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大荒:這個人族太強了
大荒:這個人族太強了 連載中

大荒:這個人族太強了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我還有存稿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我還有存稿 蠻易

神隕之戰後,眾神消失,萬族群雄逐鹿大荒,人族歷經數代人血與淚的鬥爭,在微末中崛起,拼得一隅之地
少年自北方而來,欲與萬族試比高,力大無窮、肉身無雙的巫族,天賦神通、得天獨厚的妖族,超凡脫俗、高高在上的神族等等……展開

《大荒:這個人族太強了》章節試讀:

第3章 人形蠻獸


「戰!」

「戰!」

「戰!」

巫族青年齊怒吼,巫族尚武,對於這群熱血沸騰的年輕人,沒有什麼比一場酣暢淋漓的戰鬥,更讓人激情澎湃了。更何況,這將是一場龍爭虎鬥,巫族當代最強兩人之間的較量。

「咚咚咚……」

古老的獸皮大鼓敲響了,沉睡的野獸張開了獠牙,眾人屏息以待,死死盯着場中兩人。

當然,除了小靈兒,只見她偷偷摸摸的抱起一壇烈酒,用胖嘟嘟的小手,小心翼翼的沾了沾,伸出舌頭輕輕的舔了舔。

「呸呸呸……」

火辣辣的,沒有味道,她氣鼓鼓的丟掉,環顧四周,雙眼放光盯上了其他吃的。

蠻拓脫下身上的獸皮大衣,裸露出健碩的肌肉,不知道為什麼,巫族的男人在干架的時候總喜歡脫衣,而且這不是一種習慣,而是一種文化傳承。大概,也許這就是傳說中的「爆衣無敵」吧。

蠻易同樣也**着上身,但相比蠻拓,他的體魄明顯就小了一圈。哪怕是同其他巫族青年相比,蠻易也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

「咚……咚……咚……」

兩人的心跳出奇的一致,體內血液翻滾,隱約聽見江河翻湧之聲。強健有力的心跳聲,讓場中的氣氛有些凝重,不斷高漲的戰意,壓迫着眾人,更有甚者被氣場壓迫癱坐在地。

「木長老,您看好誰?」江妤輕聲問道,場中兩個人都給她一種危險的氣息。

木長老眯着眼,仔細看了看兩人,「氣血翻湧不息,脈搏雄壯有力,想必這兩人在鍛體、搬血二境比常人走的更遠。」

「蠻拓此子,天生古巫之體,血脈和體魄乃我平身所罕見。在此等環境下,其氣息不僅平穩,其氣勢再不斷升高,儼然有一股無敵意志誕生。看似外表不動如山,體內卻早已是氣勢磅礴。最主要的還屬其骨骼,隱約間有金光浮現,恐怕已經是觸摸到金身的門檻了。如此年紀,此般天賦,巫族勢必要出一條真龍了!」

「那蠻易,您怎麼看?」江妤有些好奇,木長老對蠻拓極為讚賞,那麼所謂的「巫族青年第一」又是怎樣。

木長老想了想,搖搖頭,「但從外表來看,蠻易就已經輸了一半,我觀其體魄,雖然氣血不輸蠻拓,其骨骼通白如玉,但還遠遠沒有達到金身的地步。人族走體修這條道路的不少,但絕大部分都止步於金身前,不得不承認,人族自身的氣血和體魄,並不支持和滿足全身骨骼金身化。」

