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火影:佐助重生從萬花筒開始
火影:佐助重生從萬花筒開始 連載中

火影:佐助重生從萬花筒開始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氏姓雲甚?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宇智波佐助 遊戲動漫 漩渦鳴人

【非抄襲!僅模仿題材!致敬卷姐!】 火影末期,大筒木全面入侵忍界
失去輪迴眼的佐助、沒有九尾的鳴人再也支撐不住
臨死前的那發千鳥,是佐助最後的倔強,卻也無力回天
心臟的跳動的越來越慢,佐助閉上雙眼,回想着自己一生所在乎的所有:父母,鼬,小櫻,佐良娜,以及……倒在自己身前的鳴人
親人摯友相繼離世,而他...卻無能為力
心臟停止了跳動,佐助也失去了生機
然而,再睜眼時,居然回到了木葉六十年!!! 為了忍界的未來,為了抵禦大筒木一族,他必須獲得更加強大的力量!!! 並且……他要做的,不僅是獲得力量、抵禦大筒木,還要完成上輩子的夙願——統一忍界! 波之國任務中,佐助平靜的看着暈倒在地的卡卡西,將手伸向他的左眼...萬花筒寫輪眼
! 一切,自扣下神威萬花筒開始……展開

《火影:佐助重生從萬花筒開始》章節試讀:

第5章 第七班成立


【各位,第5章不精彩,請耐心的翻到第6章去吧!!】

「可惡的薩斯給,居然耍陰招,我……嘔~不行了,又要吐了。」鳴人臉色再次一白,又趴到樹下嘔了起來。

佐助沒鳥他,繼續修鍊着飛雷神之術。。。

佐助剛坐下來沒幾分鐘,便看到幾個帶着動物面具、服飾統一的忍者過來,對着伊魯卡說了些什麼,然後帶着三人以及水木的屍體前往火影辦公室。

「……」

沒過一會兒,佐助便淡定的走了出來,臉上掛着一絲笑意。

果然,和他猜的差不多,三代不敢動他,以一句「功過相抵」將這件事畫上句號。然後就是一番長篇大論的「演講」,什麼「火之意志」之類的。

……………………………………

今天下午就要分班了,也意味着他們將正式成為一名忍者。

所有通過的學生在教室內興奮地議論着。

「咦,鳴人,你的護額哪來的?不會是偷的吧!」

「哈哈!鳴人大爺我可是實打實完成考試畢業的!」

「就你這個吊車尾?」

「八嘎!我可是要成為火影的男人!」

「放屁,我才是能當上火影的男人!赤丸,咬他!」

「……」

這群孩子開心的議論着,對天真的他們來說,終於離夢想近了一步。

但卻不知道,他們已經正式進入殘酷的忍者世界。

伊魯卡走進教室,手裡拿着一份名單,站在講台上。

「恭喜大家,成功通過考試,現在你們都是木葉的下忍了。

底下的眾人頓時興奮的歡呼起來。

而伊魯卡的眼中卻閃過一絲不舍,對於這些陪伴他六年的學生們,說不舍都是假的。

他在不舍的同時也有着一抹擔憂,這群沒有上過戰場的孩子們不知道忍界險惡,但伊魯卡清楚。

不知道幾年後,這群人能活下去的有多少。

「從今天起,你們就是獨當一面的忍者了,但你們只不過是新手下忍,真正的考驗還在後面,在今後的日子裏,你們將三人一組,在一位上忍老師的指導下執行任務。」

三人一組?

眾人一聽,底下立刻開始小聲竊竊私語了起來。

「啊,原來是三人一組,不知道誰能跟佐助君分在同一組呢?如果是我就好了……」——花痴井野

「哼,肯定是我!」——憤怒櫻

「切,你們都別做夢了,絕對是我!」——不屑井野

底下的眾女生紛紛犯起花痴來,都想和佐助在一組。一方面,是饞佐助身子,他們都知道「近水樓台先得月」的道理;另一方面饞佐助的實力,誰不想有一個強大可靠的隊友?

