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冰山總裁的貼身戰神
冰山總裁的貼身戰神 連載中

冰山總裁的貼身戰神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極道星火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極道星火 蘇辰 都市小說

他曾血染江山,屠屍百萬,曾已一己之力鎮守北境國門
卻在一次秘密行動中被出賣,生死不明,流落街頭,陰差陽錯入贅為婿
三年結婚紀念日,準備給老婆一個驚喜的蘇辰提前下班回家,結果捉姦在床,更是被掃地出門
心灰意冷離開後,意外橫遭車禍,覺醒記憶
原來,我是北侯天策......展開

《冰山總裁的貼身戰神》章節試讀:

第2章 北侯天策


「表......表姐,你撞到人了......」

此刻,一輛瑪莎拉蒂的副駕駛,程霏臉色發白的吶吶嘀咕道。

「可惡,真是晦氣,剛出門就碰到個尋死的,不想活了能不能換個地方!」主駕駛一位美女緊急踩了剎車,驚出了一身冷汗。

雖然嘴上咒罵著,但緩了片刻後,還是趕緊下車查看起來。

「表姐,這傢伙怕不是死了吧,這全身都是血呀......」邊上的程霏見狀,不由咽了口唾沫,緊張道。

「簡直是倒霉,趕緊幫忙,抬到車上去!」冷艷美女掃了眼地上滿臉鮮血的蘇辰,同樣被嚇了一跳。

不過,在怔愣片刻後,很快便冷靜下來。

美女一邊搬動受傷的蘇辰,一邊心中鬱悶不已,今天有急事,正好趕上這裡有個盲區,早就聽說此處經常有人碰瓷,沒想到竟是不小心被自己給遇到了!

「表姐,怎麼辦,趕緊去醫院吧!」兩人合力將人弄上車後,程霏連忙開口道。

「去私人療養院,那裡的條件比醫院好!」美女深吸口氣,一腳油門,伴隨着發動機的轟鳴轉眼消失在街道上。

......

不知過了多久,昏迷的蘇辰悠悠轉醒。

漸漸聚焦的目光發現自己躺在一個完全陌生的房間內,旋即,大腦不由的一陣劇痛,一段熟悉的記憶潮水般湧入腦海中。

三年前,在一次特殊的行動中,他陷入了敵對勢力的包圍,顯然是有人出賣了情報,讓他陷入死地,最後重傷落江。

後來被一漁民所救,接下來的記憶中,便是他失憶,流落江陵街頭,機緣巧合下偶遇唐老爺子,被唐家收留。

「呵呵,原來我是鎮北侯蘇天策,神州大夏最年輕的戰神,如今竟是落得如此地步,三年前兄弟出賣,三年後妻子背叛......」從床上坐起來的蘇辰一把扯掉頭上包裹的紗布,自嘲的發出一聲冷笑。