「哪怕是借用藥物等,強行踏入,也要比巫族、妖族這些天生體魄強橫的差的太遠。這場比試,我比較看好蠻拓。」

江妤點點頭,木長老言之有理,人族體魄羸弱,這是萬族共識,只不過這讓她更好奇,蠻易為什麼能被小靈兒這麼吹捧,巫族的族長為什麼會這麼誇讚他。

「嘿嘿,沒遇到蠻易這小子之前,我也認為我巫族體魄天下無雙。」蠻吉開口,笑了笑,「只不過規矩就是用來打破的,江山代有才人出,老傢伙你且好好看着。」

「哦?」木長老撫須,笑道,「蠻族長是認為老朽眼光狹隘了么。」

「哈哈,倒不是狹隘,只能說你看走眼了。」蠻吉擺了擺手,指了指蠻易,「這小子可不是一般人!」

「既然蠻族長如此看好,那不如我與你賭個彩頭。」木長老笑了笑,「倘若我贏了,我要一千匹上等皮毛,若我輸了,這一瓶鍛體丹便給你。」

「一瓶太少,要賭就賭十瓶!」

「成交!」

終於,對峙的兩人動了,如炮彈一般沖向對方,身後揚起漫天塵埃。沒有什麼比角斗更讓人興奮不已的了,純力量的碰撞,體質的對抗,強者就應如此,不假於物,用野蠻的本質去戰鬥。

一拳可開山河,一拳可滅萬敵,一拳可破萬法,這就是巫族的修鍊體系,不修元神,不通術法,專修氣血體魄,走的是一力破萬法的道。

兩人互相出拳,重重的砸向對方,拳頭碰撞,竟然發出響亮的金屬聲,兩人對視一笑,腿如重鞭狠狠地互相踢了一下,強大的力道讓兩人都後退了幾步。

「這蠻易的體魄,竟不輸蠻拓絲毫,真是怪哉。」木長老嘀咕了一句,顯然對於這個結果有些難以接受,他不是瞧不起蠻易,而是有些東西是天生的,你不能否認也彌補不了。人族主流走的是鍊氣修士的道路,若藉助法力可移山倒海,可倘若只憑本身的氣力,千斤巨石都難以挪動分毫。

「哈哈,木長老的盛情難卻啊。」蠻吉彷彿勝券在握,開懷大笑。

「蠻族長,現在還言之過早。我觀二人只是單純的力量對拼,巫族體質的優勢可還沒有顯露出來。」木長老淡淡回道。

江妤此刻來了興緻,雙眸之中閃過一絲銀光,仔細觀察二人。

「元靈慧眼都修鍊出來了么,這江家小女娃,怕是榜上有名。你們江家,是不甘平庸了么。」蠻吉讚許道。

「江家從不願與沽名釣譽之輩同流合污,但也不會忘記肩上的責任。」木長老淡淡道,話語中滿是自豪。

「居廟堂之高則憂其民,處江湖之遠則憂其君。江家老祖,是個值得令人敬佩的英雄,可惜就是脾氣臭了點。」蠻吉面色道,「當年我年幼時,也曾受過老先生幾天學,只不過我這腦子裝不下,還是逃學和你們人皇一起喝花酒更快樂。」

「人皇陛下可不容你隨意污衊。」木長老淡淡的看了蠻吉一眼。

「你這老傢伙,要不是你身子骨不行了,我今天非得把你丟進糞坑去不可。」蠻吉不樂意了,憑什麼那傢伙當個人皇混得風生水起,自己當個族長卻活得如此卑微,懷念求學歲月的一萬一千一百天。