「第一班:……」

「第二……」

「……」

「第七班:春野櫻,宇智波佐助,漩渦鳴人,指導上忍:旗木卡卡西」

「第八班:日向雛田,犬冢牙,油女志乃,指導上忍:夕日紅。」

「第九班:……」

「第十班:山中井野,奈良鹿丸,然後是秋道丁次,指導上忍:猿飛阿斯瑪。」

分班同上輩子一樣,沒有變化,自己還是和鳴人,小.....小櫻嗎……

佐助陷入一陣沉默,對於小櫻,他還是有感情的,並且,更多的是.....愧疚。

上一世,小櫻為他生下佐良娜後,佐助為了調查大筒木、很長時間沒回來了。一晃許多年,他都沒有照顧她們母女二人。

雖然期間回過幾趟家,但他依舊不能彌補心中的愧疚。

後來,大筒木降臨,他沒能保護好小櫻,導致小櫻戰死。他卻因為任務緊急,連小櫻的葬禮都沒參加。

作為丈夫,他沒能承擔起相應的責任,他很自責,也很愧疚。

「放心吧,這一世,我會保護好你的。」佐助看向正在與井野吵架的小櫻眼中泛起一絲溫柔,但很快就隱藏了起來。

(劇情需要,不得不佐櫻。而且可能多女主,畢竟,他可是要振興宇智波的男人!ヾ(❀╹◡╹)ノ゙❀~)

「可惡,佐助君居然和寬額頭你分在一班!嗚嗚……我的佐助君啊!」井野「悲憤欲絕」,滿眼嫉妒的看着小櫻。

「哈哈哈!離佐助君又進了一步,耶!以後我就是天天和佐助君在一起,我看井野豬怎麼和我爭。」——來自里櫻的狂喜。

而小櫻本人則是十分淑女的走到佐助面前,滿臉嬌羞道:「佐助君,以後我們就是隊友了,請多多關照!」

小櫻伸出一隻手來,期待着佐助能和她握手。

佐助看見面前的這雙手,先是一愣,抬頭看向小櫻。

「看來佐助君還是不肯理我。」小櫻滿臉失落的低下了頭,剛要把手收回去,一隻白暫而又有力的手伸了過來,輕輕的與她的手握在一起。

「多多關照。」佐助回應了一聲,便將手收了回來。

而小櫻卻是愣在原地「佐.....佐助君居然和我握手了!!」

小櫻內心狂喜,而本人卻不動聲色、極力剋制。

嗯,在佐助君面前一定要淑女!淑女!淑......

「哈哈哈哈哈!」小櫻狂笑着。

而周圍的吃瓜群眾也不平靜

「薩.....薩斯給那個傢伙居然和可愛的櫻醬握手了??!!」鳴人不可置信的看着這一幕。

「八嘎牙路!」隨後憤怒的跳了起來,一蹦三尺高,直接蹦到佐助面前的課桌上。

「喂,臭屁薩斯給,我要和你單挑!」鳴人猛地一拍桌子,大聲吼道。

「嗯?你確定??」佐助歪了歪頭,露出一絲古怪的笑容。

「額.....還是下次吧。。」鳴人被佐助這「可怕」的笑容嚇着了,縮了縮脖子。

「媽耶,薩斯給那個面癱什麼時候學會笑了??嘶~好可怕!!」鳴人打了個寒顫。

「啪!"

就在這時,坐在佐助前面的少年突然站起身來,剛好將鳴人頂向佐助的方向。

「啊!」

小櫻尖叫一聲,不忍直視的捂住雙眼。其他人也如此。

看着那張僅僅剩1公分的嘴唇,佐助一巴掌豁他臉上,然後向旁邊一甩,這才沒有親到。

呼~好險,差點忘了這茬。

如果說他的一生中有什麼黑歷史的話,那麼和鳴人不明不白的親上一口絕對是首當其衝的,剛剛差點又親上了。

「豈可修!薩斯給,你怎麼能打人呢??!!」鳴人捂着臉大聲吼道。

「我要和你單……」

「那路拖!你給我、到後面站着去!!」伊魯卡吼的更大聲。

「砰!」

「為什麼!我不服,是薩斯給先動的手。」鳴人重重的拍了下桌子,硬氣道。

然後.....然後他就被拎到後面了。。。

「白痴。」佐助微微一笑,搖了搖頭。

…………………………………………

傍晚,太陽都快下山了,教室里只剩下第七班的三名學生。

同上一世一樣,卡卡西又遲到三四個小時。

佐助早有預料,也早就習慣了。他就靜靜的坐在位置

在外人看來,他只是輕和雙眼,閉目養神。

實際上......他是在消化着飛雷神。

佐助曾經掌握着「天手力」這樣的時空間瞳術,後來更是開發了空間傳送門,(別懷疑,網上搜的,等會我上圖)他對時空間肯定是有感悟的。

但畢竟天手力是天手力,飛雷神是飛雷神,二者之間依舊有着不少差距。

其實佐助已經明白了飛雷神的原理,甚至飛雷神二段都看明白一部分了,但這個時空間印記卻遲遲不知怎麼刻畫。他也很納悶,自己有這麼差勁嗎??

接下來就是鳴人設置「陷阱」、卡卡西無精打採的進來、四人.....哦不,是三人自我介紹,然後就解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