尊殺神。

李長青和秦紫楠不約而同的對視一眼,多麼郎情妾意,秦紫楠開口:「按計划進行!」

蟲帝已經喪失語言系統:「#@&#(**」

李長青抬手接住這一擊,隨身而動能量波動似乎快要把這黑幕震碎。

鏘!

他和蟲帝各自被強大力量彈開,而他卻露出一絲邪笑:「有點意思。」

「再來!」

蟲帝有鋒利無比臂刀,李長青有堅不可摧的護體罡氣,純肉搏,誰怕誰!

二者打得有來有回,彼此不相上下。

大多數都是蟲帝在進攻,而李長青則好像在戲弄她一樣,打過來就擋回去。

蟲帝忍無可忍,手持臂刀,舉起。

刀上紋路忽然灼燒,刀刃微微發紅,其體內的能量急聚攀升,蟲帝暴喝一聲「啊」。

這一刀可有推平山嶽之威,不可硬接!

「哦~來嘍…終於捨得出大招了」李長青賤氣橫秋,雙手合十,慢慢拉開,道道神光從中流現。

戮魔神劍!可惜不是真正的劍,而是李長青用自身功力暫時凝聚的一把。

不過對付這裡的人已經足夠了。

李長青揮舞着神劍,在空間中划過,引起極響的爆鳴。

戮魔神功第六式<證道>。

戮魔神功分為八重九式,一重更比一重難,一式更比一式強。

「虛張聲勢!」蟲帝不信,執劍劈砍上去。

李長青同樣橫劈過去,雙方刀劍相碰,空間崩塌,巨大的能量向外宣洩。

秦紫楠捂着耳朵,哪裡也不敢去了,獃獃地看着盛大戰鬥。

不出意外還是李長青勝了,以完全碾壓的姿態,獲勝。

這一切遠超秦紫楠的估計,低估李長青實力,同樣她自己受到影響,嘴角緩緩流下一絲腥甜弧線。

「你還不差,能讓本座稍微不那麼無聊。」李長青收起神劍,說道:「本座感受到黑龍的氣息,是你剛才喝的那個吧?從何而來?」

「呸!」蟲帝凌亂不堪的頭髮些許正擋在眼帘,但依舊不服氣,嘴硬道:「我吃了,怎麼著啊,你們這姦婦淫夫!」

秦紫楠突然老臉一紅:「誒嘿嘿,她在說我和主人是一對誒…」

蟲帝:「@#$**」

李長青:「*#&@*」

這丫頭不會嚇傻了吧?

李長青飛到秦紫楠身邊一把摟在懷裡,輕輕撫摸她的腦袋,嘴裏面不停念叨着什麼。

秦紫楠被這一舉動搞糊塗了,我是誰?我在哪?主人這是幹什麼?

隨後見她情緒穩定下來,李長青伸手輕輕拍在她的頭頂。

「唔…」她不明所以的痴痴看着李長青。

李長青佯裝發怒:「好哇,剛才竟然敢對為師不敬。」

其實內心深處,一臉痴漢笑,真軟…

「這蟲帝渾身是寶,不如煉製一副傀儡給你可好?」李長青正了正嗓子。

「真的嗎?真的嗎?」秦紫楠高興的手舞足蹈。

蟲帝:「你清高!你了不起!」

「多嘴!神魂湮滅!」李長青吐出一口濁氣,發動金瞳術。

「龍…瞳,你是他…!」蟲帝用盡最後一絲力量,說完,神魂湮滅!

「他?本座會找到的…」李長青疑惑且淡淡一笑。

只見他飛到萬蟲谷上空,不明所以的蟲子都抬頭仰望,頓時黑色烏雲不散,反而齊聚。

下方眾多生靈無不顫抖,恐懼。

這是要殺人滅口啊!

「戮魔神功第五式<奔雷>」

咔嚓!