「蠻族長,大可一試。」木長老淡淡回懟了一句,便不再理會。

蠻易二人的切磋,現在才正式開始。只見蠻拓怒吼一聲,氣血熾熱如虹,體內轟鳴不止,如一道長虹直奔蠻易而去。

「轟!」

兩人拳腳相加,拳勁壓迫空氣,地面已經砸出大大小小的溝壑,如兩頭野獸一般,嘶吼憤怒。

「啪!」

又是一次猛烈的撞擊,兩人再次分開,雖然未分出勝負,但這一刻眾人明顯的看見,蠻拓的身軀有細微的顫抖。

「果然,不用血脈之力加持,我的肉體打磨的還是不如你啊。」蠻拓無奈的嘆了口氣,這幾番碰撞下來,他的骨骼隱約有些刺痛。

「那也是你實力的一部分,不必太過在意。」蠻易笑了笑,「況且,我還從未和覺醒下的你戰鬥過。」

「哈哈,那就如你所願!」蠻拓大笑,全身燃燒起赤紅氣焰,血氣之力再度攀升,其背後隱隱約約出現一個火焰巨人,這一刻竟硬生生將蠻拓的體格拔高了幾分。

「那就祖巫族之魂么?」

「後生可畏。」木長老感嘆道,「不愧是祖巫之魂,這還沒有徹底覺醒,散發的氣勢就已經如此強勢了,看來日後天下必將再出一『火神』了。」

「拓兒可是我巫族百年來,血脈覺醒最高的一人。」蠻吉一臉欣慰,如今巫族再不出幾個好苗子,再過幾代怕是要徹底的日落西山了。

「蠻牛拳!」

蠻拓大喝一聲,一躍而起直撲向蠻易,雙拳裹着赤焰,一拳接着一拳,如驟雨般急促,絲毫不給蠻易喘息的機會。源源不斷的氣血之力,從其背後的巨人虛影中傳遞出來。這一狀態下的蠻拓,無論是速度,還是力量都提高了一個檔次。

蠻易被打的節節敗退,而蠻拓卻是一往直前,小靈兒一臉擔憂,雙拳緊握,給蠻易加油打氣喊道。

「蠻易哥哥,加油啊!」

小靈兒這嬌滴滴的聲音,讓整個場地突然安靜了一瞬間。

四周鄙夷的眼光,讓她似乎想起了自己的身份,趕緊又喊了聲。

「大哥也要加油!」

巫族的力量,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就是血脈,巫族一代代的傳承下來,族人通過覺醒血脈,從而獲得遠古十二祖巫之魂,覺醒的程度決定力量的強弱。雖然祖巫之魂很強,但並不是每一個巫族都能覺醒,相反巫族被萬族敬畏的,還是那強悍的體魄,遠古就曾有一位祖巫用頭撞斷過天柱。

「蠻族長,麻煩你儘快打包我那千匹上等皮毛。」木長老勝券在握,蠻拓已經覺醒祖巫之魂,場中蠻易落敗已是板上釘釘,面對爆發血脈之力的蠻拓,他完全處於下風。

「哼,我易哥哥才不會輸呢!」小靈兒氣鼓鼓的瞪着木長老。

「你這小姑娘,蠻拓可是你親生大哥,你不盼着你大哥贏,難道還希望他輸?」木長老打趣道,「你這胳膊肘怎麼是往外拐?」

蠻吉突然覺得木長老這傢伙仙風道骨,鶴髮童顏,眉清目秀,在心裏默默地點了個大大的贊。

「因為大哥只會讓我沒日沒夜的訓練,蠻易哥哥卻總能給我好多好吃的,帶我玩好玩的哇!」小靈兒臉上洋溢着燦爛的笑容,小孩子的快樂就是這麼簡單。

而此時,一陣嘩然響起,場中的戰況突變,蠻拓竟然被擊退了!

一直處於防守的蠻易,竟然將氣勢磅礴的蠻拓擊飛而去!

蠻吉一臉笑意的看着,果然如此,蠻易這傢伙從未讓他失望過,就是不知道自己的兒子那顆心能不能承受住,畢竟這萬年老二也太打擊人。

想到萬年老二這件事,蠻吉臉頰不自覺地抽搐幾下,想起了自己求學那段歲月,信心滿滿被某個人一直碾壓,永遠居於他之後,不管是武力還是其他,就算喝酒都干不過那傢伙!

江妤眼中銀光快速的閃爍,一道道紋理出現在她眼前,蠻拓體內那道身影阻止了她的打探,被隔絕在體外,而看向蠻易之時,卻猶如陷入一片漆黑的深淵,意識被直接吞噬!