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界碑:大夏鎮守使
界碑:大夏鎮守使 連載中

界碑:大夏鎮守使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池魚要努力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向清歌 都市小說 顧芒洲

我在泥濘中腐爛……眾神,我們都在腐爛……少年喃喃自語
天降火雨,諸國告危,克蘇魯神明入侵,諸天淪喪
少年自破敗中崛起,劍斬蒼穹,平分天下
展開

《界碑:大夏鎮守使》章節試讀:

第4章 神明交鋒


深夜,邵陽一身血從錦記小吃館出來,是「異」的血,這個飯店的老闆是貓妖一族,平日里在飯菜中下好詛咒,吸食人類的陽氣。

「老大,捶死了。」,一個少年跑過來,藍色的鋼刀閃着紅光。

「這是……東北民間傳說里的貓臉老太。」,東北的「異」怎麼跑到川南了,邵陽有點蒙。

後腦被拍了一下,一陣異香傳來,楚瑤正站在後面,有點緊張。

「我發現了八瓊勾尺玉。」

艾希斯加入大夏神明後不到一個小時,須佐之男開始入侵,他在召喚異,數量巨大,饕餮意外極了,這不符合任何作戰規律,她已經把祭壇摧毀乾淨,除非外神想要同歸於盡,這麼瘋狂。

儀器演繹之後,明天**的神力會迴流,休的實力會迎來一次短期暴漲,雖然不能達到至高神,但須佐之男這個日本至高神還在川南隱着,至於別的神明,她叫不準,所以她在川南這塊小地方,沒有足夠把握。

「玩這麼大的呀?」

畢竟,人類最近三千年第一具修羅軀,顧芒洲對所有神明體系的吸引力太大了。

而此時顧芒洲,還在床上抽搐「睡覺呢唄,不許瞎想!」

一道凌厲的劍芒從西北砍來,身體乾枯的異扭曲着雙臂,像衰朽的枯木,肉芽叢生。

他的雙臂已然變成劍刃,沒了手的形狀。一種甜香味吸引着他。

他極速的向前沖,在樓頂上警戒的顏落一愣,舉起了槍。

真是見鬼,多久沒見過踏天境的異了。

還未開槍,一個白色的身影一閃,那異已成兩半,楚瑤打開耳機,吼了起來。

「報告一下現在各大戰力位置,修羅軀這麼重要的事你們當屁聞了嗎?」

「別凶啦,六丁六甲在西北,四大天王在東邊,滄州,凌海,離你他么八百里遠,好像和克蘇魯還打起來了,眉山七聖剛跑到東北,異還沒處理呢!四靈在長安,十二金仙鎮守剩下的地方,女媧大人和西王母在崑崙,我上哪給你調人啊!剛復蘇的至高神能隨便跑嗎?三清能離開天庭嗎?你那麼流批你去找玉皇大帝借兵去,我再告訴你,最近天帝軍,天河軍,正在換防。你去借吧!罵死你!」

混沌在川南的郊區,一伸手一道法則的氣息湧上來,對着面前的巨噬蠕蟲轟出去。

把手機收好,混沌蹲下來喘了喘氣,接口,「我和克蘇魯里的玩意正打着呢!密密麻麻,一座山全是,我管誰借人去啊!」

「異」的進攻一直到天亮,甚至到了白天上學的時間。

顧芒洲打開門,樓道里有點腥味,他眉頭一皺,自顧自開口,「這誰在樓道里大小便了?」

話音未落,一個紅髮女子竄過來,「小弟弟樓道里消毒呢,對身體不好!」

說著就把他推了回去,顧芒洲一臉懵逼,顏落轉身看着樓頂上正忙活着的饕餮,舉起槍。

楚瑤看着身邊的幾個低級的異接連斃命,轉身看看顏落,「你的權賦是什麼?」

「不定業火」

「哦……三十年前有一個狙擊手,我認識他,也姓顏」

「那是我爺爺。」

顏落說完就閉上嘴,楚瑤知道她的意思,沒再多問,「他是個英雄。」

「也許不是,有些罪不是世人嘴上說的漂亮話就可以贖的。」

顏落走了,饕餮眼神有些複雜。三清把這些被神明背叛的孩子集中在一起也許是對的。

如果我註定逃不出那場未到的劫難,至少我能救你們出去吧,被神明背叛,這種事一次就已經太多了。

看看手錶,到了上學的時間了,楚瑤溜回家拿出提前準備好的早飯,可桌上分明有三份。

還有一份,上面畫著小蛇。

顧芒洲這回出來前仔細看看,發現楚瑤後呼了一口氣。

「楚瑤姐!我跟你講,我見到一個女瘋子!」

「嗯,女瘋子。」

「她上來就撲我。」

「嗯,你對她圖謀不軌。」

「幸好我回家了,果然魅力太大好煩的。」

「嗯,你好煩的。」

顧芒櫻這時候已經走到楚瑤旁邊,拉着楚瑤的手,「姐姐,回家要小心點,咱們剛到還不熟悉這裡呢。」

「好啦,知道了。」

到學校,楚瑤一眼就看到了站在講台上的艾希斯,該說不說艾希斯換上教師服之後還是很漂亮的。

又是晚上,今天晚上沒有楚瑤陪着,艾希斯也不在。顧芒櫻拉着幾個關係好住的近的朋友一起回家。

顧芒洲雙手插兜跟在後面。

欸,妹妹好像很怕鬼來的。顧芒洲猛然想到一個好玩的,回家的路上,要經過一個很黑的巷子。

鬼故事大全了解一下?

楚瑤如果知道了,大概會背過氣去。此刻她也無暇處理作死的顧芒洲。面前長發飄逸的男人身上迸發出強勁的神力。

「高天原海洋之神,名不虛傳啊!」

楚瑤嘲弄地看着他,須佐之男手上的天從雲劍爆發出金色的光芒,朝着楚瑤發射而來。

楚瑤手一晃,背上的劍刃已經到了手上。順着天叢雲劍一劈,劍直接蹦飛出去。

須佐之男一愣,那是……

「本來不存在的劍」

本來可以劈開萬物的劍硬生生被蹦飛了,須佐之男抬手接回,咬了咬牙。

「重阿怎麼會在你手上?」

「我憑什麼告訴你個呆雞,下賤的生物!」,楚瑤翻了個白眼,須佐之男知道自己雖然不會出危險,但今天絕對傷不了饕餮。

而休還沒有對艾希斯動手,自己這裡完全不佔優勢。無奈之下,須佐之男轉身隱藏於黑暗之中。

楚瑤根本不追,她確定一下艾希斯的位置,立刻趕過去。

而顧芒洲這時正好就在隧道里,十分嘴欠地開始了自己的鬼故事。

他臭屁慣了,習慣自己搞怪的風格,久了之後確實有點討人嫌。

所以誰都沒注意頭頂的變化。

若是高級的異,楚瑤立刻就能發現,趕過來並將其擊殺。

但異的境界如果太低,那就不好辦了。沒有人能在螞蟻窩裡找到一隻特別的螞蟻。

而頭頂上的血鬼就是這種情況,它是日本神話里的生物,名氣極小。須佐之男召喚出來時甚至都沒想管過他。

不過他運氣好,剛好遇到了顧芒洲幾人。

顧芒洲還在講着,講到緊張之處,赫然聽到一聲尖叫。

顧芒洲本來還有些得意,不過那叫聲越來越不對,凄厲的慘叫回蕩在長長的巷道里。

一雙血紅色的眼睛正直勾勾盯着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