旋即,蘇辰平復了一下思緒,拿出手機撥通了一個號碼,「青鸞,我蘇天策回來了......」

在聽到蘇辰的聲音後,電話里瞬間一片死寂,緊接着便傳來一陣乒乒乓乓的雜亂碰撞之聲,顯然那邊已經震驚的亂了方寸。

片刻後,蘇辰掛了電話,走出房間,他現在有很多事情要做,比如離婚。

現在想想,感覺實在是有些可笑,他失憶這段時間,真是瞎了眼,居然會對這樣的女人動了心。

想到唐瑤的背叛,蘇辰眼中便抑制不住的閃過一道冰冷至極的寒芒,兩人雖然沒有什麼感情,但畢竟有夫妻名義。

如果不愛了,大不了好聚好散,離婚他不是不能接受,但婚內出軌,還是當著自己的面,這個羞辱,他接受不了。

不過,說起來,他還是要感謝這兩個狗男女,如果不是因為這層打擊,以及後來遭遇的車禍,他可能還不知道要什麼時候才能恢復過來。

「你們到底行不行,什麼狗屁的專家,還有你,號稱什麼小華佗,古三針的親傳弟子,就這?我看根本就是個酒囊飯袋,江湖騙子!」頓時,一道憤怒的嬌喝聲打斷了蘇辰的思緒。

正要離開的蘇辰,在經過隔壁房間的時候,不由好奇的掃了眼裏面。

房間內,十幾個穿着白大褂的醫護人員紛紛站在一旁低着頭,大氣不敢出。

其中,尤其一位背着藥箱的年輕人,更是被罵的臉色漲紅,鬱氣填胸。

「哼,小丫頭,看在安總的面子上,我不想和你一般見識,實話告訴你,李老的病就算是華佗在世也救不了,準備後事吧!」青年人冷冷開口道。

「古公子,對不起,小妹一時着急,不是有意冒犯,霏霏,還不快給古公子道歉!」當即,站在一旁的安若雪看向表妹程霏,板著臉命令道。

「如果不介意的話,讓我看看吧!」

就在這時,站在門口的蘇辰突然插言道。

他並不是一個多管閑事的人,但剛才出來的時候四周掃了眼,發現這裡是一個私人住所,聯想到之前車禍的一幕,基本上猜出了個大概。

沒有之前那一撞,他也不可能機緣巧合的恢復了記憶,而且對方沒有肇事逃逸,還將自己帶過來治療,能幫把手他還是希望還了這個人情。

「嗯?」

隨着蘇辰的話音落下,房間內眾人紛紛轉頭看向門口,這才發現不知什麼時候進來一個陌生的年輕人。

「咦?

你小子醒了?差點沒把我和表姐嚇死,你若是想要碰瓷,我可警告你,我們車上可是有記錄儀的,敢訛我們,馬上報警!」頓時,程霏目光落向蘇辰,攥着小拳頭冷冷威脅道。

蘇辰聞言,頓時心中瞭然,不由苦笑一聲,「說起來,我還要感謝你們那一撞,謝謝!」

「完了,表姐,這傢伙腦子好像撞壞了......」程霏眨巴着眼睛,一臉錯愕的看向表姐。

「小子,我不管你有什麼目的,是不是真的碰瓷,待會兒會有律師和你解決糾紛,沈主任,麻煩你幫他檢查一下,沒有什麼問題就把醫療證明出了,交給嚴律師!」當即,安若雪在微微怔愣後,沉聲吩咐道。

這女人行事幹練,從不拖泥帶水,這種事情還是走司法程序比較好,否則後面的事情很容易牽扯不清!

「呵呵,安小姐誤會了,不需要那麼麻煩,我幫你看看病人就走,以後不會找你麻煩!」蘇辰見狀,搖了搖頭苦笑道。

「哼,哪裡冒出來的土包子,本公子都醫不好,你能醫得好?莫不是看上了安小姐,故意來套近乎的吧,簡直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這時,背着藥箱的古玉澤看向蘇辰,不屑的嗤笑一聲。

他已經斷了李老的生死,現在突然冒出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傻缺裝大尾巴狼,這不是誠心在安若雪面前打他的臉么?

「你是不是太清高了一些,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你怎麼知道別人就不如你?」頓時,面對古玉澤的譏諷,程霏忍不住懟了過去。

古玉澤出身古醫世家,其爺爺古德醫術無雙,德高望重,乃是江陵無數豪門的座上賓,作為古德的親傳弟子,古玉澤自然是有傲氣的。

但是程霏這小丫頭就是看不慣這傢伙那高高在上的姿態,明明水平不怎麼樣,偏偏臭架子端的不小,還真以為有他爺爺的威望呢?

頓時,聽到程霏的奚落,古玉澤就是再好的脾氣也綳不住了,若不是看在安若雪的面子上,他根本就不會過來。

「嗶~」

就在古玉澤要發作的時候,房間內儀器設備的警報突然響起,傳出一陣啁啾聲。

眾人不由臉色一變,連忙轉頭看去,但見儀器上原本顯示的曲線已然變成了一條直線。

「安總,節哀順變,李老的身體真的油盡燈枯了......」邊上的沈主任暗暗嘆了口氣,安慰道。

安若雪看着病床上慈祥安靜的老者,緊緊抿着嘴,臉色發白,強行壓抑着心中的悲痛。

「呵呵,小子,人已經死了,你不是要裝比么,給你一個表現的機會!」頓時,滿眼隱怒的古玉澤看向蘇辰,冷冷嗤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