再次浮現黑色的雷霆,數量比第一次還多,數十道黑雷,才把萬蟲谷夷滅,山火不止。

火紅的光照射在秦紫楠的臉上,有些不忍直視,聽着下方生靈的慘叫聲,心裏更不是滋味。

「嗚嗚嗚,主人太壞了…唔唔,好吃…」

秦紫楠拿着巨蟹腿,剝殼抽離,一點都不帶心痛的…

上帝視角蟲帝:「@的&分*就*」

大火俞燒俞烈,火光衝天。各勢力躲在暗處悄悄偷看,只是一眼就令人窒息。

「還不快走…」他落在秦紫楠身旁,拎起來就飛,完全不顧正在吃着的秦紫楠。

生氣的秦紫楠時不時蹬一下腿,白了李長青一眼,小嘴上的油都沒來得及擦。

李長青尷尬一笑哪有這心思,陪你撒撒嬌,順手恰屁屁啦,這才老實了。

隨着麟獸車輦在夕陽下,身影逐漸拉出,再到消失。

轟隆!

在火海里一道蟲族身影走動,她開始振翅,扇動着周圍火光飛舞,一飛衝天。

她正是已經被滅掉的蟲帝!

她雖神魂泯滅但肉體早已成聖,豈是這凡火能傷着。

「咳咳咳…」她不停的咳嗽,將一些內臟碎片咳出:「我這是…」

嚦!

忽然,頭頂上飛來一群黑色怪鳥,長脖尖嘴,它們越聚越多,盤旋轉動,看得攝人心魄!

她不敢久留,拖着殘破的身體振翅而飛。

從正中慢慢浮現一尊曼妙身姿,給人非常成熟穩重的感覺。

紫雲樓老闆諸嵐翠,挺着那傲人山峰,玉手假意捂住口鼻:「嘖嘖,老朋友我還沒有見你最後一面呢,怎麼就走了呢…呵…」

她不斷外放神識來搜索蟲帝的屍體。

紫雲樓,四大勢力之一。另外三個分別為,玄女宮,鹿山宗,太行山。

「奇怪…竟然沒有…難道逃了?」諸嵐翠在極大程度懷疑蟲帝跑了,她可是一名武帝,連保命底牌都沒有,不可能的。

她又在此地尋找了好久,可是依然什麼都沒有。

感到被人戲耍一般,大叫一聲,催動着風助火勢,越燒越旺。

諸嵐翠冷哼,表情極其不屑,而後乘坐黑色鳥獸飛走。

不知為何,能動蟲帝屍體,這時已經連飛帶跑的來到了,一片清澈的小湖。

「這這,這是蟲帝大人的身體!」

原來她本是蟲帝大人的一名手下,正是那名首領,可能在閃電下陰差陽錯的互換了身體。

她想過有這種說法,兩個人被閃電同時劈中會發生靈魂出竅。

「呵呵!天不亡我大蟲!我蟲帝二世不忘先帝之遺志,將重振旗鼓,捲土重來!再築輝煌!」

蟲帝二世很有禮貌的對着萬蟲谷的方向跪拜:「蟲帝大人汝身吾用之,待成就大業,必還。」

上帝視角蟲帝:「哇槽,麻了,你他喵還能還我!燒給我嗎!」

很快,夜幕降臨,秦家經過之前那一戰,士氣大漲,同時對李長青更加敬仰尊重。

有甚者直言,李長青有當代花木爹之資。了。

在月光下,李長青緩步走向寢室,拖着抱在自己身上的秦紫楠,他在思考:蟲帝口中的他是誰?

「好了,下去吧我要休息了。」李長青收回思緒,低頭對着擺出一副可憐巴巴的秦紫楠說道:「乖了,白天的戰鬥多少是嚇到你了。」

秦紫楠細聲細語:「有主人在,楠兒不怕。」說完又緊緊抱住,一刻都不想撒手,偷偷的嘴角一歪。

李長青掙脫她的懷抱,說:「來,讓我看看,你修鍊的如何了…」

隨即單手開出結界,格擋外界的干擾。

秦紫楠閉上眼,感應此處天地靈氣,四周的靈氣濃度上升,源源不斷的匯聚到她的丹田。

隨後開始運功,她的動作輕緩,丹田處的靈氣隨着動作不斷變化,風吹動她的秀髮,在此刻顯得格外神氣。

突然,李長青凝聚一把光劍,舞動起來,時有劍鳴,時有劍風,一整套下來行雲流水。

夏天的夜晚總是能夠帶來短暫的涼爽,月雖不如冬日的亮,但還是一樣的皎潔。

他把劍丟給她,她手握光劍,他手握住的她的手,前貼後,月下盈盈起舞。

秦紫楠幹勁十足,從不浪費一寸,雖然腦子裡什麼都沒有記住,但她還是興奮自己學到了。

一炷香後。

秦紫楠的天賦不用多說,在整個下界,不說是頂尖,起碼是上等了。

不過令李長青疑惑的是,她竟然一重都沒有到。

按道理在這幾天里她就突破一重了,可是並沒有。

難道是因為這個世界男女不同?

李長青抱着探究到底的態度,按住她的頭,利用金瞳觀察身體。

別多想,他可是為人師父,怎麼會誤人清白呢,貪圖美色。

一切都是為了徒弟好…

秦紫楠羞答答的一動也不敢動,見識到他的厲害後,不敢再萌生反骨。

被灼熱的目光注視下,她巧紅的臉頰如火燒起來了。

要開始了嗎?我還沒準備好啊。

她忍不住去想。

李長青並沒有注意她的窘態,自顧自的研究。

他看了眼結界外的男婢,恍然大悟。

哦~原來是這樣啊~

此地男人缺一條護心脈,女人多一條陰脈。這是導致男女身體差別的原因。

秦紫楠察覺到他的目光,白了一眼。

李長青得意一笑,如此說來,小丫頭學不了功法但可以學招式啊,功法層數可以讓我強行注入她體內就好了。

辦法總比困難多。

「我倒可以指點你招式,而功法則由我傳授給你,此過程極其痛苦,你可承受?」

在其手中凝聚一枚光球,李長青關心詢問。

秦紫楠不假思索接受了,這種美事,還能猶豫不決?

不久李長青所居住的地方里傳出慘叫聲,他是怕秦紫楠融合過程中出現差錯才留下她。

秦紫楠花費了一晚上終於突破到了戮魔一重。不過突破的動靜鬧的秦家沸沸揚揚。

秦家老祖可是樂壞了,不由得感嘆,今日後秦家不得小母牛坐火箭…!

「來人,大人居所不得任何人靠近,這可是我族崛起的關鍵。」

秦蘭一改顏笑,鄭重道。

「報~太行山小劍仙來了,已到城外。」

秦蘭眉頭緊鎖,尋思,我族與太行山素無瓜葛,她來我秦家做甚。

「叫她進來吧。」

大廳中一名女子腰配玄鐵霜劍,身穿白色超短裙,遠遠透露出英姿颯爽之感,可謂真豪姐。

「晚輩太行山馮雪見過秦城主。」

馮雪不卑不亢,恭敬道。

她來之前就聽說萬蟲谷的事了,本來打算在城邊上殺幾人引她們出來,可惜不行。

她心想究竟是何方神聖,有如此大能,怕是以後秦家地位水漲船高了。

這件事,第一時間就傳開了,周邊國家都對龍國投來嫉妒的目光,為什麼不是在她們國家。

女帝聽聞後也震驚不已,就連一直閉關的國師韓立,突然宣布出關了。

「你太行山什麼時候也當女帝鷹犬了!」秦蘭可沒有把她當成晚輩,對於朝廷的人概不手軟。

「不不,前輩誤會了,我並非為了朝廷,只是聽說秦家與蟲族大戰,擔心楠姐姐,特來看看。」

「並且再過幾日,便是拍賣閣大會,傳言這次壓軸是上古之物,特地來來找秦家合作。」馮雪娓娓道來。

為顯得誠意,她還遞上一封請柬。

「太行山可是在東部,跑到我西部合作,只是為了合作?」秦蘭盯着她說道。

「請柬是送給前輩的,合作的事再說,可以先去拍賣閣,到時各憑本事。」

別看馮雪四肢發達,頭腦可不簡單。

這時,門外兩道人影走近,一高一矮,一男一女。

男人像是二十多歲的樣子,女人約莫十八歲和自己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